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诸神之战》

第七章 黑手教皇

作者:黄易

凌渡宇冷然道:“我根本没打算向你隐瞒任何事,甚至会把他偷走的机密档案坦诚相告。

别人或者不会相信,但肯定你不会怀疑;因为只要你打个电话给田本正宗,就会清楚我并不是爱胡言乱语的人。”

史萨尊露出凝重神色,沉声道:“你可知这小子对我们做了些什么坏事?”

凌渡宇道:“请说吧!”

史萨尊一字一字地徐徐道:“他布下陷饼,杀了我们五个人,还盗去了我们用来交易的一笔达二亿美元存入瑞士银行的现金。

加上他以前售卖情报的金钱,他的身家超过五亿美元,若他懂得拿来投资的活,这世上没有多少人能比他更富有。”

凌渡宇叹道:“这早在我意料之中。”

史萨尊给他添了茶,回复常态,柔声道:“先说你的故事好吗?我现在想听得要命。”

凌渡宇把车子停下,金统拉开门钻了上来,车子开出。

金统笑道:“有位美人儿找你哩。”

凌渡宇愕然道:“是凤丝雅吗?”

金统摇头道:“是沙朗·姬翠,希望你不会成为马奇曼的情敌。

哈!情况如何?里察告诉我,两下子就给你撇下了,只截到了教皇给你的电话。”

凌渡宇道:“马奇曼有事瞒着我们。”

接着把梦呓录音带的事说出来。

金统道:“要不要让我去和他谈谈。”

凌渡宇没好气道:“他指明不要告诉你的。”

金统奇道:“若要人不知,就索性不说出来。”

凌渡宇吟声道:“我看他的心情非常矛盾,一方面希望把过去的悲剧淡忘,开始新的爱情生活;另一方面则希望把庞度逮着,来个碎尸万段。“金统叹道:“怎样才可把录音带取到手呢?”

凌渡宇道:“只要能证实白度年就是庞度,包保他会乖乖合作。但现在他却相信庞度的指纹给人移植什么他已被杀死了。”

金统道:“教皇肯合作吗?”

凌渡宇道:“他还要先证实月魔的事。

但他告诉了我一些非常有用的资料。”

金统精神大振道:“快说!”

凌渡宇道:“史萨尊告诉我庞度透过他们买了大量精神科的葯物和医疗手术用的器材,以无名氏的身份捐赠给台拉维夫的一间精神病院。

不过那精神病院两个月前无故发生了一场大火,病人虽及时被救出,但治疗室的器材葯物全付诸一炬。

现场还发生了强烈的爆炸,你该明白了吧!”

金统道:“可否问史萨尊要一张清单,我们可拿去给专家分析,看他要这些东西来干什么。”

凌渡宇道:“这就是他到台拉维夫的原因。

但放火容易,要将那批器材运走却不容易,总有蛛丝马迹可寻。

立即把此事通知夏能,他定有办法。

至于那张清单,现在该已传到了你家中的传真机去。”

金统笑道:“那我们要买两个饭盒呢。”

凌渡宇点头同意,问道:“姬翠有什么话留下?”

金统答道:“她要你给她电话,回家再说吧!希望有职业杀手来找我们就好了。

否则中情局那些由明转暗的特种人员会闷得发慌。

唉!又过一天了。怎样才能在七天内找到那不知死活的疯子呢?”

凌渡宇舒适地躺在卧椅上,挂了个电话给莎朗·姬翠,话筒传来她动人的声音道:“凌渡宇先生。”

凌渡宇吓了一跳,奇道:“你怎知会是我?”

姬翠以她一贯好像对世间情事漠不关心的语调道:“你以为会有很多人知道我住在这里吗?而且你也该打电话来了。”

金统这时由书房走出来,把收到有关庞度的购物清单送到凌渡宇手上,示意凌渡宇向她查询。

凌渡宇打个眼色表示会意。

并指指对面的椅子,着金统坐下,然后道:“博士找小弟,有何指教呢?”,姬翠淡淡道:“今天我见过迪臣,知道了庞度·鲁南的事,希望可以给你帮上点忙。”

凌渡宇愕然道:“马奇曼博士说了些什么?”

姬翠平静地道:“他只是约略提了几句,在我追问下,才知与这极度危险的人有关,我们可以见个面吗?”

金统将门打开,将姬翠迎进来。

凌渡宇热情地和她握手,但她只是礼貌地轻握了一下,就把矜贵的玉手收回。

待她坐好后,凌渡宇将那叠厚达十多页传真纸的清单,让她过目.并解释了与庞度·鲁南的关系。

姬翠闲神看了一道后,从容道:“大部分葯物,都是针对精神分裂症用的。

例如碳酸狸盐便是一种防止情绪波动的抗抑郁特效葯。

可是购置的器材却复杂多了,除了扫描仪、脑波仪这类必备的器材外,其中较特别是可作切除脑前叶和提供电*挛治疗的这两部仪器,但这些疗法都受到很大的质疑。

另外加上两部昂贵的激光和专门作脑手术的仪器,都是新近的先进产品。”

金统嘘出一口气道:“这些东西全是与人脑有关的。

这疯子要来作什么用途呢?”

姬翠道:“不要称他作疯子好吗?疯子怎能想出这么完美的计划,若他不是透过捐赠,一般人怎订得到这些仪器葯物?”

姬翠顿了顿续道:“这些仪器葯物运送时都有严格的限制,例如必须保持在某一温度,绝不可以受到震荡或受潮,所以想秘密运到别处去,可不是容易的一回事。”

凌渡宇道:“我们已请了专人调查这件事。”

姬翠默然半晌,忽然道:“我有方法可以找到庞度·鲁南,但必须在一个先决条件下,我才可以帮手。

凌渡宇与金统两人交换了一个惊异无比的眼色后,金统疑惑地道:“博士只是刚知道这件事,为何竟有方法找到他呢?现在黑白两道的人都在竭尽全力找他,却仍是一筹莫展。”

姬翠露出一丝高深莫测的笑意,俏脸呈现出一种说不出来的表情,轻轻道:“这是我的一个小秘密。

自从知道庞度的事后,我便生出很大兴趣,因为他可能是精神病学上罕有由疯子变成天才的例子。

像他那种情绪两极症,患者因没有耐性的关系,在学习上会有根大困难。

但据警方的报告,被他谋杀的人,都经过了可媲美顶尖外科医生的技巧解剖的,特别是脑袋的部分,他是怎样学懂难度这么高的技术和知识呢?答案可在他犯案的屋内找到,那里有近五百本有关解剖和医学的书,全部都做过笔记,见识之精到,可令内行者叹为观止。”

凌渡宇和金统听得愕然以对。

这些事马奇曼不会不知道,为何却不肯说出来;庞度再不是以前那疯子了,而是一个极度冷血的犯罪天才,把黑白两道都玩弄于股掌之上。

姬翠回复冷若冰霜的神态,徐徐道:“所以我用了很多工夫在他身上,希望能将他捉回来,好作进一步研究。”

凌汲宇奇道,“那你为何要参与直接的行动,何不把擒他的责任,交由我们负责沙姬翠的秀眸射出慑人的寒芒,一宇一宇肯定而充满信心地道:“因为只有我才能找到他。”

凌渡宇和金统均升起一种奇异的感觉,这绝美的女人实在大不简单。

姬翠瞥了两人一眼,沉声道:“只要你们让我到台拉维夫,给我一点调查上的方便,我保证可在一天的时间内找到他留下的线索。”

金统但白地道:“你是顶级的专家学者,有你帮助,我们自是求之不得。

但请恕我按捺不住好奇心,为何你可以这么有把握呢?”

姬翠淡淡道:“因为没有人比我再清楚他过去的历史,我把他在书内随手写下的感言、批注全读过了。当然也可大约猜到他会躲到哪里去。”

凌渡宇无奈道:“你入选了。

看你的样子,谁都该猜到若不如你所求,你是绝不会透露进一步的资料的!”

姬翠长身而起,斩钉截铁道:“明天就我们三个人往台拉维夫去,多半个人我也不会说话。”

金统陪她站起来,皱眉道:“不是我去,而是我的同事卓楚媛主任,她会从巴黎飞到那里去与你们会合,而我则负起联络各路英雄之责。”

姬翠重申道:“好吧!只可以是三个人。

明天见!”

她就那么紧绷着俏脸走了。

金统关门后,苦笑道:“事情似乎愈来愈复杂,”

凌渡宇搓揉着疲倦的颈项道:“你觉不觉得这个姬翠很邪门。”

金统搂着他肩头往客厅走去,沉声道:“她可能比我和你都要厉害,厉害得令人心寒,最奇怪的是警方档案内有关庞度的资料,却全没有提及解剖书籍这重要环节,只说他是依书把受害者肢解。”

凌渡宇苦恼地道::“马奇曼又为何要说谎?看来你怎也要走一趟,看看他在那些书内写了些什么鬼东西。”

金统一拍他肩头道:“一于分头行事,我找里察那傻瓜去分担这种闷事,你则打电话予楚媛。

今晚早点睡吧!这美丽的女博士是绝不容易应付的,少点精神也不行。”

言罢长叹去了。

凌渡宇明白地感到,愈知得多关于庞度·鲁南的事,愈感到这人的可怕处。

凌渡宇坐下来刚要拿起电话,电话却先一步响起来,他拿起话筒,才“喂”了一声,另一端传来银铃般的娇笑声,接着故意压低嗓子,以沙哑而性感的声音道:“猜猜我是凌公子的哪位女朋友好吗?”

凌渡宇叹道:“若连小姐你的招牌笑声我都胆敢忘记,我还可以出来走江湖吗?

不过请你小心点,你现在的每一句话都有联邦调查局的大哥们在全神细听。”

竟是凤丝雅,鼎鼎大名的凤鹰。

凤丝雅笑道:“我们说的又不是色情电话,怕什么偷听。

但话又要说回来,若真是色情电话,就要逐分钟向他们收集体聆听费了。”

凌渡宇哑然失笑道:“你怎知我在这里?”

凤丝雅晒道:“本小姐要知道你的行踪,自然有人和盘托出,喂!今朝有酒今朝醉,快滚出来狂欢一宵。

横竖有人保护,安全得很呢!”

凌渡宇苦笑道:“我真是很羡慕你,可怜我明天要搭早机会做牛做马,小姐你不着找你的明星男朋友鬼混吧!”

凤丝雅狠狠道:“定是那四处找寻诺亚方舟的家伙的嘴皮子在胡言乱语,破坏我们间的感情。

你不可睡觉,现在我立即来找你。”

不待他答话,凤丝雅挂断了电话线。

凌渡宇慾拒无从,只好苦笑以对。

“铃!”电话响起。

卓楚媛的声音传来道:“你有找过我吗?”

凌渡宇道:“我刚想打电话给你。”

卓楚媛默然片晌,好一会才轻轻道:“有什么进展?”

凌渡宇道:“电话不方便说,明天我们会到台拉维夫去,你……”

卓楚媛断然道:“我们以夏能的办公室作联络站吧!明天见!”

卓楚媛就那么收了线,累得凌渡宇想劝她不要去的说话半句都没有机会说出来。

金统这时从书房走出来,坐下道:“什么书都没有了。”

凌渡宇大为错愕。

金统捧着头呻吟道:“庞度被捕后,他的私人物件给送进政府的货仓去,到最近白度年事件曝光,联邦调查局才派人去检查他的东西,竟发觉那十多箱书全部不翼而飞。”

凌渡宇道:“我要问史萨尊,看看是否他派人去为庞度办的。

唉!凤丝雅正在来此途中。”

金统的眼睛立时亮起来,旋又皱眉道:“那你今晚还可以好好睡觉吗?”

凌渡宇笑骂道:“去你的,我和她完全没有那种事。

坦白说,这女人会是个很有趣的战友或朋友,但却不是我喜欢的那类型的女友。”

金统笑道:“逢场作戏吧!她最大的好处,就是绝不会死缠你,只有她抛弃你,而没有你抛弃她。

嘿!通知了楚媛吗?今天我打了整天电话,她那边都没有人听,又没有到办公室,她坐的是和谐机,该早日去了。”

凌渡宇苦涩地道:“你有找她的先生吗?”

金统闷哼道:“我不想和那家伙说话。”

凌渡宇正无言以对时,凤丝雅大驾光临。

这大美人儿风姿更胜往昔,不但容光焕发,温软而富有弹性的皮肤,更是闪闪生辉,从超短裙下露出的一双美腿,充满了诱人的舵力,甫进门立时艳光四射,弄得一室皆春。

不过她的表情却颇为严肃,坐下后道:“是沈翎教我来找你的,看看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同时也有几个很坏的消息要向你报告。”

她接着又噗哧地掩嘴娇笑道:“我扮正经扮得像不像呢?”

金统正在她的玉腿上下巡视,但找寻暇疵的目的彻底失败了,咕哝道:“无论你扮什么,都是那样迷人。”

凤丝雅故意用一种漫不经心的,却是风情万种的姿态和手法,把超短裙拉低一点,但当然是更于事无补,看得两个男人都呆了眼睛。

凌渡宇强迫自己的目光口到她脸上,昔笑道:“你不是专诚来挑逗我们吧!”

凤丝雅卖弄风情地白了他一眼,不屑道:“我凤鹰是送上门的那种女人吗?想要我就要花点时间和精神讨好我、追求我。

今趟我来确是想知道发生了什么事,谁叫你是龙鹰呢?”

凌渡宇点头道:“我确需要帮手,你该看过我给高山鹰的报告,知道幻石和月鹰是什么一回事吧!现在幻石给一个狂人偷走了。”

凤丝雅立时花容失色。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诸神之战》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