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诸神之战》

第三十五章 初战得利

作者:黄易

太阳在湛蓝的东方天际君临大地。凌渡宇单手控着肽盘,另一手轻抚着姬翠的香背,驾着偷来的轻型货车,沿着直插进干焦沙漠的公路飞驰不休。

热得令人chún焦舌燥的风从敞开的两边车窗刮进来。

他又回到沙漠来了。

但他却没有丝毫惊惧。

这并非因他习惯了沙漠,而是因为有沈翎无惧世上任何险地的奇人协助,再不用他盲目地去摸索。

收音机仍在响着,在播出他至少听了三次像哀哭般的阿拉伯民歌。

不知哪处来的苍蝇嗡嗡叫地不时爬到车的前窗去,姬翠的香气却钻进他的鼻孔内。

他从未曾真正信任过姬翠,直到这刻也是如此。

大家只是互相利用吧!

追踪仪的显示板告诉他,阿力柏加的车队仍在前方四里许的远处行走着,载着与他曾有一段深情的美丽女小提琴手。

这一切都成过去了,以后只有一个卓楚媛。

只要想起自己有能力让她幸福快乐,他心深处便涌出一股愉快的满足感。

阿力柏加在追踪仪板上的红点停了下来。

凌渡宇松了一口气。

姬翠猜得没有错,阿力柏加等只是移到这沙漠边缘的地方,守着人质听候庞度的指令。

姬翠这时醒过来,庸倦地坐直娇躯,瞧了他一眼,内中含蕴着令他难解的神情。

凌渡宇打趣道:“和你的真神通过话了吗?”

姬翠倏地娇躯猛颤,借伸手整理头发掩饰她异样的神情,同时瞧着追踪仪“咦”的一声道:“他们到达目的地了!”

凌渡宇的心内却翻起了滔天巨浪,表面当然不动声色。

姬翠的目的,绝不是她所言的为了幻石;又或人类的进化。而是为了“别神”给她的神圣便命。反而庞度却是叛徒,希望能通过幻石变成不受任何神控制的超人类。姬翠多次阻止他杀死庞度,亦不是因为她偏帮庞度,只圆幻石仍未来到她手上。她的目的是要销毁幻石,绝了任何人变成超人类的可能

这样做对她有什么好处呢?怕要她自己才能回答,这就是她挂在口边的神圣任务了。

假若姬翠知道一个表情竟透露出这么多玄机,必会非常后悔。

凌渡宇减缓车速,若无其事道:“假若干掉庞度,你有什么要求呢?”姬翠目注前方出现在地平远处的小镇,淡淡道:“我只须在一个隔断月能的环境,又在你们的监视下,对幻石作连续两天的研究就成了,算合理吧!且纯粹是一种学术上的追。

凌渡宇微笑道:“好吧!”

姬翠瞥了他一眼,再没有说话,更回复了从前冷漠的神情。

车子沿着一条坡度不大的小路往小丘顶爬上去,最后抵达草深林密的丘顶。

下方是一个由二十多间房子组成位处沙漠边沿区的小镇,一道小河由山上流进镇内去,成为了供应镇内食水的命脉。

镇内有座三层高的白色楼房,四周围以高墙,正门前的广场泊着阿力柏加的车队。

凌渡宇微笑道:“今晚当我们入屋救人时,保证阿力柏加仍好梦正酣。”

姬翠道:“由现在起,我们轮流监视他们的一举一动,直至援兵赶至。”

凌渡宇淡淡道:“若他们要布下地雷阵,最紧要记下每一个地雷的位置,哼!”

晚霞收回了最chún一道余晖,一轮明月从东方升起,金黄的色光洒遍大地。

沙漠的寒风阵耻刮至,镇内的居民都避进屋内。

公路处偶有车声传来,转眼又回复安静。

一头秃鹰在灯火通明的三层别院上盘旋不去,似是先一步嗅到即将来临的血战。

姬翠这时领着沈翎、金统、卓楚缓。夏能和里察来到她旁,大家都雀跃欢欣。只恨这非是畅所慾言的时刻。

众人伏在草叶里,俯视下方的目标建筑物,喧闹的人声从楼下传上来。

沈翎问道:“有多少人?”

凌渡宇道:“该有十五人,并没有明显的防御措施,只能保证人质的安全,便可以雷霆万钧之势把他们杀得个不留。”

后侧的夏能道:“有没有仆妇一类的闲人呢?”

凌渡宇道:“有两个阿拉伯妇女,幸好刚离开了。”

众人研究了战略后,立即换上以色列特攻队的装束。头戴防毒面具,身穿黑色防弹衣,连手套和软皮靴都是黑色,在黑暗里会有绝对隐形的效果。

凌渡宇和沈翎首先出动,潜下山丘去。

两人迅捷地翻过高墙,不片刻已藉钩索攀上天台,敌人槽然不觉。

夏能架起发射“惊魂弹”的炮管,对准了房子底层的一窗户。

惊魂弹没有杀伤力,但爆炸后的几秒钟内可使半径十米的人完全丧失视力和听觉,是专门对付恐怖分子的有效武器。]

金统和里察则分别装好了一挺重机枪和一台火箭炮,务要令敌人无一能逃离此地。

这并非他们残忍好杀,而是只要有一个敌人逃掉,便可能会通知庞度,使他知道人质已被救回,那就出现不必要的变数了。

凌渡宇向他们打出手势。

姬翠和卓楚媛奔下山坡,到了坡脚处分了开来,姬翠负责截断入屋的电源,而卓楚媛则翻墙入屋,负起救回禾田稻香后保护她的重责。

待卓楚缓攀上屋顶后,凌渡宇道:“现在趁所有人都集中在最下层喝酒玩牌,我们逐层搜下去。”

沈翎忙于以对讲机通知其他人。

他们今仗最大的优势,就是敌人没想过他们能找上门来。

姬翠的微型软塑追踪器,是催眠了阿力柏加后再装在他皮肤层下,不惧会被他发觉。

就是这一着,使他们能攻其不备,胜券在握。

沈翎弄开了门锁,由石阶进入顶层去。

在凌。沈两人的掩护下,卓楚缓在靠东的房子找到昏迷不醒的禾田稻香。

给她戴上面罩后,攻击开始。

凌渡宇和沈翎先肯定了二楼没有人后,沈翎守在底层与二楼间的石阶顶处。凌渡宇则来到二楼的阳台,固定了绳索,爬了下去,在每道门户和窗门均装置了炸弹后,又攀回二楼的阳台上去。

笑骂声不往从下面传出。

灯火忽灭。

“轰!轰!轰!”

门窗纷碎。

接着呼啸声起,一枚惊魂弹穿窗而入,发出可怕的声响和刺眼的闪光。

楼下立即燃起熊熊烈火,吐出滚滚浓烟。

凌渡宇把握时机,顺绳而下,手上冲锋枪轰然响起,隔窗扫得里面的人东歪西倒,溃不成军,溅血当场。

沈翎亦从石阶杀下去,冒烟对敌人疯狂扫射。

爆炸和枪声惊醒了镇民,却没有人敢出来察看。

电话线全给截断了,想报警也难以办到。

这时里察驾着直升机降在天台上,协助卓楚媛把禾田稻香送上直升机。

几名敌人持枪由破成一个大洞的正门冲出,给埋伏在门外的姬翠扫得其中两人滚下石阶,血流遍地。

漏网的阿力柏加乘势滚到吉普车房,才钻上驾驶位置,一枝火箭弹由山丘顶激射而至,炸得整部吉普车离地弹起,化成一团烈焰。

战事结束。

整个过程不超过五分钟的短暂时光。

敌人全军覆没。

现在虽只剩下庞度一个人,但噩梦尚未结束。

禾田稻香情况良好,没有被虐待或侵犯过的痕迹,只给迷晕了。

里察和夏能负责把她送回台维夫治理,其他人则继续征途。

天上的群星像死气沉沉的沙漠般覆盖着上方,直升机过一座又一座的沙丘,朝地狱峡的方向飞去。

驾机的是金统。

胜利的气氛已成过去,下面每座沙丘都似乎代表着一个陷阱茫茫大漠实令人望而生畏。

只有沈翎却是兴致勃勃地俯视下方,像瞧着迷人的女郎般目眩神迷地道:“我曾经参加一个横越撤哈拉大沙漠的商队,那是三十年前的事了,有千多头骆驼,满载着黄金、象牙、橡胶、羽毛、衣料。共有四百多名队员。个多月的时间,看到的只有漫无边际的地平线,除了闪亮的沙粒和的灼热的天空,有骆驼的呻吟和队员的沉默,就再无他事。每晚睡觉时,我都梦到澄蓝的海洋和青翠的平原,醒来时则有被人绑架到这里来的颓丧感觉。”

接着油然叹了一口气道:“但现在我看到沙漠,却像见到了旧情人般,连血液都沸腾起来。”

金统叫道:“你的旧情人至少该有二十岁了,想不到你仍这么有兴趣。”卓楚媛瞥了默望窗外的姬翠一眼,凑到凌渡宇耳旁道:“我也想去。”凌渡宇叹道:“你以为我想和你分开吗?做个乖孩子吧!”

卓楚媛无奈地点头。

除了姬翠和沈翎外,谁人跟去只会成为负累。

今次他们是许胜不许败,错过了这次机会,谁都没有把握能再找到庞度。

卓楚媛又凑到他耳旁,低声叮咛道:“小心她!”

凌渡宇肯定地点头。

沈翎指着远方起伏的地平线,道:“那就是地狱峡了,我们从庞度该采的路线的相反方向飞来,然后在地狱峡静候他的大驾,再以一粒子弹结束他邪恶的生命,这件事就可画一个休止符。”

凌渡宇忽地虎躯划灵,色变道:“不对!他已在地狱峡还正不住吸取月能,那能量转换的速度和分量,比之他以前拥有幻石时,还要更快更大。”

姬翠骇然道:“这是没有可能的,庞度只会用两条腿走到地狱峡去,所以他才要早点去,这是不会发生的,他应尚在途中

沈翎吁出一口凉气道:“你是否说庞度的能力比之以下最高峰时期,有过之而无不及呢?”

卓楚媛呻吟道:“这是没有可能的,何况他仍是受伤末愈。”

金统望往天上尚有五天就成满圆的月儿,打心底生出一股寒意。

地狱峡的山势这时已隐约可辨。

凌渡宇毅然道:“降落!”

金统叫道:“你知否这里离地狱峡有多远吗?未到天明称们休想抵达那处。”

沈翎冷然道:“他正是要待天明才到地狱峡去,没有月亮的白划,应付起那疯子来总比现在轻松一点。”

凌渡宇和沈翎向远去的直升机挥手道别后,掉头朝地狱峡走会。

姬翠跟在他们身后,沉默疑重得令人心寒。

沈翎走得很轻松,向凌渡宇道:“这令人意想不到的变化,你怎么看!”

凌渡宇待一阵寒风刮过后,望往前方黑沉沉的丘陵,叹道:“这是绝对没有可能的,现在我再没有把握可以干掉他。”

姬翠在后面轻轻道:“一定是发生了很特别的事,庞度才会有这种突变,难道……”

两人停步转身,盯着姬翠。

三人同时色变。

“卟嚓!”

姬翠举起自动武器,瞄准两人,厉声道:“告诉我,你把幻石藏到哪里去了,为何会落在庞度手上?”

凌渡宇冷笑道:“终于露出尾巴了吗?开枪吧!你一个人更不是庞度的对手。”

姬翠铁青着俏脸狠狠道:“你以为我真不敢开枪吗?幻石究竟在哪里?”

凌渡宇潇洒耸肩,指指上方道:“恐怕你要问老天爷才成。”

姬翠退后一步,愕然道:“原来你根本没有得到幻石。你在骗我!”

沈翎手微动,趁她心神飞散的刹那,拔枪相对,淡淡道:“你骗我!我骗你!这事公平得很,因此伤心的就是傻瓜。”

凌渡宇道:“庞度既得回幻石,已再无任何顾忌。我们三个人加起来都可能非是他的敌手,若还要来个自相残杀,不是愚蠢之极吗?”

姬翠呆了半晌,缓缓垂下枪嘴。

沈翎哈哈一笑,以枪嘴示意她走在前头。

姬翠狠狠盯了凌渡宇一眼后,忽地娇笑起来,领头去了。

三人成品字形,全神戒备下进入峡口。

太阳刚升离地平线,但火热已君临大地。

沈翎步步为营地藉助岩石掩护不住挺进,凌渡宇赶到他旁,大惑不解道:“为何他不攻击我们,他没理由感应不到我的接近。”

最前的姬翠忽收起武器,挂在肩后,神色凝重地道:“今次我们要一败涂地了,我可以肯定他已走了。”

凌渡宇挨在一块岩石处,充满信心地道:“他必会回来,因为他恨我。”

沈翎继目四方,道:”我们最好找一个山洞躲起来,否则这么曝晒一天,可不是说着玩的。”

姬翠冷然道:“随我来吧!”

两人随她走过谷地,那座位于谷心本是隆起的新坟,已被风刮得平整光滑,不觉痕迹,令人心生感慨。

三人爬上东南方一座小石山,到了一处可俯视整个谷原的危崖处,赫然发觉有个隐蔽的洞穴,内里放着一挺火箭炮和三枚火箭弹,还有两桶在沙漠最欠缺的食水。

姬翠挽起其中一桶水,皱眉道:“一定是有人来过,否则不会只剩下半桶水。”

和外面的火热相比,洞内寒凉得令人颤动,沈翎挨坐洞壁,道:“除了庞度还有谁呢?”

姬翠亦筋疲力尽地坐了下来,摇头道:“庞度并不知道这地方。”说罢扭开水桶的盖子。

沈翎把手中水壶朝她抛过去,道:“还是喝带来的水安全些。”

姬翠像醒过来般伸手接过水壶,又朝沈翎抛回去道:“我喝自己的水。”

凌渡宇正研究那台肩托式火箭炮,背着姬翠淡淡道:“博士为何神不守舍,是否想到另一位博士呢?”

姬翠没精打采地道:“既然知道,为何还要问我?”

凌渡宇哈哈一笑,长身而起,走出洞口,来到高崖边沿,向整个峡谷大叫道:“马奇曼你给我滚出来,幻石已回到庞度手上,他今晚必会回来,你若不想单独面对他,就须与我们同舟共济,那尚有一线生机。“

回声轰呜不休,再逐渐沉寂下去,不一会又回复适才的一片死寂,了无生气。

沈翎来到他旁,瞪着飞机烧焦了的残骸,低声道:“老顽固都是该死的,就让庞度收拾他好了。”

又道:“我想四处踩踩,看可否布下一些捕兽陷饼。”

凌渡宇皱眉道:“先不说陷阱有什么作用,你顶得住这样的阳光吗?”

沈翎耸肩道:“到沙漠不是为了日光浴,还有别的玩吗?”

说罢自行下山去了。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诸神之战》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