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诸神之战》

第二十八章 浴血农庄

作者:黄易

透过红外线望远镜,农庄的形势清楚分明。

从凌渡宇这个角度看去,农庄坐落于丘坡下方,占地达三、四千平方公米,与公路相连的入口在最远的一端

以外观论,这和其他任何养牛为业的农场没有分别,住家是一幢复式人字瓦顶连车房的建筑物。这时灯火通明,隐有人声传出,不过窗子全是帘幕低垂,教人看不到内里情况。

牛房在农场另一边,远离主宅百来米,却可肯定内中没有半头牛只。

与牛房遥遥相对,靠近凌渡宇这边是一座比主宅还要高上五、六米的大货仓,该是放置切草机和杂物。

最令凌渡宇头痛的是整个农场除这三座建筑物外,能掩蔽行藏的就只有主宅两旁各有一排矮树,其他是平旷的草地和通往三座建筑物的石子路。

只要敌人在适当位置装上监察系统,例如视象管或感光装置,他们休想能瞒着对方潜入主宅去救左屏丝。

这时到了坡下侦察的沈翎和风丝雅先后回来,果然证实了对方有全天候的监察系统。

沈翎道:“五台视像管对准了我们这方向,其中三台设置在草地上,两台则居高临下装在货仓顶处,我们根本没有机会。”

凤丝雅提议道:“不若我们召来联邦调查局的精锐队伍,以雷霆万钧之势,入屋救人;另一方面则布下罗网,只要庞度出现,就由‘龙鹰’作出击的先锋,无所不用其极地把他格杀。”

沈翎摇头叹道:“我的报告尚有下文,草地有处地面似曾给人在不久前动过手脚。若我猜得不错,除了车路和某几条路线外,农场应被敌人广布地雷,这亦是‘金头鬼’阿力柏加爱用的防御手法。表面上令你看不到任何凶险,到遇上时已悔之莫及了。”

凤丝雅倒抽了一口凉气,狠狠咀咒了阿力柏加。

沈翎沈声道:“或者我们该转而先对付庞度,不过此事成功的机会不大。皆因他能先一步觉察小凌的接近,而其他人又抵抗不住他的邪力。”

凤丝雅见凌渡宇瞪着农场靠近他们这边的大货仓,露出皱眉苦思的样子,凑过香chún在他脸颊轻轻一吻,间道:。‘你在想什么呢?”

凌渡宇虎目闪闪道:“假若你是‘金头鬼’,既能布下如此厉害的防御设施,紧急时会用什么方法逃生呢?”

沈翎心中一动道:“你是说货仓内有例如直升机一类的逃生工具吗?咦?你们觉否这仓库像刚装上了没几天的样子,会不会可随时张开来呢?”

凌渡宇点头应是。

风丝雅皱眉道:“假若他们有人质在乎,又成功登上直升机,逃走的机会确很大。”

沈翎来到两人间,探手搂紧两人肩头,低声道:“我明白了,立即通知里察。”“卟嚓!”

凌渡宇扳掣发射,尾巴有六个倒向的菱型尖锥离开膛道,横过近四十米的远距离,从农场围栏外一棵大树顶上射出,由上向下准确无误地深入木制仓房的墙壁内。把系在尾部的幼索拉得笔挺,形成一道通往仓库的避雷捷径。

这看似简单的行动,实经过了三人的深思熟虑。

首先是所选取的位置角度,是视象管镜头的边角位置,绝不碍眼。

其次是钢索本身涂上了针对夜视装置荧光色同样的色光,除非观者仔细得不肯漏过荧幕的每一寸画面,否则休想可以发现。

可以想象敌人屋内有个放满显示每一枝视镜的荧光幕的监察室,若只其中一两画面出现微不足道的变化,敌方派驻此室的人员会惯性地把它们忽略过去。故此计成功的可能性极大。

待了五分钟后,三人同时松了一口气。

凌渡宇挨坐树干处,心神进入一念不起的“禅定”意境。吉普车通过以电子感应遥控的大闸,驶入农场的车道。

树上的沈翎和风丝雅均屏息静气地等待庞度的结局。

依照计划,两组分别埋伏在正门外的特种部队人员,将分别射出两枚小型导弹,把怀疑是庞度的疑人连车子炸个粉身碎骨,以根绝后患。

凤丝雅瞧了仍在闭目不动的凌渡宇一眼,目光再落在来到大门与主宅中间的吉普车,狠狠道:“庞度!去死吧!”

就在这要命的一刻。

吉普车仍在缓驶的时候,司机位旁的前门猛地撞开,一道黑影滚了出来。

沈翎和风丝雅心中叫槽时,导弹破空的呼啸声填满空间,接着吉普车化成一团火焰,正要往左抛滚时,“轰!”的一声,被另一导弹命中,变成往四外抛掷的光点火屑,照亮了整个农场。

一时间,火焰似乎把庞度吞噬了。

机声密集响起。

凌渡宇猛地睁开眼睛,低呼道:“庞度仍未死!”

沈翎这时刚好见到一道黑影在己方强大的火网掩护下,窜进屋内去,扼腕叹道:“这是没有可能的。“

凤丝雅急道:“没时间后悔了!来吧!”

“轰!”“轰!”

两枝火箭炮弹由建筑物破窗而出,拖曳着长长的烟带,在眨眼里横过广阔的园地,投往农场外特攻队员的阵地。

三人大叫不妙时,炮弹已炸得那边的树枝横飞。

特攻队员在里察指挥下往外急退。

里察的声音在三人耳边的传音器仓皇叫道:“敌人火力太强了,我们必须撤往远处,你们……”

“轰!轰!”

地动山摇。

凌渡宇知敌人逃走在即,把固定钢箍扣在钢索上,两脚一蹬,滑往货仓去。眼看要撞在仓壁时,凌渡宇猛一伸腿,撑在仓壁处。然后松脱钢箍,一个筋斗落到三米许下的草地上,这是敌人视象管顾及不到的角度。

沈翎和风丝雅先后以同样方法滑过来。

这绝对是一场赌博。

首先要赌的是庞度察觉不到凌渡宇的存在。这并非说庞度会忽然失去了他这方面近乎第六感的异力,而是推测即使是庞度,在心慌意乱。急切逃走的情形下,将会大幅减弱其心灵的敏锐度,远及不上平时的水准。

其次要赌的是敌人忙于反击,再没有人有闲心去监察荧幕上的动静。

第三,也是最重要的。就是在这种情况下,庞度等誓必要挟持左屏丝作人质,好使特攻队投鼠忌器,那他们便能从容脱身了。

凌渡宇领先贴壁而走,来到仓库向西的窗子旁,才发觉窗子竟给木板密封了。

沈翎越过了凌渡宇,到了仓库面壁尽处,往外望去。

由仓库大门通往主宅的车路尽入眼底。

忽然主宅处侧门大开,六。八名大汉挟着左屏丝冲了出来,朝仓库奔来。

沈翎看得又喜又惊。

喜的当然是他们料敌如神,准确猜测到敌人逃生工具是藏在货仓内。

惊的却是想不到敌人这么快便压下特攻队的炮火,从容逃走。

现在时间已不容他们先一步愉入仓里,对敌人来个迎头痛击。

“轧轧”声中,仓库大门张了开来。

凌渡宇和风丝雅这时来到沈翎身后,同时见到敌人已在二十米外奔来。

一脸凄惶,衣衫不整的左屏丝杂在敌人之间,跟跄跑着。

庞度化身的老者,走在左屏丝之旁,身上有几处烧伤的痕迹,胡子都焦了,双目凶光闪闪,边走边朝农场入口处疯狂扫射。

另一边的“金头鬼”阿力柏加一手捉着左屏丝的左臂,另一手的自动武器亦是火光迸闪,响个不停。

在这种情况下,他们根本无法开火。

凌渡宇当机立断,低声道:”尽量制造对方一些伤亡和混乱。”

说罢掉头便走。

沈翎想也不想,拔出佩枪。

这时原本被其他人遮挡着的庞度,因着奔跑而生的队形变化,故而露出空隙,身形暴露在沈翎的枪嘴下。

沈翎哪会迟疑,正要扳掣发射,务要一枪把庞度送上西天。

异变突起。

冰冷而邪恶的可怕感觉像利箭般刺入他的神经里。

旁边的凤丝雅首先抵受不住,娇吟一声,跪倒地上,完全失去了作战的能力。

沈翎虽是有道行的人,但事起突然,又是首次面对庞度这种来自月魔的奇异精神力量。全身猛抖下,虽仍勉强扳掣,却误中副车,歪了准绳,只射得庞度前左方另一大汉,应声倒地。

沈翎知道不妙,翻身扑搂凤丝雅,往后翻滚。凌渡宇却不知去向。

机枪声轰然响起,射得仓库碎屑横飞。

两名大汉扑了过来,举枪扫射之际。

沈翎左手的自动武器和右后手的大口径手枪同时发射,两人溅血倒地。

当另一敌人出现时,沈翎和风丝雅已躲往仓库的另一边。

庞度的邪力突然消失,就像来时那么出入意表。

凤丝雅回复过来,骇然道:“‘龙鹰’到哪里去了?”

沈翎也猜不到凌渡宇到哪里去了,却清楚危机过,敌人绝不会容许他两人存在于能威胁他们的危险范围内。

叫道:“我们走!”

两人全速朝农场围栏的方向奔去,同时开枪扫雷,弄得轰鸣震耳,尘悄漫空。

机枪声起。

敌人向他们那边的仓壁发射,登时现出无数孔洞,木屑激溅。

若两人留在原处,必无幸存之理。

沈翎扯着凤丝雅伏倒地上,另一排子弹在上方呼啸而过。

两人不由泛起窝囊之极的感觉。

蓦地枪响大作。

敌方一名大汉狂扫不休地从面壁处扑出,见到两人伏在地上不敢动弹,枪嘴正要移向他们时,全身一震,仆跌草地上。

沈翎和风丝雅讶然后望,只见一道黑影卓立仓库之巅,朝他们打出立即远离的手势。不是失去踪影的凌渡宇还有谁人。

“轧轧”异响,从仓房内传出。

那是直升机旋时拨动的声音,由慢而快,音量急增。

两人怕对方从直升机处朝他们射击,哪敢迟疑,慌忙逃命。

凌渡宇这时伏了下来,见两名战友朝安全地点奔去,心中叫妙。

由于沈翎能抗拒庞度的异力,且又在慌乱的情况下,几可肯定庞度会误以为逃走的沈翎便是他凌渡宇。

这误会对他自是有百利而无一害。

脚下摇动起来。

仓顶中分而开,往两旁滑去。

凌渡宇伏了下来,取出发射钩子的发射器,刚才他就是凭此工具,躲到仓顶来。

他探手抓紧仓顶边缘处,同时调校钢索射出的长度。

狂风大作。

直升机不待仓顶滑至尽处,缓缓上升。

凌渡宇心中默算,敌方先后折损了四人,现在除“金毛鬼”阿力柏加和庞度外,只剩下两个人。

假若庞度换了是另一个职业的好手,凌渡牢有信心可在攻其不备下一举把敌人收拾,但现在当然是这么容易办到了。

庞度现在虽处于慌乱状态,但只看他在沈翎偷袭他前仍能先发制人,便可知他的危险性。

所以他必须待至最佳时刻,才会发难。

他不住作深呼吸,尽量不想庞度,把心神全放在正缓缓升上来的直升机处。

旋叶的强风更趋势狂暴,仓内的杂物尘埃被卷得漫天飞舞。

凌渡宇耳鼓贯满旋叶发动的声响,衣衫被吹得鼓拂作响。

就在此关键时刻,凌渡宇骇然发觉一可怕的事实。

仓库的顶盖正在往外倾斜掀开。

换言之,这活动天窗打开后就会掉往地上,再不能回复原状。

这设计很没道理,但却恰巧对凌渡宇计划造成致命的打击。

无可选择下,凌渡宇左手用力一拉,把身体硬移上屋顶的边缘处,往内倒翻而下。

直升机此时刚升离仓顶。

两边顶盖分别往下掉去。

就在这刹那,凌渡宇仍在凌空下跌的顷刻,钩箭闪电射出。

“当!”

钩嘴剧撞在直升机底部处,再反撞下来,缠上直开机底部的起落架。

凌渡宇尚差三尺许重重掉在仓底时,钢索倏地蹬个笔直。

凌渡宇腰际一紧,硬被直升机扯得往上腾升。

现在他只能祈祷,庞度等于万须只当刚才那一下响声只是被卷起的杂物打中,否则他的处境就不堪设想之极了。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诸神之战》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