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诸神之战》

第三十六章 月魔重临

作者:黄易

凌渡宇回到山洞内,坐到姬翠之旁,见她想得入神,柔声问道:“你在想什么呢?”

姬翠的俏脸变得苍白如死,伏进他怀内去,轻弱地道:“我感到一件非常可怕的事已经发生了。事实上自昨晚开始,我一直有这种感觉。”

凌渡宇尚是首次见她流露真情,在这一刻,他清楚感觉到她的诚意和对自己的眷恋。俯头在她晶莹似雪的小耳朵轻轻一吻,低声道:“你不若睡上一觉吧!或者你可得到启示或新的力量。”

姬翠打了个寒战道:“不!我知自己无法入睡,因为有股邪恶的力量盘桓在这山峡内,使我不能成寐。我毕生人还是首次感到害怕,这些武器都不能使我有半点安全的感觉,只有你还能令我有舒服的感觉。”

凌渡宇也主出不寒而傈的感觉。

姬翠说得对,自踏入峡谷后,他便感到浑身不对劲,总觉有被人暗中窥视的感觉。

但却不能不安慰姬翠,只好道:“尚有四天才月圆,一年中月儿最满的时候又过去了,只要今晚庞度回来,我们杀了他,一切便会回复正常。“

姬翠娇躯起了一阵涟漪般的轻颤,呻吟道:“为何你这么肯定庞度会回来呢?”

凌渡宇摇头道:“这与任何逻辑推理无关,纯粹是一下直觉或预感,你要不要试试能否在我怀中睡去。”

姬翠苦笑道:“不!继续和我说话吧!在我的生命里,我从未试过像这刻般如此需要另一个人类的爱伶和抚慰。或者是一种大祸临头的感觉,令我情不自禁地失常吧!”

凌渡宇道:“你听过马奇曼对庞度的录音吗?”

姬翠点头道:“当然听过,我对庞度的兴趣,亦是由那时开始的。”

凌渡宇道:“那是否关于‘别神’的秘密。”

姬翠道:“他的梦语支离破碎,须费很大的精神去整理,才可得出一个初步的轮廓。现在你知道的,早超过呓语透露的秘密。”

凌渡宇不解道:“同样是和‘别神’接触,为何庞度会邪恶,你至多可说是冷漠无情。当然……这刻的你是例外的。”

姬翠道:“这是因我们有不同的出身和背景,我是个在孤儿院长大的人。自幼便习惯了别人的冷眼和孤独;但庞度有很悲惨的遭遇,使他憎恨和仇视他认为对他不公平的社会。于是与‘别神’接触后,便有不同的情况出现。”

凌渡宇忍不住道:“你既然明知‘别神’是不怀好意,仍要接受他的神圣使命,对你有什么好处呢?”

姬翠道:“当‘正神’和‘别神’合二为一时,他们的力量将以倍数激增,甚至破开这宇宙的囚笼,到达连他们也意想不到的地方去。横竖我迟早难逃一死,不若助‘别神’完成这梦想吧!”

听着她萧条的语气,凌渡宇心中一阵感触。

姬翠呢喃道:“生命是不会消灭的。人类的死亡,只代表生命烙印的消失,令我们的“小我”融入一个伟大万亿倍的另一个“大我”内去。庞度正因不想失去“自己”,才希望能通过幻石得到永不失去生俞烙印的秘密,而看来他已成功在望。”

凌渡宇忽然感到自己说不出话来。

姬翠从他怀内撑起身体,半直娇躯,美得令人目眩的俏脸露出坚决的神色,淡淡道:“无论今晚发生什么事,我也会勇敢地去面对。死亡有什么大不了,我一向都讨厌生命,更没兴趣长生不死地捱下去。唉!我很累了!”

凌渡宇探手拥着她香肩,问道:“你有什么方法可毁灭幻石呢?”

姬翠犹豫了半晌,垂下臻首道:“只要我拿着幻石睡上一觉,幻石内的魔种就会彻底地完成了,这样说你该明白吧!”

只有借助“别神”的力量,月魔才会被消灭。

知道整件事的来龙去脉后,连他也感到矛盾得要命。

幻石可说是人类进化的瑰宝,使他们能跨越生死的局限,无限地扩展自己的生命,完成以前梦想难及的事情,发挥出生命的所有潜力。

这是多么诱人的事。

姬翠又伏入他怀里,但再没有说话。

也不知过了多少时间,洞外逐渐暗沉下来,沈翎回到洞里,看见两人亲热的情况,却只是微一愕然。坐下痛快地喝吃了几口水,正要说话,庞度的声音在崖下响起道:“凌渡宇,我知道称来了!”

三人同时色变。

要发生的事,谁都避不了。

庞度卓立谷心处,左右手各提着一挺冲锋枪,霸气迫人。

他变成一个粗豪的大汉,唯有一对眼睛仍是凌渡宇和姬翠所熟悉的。

太阳在远方的地平线只余下几道晚霞,寒风开始刮进峡谷内,说不尽的荒凉哀凄。

凌渡宇现身崖沿,肩托自动步枪,冷冷盯着下方隔了过千米的庞度,微笑道:“你终于来了。”

庞度闪电般疾退了十多步,狂喝道:“立即把幻石交出来。否则你的日本情人就要受尽婬辱而亡。”

凌渡宇失声道:“什么?”

庞度也发觉他异样的情况,愕然道:“什么事?”凌渡宇回头瞥了站在洞口的沈翎和姬翠一眼,两人脸上的血色都退得一丝不留。

回头朝下面的庞度叫道:“你昨晚不在这里吗?”

庞度奇道:“你在说什么,我不是刚抵此处吗?不要岔说话,究竟你肯否把幻石交出来。”

姬翠现身在凌渡宇身侧,冷喝道:“庞度!”

庞度发出一阵狂笑,道:“我早知道你来了,哼!竟敢背叛我,让我看你如何收场。”

姬翠叹了一口气道:“现在再不是说这种话的时刻,有一令人费解但又非常可怕的事已经发生了。昨晚我们来此时,发觉谷内有强大的月能转移……”

庞度剧震打断她厉喝道:“凌渡宇!幻石不是在你手上吗?”

凌渡宇摊手道:“我根本没有找到你失落的幻石,明白了吗?”

远方最后一道太阳的霞彩化为乌黑,天上群星渐现,月儿则尚未露出芳容。

宠度怒叱了一声,张目四顾,显是乱了方寸。

凌渡宇道:“可否收起武器,让我们下来一起研究商量呢?”

庞度双眼黄芒一闪即逝,沉吟片刻,终垂下枪嘴道:“好!下来再说。”

凌渡宇清楚把握到他确是邪能大减,竟察觉不到沈翎的存在,遂向他打了个手势,着他从高处掩护,与姬翠戴起夜视镜,步步为营地攀山而下。

十多分钟后,两人抵达谷地。

凌渡宇喝道:“我们一起放下手中的枪,才再说话。”

庞度狞笑道:“我岂会中你的计呢?”左右步枪,同时吐出火舌。

凌渡宇早防了他此着,往后方石阵闪去。

在石后掩护他的姬翠立时开火还击,一时山呜谷应,充满杀戮的味道。

庞度以比常人快上数倍的速度移往侧旁的大石后,消失不见。

呼啸声起。

一枚火箭弹划过夜空,由沈翎肩上的火箭发射器刺出,居高临下命中庞度躲于其后的石头。

“轰!”

巨石爆成一天石碎。

庞度像滚地葫芦般在碎石地抛掷了七、八米,重重撞在别一方石上。

姬翠的机枪毫不留情的扫出一排子弹。

庞度确有超乎常人的体能,竟仍能侧滚开去,避到另块石后,但就狼狈之极了。

凌渡宇扑了出来,自动武器狂吼,使庞度难有喘息的机会。

姬翠子弹射尽,急忙换上新的弹闸。

呼啸再起。

第二枚火箭弹准确无误地射在庞度藏身的扁平石头上。

庞度今次知机了,往后翻,但仍被爆炸的气流冲得抛滚了四.五米,改躲到另一堆乱石处。浑身是血,处于绝对的下风。

姬翠这时冲了出来,朝庞度奔去。

庞度竟仍能从石后开火,迫得姬翠闪到货柜机残骸之后。

凌渡宇迫前到离庞度只有二十米许的一块石后,还以颜色,庞度无奈下又缩回石后,狂喝道:“你是否不理禾田稻香的生死呢?“

姬翠喝道:“你不是自负为旷古绝今的天才吗?为何一路来时都无法联络上阿力柏加,现在我们又超过一个人,仍不起疑?”

庞度默然,显是知道自己处在绝对的下风里,唯一可威协对方的凭借更泡了汤。

凌渡宇向崖上威风凛凛的沈翎打出暂缓的手势,大喝道:“识相的就抛下武器,把手放在头上滚出来,刚才我说的全是真话,绝无一字谎言。”

庞度失声道:“什么?”

姬翠娇呼道:“再不投降,我就要向你投手榴弹!”

庞度倏地现身石旁,手按头顶走了出来,苦笑道:“算我输了,开枪吧!”

两人走了出去,由凌渡宇搜遍他全身,抛掉分别藏在背下和小腿的两把手枪,而姬翠则以枪嘴抵在他后颈处。

凌渡宇退后两步,道:“我不会杀你,对国际刑警来说,你将是他们对抗国际黑帮的最大收获。”

庞度双目黄芒大励,旋又敛去,显示他因受伤的关系,无复前威。

整个峡谷忽地亮了起来,明月在东方峡顶上露出仙容。

三人同时生出奇异的感觉,往一侧瞧去。

只见不远地上露出一个光圆,就像天上的明月藏到了地下,正好是埋葬拿拿族大巫师古塔尔和一众俄国黑帮尸骸的囱方。

崖上的沈翎也看呆了眼。

庞度呻吟道:“我的天!幻石在下面。”

凌渡宇醒悟过来。

那天古塔尔被庞度重创前,定是正抓紧庞度身上的幻石。

当凌渡宇以远程狙击枪射中庞度,令他往后抛跌,幻石亦因而落在古塔尔手上。

难怪古塔尔临死前,似有非常重要的话要告诉自己。幻石亦随他被埋在土层下。

凌渡宇全身汗毛倒竖。

幻石凭什么能自自己吸收月能呢?

三人你眼望我眼,一时都不知如何是好。

“不要动!”

三人愕然循声望去,一个高大的人影从左方一块石后闪了出来,手持自动步枪,正是鼎鼎大名的国际犯罪学家马奇曼博士。

“抛掉武器!”

凌渡宇和姬翠见他双目凶光烁闪,知他不是说笑,只好抛下武器。

马奇曼大喝道:“把火箭炮抛下来,否则我就先宰了的好朋友。”

沈翎哈哈大笑道:“我偏不抛下来,够胆就杀掉我的朋友吧!再看你是否跑得比火箭弹更快。”

顿了顿又喝道:“他不是我的好朋友,而是好兄弟,明白了吗?犯罪博士。”

下面的马奇曼气得阵红阵白,但却不敢反击。

姬翠若无其事道:“我要找把铲子,把幻石挖出来。”

庞度狂叫“我来挖”,不顾一切地扑到愈趋金黄的沙地处,就用双手不住拨开沙石。

天上的月色更明亮了。

凌渡宇骇然道:“住手!”

马奇曼冷笑道:“让他挖,他拿到幻石的一刻,就是他赔我妻子一命之时,你们谁都不准动。”

凌渡宇生出不祥之极的可怕感觉,偏又不知问题在何处。

庞度的双手比铲子更管用,转眼便掘出一个小洞来,还不住扩大加深。

这时的庞度比任何一刻更象个疯子。

蓦地异变忽起。

一股邪恶无比的冰寒,贯进每一个人的神经里,连远远在高崖上的沈翎都不能幸免。

以凌渡宇的异力亦抵挡不住,头痛目眩下跑倒地上,姬翠亦“咕哆”一声跌坐下来。

上面的沈翎则倒跌回靠洞口处,马奇曼更是滚倒地上,蜷曲呻吟。

只有庞度精神大振,挖掘得更是努力。

凌渡宇心知不妙,强运意志,摇摇晃晃地勉强立稳,往庞度瞧去,立时魂飞魄散。

只见一双干枯的手从泥里探出,捏紧庞度的咽喉,再轻轻一挥,令后者象断线风筝的滚往一旁。

邪力消去。

“蓬!”

泥土喷天而起,地上出现一个大洞。

这时姬翠首先回复过来,与凌渡宇骇然瞧着眼前可怖的变异。

尘屑洒下,露出一个立在大洞边沿处的人影。

躺在远方地上的庞度没有半点动静,生死未卜。

那人的轮廓逐渐清晰,两双眼睛亮了起来,放射出比庞度全时期要明亮数倍的可怕黄芒。

竟是死去了的古塔尔。

这时的他再无任何人类的感觉,破烂衣衫覆盖下的身体黝黑发亮,还像长出一些鳞甲的东西,浑体充盈着慑人异力。

凌渡宇的眼神和他接触,立时生出熟悉的感觉。

他们并非首次相遇。

早在当年在病房催眠“红狐”时,双方便在一个纯精神的层面上打过一场硬仗。

月魔回来了,藉着古塔尔的身体,经过了近一个月的吸取月熊,又在沙漠这有利于他的环境里,成功回来了。

若让他渡过三天后的月圆,他的力量将会更可怕。

姬翠尖叫一声,立即扑向地上的机枪。

月魔动了。

那是令人难以相信的速度,只见他朝前弹起,眨眼功夫便来到姬翠之旁,重重一脚踩在机枪上。函机枪随即深陷沙内。

姬翠骇然往外滚去。

枪声轰鸣!

马奇曼伏地朝月魔疯狂扫射。

凌渡宇趁机扑往地上的武器。

邪力又起,马奇曼变成朝空盲目扫射。

月魔发出惊天动地、充满残忍邪恶的啸叫声,弹上超过五米的高空,横越它和马奇曼问的距离,重重落在马奇曼胸处。

马奇曼鲜血狂喷,胸骨折裂,当场惨死。

凌渡宇死命抵抗他的精神邪力,伏地瞄准他双目间的要害发射,仍是失了准绳,只能射中他的左肩。

月魔给子弹的冲击力撞得往后倒退,流出黑色的血液。

邪力骤增。

连站了起来的姬翠亦立足不稳,倒地呻吟。

凌渡宇勉力扫射,忽地“喀”的一声,原来子弹已尽。

眼角黑影一闪,凌渡宇心知不妙,往另一方闪去。左腿剧痛攻心,整个人离地抛飞,再重重掉到远方沙地处。

月魔凝立不动,望往天上明月,发出另一阵可怕的嘶叫声。

沈翎刚把吃进胃内的食物全呕了出来,勉力拖着火炮,来到崖沿处。

姬翠静悄悄往庞度弃在地上的武器爬去时,月魔举起手,朝向天上的明月。

四周暮地暗黑下来,月色变成了一道光柱,直射在他党掌心处。

凌渡宇抬起头来,刚好见到他掌心正嵌着令他把顽强生命长期保留下来的幻石,不过幻石明显示地缩小了,只有银元般大小。

凌渡宇醒语过来,当幻石化为乌有时,代表着幻石已全融入了古塔尔的身体内,那时月魔才真正复活。

这时若仍不能杀死月魔,以后将更没有机会。

庞度的掘,正打断了它的复活过程。

想到这里,凌渡宇奋起余力,弹了起来。

枪声再起。

姬翠左右手各待一挺机枪,火光兴止里,一排又一排子弹朝月魔射去。

月魔全身黄芒剧盛。

月能经手心幻石流进他身内,丝毫不惧地对抗人类发明的现代武器。

子弹射到他身上,爆起烟花火雨,灿烂得令人目眩。姬翠子弹已尽,尖叫一声,冲前以枪柄向月魔照头劈下。

凌渡宇亦拔出军用匕首,由一侧往月魔扑去。

邪力又来了。

凌渡宇变成步履不稳,像个喝醉了酒的人,无法直线走路。

月魔任由枪柄轰在头上,探手抓着姬翠的头骨。骨碎声响。

姬翠颓然堕地,玉殒香消。

凌渡宇看得心神慾裂,狂喝一声,挣脱了月魔邪力的控制,刀子直往月魔左腰插去。

月魔朝他瞧来,黄目射出深刻的仇恨,挥手扫在他肩头处。凌渡宇匕首脱手,月魔的力量像暴发山洪般难以抗拒,撞得他抛滚开去,到了藏尸填洞边沿,仍收不住身子,滚了进去。

月魔凌空跃起,落到地洞内,傲立仰卧穴边处的凌渡宇前,仰天啸叫,一派君临天下的格局。

邪力更强了。

凌渡宇连站起来也有所不能,头痛慾裂。心脏急跃得快要跳出来的样子,下面也不知压着谁的残体,正待要撑着下方,勉强给月魔来一记撑腿时,发觉手触处是冰凉的金属物体。

脑际灵光一闪,记起是古塔尔陪葬的锋利祭刀。

月魔俯首朝他瞧来,黄光像两道电炮般刺入他神经里,令他无法动弹。

那是充满对人类仇恨和鄙屑的眼神。

蓦地一声怪叫,双目黄芒满溢的庞度从穴口扑了下来,扭着月魔又抓又咬,着若疯犬。

月魔痛嘶一声,慾把庞度甩开。

邪力忽消。

月魔给庞度扯倒地上,扭作一团。

“啪啦!”

庞度的颈骨被月魔硬生生捏碎了。

凌渡宇见机不可失,弹了起来,祭刀闪电劈出。

斩的是他嵌入幻石的右手。

月魔这时刚要跳起来,仍给庞度的手足缠着,祭刀已至。

若让他以掌心幻石吸取月能,恐怕核弹都奈何不了他,何况只是一把刀。

更由于地穴深陷下方,明月并不能直射至穴底,更使这成了千载一时最难得的机会。

邪力再起,但刀锋已闪电般疾劈在他右腕口处。

月魔右掌齐腕而断。

它发出一下令凌渡宇毕生难忘的痛嘶声,右腿撑在凌渡宇小腹处。

凌渡宇痛得全身痉孪,虎躯腾云驾务般飞离坟穴。

呼啸声起。

沈翎终把握时机,射出最后一枚火箭弹。

月魔拾起脱落的手掌,尚未有机会离开地穴。

“轰!”

地穴内的月魔化成一团烈焰,狂嘶声中,化成往四外激溅的黄焰。

然后一切平静下来,只余沙漠吹来的寒风呼啸。

凌渡宇撑起上身,又颓然伏下。

他清楚知道,月魔今次真的完蛋了,永远都不能回来。

但这只是两神之战其中一段的小插曲。

               (完)

温馨小提示:
您正在阅读的《诸神之战》内容已完结,您可以:
返回黄易的作品集,继续阅读黄易的其他作品..
返回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