《诸神之战》

第二十一章 精神心理

作者:黄易

沙橇在凌渡宇的操控下,迅速地离开盐田区,掉头朝地狱峡的方向驰去。

现在离天亮只有三个小时。

他们必须趁仍是寒风呼呼的夜晚,及时赶回地狱峡去,否则就会在荒芜的大漠间进退两难。

忽地一阵寒流刮至,三人都不禁打了个寒粟。

夏能咕哦道:“为何忽然冷了很多呢?”

他们都穿上能抵御沙漠晚寒的特制风褛,理该不怕寒风。

夏能说罢打了个呵欠。

凌渡宇道:“你已整晚没休息,不若趁机睡一觉吧!”

夏能本要摇头,忽然一阵强烈的倦意袭上心头,模糊里点了点头,缩起双腿,蟋缩一角,不半晌已发出均匀的呼吸声。

卓楚媛也感到睡魔的侵迫,勉力睁开动人的美眸,瞧着仰睡橇尾的姬翠,低声对凌渡宇道:“要不要把她锁起来呢?我背囊里既有手铐也有脚镣,本是用来侍候庞度的。

呵!为什么我会这么倦呢?我刚睡了一觉呀!”

说罢伏入凌渡宇怀里,就那么睡了。

凌渡宇双目精光闪闪,脸容平静如岩石,一手操控风帆,另一手摸上卓楚媛的玉颈,无限爱怜地搓揉着,冷哼道:“不用装睡了,那两个连续杀手疯狂杀人,事后又无疾而终,都是你弄的把戏吧!”

姬翠仍没有丝毫动静。

凌渡宇续道:“你两趟想杀死我都不成功,心中定然非常不服气,假若你肯告诉我原因,我便给你一个公平的决斗机会,否则我现在一弹就送你归天。”

“卡嚓!”

他的左手离开了卓楚媛柔软修长的玉颈,拔出大口径手枪,指着离他五尺许外的绝色美人儿。

姬翠依然如故。

凌渡宇哈哈笑道:“你以为我不敢放枪吗?错了,且错得非常厉害。”

姬翠倏地坐直娇躯,秀眸猛睁,若爆起两朵星星光般闪亮了一下,紧盯凌渡宇。

凌渡宇双目亦亮起奇异的光芒。

姬翠微笑摇头道:“你的催眠术只可欺负些无知小儿,但对我根本起不了半点作用。

对着我,你是小巫遇上大巫,明白吗?”

凌渡宇油然道:“那我这把枪可否收拾你这大巫呢?”

姬翠双眸忽地射出迷惆的神色,叹了一口气道:“收起枪好吗?你不是答应给我一个公平的机会吗?让我们好好谈谈可以吧。”

凌渡宇呆了片晌,又细看了她一会,才缓缓把手枪回胁下的枪袋去。

以他拔枪的速度,只要姬翠略有异动,他有信心可在她发动攻势前轰掉她的脑袋。

姬翠审视了他一会后,垂首轻轻道:“或者你以为我在骗你,但你确是唯一能使我动心的男人,可惜我定要把你干掉,这是令人非常无奈的事。”

凌渡宇道:“这又是何苦来由呢?”

姬翠朝他瞧来,秀眸异采涟涟,柔声道:“因为你将会成为我们计划中最大的障碍,假若你肯立誓不把我现在和你说的话告诉任何人,我可以透露一些让你知道。”

凌渡宇不解道:“你既然有把握杀我,为何还要呢?是否只是想拖延时间好待庞度赶来救你。”

说时回头望了前方一眼,见是两座沙丘间的平野,遂放心沙橇以直线继续向前驶。

姬翠挨到橇尾围栏处,轻松地道:“凌渡宇的胆子何时变得这么小呢?我之所以要告诉你有关我们的秘密,是希望把你争取过来,为宇宙的神圣使命奋斗。

纵使我知道成功的机会不大,也要作出尝试,因为我实在非常欣赏你这个人。”

即管明知姬翠在耍手段玩把戏拖延时间,但凌渡宇仍被这精通人类心理的学界权威挑起了好奇心。

姬翠的计划肯定是无法猜度的事,她不说出来,他可能永远都不知道。

兼且她惊人的美丽秀色、挥洒自如的可人神态,实在都使他感到难以对她用强。

所以明知她或者比庞度更危险更凶残,他也愿意冒些风险去听她有什么石破天惊的事可透露出来。

凌渡宇保持冷静,微皱剑眉道:“宇宙的神圣使命,你不嫌太夸张吗?在这人类只能勉强踏足地球卫星的年代,我们有什么资格去管宇宙的闲事?”

姬翠一对美眸射出动人的彩芒,一宇一宇地道:“你先立誓再说。”

凌渡宇无奈道:“立什么誓呢?”

姬翠沉声道:“假设我们能返回文明的社会,你不得把我待会说出的话告诉任何人,损害我的名誉地位,当不可以和他们两人说哩。”

凌渡宇点头道:“好吧!我答应你,说吧!”

姬翠甜甜一笑,仰首望往星月争辉的夜空,射出如梦如幻的神色,柔声道:“我从未试过男欢女爱的滋味,

庞度曾多次要求我和他欢好,部给我拒绝了,但你却能令我有这方面的冲动,你现在有兴趣吗?”

凌渡宇愕然道:“不要岔到别处好吗?”

姬翠目光回到他身上,射出既甜蜜又无比温柔的神色,轻轻地道:“或者你以为人家在拖延时间,但这确是我的话,每趟见到你和卓楚媛亲热时,我都控制不了心中的妒忌。”

顿了顿又道:“还记得在监狱时你接着我避跌一旁,那种接触我一直忘不了,我从未想过一个男人的身体可令我生出这样迷醉兴奋的感觉。”

凌渡宇深悉她在利用自己动人的美丽作武器,但仍本能地生出自豪的感觉,忙强慑心神,回首瞥了一眼前形势。

这时沙橇已穿越了两个沙丘,沙石平原延展开去,要到两里许外才有贲起的沙丘,遂暂时仍可将精神集中来应付这既可怕又变得无比诱人的美女。

他沉声道:“这绝非谈情说爱的良辰吉时,你最好快点把什么神圣的使命说来,否则对话作罢。”

姬翠美目盈溢着炽热的神色,倔强地摇头道:“不!我定要趁此刻把一直藏在心底的话说出来,好让你知道为何我肯让你分享我的秘密。”

凌渡宇截断道:“马奇曼呢?他又如何?“

姬翠被他这突如其来的两句,弄得呆了一呆,垂首道:“他是自己发现的,和我告诉你怎会相同哩!”

只这两句话,凌渡宇便推断出马奇曼确从庞度的梦吃录音得悉了部分秘密,还告诉了姬翠。

问题在姬翠是于什么时候与庞度结成同党。

之前或之后自是大有分别。

她肯告诉他吗?

姬翠并非普通人,而是个智力超卓,又精通人类心理精神状态的顶级人物。

加上本身出众的美丽,这种人若要不择手段地作好犯科,其可怕处确非任何言语所能形容。

男欢女爱自古以来便是人性的本能。

只看她处处以男女之事来“进攻”凌渡宇,就算以凌渡宇的才智实力,亦有难以招架的感觉。

回首一瞧,前方横亘着一个大沙丘,凌渡宇心中默算后,控帆绕行。

幸好姬翠并没有趁机偷袭,只是深深地瞧着他。

凌渡宇不敢分神。

姬翠刚才并没有否认那两个连续杀手的事与她有关

假如两件事都是由她一手做成,那她便该拥有遥距操纵另一人类的力量。

这是自古以来黑巫术所追求的境界和能力,无论是通过咒语或降头,都是为了此一目的。

只要他一个不留神,就会学夏能和卓楚媛般着了道儿,被她针对弱点遥距催眠下酣然入睡。

夏、卓两人本身都已非常疲倦,故她由这破绽入手,不费吹灰之力就制着两人。

凌渡宇沉声道:“有晚我多睡了几小时,事后又非常疲倦,是否你干的好事?”

姬翠缓缓点头道:“那晚我住在金统对面一家酒店的房里,是我初次对你的能力测试,但我并没有成功,事后比你更要疲乏。

你是否想知道为何我会拥有这种亚量子场的力量呢?”

凌渡宇心中激起滔天巨浪,心中震动不已。

庞度通过幻石吸取月能,大幅增强了极度邪恶的精神力量后,才能以异能攻击侵袭别人的中枢神经,做成被袭者晕眩呕吐的现象。

但姬翠凭什么办得到这种不可思议的事?

是否正如她曾说过的,是一种遥距式纯精神性的催眠术?

一时间,凌渡宇的心神乱了刹那。

眼前忽地一阵迷糊。

姬翠变成了似是在水纹里荡漾的影子,完全失去了实质感。

凌渡宇怵然一惊,忙深吸一口气。

一切又回复原状。

姬翠吹弹得破的粉脸现出一个凄然的神色,低呼道:“你或者不会相信,但我却真的不想伤害任何人。”

换了在另一个情况,凌渡宇唯一的可能反应,就是嗤之以鼻。

可是在如此月夜之下,四周尽是不毛之地,两人又共处在沙橇内,配上她绝世容色和动人的表情,使凌渡宇亦不由相信她的话。

凌渡宇再深吸一口气,把这种近乎荒谬的想法排出脑海外。

沉声道,“亏你还有脸说这种后,你能怎样解释那两个连续杀手的事呢?”

姬翠眼睛透出剪不断的哀伤,垂首道:“那只是两个出了岔子的试验,可以撇开不谈吗?你难道对我的力量和计划没有半点好奇心吗?”凌渡宇这才醒觉把话题扯远了,倒像是自己帮她拖延时间似的,暗自警惕,正容道:“我正在洗耳恭听。”

姬翠仰首望天,长长叹了一口气道:“这牵涉到生命的本源和宇宙的开始。”

凌渡宇吁出一口凉气道:“你不是在说笑吧!希望你不是某邪教的教主,因为我最怕听人传道。”

姬翠摇头道:“这种对待宗教的态度,是否一种偏见呢?”

凌渡宇道:“现在我没时间和你讨论这问题,说吧!”

姬翠决然道:“这事至关紧要,定要先弄清楚才行。”

凌渡宇心底忽地涌起一阵烦躁,视觉又模糊起来。

蓦地姬翠叫道:“小心!”

凌渡宇扭头一看,只见一块巨石挡在前路,眼看沙橇要撞上去,忙操帆闪避。

心中同时升起一个念头,刚才清楚明白没有见到任何岩石,为何忽然会有块巨石走了出来呢?

难道这只是个幻象?

大吃一惊时,沙橇整个嵌进了沙丘里。

沙子迎头盖下,沙橇侧倾翻倒。

凌渡宇想到是着了姬翠的道儿时,“砰!”背心已中了一脚。

幸好这时四人全立足不稳,随翻侧的沙橇,四人同时跌出橇外,滚下沙丘去。

凌渡宇背心剧痛,眼角扫处,夏能和楚媛仍昏睡未醒。

他知这是生死关头,若让姬翠捡起任何一把自动武器,他们三人体想活命。

强忍剧痛,取枪待发时,姬翠已扑在他身上。

两人纠缠不休地滚往丘底。

在淬不及防下,姬翠双膝连续重重往凌渡宇腹下撞来,幸好他及时扭转身体,硬以股侧承受了她凶猛的进攻。

持枪的手却给她以柔道的擒拿手法锁着,扭得差点骨折,手枪登时甩手丢开。

凌渡宇乃搏击的高手,更精通瑜咖术,虽在劣势之下,仍能在背着地时,借那滚下的力量,一曲一弹,把姬翠扯得从身上往头顶的方向抛跌开去。

姬翠的身手却非常了得,竟能凌空一个翻腾,变成双足着地,只微一跄踉,便稳站地上。

凌渡宇借腰力弹起来时,她已转身凌空双腿齐飞,分攻凌渡宇咽喉和胸口要害。

凌渡宇因背心和股侧的痛楚,行动已颇受影响,哪想得到姬翠的反击如此凌厉快捷。

不过他始终是高手,侧身避过直往咽喉的一击,两弓迅疾无论地接着了她攻向胸口的一脚,同时往上猛掀。

姬翠娇叱一声,往上翻腾时,凌渡宇跄踉跌退,最后坐倒地上。

姬翠丝毫不给他喘息的机会,双目异芒大盛,秀发在寒风中飘飞狂舞,美丽的俏脸在月照下诡异无比,略一触地便再往他冲来。

凌渡宇双手扬起,两撮沙粒直往姬翠那对美丽眼睛撤去。

姬翠侧身避过,飞腿侧踢凌渡宇右边的太阳穴,又狠又准,哪还有刚才丝毫的柔情蜜意。

凌渡宇借此缓冲,已重整阵脚,手撮成刀,一掌劈出,正中她的靴背。

这是正宗的劈空掌法,足可把厚达寸半的木条劈断。

姬翠痛哼一声,骇然收腿,左手食中两指往凌渡宇双目刺来,变招之快,令人叹为观止。

凌渡宇上身后仰,双脚同撑。

姬翠没有半点多余脂肪的动人小腹立时中招,凌空抛跌,重重仰跌地上。

凌渡宇一按地面,豹子般往前窜出,往姬翠泰山盖顶般重压下去。

姬翠确是了得,竟横滚开去,使凌渡宇压了个空。

姬翠继续翻滚。

凌渡宇眼角瞥处,见姬翠滚往的方向,赫然是卓楚媛伏身处,旁边尚有挺自动步枪。

他知此乃生死关头,两掌一按地面,弹了起来。

又连续两个侧翻,后发先至。

凌空飞扑,眼看可制着这心狠手辣的美女时,姬翠上身贴地,双腿车轮般朝他扫至。

这下凌厉之极,以凌渡宇的身手,都不敢继续下扑。

“啪!”

凌渡宇在一片腿影中找到真主,双拳先后击中姬犟的靴底。

姬翠在凌渡宇借力翻开时,运腰弹了起来,待要抢前急攻,哪知凌渡宇着地时右腿一记后撑,正中她胸腹处。

姬翠娇呼一声,失去了平衡,踉踉退了五。六步后,终支撑不住,颓然跌坐。

凌渡宇这时已捡起武器,遥指姬翠,喘着气道:“博士的身手相当不错哩!”

姬翠若无其事地拍掉身上的尘土站了起来,还故作讶然地道:“凌先生为何擎枪指着我呢?

凌渡宇也不由一阵错愕。

直至此刻,他事实上仍没有任何证据去对姬翠作出指控。

就算在石隙处找出她藏进去的通讯器,在法律前仍难入她的罪。

但凌渡宇却知道眼前这美丽的女人,至少和庞度同样可怕。

凌渡宇虎目四顾。

夏能和卓楚缓蜷伏地上,背囊武器分布远近地上。

沙橇则插在后方沙丘离地四米许处,五分二深陷进沙丘里,帆桅虽未至断折,但要把它拉出来亦非易事。

四周则渺无人迹。

姬翠微微一笑道:“你这人真不懂怜香惜玉,让我把卓主任扶起来吧!”

“卡嚓!”

姬翠瞧着凌渡宇手持的武器,故意来到他的枪嘴前,挺起酥胸甜甜笑道:“给自己欢喜的男人杀死,该是浪漫动人的滋味。”

见凌渡宇冷冷瞧着自己,语气转冷道:“不过你的滋味却既不浪漫更不动人,因为这叫做行私刑。

我在世界各地都有很多朋友,你又没有任何证据,恐怕‘龙鹰’也免不了要到牢狱里渡过余生哩!”

凌渡宇哈哈一笑道:“这事确要费点神,怎样才能把博士塞进沙堆里,造成好像因沙橇失事,博士意外身亡的样子呢!?”

姬翠脸色微变时,凌渡宇枪嘴移下,重重在她小腹捅了一下。

姬翠痛得虾儿般曲身时,凌渡宇运掌侧劈,这美人儿立时颓然倒地。

“轧轧”声这时由远而近。

凌渡宇骇然仰望时,三架以色列的军方直升机正朝他笔直飞来。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诸神之战》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