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诸神之战》

第二十二章 不分胜负

作者:黄易

天色大明。

直升机飞越空旷的沙漠。

除了杳无尽头,微光闪烁的地平线和无边无际的蓝天。再没有什么东西可引起人的注意。

卓楚媛、夏能两人在姬翠被击昏后不片刻就醒过来,见援兵到达,均喜出望外。

姬翠显然体质极佳,两名以色烈的特种兵抬她登机时已苏醒过来。

她和凌渡宇像约定了般一句话也没提起刚才的恶斗,不过也没再交谈。

夏能在凌渡宇指示下,吩咐手下把她直接送返台拉约夫,检查后将立即将她遣回纽约,以免她再碍手碍脚。

接着他们回到了地狱峡。

出乎意外地,石缝里并没有任何通讯器。

幸好细心的卓楚媛在石缝附近发现杂乱的脚印,附近更有直升机升降过的痕迹,才知有人捷足先登。

这批人自以“金头鬼”阿力柏加一党嫌疑最大。

凌渡宇等暗自庆幸。

这通讯器肯定可传出讯息,指示其位置,所以才能把阿力柏加等人引来。

若让姬翠带在身上,阿力柏加等闻讯而至,他们的处境就非常危险了。

胜负只是一线之隔。

他们虽拿不住姬翠的痛脚。但姬翠亦奈何不了他们。

凌渡宇发呆地想着这些事时,夏能和卓楚媛来到他身旁问计。

凌渡宇道:“有没有可能增加人手?”

夏能苦恼道:“这是叙利亚的国境,非常敏感的区域,一个不好就会惹起纠纷,所以在这方面我们是有心无力。”

除了两架直升机和机师外,可动用的人只有二十名随机而来的特种部队队员。

但若遇上身具异能的庞度,除非在远距离发现他,否则这些能征惯战的精锐士兵亦无用武之地。

凌渡宇沉吟道:“我们虽看似占着优势,其实只是一种错觉。”

叹了一口气续道:“现在我们的目标共有两大个,就是找回幻石和追杀庞度,而两件事中又以找回幻石最重要,失去了幻石的庞度,只是只没有牙的老虎。“

卓楚媛举起手上刚从背囊取出来的铅铁小盒,道:“若真发现幻石,切记不要用手触摸。

就算要碰它,亦要戴上手套,且立即把它放进盒内。”

又进一步解释道:“盒子关上后,请按这圆掣,锁上后除非知道密码,否则便再打不开。”

夏能知她这番话是对他和队员的指示,欣然答应。

凌渡宇道:“我本想兵分两路,一队人留此找寻幻石,另一队去搜索庞度,不过这样变成两方面都实力单薄。

所以改变主意,把所有人都集中在这里。”

卓楚媛点头道:“假如庞度真的冒险回到这里来,便直接证实了庞度确是意外地把幻石遗失在这里。”

夏能期望地道:“幸运的话,或者可把两件事一并解决。那我就可回家好好享受宝贵的生命了。”

凌渡宇和卓楚媛都生出同感,对望了一眼。

这几天每一刻都似在惊涛骇浪里挣扎求存,故分外感到活着的可贵。

夏能拍手道:“好了!凌兄有什么指示,可以展开行动了吗?”

凌渡宇晒道:“你也是这方面的专家,何用我来教你呢?”

夏能笑道:“这叫习惯成自然,自当年红狐的事后,我便养成倚赖你的坏习惯。

唉!无论是姬翠或庞度,都难以用一般方法去应付,无端端都可给她弄得睡了过去。”

言罢吹着口哨去吩咐手下办事。

凌渡宇拖着卓楚媛的手朝峡口走去,微笑道:“昨晚卓主任睡得太甜,使我失去了求婚的机会,现在可否补回呢?”

卓楚媛喜孜孜道:“待解决了庞度的事再说好吗?我还要返回巴黎一趟啊!”

凌渡宇明白她的心事,谅解地答应了。

焰阳虽仍威力如故,但他们的心情都好多了。

自进入沙漠后,美丽的姬翠就像附骨之蛆,使他们处处失算。

现在姬翠给遣走了,他们立时轻松起来。

夏能不愧是杰出的军事人材,把手下分成两组。

第一组十人,分布各战略性制高点,除一般装备外,还肩托式火箭炮,以两人为一单元,监视着任何接近地狱峡的人或物。

另一组十人则在夏能的策划下在地狱峡展开对幻石的搜索。

凌渡宇和卓楚媛攀上一处高崖,俯瞰那天庞度中弹倒地的乱石坡处。

若庞度遗失幻石,最有可能就是在这地方。

凌渡宇不解道:“若幻石掉在这里,在这样的阳光照射下,必会闪烁生辉,为何到现在我们仍没有发现呢?难道我们估计错了?”

卓楚媛肯定地道:“只有这解释最切合目前的情形,否则庞度绝不会放过昨晚的满月,更不会发射火箭炮为姬翠掩饰。”

凌渡宇思索道:“假若通讯器落在阿力柏加手里,他极可能重新和庞度建立联系,那庞度不来则矣,来时就不再是孤身一人了。”

卓楚媛秀眉紧皱道:“这情况非常严重,阿力柏加的雇佣兵团并非善类,我们至少该把直升机藏好,再设法利用这里险恶的形势,筑垒和他们周旋到底,不杀庞度绝不罢休。”

凌渡宇微笑道:“庞度既失去了幻石,我又有另外的想法了。”

卓楚媛吃了一惊道:“你不是想生擒他吧!”

凌渡宇吻了她脸颊一下,道:“你下去通知夏能,着他联络金统,监视姬翠和马奇曼两人的行踪,同时连接天上的间谍卫星,那敌人的所有行动都无所遁形了。”

卓楚媛奇道:“为什么要我一个人下去呢?你留在这里干什么?“

凌渡宇笑道:“我忽然有些奇异的感觉,像是知道幻石在哪里的样子。”

有些放肆地拍拍她的香臀,轻轻道:“把那铅盒子给我,找到幻石后我会第一时间把幻石锁进去。”

又道:“密码除了你外还有谁知道?”

卓楚媛怀疑地道:“为什么忽然间你会生出感应呢?”

凌渡宇耸肩道:“恐怕老天爷才能回答你这类关于第六感的问题。

嘿!你尚未回答我呢?”

卓楚媛道:“密码是我输入的,其他人都不知道。

这个是特别为幻石订制用的藏宝盒,由铅钢合金铸成,除非有集束的镭射激光分割器,否则怎都弄不开它。”

凌渡宇欣然道:“那就更理想了,告诉我输入密码的方法,我要除了我之外,没有人可将这盒子打开。”

卓楚媛恍然道:“你这诡计多端的家伙,又想使手段了。”凌渡宇苦笑道:“我本想连你都骗过,现在你该知怎么做吧。

假设庞度确把幻石遗失在这里,那他定会中计。

到时我们就可以反客为主,既能使他不再到这里找幻石,若他要得回幻石,就只好乖乖地来拜访我了。”

卓楚媛不解道:“但庞度怎会以为幻石落到你手内呢?”

凌渡宇望往平顶山的方向,充满信心地道:“昨晚庞度定是追在我们的沙橇后,只因我们被直升机载走,才使他徒呼奈何。

照时间他黄昏前该可赶到这里来,见到我们欢天喜地的离开,怎都该联想到我们不是空手离开吧!”

卓楚媛叹道:“好吧!若我是庞度也要中计,但真的幻石到了哪里呢?”凌渡宇笑道:“假作真时真亦假,其他事容后再从长计议,现在我们分头行事好了。”

卓楚媛献上香吻,教了他输入密码的方法后,才心大心细地去了。

凌渡宇则到了乱石坡处,认真地搜索了一番,到一无所得时,才放了一块石头至铅盒内,锁好后便向众人宣布寻得幻石。

夏能哪知是诈,大喜如狂地在山峡口临时搭起的帐篷内,向有关人等发出喜讯。

凌渡宇更亲自向金统说出得宝的“经过”。

金统呵呵大笑道:“今晚我可高枕无忧哩!”

凌渡宇笑道:“我将幻石藏在那合金盒里,然后找个除我之外没人知道的地方收起来,幻石的事该可告一段落了。”

收线后,凌渡宇道:“若对方有适当装备,能否截听我们的谈话?”

夏能像给冷水盖头淋下般,色变道:“我们只是透过头顶的卫星发放讯息,若有人在附近,只要通晓些截听的手段,便可听到你刚才每一句话。”

凌渡宇向卓楚媛眨眨眼睛,笑道:“好极了,我们立即澈退,今晚那餐就在台拉维夫最著名的中国餐馆吃吧!”

又加了一句道:“由我请客。”

夏能和众手下都呆瞪着他。两架战斗直升机离地腾空,低飞而去。

其中一架由凌渡宇亲自驾驶,同机的除了卓楚媛外,还有六名战士,人人全神戒备,以应付任何危机。

这晚星月无光,天上乌云密布。

两机保持着紧密的联系,更通过天上的卫星,了解附近的形势。

大地在下方流水般倒退。

在这角度看下去,荒茫的大漠再不是那么可怕。

就在此时,负责通讯的中士报告道:“发现了一架直升机,正衔尾追来,速度比我们要快。”

夏能下令道:“准备战斗。”

凌渡宇和卓楚媛交换了个眼色,肯定是庞度中计了。

报告继续传至。

那是一架美式ah一64d长弓战斗直升机,乃先进和性能优良的型号,令人没法明白对方从何处得到这种战机。

夏能和其他军士都知遇上劲敌,露出沉重的神色。

凌渡宇却是心情大佳,控制着直升机往下低飞,道:“吩咐另一架机自行逃生吧!”

其他队员都大力错愕。

没有了友机的掩护,岂非要单独与这种超卓的机种缠斗!?

夏能当然明白凌渡宇的意思。

因为在庞度的异力影响下,另一架直升机只可作陪葬之用。无奈下,夏能发出命令。两架直升机分了开来,各自朝不同方向疾飞。

下方是连绵不绝的沙丘。

一座土山被无情的漫漫黄沙覆盖着,向东延展。乌黑发亮的楔形岩石间中从黄沙里冒出地面,像一个个坚贞不移地稳守岗位的卫士。

这时长弓战斗直升机已隐约地现身后方,全速追来。

卓楚媛狠狠道:“庞度定在机上,否则怎懂得辨认我们在这直升机呢。”

凌渡宇收慑心神,控机俯冲而下,过了土山,猛绕了一个急弯,朝着敌机迎面冲去。

同时叫道:“庞度的邪能已所余无几,只要我们能捱过一段时间,他就无所施其技了,立即吩咐友机准备来援。”

众人精神大振,这才明白凌渡宇高明的战略。

传讯兵忙发出密码讯号,知会友机。

他们的直升机几乎是贴地飞行,这样可大幅减低被对方导弹命中的机会。

凌渡宇下令道:“准备发射导弹,同时准备逃生。”

这两句话颇为矛盾。

不过众人都了解他的意思。

如此短兵相接,双方中弹的机会是相等的。

这种同归于尽的策略,由于他们尚有援兵,所以是有利无害。

此时敌我两机相距不足三公里,但因为隔了土山,所以敌机不能先一步发射导弹。

敌机的驾驶者亦是超卓的好手,立即往上爬升,好居高临下作出攻击。

不过一切都迟了。

凌渡宇控制的直升机由土山另一端旋飞而起,紧追敌机的尾巴。

雷达锁中敌机的讯号灯立时闪动。

“嘟!嘟!嘟!”

按掣。

导弹喷射而去。

差不多同时时间,直升机被锁上的警告灯同时亮起来。

警钟急鸣。

凌渡宇大喝道:“走!”

机顶张开,全体人员弹出机外去。在这样的距离下,邪力大减的庞度根本有力难施。

凌渡宇这着诱敌之计,终于成功。

两架直升机先后爆炸。

凌渡宇等安然降伞,滚倒柔软的沙丘上。

众人齐集后,夏能兴奋道:“我们去追!”

凌渡宇摇头道:“我确看到有人从敌机跳出来,但落点至少在五、六里开外,以庞度的脚程,谁都追不上他,我们还是安安乐乐地回去洗个可爱的冷水浴,吃顿丰丰富富的晚餐好了。”

此时友机已来至上方,缓缓下降。

众人忍不住欢呼起来。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诸神之战》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