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诸神之战》

第二十四章 草木皆兵

作者:黄易

凌渡宇踏入金统宽敞的办公室时,蓦地高大人影一闪,竞有人往他扑来。

他着着实实地吓了一跳,定睛一看,才认出是久违了的“原野鹰”沈翎。

两人相拥大笑,充满肝胆相照的味道。

沈翎乃超卓的冒险家,曾多次和他出生入死,既是好兄弟,更是最佳拍档。

沈翎拥着他在金统对面坐下,笑道:“原来你有这么惊险精采的经历,早知我就不用去趁诺亚方舟的热闹哩!”

凌渡宇见窗口的隔音帘闭了起来,知道刚才金统已把幻石的事告诉了沈翎,欣然道:“我刚要找人帮手,你来得真合时。”

顺便将史萨尊把金统楼下单位租占一事说出来。

沈翎眉头大皱道:“史萨尊这人心狠手辣,老谋深算。

对你好时可好得教人没有话说,但随时又可反脸无情,我们最好找那只‘荡凤’谈谈,她正密切监视史萨尊的动静。”

凌渡宇道:“你见过‘凤鹰’吗?”

沈翎点头道:“是她接我机的,我还在她的豪宅住了一晚。

请勿误会,除了迎接的热吻外,我手指尖都没碰过她。”

金统笑道:“你似是那么有定力的人吗?是否因太喉急弄至性无能了。”

沈翎怎肯在这种事上认输,骂了句“你的娘”后,叹道:“倒不是我有定力,而是她的荷理活英俊肉男忽然来访,我又不欢喜凑兴,哈……”

两人都随他狂笑一轮,洋溢着亲切的友情。

笑罢,沈翎冷哼道:“这头‘荡凤’不肯告诉我任何事,声言若想知道,就要凌爷你亲自去求她。

唉!我也明白她的心情:一个不为她动心的男人,自然比其他只懂色迷迷的男人更能惹起她的兴趣。”

金统警告道:“小凌你勿要被这以征服男人为乐的荡女收拾,否则我怎向卓主任交代。”

凌渡宇晒道:“她根本不是我欢喜的类形,左屏丝便比她危险多了,趁你太座不在,由你去招呼左屏丝吧!楼上楼下一家亲嘛。”

这番话登时又惹起一阵哄笑。

男人说起这种事来,分外精神。

沈翎喘着气道:“言归正传,我今趟来,本是想邀请你去干一宗大买卖。

不过现在见你那么忙,我这边唯有暂时按兵不动,先陪你去玩两手好了。”

金统道:“现在形势微妙,我倒想不到有什么可用得着你这家伙的地方。”

沈翎自然知金统在耍他,笑道:“若要再到沙漠去,到时我要称认我作爸你也要乖乖地做我的儿子。”

又伸手捏捏金统有点发胖的下巴,正容道:“乖儿子你也应到沙漠进行一个天然的减肥疗程,你看小凌现在的身多么完美。”

凌厥宇伸手一拍沈翎宽厚的肩膊,问道:“你给我约‘凤鹰’吧!我现在最急需的就是情报。”

沈翎道:“她的豪宅今晚会举行舞会,届时美国文化界和演艺界的名人将冠盖云集。”

顺手从怀里掏出一个信封,递给凌渡宇道:“这是请柬,我不想去了,你自己单刀赴会吧!”

凌渡宇皱眉道:“那似乎并非详谈的时刻。”

沈翎哈哈笑道:“你自己决定吧!看你愁眉不展的样子,好该顺道散散心。”

金统奇道:“老沈你今晚有什么事呢?”

沈翎黄肩道:“有兴趣就陪我去鬼混吧!但我知你是规行矩步的住家男人,说了也是白说。”

凌渡宇和金统交换了个眼色,均知沈翎另有事情,因为他绝非好色之徒。

两人亦不追问。

这时电话铃响。金统按动对讲器对秘书咆哮道:“我都说过不听电话哩!就算总统大人打来都要告诉他我在开会。”

女秘书低声下气道:“是姬翠博士。”

金统顿然发作不出来,说了句“对不起”后,着秘书驳线进来。

他开启了对讲器,让凌、沈两人可同时听到姬翠的话。

姬翠娇甜但冷漠的声音响起道:“金统先生,怎样才可以找到凌渡宇呢?”

金统瞥了凌渡宇一眼,见他微微摇头,代答道:“博士找他有什么事?”

姬翠默然片刻,淡淡道:“凌渡宇,你在听着吗?”

三人交换了个惊异的眼神。

此女的敏锐确是超乎常人,只从金统以对讲器和说话的节奏语调,便推知凌渡宇正在旁聆听。

凌渡宇笑道:“博士你好,我非常地挂念着你,找小弟有何贵干呢?”

姬翠平静地道:“我想和你单独见一次面,不若到我家来尝尝我弄的晚餐好吗?保证不会有人騒扰,我更会克尽主人家待客之道,今晚如何?”

三人听得脸脸相觑。

这女人的行事处处出入意表,简直莫测高深。

凌渡宇暗忖不入虎穴,焉得虎子,断然道:“今晚不行,明晚好吗?”

姬翠欣然道:“当然可以!”

接着说出时间地址。

收线后,金统道:“这女人不会只是想你尝尝她的手艺吧!”

沈翎想也不想冲口而出道:“定是来找你谈判,记着要开天撤价,落地还钱。”

凌渡宇沉吟道:“此女才智之高,手段的厉害,实是我平生劲敌,且行事变幻莫测,随时可反脸无情,今趟既是有备而来,绝不会让我占便宜。

现在的情况,就只有兵来将挡,水来土掩,见步行步好了。”

金统晒道:“你有什么便宜可给她去占呢?你的处男又在童年时早失去了。”

沈翎捧腹大笑道:“说得好,只要小凌能令她深信幻石在你手上,你便可立于不败之地了。”

金统亦拍案叫好。

只有凌渡宇仍是眉头深锁,因为他比任何人更清楚姬的手段。

若非庞度丢失了幻石,他极可能已一败涂地。三人离开办公室,乘坐国际刑警办公室的专用升降机,往大厦地库的停车场去。

金统道:“每天我也使人以最先进的仪器查遍办公室,才敢开张营业,否则给人在升降机放枚炸弹,什么‘龙鹰’、‘原野鹰’、‘国际神探’,都要下半旗致哀。

女人心最是难测。”

沈翎笑道:“你最好以同样严谨态度处理你的狗窝,因为楼下的芳邻亦是个像姬翠般干娇百媚的女人。”

金统得意道:“我才不怕,皆因福星临门,小凌一向有点运道,打横打直都死不了,理该惠及老友。”

凌渡宇哑然失笑,暗忖自己之所以能屡次逃过大难,除了身手不凡外,最主要是有超越常人的灵觉,就像猎犬般可嗅到别人不觉的危险。

“嘟!嘟!”

两人默然望向金统。

声音发自他身上。

金统从袋里掏出一个方盒形的电子仪器,皱眉道:“有人刚碰过我的车子,所以这警报器发出警告。

真奇怪,我的车子泊在警卫岗旁,我还特别吩咐警卫留神的。

为何时间可拿捏得这么准确?”

沈翎闪电拔出手枪,指着仍紧闭的升降机门。

升降机这时尚差四层便可抵达地库。

凌渡宇皱眉道:“沈翎你想和对方交换圣诞礼物吗?又或者对方抛个手榴弹进来怎办呢?”

沈翎和他交换了个会心微笑。

金统伸指按在紧急停止的红钮上,笑道:“安全第一!”

升降机倏地在二楼和一楼间停下。

由于这个升降机只来往顶层的力、公室和地库之间,其他楼层并没有出口,所以现在只有继续落至地库和返回办公室两个选择。

凌渡宇道:“可否把升降机门打开?”

金统瞧着按钮板上方的通话器,沉声道:“升降机若忽然停顿,警卫岗内会亮起红灯,所以我们只瞧警卫有没有透过通话器来询问我们的情况,便知警卫是否给人制服了。”

忽然通话器沙沙作响。

三人正以为可松一口气时,一把令人毛骨耸然的怪笑声从通话器传出来。

凌渡宇愕然道:“庞度?”

庞度的声音透出无比的恨意,狠狠道:“今趟算你命大,凌渡宇,你莫要得意,终有一天我会取回幻石的。”

对话中断。

凌渡宇启动升降机,往下降去,平静地道:“他走了,在取回幻石前,他绝对舍不得把我炸死的。”

三人扑出敞开的升降机门,只见两名守卫昏倒地上,而庞度则早已走得无影无踪。那两个守卫被唤醒过后,并没有什么大碍,过程是忽然间便不省人事,当然是庞度的邪力作祟。

金统的车子有明显被搜索过的情况,却没有其他手脚。

明知机会微乎其徽,庞度仍不肯放过找寻幻石的任何机会,由此可知他是多么着急。

此事震动了办公室上下人等。

庞度曾在这里工作了一段长时间,对这里的情况自是了如指掌,要设计阴谋亦分外到家,立使人人自危。

凌渡宇三人到了附近一家餐厅坐下,点了食物后,沈翎道:“这家伙真了得,在黑白两道的天罗地网下,仍可来去自如。”

金统道:“庞度和姬翠似乎不大咬弦,庞度今趟行动,显然和姬翠非是一致,这绝对是个好现象。”

凌渡宇提醒金统道:“不但你要小心点,更要通知楚媛打醒精神,最要紧隐蔽行藏。掳人勒索,一向都是无耻小贼的拿手勾当。

若‘国际神探’给人掳了去换幻石,定成国际大笑话,哪叫你是国际级的人物哩。”

金统苦恼道:“我又不像你般可对抗他的邪力,他更清楚我出入起居的情况,想防他也不知如何着手。”

沈翎笑道:“请我作保镖吧!”

金统嗤之以鼻道:“你能比我好多少?”

凌渡宇摇头叹道:“你错了。老沈不但曾在中亚的苦修院做过三年苦行僧,又随非洲的巫师学过法,是专业的神化保镖。

我提议从现在起你们连洗澡睡觉都不分开,金统老哥最近不是想转转口味吗?”

金统和沈翎同时笑骂。

沈翎最后叹了一口气道:“今晚我本想去与海蓝娜私会,现在只好打消此意,乖乖陪金统这没趣的家伙好了。”

凌渡宇动容道:“海蓝娜在纽约吗?”

海蓝娜是沈翎离了婚的前妻,与凌渡宇亦有微妙的感情。

金统也清楚他两人间的事,鼓励道:“我和你一道去,最多给你们把风好了。”

沈翎摇头叹息,眼中射出伤感的神色。

凌渡宇最清楚他两人的性格,心知绝没有复合的可能,相见争如不见,陪他叹了一口气,没再说话。

这时侍应奉上美食,金统边吃边道:“待会小凌打算到哪里去?”

凌渡宇微笑道:“我准备回你的老巢打坐,对着那只‘荡凤’,少点定力都不行”

沈翎和金统交换了个眼色,均心知肚明凌渡宇要对付的是庞度而非风丝雅。

正与邪的决战,势将无可避免。经过两小时的禅定,凌渡宇到金统的健身室做了半小时运动,又调了个桑拿浴,正要出门时,电话铃响。

沈翎的声音在话筒响起道:“休息够了吗?你在沙漠时体力透支得定是很厉害,我还是第一次见你在光天化日下嚷着要回家睡觉。

放心说话好了,现在我用的是不会有人偷听的特别线路。”

凌渡宇知他关心自己,反问道:“你在哪里?”

沈翎道:“我在金统这处的通讯室内忙了一整天,调动人手,安排一切。

我又和上校、强生商量过,大家都同意劝兰芝暂时不要回来,因怕她会成为庞度用来威胁你的另一对象。”

凌渡宇道:“她肯否答应呢?”

沈翎道:“基本上她应承了,但却要你亲口和她说,你明白哩!”

凌渡宇立时禅心失守,头大如斗,叹道:“我会的!”

沈翎陪他叹了一口气。

却不知是否想起海蓝娜,提醒他道:“你要现在立即向她报到,爱情可令最精明理性的女人失去常性。“

顿了顿续道:“马奇曼回来了。”

凌渡宇冷然道:“该说他现在出现才对,你可否派人监视他,这人绝不简单,你的人要小心点才行。”

沈翎道:“你不是着‘凤鹰’对付他吗?在这方面,我们加起来都及不上她。”

凌渡宇苦笑道:“问题是她有没有闲下来给我们的时间。”

沈翎道:“别个我不敢说,但对你她是有着特别的感情,放心好了,快联络兰芝吧!她是个可爱的美人儿。”

挂断线后,凌腹宇拨通了身在南非的兰芝的手提电话。

她几乎是铃声一响便回应,听到凌渡宇的声音后,娇怨道:“你这人哩!到现在才肯打电话来,真没心肝,人家还那么记挂着你。”

凌渡宇谦虚地道歉后,道:“沈翎和你说了吧!你有没有意见。”

兰芝欣然道:“沈翎说的,我当然有意见,但由你说出来的话,我只好乖乖遵从。

而且我没有个把星期,也完成不了这处的事务,到时再商量好了。”

又道:“人家这么听话,你要怎样奖赏呢?”

凌渡宇暗惊爱情力量的伟大,竟可使这富可敌国的女强人变成这样,同时也大感头痛,如此下去,岂非会陷于三角苦恋里去。

但这时已无暇理会感情方面的事,道:“电话里不方便谈话,沈翎会为你的安全作出适当部署。”

兰芝喜孜孜道:“想不到我竟可成为你怕被威胁的目标,这比任何情话更迷人。

蜜糖儿,我正在开会,二十多人在等着我,迟些找条安全线路才和人家谈心吧!爱你!”

凌渡宇放下话筒呆了半晌,才收拾情怀,更衣赴凤丝稚的舞会。凌渡宇刚坐上电单车,发动引擎,左方娇呼传至。

他别头看去,只见意大利美人儿像个踏天桥表演的超级名模般,扮得像彩雀般朝他袅袅娜娜、轻盈洒脱地赶来。

他尚未有机会说话,她已坐到后座去,双手缠上他的熊腰,上身紧压在他背上道:“送我一程好吗?”

凌渡宇道:“你要到哪里去?”

左屏丝舒服得呻吟起来,用力抱紧他,吁出一口香气道:“你到哪里去,我便到哪里去好了。”

凌渡宇正苦抗她柔软酥胸的诱惑力,愕然道:“什么?”

左屏丝“噗味”娇笑道:“只是吓唬你吧!你载我去百老汇,我约了朋友去看现代舞。”

凌渡宇道:“那戴上头盔吧!”

左屏丝扭动身体不依道:“晤!这样舒服点。”

言罢吹了一口气到他脖子去。

凌渡宇苦笑一下驾电单车驰出停车场。

左屏丝凑到他耳旁道:“阿力柏加来了。”

凌渡宇淡淡道:“抓到他吗?”

左屏丝叹道:“施里安纳撑他的腰,我们也不敢轻举妄动。”

凌渡宇心中一震。

施里安纳是巴西帮的大头子,在美国颇有影响力。

因果风的关系,施里安纳曾派人暗算凌渡宇,却给他和沈翎杀得全军覆没,遂结下深仇。

现在池终于反击了。

由于庞度长期在国际刑警的情报科任主管,所以最清楚该联结哪些人来对付凌渡宇,对凌渡宇的虚实掌握得巨细无遗。

电单车驶入五光十色的纽约街头。

交通虽繁忙挤塞,但凌渡宇的电单车却像游鱼般左穿右插,逍遥写意。

左屏丝更引来不少口哨声。

凌渡宇豪情忽起,别过头来轻吻了左屏丝的香chún,微笑道:“下车后别忘了通知教皇,告诉他庞度也回来了。

但至于他改成了什么样子,又或冒充作哪一个人,就只老天爷才晓得哩!”

不理左屏丝的错愕。

猛扭油门。

电单车怒吼连连,喷射般去了。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诸神之战》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