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诸神之战》

第八章 偕美同行

作者:黄易

军用运输机冲天而起,破空而去。

凌渡宇凝望着正别过俏脸观看窗外晴空的姬翠,欣赏着她有如文艺复兴大师辈的妙手从最美的玉石雕凿出来的侧脸轮廓。

她放在膝上的纤手手指修长,清秀美丽,显示她是个非常有耐性和细心的人。

这美女的冷漠似乎是与生俱来的,这可从她的眼睛便可识破这玄虚即管她露出罕有的笑容时,她的眼神仍是保持神秘莫测的冷静,绝不像一般人那蕴溢感情的眼神。

他们两人之能安详地登上专机,其中实经过外人难以想象的激烈争持,最有利一点是姬翠乃美国政府公认的犯罪学专家,除马奇曼外无出其右者,不过对她不容许别的人员随行,却表示不理解和感受到羞辱。

到凌渡宇表示要退出时,美国政府才肯让步。

任何行内人都知凌渡宇乃高手中的高手,兼且人缘够广,黑白两道都要卖脸子给他。

昨晚凤丝雅确带来了坏消息。

枭风的势力实在太根深蒂固了,虽受到近乎致命的打击,但以电脑奇才野雄飞为首的余党又死灰复燃之态,新近更与刚丧失了领袖的俄罗斯黑帮结成紧密的国际联盟,还密谋杀死凌渡宇以立凶威。

第二个坏消息是抗暴联盟须化整为零,以免过度曝光,失去了以前我在暗敌在明的优势。

高山鹰下令把联盟作无限期解散,所有人等必须揠旗息鼓,只留下核心人员专门研究对火藻的培植和开发。

所以抗暴联盟可以说已不存在,改以另一种形式为世界大同的理想奋斗。

第三个坏消息是“教皇”史萨尊正秘密地与俄罗斯黑帮磋商建立国际贩毒网的事宜;一旦联成一气,虽未必会直接插手对付凌渡宇,但说不定会向俄罗斯黑帮提供协助,那将使凌渡宇的处境更加危险。

史萨尊早说过自己是公私分明的人,故随时可因“公事”而反脸无情。

第四个坏消息说巴西帮的施里安纳因感大失脸子,所以正等待向凌渡宇反扑的机会。

不过凌渡宇已无暇思索这各方面的问题。

现在他唯一的目标,就是要我回幻石,然后想尽一切办法将幻石摧毁,以去此祸根。

“你在想什么呢?”

凌渡宇迎上莎朗·姬翠的眼神,心中涌起难以形容的感觉,就像给她直看进心坎里,什么都隐藏不住。

姬翠发现了他的异样,奇道:“为什么那样瞪着我?”

凌渡宇深吸一口气,把这颇为骇人的感觉强压下去,道:“现在已是往台拉维夫的途中,可以告诉我你的擒凶大计了吗?”

姬翠巧俏的嘴角飘出一丝胸有成竹的笑意,淡然自若地道:“庞度·鲁南对沙漠有近乎宗教式的向往,特别是西奈沙附近是魔鬼出没的地方。”

凌渡宇剧震道:“博士的意思是否指他是崇拜魔鬼撤旦的人?”

姬翠油然道:“大概是这样吧!但又不完全如此。

撤旦对他来说,只是邪力的象征,并非一种神或魔王。

他认为邪恶是比正义更为伟大的力量。

邪恶代表的是破坏,而破坏是这世上最美丽的引发。

像木烧成炭就是一种破坏,但谁能否认火的确是这宇宙内最美的东西之一呢?

凌渡宇叹道:“这真是个可怕的疯子,但木变成炭只是一种分子的变化,本身并没有善恶可言。”

姬翠有点不屑地道:“你仍未明白他的意思。

庞度所认为的是这世上有两种变化,第一种是生长的力量,正的力量;例如一粒种籽变作了一株树。

其次就是死亡的力量,邪的力量,例如当那树萎谢时。

而事实上,最后都是毁灭战胜生长。

所以邪是比亚更有力量的。”

凌渡宇苦笑道:“他倒有自己的一套。

但对我来说,生和死都是自然的一部分,并不存在正邪的问题。

姬翠摇头道:“你仍未明白。

庞度指的是无论任何人或物,都包含着正邪两种力量。

所以人有善恶,分子有正负,宇宙有生灭。

毁灭就是邪恶的力量。

难道凌先生不认为毁灭是一种邪恶的手段和行为吗?否则我们就不用追捕鲁南哩!”

凌渡宇愣然道:“博士是否心下亦有点同意他的理论呢?”

姬翠不悦地道:,‘我只是纯以一个旁观者的角度,来分析他的看法,并通过逻辑思维判断他的立论是否有破绽。

但阁下似乎以为我会似他般崇拜邪恶的伟大那样。

我会当这是一种人格的侮辱。”

凌渡宇哑然失笑道:“我确有那点意思,因为假若博士对他的论点深信不疑,那结论就只有一个可能性,就是邪恶比正义更伟大。

这亦纯粹是一种逻辑推理。

但这只是讨论,博士请勿引入私人情绪,否则未拿到庞度,我们早内江了。”

姬翠歉然道:“我就是这种硬绷绷的性子。

不若暂且不说庞度的事,凌先生对两个‘连环杀手’都无端窒息至死的事有什么看法呢?”

凌渡宇暗忖乔本拉亦是这般死去的,但当然没有说出来,反问道:“我正要向博士请教呢。”

姬翠凝视了他好半晌后,道:“这恰是马奇曼想认识大驾的原因,他要向你请教有关催眠术的各种问题。”

凌渡宇笑道:“别说笑吧!你们都该是这方面的专家哩!”

姬翠道:“比起你来我们的只是小学生的小玩意,请问凌先生,假设你把一个人催眠后,例如能否令他自以为给人捏着喉咙,以致呼吸不到空气而就那么死了呢?”

凌渡宇沉吟道:“我倒没试过。

不过人是有种求生的本能,除非意志特别薄弱,又或精神上有问题,否则恐怕很难办到。”

他旋又皱眉道:“可是那两个连环杀手窒息而死时,根本没有其他人在旁。”

姬翠道:“你是拥有超感官的人,告诉我,是否有可能进行遥距式的催眠?”

凌渡宇摇头道:“我尚未有那种本事。”

姬翠道:“超灵觉一向是我最有兴趣的研究课题。

我深信每一个人或多或少都具有一些超感官知觉,其中有少数的人例如阁下,在这方面的本领更是特别强大。

但我却不同意超灵觉是独立于时间和空间之外的,它只是如光或电般是宇宙能量一部分,只不过我们对此仍是无知吧!”

凌渡宇道:“现代物理学认为这宇宙只有四种基本的力量:就是重力、电磁力、弱相互作用力和强相互作用力。不过这四种基本力的强度均会随距离的增力而衰减。

但心灵的力量却完全不受时空的距离影响,例如可以瞬息间传往千万里之外,又或预知将来的事情。这些都不是现代物理学能圆满解释的。”

姬翠道::“那只能如我所说是因我们的无知,所以不能作出解释咄假设‘超光速’粒子确实存在,便可能是那心灵力量的载体。不过这将与爱因斯但狭义相对论的基本原则以光速作最上限的常数产生了逻辑上的矛盾。

故理论无论多么伟大,都只是一时的权宜之见,终有一日会被其他理论推翻,例如量子力学便是。”

凌渡宇讶然地瞧她好半晌,点头赞许道:“想不到博士的思想这么旷达开放。”

姬翠仍是那平静无波的模样,徐徐道:“量子论确是精彩的理论,对于物质的最终结构、宇宙的起源和终结,提供了比相对论更深入的理解,使我们认识到眼前的世界既非物质也非精神,乃是看不见的能量组织。

我们再看不獭摸得着什么,而只能凭智力去理解和用仪器去探测那量子的微观世界。”

凌渡宇愈来愈感受到这美女超凡的见识和智慧。

量子力学乃发展自相对论的伟大学说,但发明相对论的爱因斯但本人却对量子力学的核心灵魂似“弹球机”般的偶然和随机性不肯同意。

故有“我不相信上帝是在玩骰子”之叹。

量子力学其实是原子和分子以外存在着的一个新的王国原子的内心是核,现在量子学家却发现了是一种称为“强子”的粒子,以前所未见的物理形式,把原子核束缚在一起,这些强子又由更基本的“夸克”组成。

宇宙都可以由这些量子粒子组成,变成统一自然界各种力量的基本规律。

发展出结合了狭义相对论的“相对论量子场论”,完成了对物质世界的一幅新图象。

通过复杂、优美和高度数学化关于对称性的理论,物理学家终找到梦寐以求的“统一场论”。

在量子力学的世界中,宇宙起始时的几秒钟,只是一个夸克和其他量子捆成的旋转超级大火球,我们知道的每一样东西便都来自这庞然巨物爆炸后送出的基本粒子。

量子就像宇宙最神秘的密码,愈了解便愈能释破宇宙的秘密。

不过最要命是在这量子的世界中,物理学家发现了一种决定论的牛顿物理所无法解释的“随机性”。

和以前的经典物理学相比,就像一个一切随着齿轮作有规律拨动时分针的巨钟和一座弹台机的分别。

更要命的是当我们通过仪器进入量子那看不见摸不着的微观世界,对带能量和方向的粒子“量子”作出观察时,只是观察本身,就可以影响量子的行为,使之生出随机的反应。

那即是说我们永远不可以看到“真相”。

就像一个人知道自己在被监视之下时,自然不会显露自己的真面目。而这正是超灵觉和量子论建立起关系的触点。

假设心灵力量能像观察般以更大步跨进的形式去影响量子的活动和量值,不是可以解释了大部分意念致动的现象吗?

姬翠又凝视着他道:“你听过‘爱波罗悖论’吗?”

“爱波罗悖认”就是爱因斯但、波图斯与罗逊三个著名物理学家设计出来的一个理想实验。

凌渡宇欣然道:“那是当一个负电子与一个正电子接触时,两者会同时湮灭,变成两个光子,转化作能量。而最具戏剧性的是,即管这两个光子相距十光年之遥,但量子力学却告诉我们,这对光子仍是一组的动力学系统。当其中之一被测量时,另一个立即生出感应,完全不受时空限制。但它们怎能作此联系,则是现今仍属未知的联系方式。”

姬翠沉声道:“我们姑且大胆假设,首先这种联系的方式是在一种‘亚量子水平’的层上进行。

其次是人的心灵实在是一个‘亚量子力场’,新’意念’代表着‘亚量子’的能量转换,导致新的‘心灵状态’,这不存在任何实验证据,只凭自古以来从不问断的大量超自然现象加以推论出来。宇宙所有事物,包括不同的时间和空间,均在这‘亚量子的水平’相互连接起来。

所以那两个连续杀手的死亡,可以是人为的,只要这人掌握了这种以精神控制物质或其他人的心灵的方法。而这个人就是庞度,鲁甫,因为他对迪臣生出了深刻的仇恨,故而针对他作出这所有令人难解的行径。”

凌渡宇呆瞪了好半晌,鼓掌道:“博士的推论确能发人深省,这想法你有向马奇曼博士提过吗?”

姬翠道:“他不想说关于庞度的任何事。

好了!我已将庞度的事大略的说给了你听。

现在轮到阁下把所知的事告诉我了。

否则我将不知怎样利用心中的资料,来助你将他逮捕。”

凌渡宇苦笑道:“博士真厉害,我还敢稍有隐藏吗?”

夏能亲来接他们的机。

乘车返夏能办公室时,夏能道:“卓主任会在三小时后抵达,我收到金统的传真,唉!谁想得到落霞山精神治疗院那场莫名其妙的大火,竟牵涉到这么复杂的事情呢?”说话时,忍不住对冷冰冰的姬翠多看了两眼,可见这美女确能令任何男人动心。

凌渡宇不想在车内谈这事情,更怕夏能提及他唯一仍瞒着姬翠有关月魔的任何事,岔开话题道:“近来你忙些什么呢?”

夏能会意过来,苦恼地道:“还不是为我俄罗斯那批新黑手党奔波吗?”

后认的姬翠淡淡问道:“发生了什么事?”

夏能得美人垂询,精神一振道:“就是什么事都没有发生,或者该说我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才最令人烦恼。”

凌渡宇大感兴趣道:“不要打哑谜了,究竟是什么一回事?”

夏能叹道:“前苏联解体后,大批犹大同胞回流返以色列,由于人数大多,核对身份的方法又没有可能万无一失,所以一些黑帮分子便假冒我们同胞的身份,移居到这里来,使我们这里成了俄罗斯新黑手掌在国外最大的中转站,也成为他们往全世界扩展势力的桥头堡。

他们行事的作风和手法,全学了前苏联情报机关的手法,既高明又保密,教我们的侦查无从着手。”

凌渡宇苦笑道:“那我们追捕庞度·鲁南的行动将更多姿多彩了,因为小弟正是他们的头号暗杀对象。”

姬翠忽然道:“我可以要求一份在治疗院大火后,所有出口货物的清单吗?”

夏能愕然道:“但在治疗院火起爆炸时,我们把整个现场完全封锁了,没有人能在那情况下把像扫描仪那种大型仪器运走的。”

姬翠淡淡道:“你先给我一份记录,然后再派人去查看治疗院附近的建筑物,看看有没有通往治疗院的地道,便知我的推测是对是错。”

凌渡宇和夏能愕然相对,心中都升起这女人实在太厉害了的奇异感觉。

姬翠又道:“我想先回酒店,出口纪录请送到那里去。”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诸神之战》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