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诸神之战》

第三十四章 失诸交臂

作者:黄易

老式的车子在酒店门前停下,凌渡宇和姬翠从车厢里面出来,两名侍应迎了上来,为他们这对假扮的新婚夫妇挽行李。

凌渡宇扮成个学者模样的绅士,还在鼻梁架了看似是深近视的眼镜。

姬翠戴上棕色的假发,又涂黑了皮肤。还在脸颊画上雀斑大大减低了她的艳光。

一阵干燥的风带来夹膘着柴油和咖啡豆豆的浓烈气味,对街的房子传来收音机播放着沙哑、联忧郁的阿拉伯民歌。

到了房间后,凌渡宇打赏了侍应,遣走他们。才关上姬翠已取出手提电脑模样的仪器,竖起天线,忙个不休。

凌渡宇来到窗前。

从所处十八楼的房间望下去,巴拉达河在城市西南方缓缓流过,最著名的直街自东而西纵贯古城,倭马亚大清真寺矗立直街之南,粗灶合抱的大理石撑起了宏伟壮观的主殿,三个宣礼塔更高贵入云。

位于城中心的大马士革城堡,更是叹为观止,气象万千。

姬翠的声音传来道:“据说上帝若宠爱谁,就把谁安顿在大马士革。希望我们今次也不会例外吧!”

凌渡宇回头瞥了她一眼,见她仍全神贯注在仪器荧幕上的变化,目光再落到里许外的大马士革大广场去,油然道:”博士的心情为何忽然转注,是否因感到庞度就在附近呢?

姬翠淡淡道:“我心情大佳的原因,主要是因能和你单独相处。”

凌渡宇苦笑一下,来到她身后,道:“你心情大佳的原因,也可能是因我正一步步走进你的陷饼去。”

姬翠耸肩道:“若我和庞度串通了来对付你,过海关时便可着人将你逮捕,我有这么做吗?不要疑神疑鬼了,没有了你,我根本找不到庞度,希望今晚天气良好,我会诚心感谢上帝的爱宠。”

姬翠躺在床上,柔声道:“月儿出来了吗?”

对窗而坐的凌渡宇看看腕表,沉声道:“尚有七分钟!除非庞度投靠的不是“屠夫”乌特尼,否则就该住在附近。”

姬翠翻过身来,一对手托着香腮,凝视着凌渡宇轩昂的背影,冷冷道:“记着无论你怎样急于救回你的女友,今晚也不可以出手。现在首要任务就是知道庞度变了什么样子,若给了逃走了,便难再有另一次机会。”

凌渡宇转过身来,与她冰寒的目光交锋了半晌后,摇头道:“那只是你的首要任务,在我来说,先要救回我的朋友,谁晓得明天他们不会到别处去。”

姬翠坐了起来,不悦道:“这是否一种自私的行为呢?若给庞度成为真正的恶魔,受害的可能是全人类。”

凌渡宇语带讽刺地道:“这是一个优先和押后的问题,匣那晚你阻止我杀死庞度,当时你也不见得很伟大。“

姬翠叹道:“像我们现在这种关系,只会误事。算了吧!若你坚持今晚动手,我陪你好了。”

凌渡宇这时忽然虎躯一震,别头瞧往窗外。

月儿刚升起至城市的边缘处。

姬翠跳了起来,移到他身旁,低声道:“是否有感觉呢?“

凌渡宇默然半晌,指着远处一座建筑物道:“那是什么地方?”

姬翠细看片刻后,道:“那该是哈马市场,是旅游的热点,我曾经去过。”

过了差不多十多分钟,凌渡宇才长长呼出一口气道:“我现在明白为何庞度要急于取回幻石了,与通过幻石吸取月能相比,现在能量的流动弱得不成比例,又时断时续,显示他既辛苦又吃力。”

姬翠大喜道:“他是否在那里?”

凌渡宇缓缓摇头,沉声道:“我实在不敢肯定,不过该在那市场的附近,怕要借助你的仪器才行哩!”

晚上的街道出奇地热闹。

食店外吊着一块块带血的鲜肉,挂着一排排的羊头,以作招待。

菜肴的气味更飘出店外。

凌渡宇和姬翠与一群戴着面纱身穿长袍的妇女擦身而过后,几名小童拦路向他们兜售纪念品,落力得令人生厌。

姬翠低声道:“我的仪器没有半点反应。”凌渡宇扯着她登上一部自动停下的计程车,驾车的胖子以生硬的英语哈哈笑道:“欢迎!欢迎!外国人!”

凌渡宇道:“你随便在这附近兜圈子,不要去远。我们想看看这地方。”

胖子司机一声领命,走不了十多米,便在闹哄哄的狭窄街道因交通挤塞停了下来。

姬翠皱眉以法语道:“在车上行动不是更不灵活吗?”

凌渡宇低声道:“却没有那么碍眼,你往左方看看便明了。“

姬翠装作漫不经意地朝左方瞧去,见到一个咖啡馆外摆的两张台子处,其中一张坐了三、四名恶汉,一副惹是生非的神情,正朝他们张望。

姬翠凤目一寒,冷冷道:“他们想找死。”

凌渡宇叹道:“别忘了我们连刀子都没有半把,除非他只动拳头不动枪,否则吃亏的只会是我们。最怕是打草惊蛇,那时我们还要想办法逃离这里。”

姬翠淡淡道:“差点忘了告诉你,我带备了迷魂葯。”车子继续开出,到了个十字街头,经过一架停放在路心似是战机被烧焦了的残骸时,胖子司机呵呵笑道:“这是在一九七三年给我们打下来的,哈!”

凌渡宇心想若他知道自己现在和以色列军方的关系,不知会怎样反应呢?

姬翠凑过来道:“有感觉吗?”

凌渡宇望往左前方一座清真优美的尖塔,答道:“不知是什么原因,我完全感觉不到他的存在,你的情况又如何?”

姬翠有点苦恼地摇头。

凌渡宇微笑道:“我原以为你是个冰冷无情的人,现在才知是未遇上令你关心的事物,对庞度你更不时露出不稳定的情绪。”

姬翠道:“对你我也不是会流露出真性情吗?”

车子这时冲过一盏快转红色的交通灯,胖子司机振臂高呼道:“直捣台拉维夫!”

“嘟!”

两人同时一震。

追踪仪终于有反应了。

好战的胖子司机却是听而不闻,口若悬河道:“我们有最出色的战士,头脑快得像闪电的飞行员,定会收复戈兰高地,把那些以色列鬼赶回大海里。”

姬翠正凝视手上比火柴盒大一点的追踪仪,叫道:“左转!”

胖子司机兴奋地道:“长官!下属领命!”

一个急转弯,令姬翠差点倒入了凌渡宇怀内去。

他们来到一条单线行车路上,胖子司机指着前方的一座蚯道:“那是克辛山,山下就是巴拉达河旁的古它公园,方圆二十公里,世上没有一处地方比它有更多的杏树、桃树和李树,入场券只收你们五美元……”

姬翠喝道:“转右!”

胖子司机一声领命,车子拐入右方的街道,再驶上有“金子之河”之称的巴拉达河旁的河滨大道处。

路旁果树成林,玫瑰簇簇,在月夜下更是浪漫迷人。

姬翠以法语道:“他在移动着,速度只比步行快一点,离我们不到半公里,还不住接近。”

两人不约而同朝广阔的河面瞧过去。

一艘渡轮正朝他们的方向驶来。

凌渡宇拍拍胖子司机的肩头,道:“在码头旁停下,我们想和一位朋友开个玩笑。“

的士遥遥跟着阿力柏加登上的黑色房车。

与他一起下船的尚有两名大汉,但明显地庞度并非其中之一。

胖子司机哈哈笑道:“什么时候才赶上去和你们的朋友打个招呼?”

凌渡宇微笑道:“只要你能不让他发现我们在跟踪他另外再给你一百美元。”

胖子一声欢呼,更是卖力。

的士驶过坐落在一条狭窄街道的三层房子,在支路弯角处停下。

遣走了司机后,两人走到房子后方宁静无人的窄巷,全神贯注地打量着阿力柏加这秘密的巢穴。

只有楼下透出灯光,上两层均是一片漆黑。

凌渡宇低声道:“有没有办法从这距离催眠屋内的人呢?”

姬翠低声应道:“我的遥距催眠只对患了某种精神病的人才可以起到作用。况且庞度并不在里面。”

凌渡宇吁了一口气道:“只要抓着阿力柏加,我便有方法要他供出庞度在哪里。”

姬翠指着露在后墙直上天台的一组水管道:“我们先上天台,再逐层地搜下去。任阿力想破脑袋,都不会明白我们怎样能找到这里来。”

两人把计划付诸行动,灵巧如猫地从手翻上高墙。

“汪!汪!汪!”一两头恶犬不知从何处钻了出来,正要明他们扑来,吓得两人忙翻了回去。

凌渡宇人急智生,发出猫儿的顺叫声。

屋内隐有人以阿拉伯话喝道:“不要吵!讨厌的猫。”

两人交换了个眼色,姬翠掏出迷魂枪,再次翻上墙头。

凌渡宇再扮猫叫,好掩饰狗儿中针时发出的低呜。犬声倏止。

两人静待半晌后,才跃下高墙,把两头昏迷了的恶犬拖花叶里藏好,才沿水管攀上天台。

凌渡宇问道:“你的迷魂葯有效的时间有多久?”

姬翠道:“若是人的话,大概是一个小时,狗儿或者会快一点。”

凌渡宇哪敢迟疑,推开没有上锁的天台门,往下走去。借着从两边窗门透进来的月色,屋内情景隐约可辨。

步下旋梯,他们来到一个华丽的小屋子,充盈着阿拉伯戈的异国情调,地上铺着厚厚而又讲究的地毯。

凌渡宇亮着了手上的电筒。

两边各摆着一张用桃花心木造的大型写宇台,一角处放下个老式高大的书柜。

左边的台上放满通讯仪器,另一张台上则排列了几把大径的手枪,还有几个装满弹葯的子弹闸。

两人毫不客气地各取一枪。

姬翠低声道:“你去寻人,我负责守着旋梯。“

凌渡宇连忙去了,不一会回来道:“不好了!庞度该带着禾田稻香刚离开不久,床上仍有她留下的头发和香气。”

姬翠正要回答,旋梯传来连串足时。

两人交换了个眼色,拔出手枪,严阵以待。

楼下灯光亮起。

可清楚只有两个人登上二楼。

一把重浊嘶哑的男声从下面传上来道:“老庞的行为真令人难以理解,这样一个人到地狱峡去,我才不信“龙鹰”肯信守单对单的诺言。”

姬翠在凌渡宇耳边细语道:“这是阿力的得力助手佐军。”

阿力柏加听到“龙鹰”,狠狠咒骂了两句,才道:“他肯听人劝吗?还说什么在沙漠里他的力量最大,像是忘了上趟差点给人生当了似的,哼!”

佐军道:“他能否真的改造我们尚是未知之数,但现在我们已为他开罪了很多难惹的人。真奇怪,自他受伤后,我才有空想到这些问题。”

阿力柏加低声道:“我们定是被他的邪力蒙蔽了心智。不过现在已泥足深陷,俄人和史萨尊都绝不肯放过我们,现在唯一方法是把幻石抢到手。他既能从幻石得到奇异的力量,我们也可办得到。”

佐军紧张地喘了两口气,像怕给庞度听见般低声道:“这可不是说着玩的,若给他发觉,我们休想活命。不若我们索性把那女的毁尸灭迹;拿了钱找个安全的地方躲起,快快乐乐过掉下半生不是挺好吗?”

阿力柏加冷笑道:“你忘了我们开罪的是什么人吗?这世界哪还有安全的地方,拿点勇气出来吧?”

凌渡宇听得心花怒放,暗忖原来禾田稻香仍在这里,向姬翠打了个手势,正要到下面制服阿力柏加和佐军两人,急副的足音在楼梯响起。”

有人叫道:“准备妥当,可以起程!”

瞧着两辆吉普车驶出宅门,两人却是毫无办法。

街上有另四辆房车和七。八架电单车守候着,待吉普车陕出时立即前后护送。结成了车阵,朝郊区驶去。

凌渡宇叹了一口气,启动了偷来的小房车,远远吊在后面。

姬翠则以精密的手提通讯器,与在戈兰高地等候他们讯息的夏能联络通话。

幸好阿力柏加身上被他们装了追踪器,所以虽远远落在后方,仍不处会失去目标的踪影。

凌渡宇可以肯定禾田稻香被关在被抬到吉普车上那个长方箱子内。

只要能先救出禾田稻香,一切事情都易办多了。

这时姬翠对话完毕,遂问她道:“庞度为何不随大队离开,而要早走几个小时呢?”

姬翠道:“那是庞度的习惯,每两三天就要换一次巢穴,照我看阿力柏加等人只是迁往另一较接近沙漠的居处。而庞度却忍不住先行到他热爱的沙漠去,在那里吸收多六天月能后,月圆时便有足够力量杀死你了。”

顿了顿又道:“沈翎着我告诉你,马奇曼走脱了,不要低估他,他曾在军队内的精锐部队股役,本身也是才智高绝的人。”

凌渡宇皱眉道:“不是你暗中向他通消息吧!”

姬翠不悦道:“现在我们是并肩作战的朋友,而非敌人,明白吗?”

圆月高挂天上,月色皎洁无暇。

柏油公路忽地中断,变成通往四面八方一条条羊肠小径。

凌渡宇扭肽转左。

车子颠箕抛掷,掀起阵阵尘土,两旁是一座座简陋的木屋,阿拉伯音乐不住传出,再走了十多分钟,左面出现了一片平地,在巨大的掩护网下,停放着一排整齐的坦克车,炮管在月照下闪闪生光。

姬翠忽叫道:“有关卡,怎办才好呢?”

凌渡宇把车子在等待过关的七。八辆车子后停下,道:“随机应变好了。”

车子行行停停,到了关卡前,两名提着自动武器的士兵卫了上来。凌渡宇把一张百元美钞和伪造的记者证递上去,微笑以阿拉伯语道:“我是中国派来观光的记者,车子是向朋友借的。”

那士兵瞧到美钞,立时双眼放光,向车子另一边的士兵道:“是中国来的朋友,没有问题。”

车子离开关闸,凌渡宇立即增大抽门,加速疾驰。

姬翠瞧了油缸的指针,苦笑道:“若遇不上加油站,我门很快便哪处都不用去了。”

凌渡宇看到路旁一个牌子,写着下一个城镇的名宇和距离淡淡道:“哪有什么关系,偷另一架子不就成了吗?”

姬翠发出一阵娇笑,倒过来伏入他的怀内,同时扭开了收音机。

悠扬的阿拉伯声响彻车内的空间。

姬翠轻吟道:“我要睡一会,请卓主任原谅我,暂时把她的专利权拿走哩!”

凌渡宇除了苦笑外,还能说什么呢?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诸神之战》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