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神》

第一章 名人自杀

作者:黄易

一九九三年七月七日早上八时三十分。

美雪姿痴痴地呆望着镜中如花似玉的颜容,这脸孔的一言一笑,令众生颠倒迷醉,成为千千万万影迷的梦里情人。

可是她这位名满国际的首席艳星,使富商巨贾、贵家公子争逐裙下的美女,现在却是如此惘然。

她已失眠了一整夜。

生存究竟有何意义可言?

人性的丑恶令她不忍卒睹,但她为什么到这一刻才能明白?

而且是那样彻底地明白?

是的,因为那一个美丽的经历。

她缓缓站起身,推开门,走出植满鲜花的华丽露台,攀过围杆,跳了下去。

从她在纽约曼克顿第十一街三十楼的华宅跳了下去。

她的自杀震惊了全世界。

是自玛莉莲·梦露以来最轰动的自杀新闻。

没有人明白事业如日中天的她,为何会干如此傻事?

那是一个谜。

田克驾着他挂满从各项世界性赛事赢回来的奖牌的跑车,以超过百哩的时速,在高速公路上疾驰,在精湛的技术下,他逢车过车,完全不理交通灯的指示,向罗马的市中心狂驶而去。

警车的尖啸声在车后狂叫,拼命追赶。

路上的交通乱作一团,其他的车辆为了闪避田克横冲直撞的跑车,有些铲上了行人道,有些冲向了大树,有些刹掣不及,撞上了前面为闪避田克而停下的车辆。

田克完全失去了理智。

“跑车的速度不断增加。市中心彼得大殿前的广场赫然在望。跑车没有丝毫迟疑,把速度增至极尽,”轰“一声,直冲上满布游人的广场里去。酿成十一人死、二十人伤的大惨剧。垂死的田克被拖出焚烧着的跑车时,口中还在叫道:“我要杀尽你们!”跟着即时死去。十八天前他才刚赢取了欧洲格兰披治大赛的冠军主座。这事发生在美雪姿自杀后三小时。

英国著名的诺贝尔文学奖得主白殿戈,在同日的黄昏,在他伦敦的寓所内割脉自杀,被送到医院时,情况仍未至不能挽回的地步,但出乎所有对他进行急救的医生的意料之外,他的情况一直恶化下去,延至当夜十一时终于不治,这位以文章于世的大家,没有为他的厌世留下只字片言。事后医生一致认为白殿戈的死因,不在于他自杀的伤势,而在于他完全丧失了生存的意志和慾望。白殿戈一向主张积极进取的哲学,绝没有任何自杀的倾向,为何会发生这样的事?没有人能明白。白殿戈死后二十四小时内,另有三位名人自杀。他们分别是日本的首席富豪宫本正、德国的物理学家翟化文、美国的众议员一一出色的政客哈拉。

他们每一个人都是出色当行、顶尖儿的人物,极负盛名。事发后,世界震骇莫名。美丽的卓楚媛望着台上的六份档案,由左至右,依次是美雪姿、田克、白殿戈、宫本正、翟化文、哈拉。是依他们自杀的先后排列。现在是八月二十八日,他们自杀后一个月又二十一天。这是纽约国际刑警美国分部的机密议事厅。除了身为特别行动组的卓楚媛外,另外还有四名男子,都是国际刑警的首脑人物。坐在一端主席位置、脸相威严的美国人马卜。是国际刑警的总司令,最高统帅。对正卓楚媛的是德国人金统,美洲区的区指挥官,身材健硕,意态豪雄。

金统旁是法国绅士文西博士,文质彬彬,是精神学的专家。坐在卓楚媛右边是特别行动组的主管威尔先生,也是她的直属上司。马卜以主席身分,说了开场白后,便由卓楚媛发言。卓楚媛整理一下思路,道:“这六个自杀案发生在不同的国家,表面看来,除了在时间上的吻合外、应该是一点关系也没有。”说到这里停了下来,环顾众人。

各人却都是面无表情,不露半点消息,使她感到一股无形的压力,紧紧迫压着她。

卓楚媛继续说:“我开始时,是应英国苏格兰场之邀,调查诺贝尔得奖者白殿戈的自杀案,看看有否政治暗杀的成分,因为白殿戈一向鼓吹人权和反对国际上的恐怖主义。”金统打断她道:“卓主任,你写的报告我们已看过,请尽量简略一点。”此君的鹰勾鼻、明显的深下去的双目精光闪闪,予人以难予应付的感觉。

是国际刑警中声名显赫的人物。

受到金统无礼的打断,卓楚媛升起一股怒火。

国际刑警的最高负责人马卜先生,以主席的身分发言道:“卓主任,请依照金先生的指示。”这似乎像一个审判多于像一个会议。

威尔解围道:“楚媛,今次会议的目的。就是希望能对事情达到一致的看法,以决定下一步的行动,而你是第一个提出这六件案是有关连的人;所以大家都希望先听你的意见。

卓楚媛深深地吸人一口气,道:“这六件案同时在四十八小时内发生,而且都是世界知名的人士,使我不得不下了一番工夫,通过各地的警方,取得有关的资料,加以比较。”金统不客气地道:“你报告中最主要的论点,不外乎三点:就是时间上的吻合、知名度和每一位自杀者死前都会失陈述一段短时间。我认为这些论点实在是太薄弱了。这六件案的不同处,其实远比相同处为多:首先,他们自杀地点天南地北,绝没有丝毫关系。其次、自杀的方式也大不相同,使人难以将他们连在一起。第三,也是最重要的一点:就是各地警方认为每一个案均绝无可疑成分,他们每一个人都是纯粹出于个人的自杀行动。所以我认为再要深入调查此事,徒然浪费人力。”这金统老辣非常,不正面驳斥卓楚媛的说法,而只以反证的手法来证明她论点的不成立。

卓楚媛从容道:“金统先生未曾对事情作深入了解,这样想也是理所当然,因为实在很难想像任何人或团体会同时在不同的地方,进行这般勾当,怎么能做到?为何要这样做?有什么目的?”这番说话凌厉非常,金统面色一变。

卓楚媛道:“疑点实在大多了。首先……”说到这里,眼尾扫了金统一下,惹得金统闷哼一声,座上各人知道她在模仿金统先前的话语,都皱起了眉头。

卓楚媛续道:“这六个人,每一位都恰在事业的峰颠:田克自杀前两个月,夺取了欧洲格兰披治大赛的冠军;白殿戈写的小说在他死前十日卖出了第一百万本;宫本正成功地收购了日本航空公司百分之五十一股权,完成了多年的梦想;德国的翟化文发表了他震学术界对宇宙一元场的研究理论;美雪姿蝉联两届影后;政客哈拉被提名竞选下一任总统。”会议厅内死一般寂静,等待卓楚媛说出她的推论。

她淡淡说道:“所有这些事都发生在他们六人自杀前三个月内,无沦在性质上或时间上,巧合的可能性,微乎其微。”跟着加重语气道:“我敢断言,这绝非巧合,他们一定是被精心拣选出来。”会议室的气温似乎忽地下降了几度,令人有点不寒而怵。

谁人?

为什么要拣他们出来?

卓楚媛强调道:“他们没有一个人有自杀的理由,也没有谁显示出自杀的倾向,所以事情绝非表面般简单。”金统默然冷笑,表示绝不同意。

威尔虽默不作声,不知怎的眼中竟有担忧的神色,为什么?

主席马卜沉声道:“那你是否说这六位世界知名的人士都是被谋杀?”卓楚媛道:“不!他们是自杀。”众人愕然。

卓楚媛解释道:“他们每一个人死前,都会神秘失踪过一段时间,宫本正的家人、美雪姿的经理人、哈拉的助手均曾报了警。即管他们失踪的怪诞,亦是非常类似:像宫本正,他开完会议后,走进洗手间,再也没有出来。美雪姿拍外景时,居然在拍一个驾车远去的镜头时,就此一去不返。哈拉更为神奇,进入了他的专用升降机后,从此踪影全无。其他三人虽未知曾否有如此离奇遭遇,但经我仔细询问他们周围的人,死前那数日内的没有人曾见过他们,所以可假定他们在那段时间内,也是失了踪。他们再出现时,便自杀了,没有人知道他们从那里冒出来?曾到过哪里?单是这点,便值得我们作深入调查。”金统挑战地道:“事情确实是巧合了一点,但这世界巧合的事何其多,连你也承认他们是自杀,我们还有什么追下去的理由?令人自杀并不足以促成罪名。何况你现在仍是完全在凭空推想的阶段,一点较具体的证据也没有。”卓楚媛狂压怒火,这金统打从一开始起,便敌意甚浓,照理此人一向以英明传略著称,没有理由像现下这般横蛮无理,个中原因耐人寻味。

卓楚媛沉声道:“如果证据确凿,这个会也可以省回。根据以上的推论,我敢大胆他说这六人的失踪,有一个令人难解的关连,失踪那一段日子,必然遭遇了不寻常的事情,形成了他们自杀的原因。”这个推论合情合理,她很难想到他何反对的理由。

而马卜和她的上司威尔,都是明理之人,一定不让金统胡来。

金统冷笑道:“看来他们也是遇上了上古的邪怪生物:月魔了。”卓楚媛愕然望去,刚好迎上了满面嘲讽的金统。

会各人均面无表情,威尔避开了她的眼光。

卓楚媛忽地明白了关键所在。

明白了这个会议火葯味的来源。

三个多月前,她在凌渡字的协助下,从被一度深埋地底的生物控制了灵智的以国特务红狐手上,夺回了埃及的国宝“幻石”,其实那是该邪恶生物“月魔”借以吸取月能的媒介,意慾重返地面,统治世界。

(见(月魔)一书)对这整件事,卓楚媛写了个非常详尽的报告,在国际刑警的最高层传阅。

眼前这几位仁兄,包括看重自己的威尔在内不问可知,都不相信“月魔”的存在,当那是一派胡言,自己在他们眼中,可能只是个失心疯的人,所以他们才会以那种态度对她。

卓楚媛心中泛起强烈的失望,一种对人类不能接受新观念的悲哀。她想到凌渡宇的不凡,可惜这可恨又可爱的人,不知躲到了那里去,她想尽办法也寻他不着。国际刑警的最高领导人马卜的声音似乎在遥不可及的远方响起道:“卓主任,文西博士是我们‘精神研究科’的主管,也是‘超心理学’方面的权威,所以我特别请他来和你谈谈。”卓楚媛茫然抬头,文西博士正有点不自然地向自己微笑。

超心理学是一门本世纪才兴起的专门学问,脱胎于十九世纪盛行一时的“心灵学”,专事研究所有超常现象,有系统地探索现代科技无法作出圆满解释的生物现象,即所谓“特异功能”。

文西博士温文一笑,道:“卓主任,我们人类对于自己,毕竟还是非常无知,很容易把精神上的现象,附会于鬼神身上……”这文西博士温文尔雅,惹人好感,可惜现下他这样说,正是直指卓楚媛盲目把人的精神现象附会作月魔的存在,不啻火上加抽,卓楚媛按捺不住,霍地站起身来,冷然道:“这个会议并非是要讨论月魔的存在与否,我只要你们告诉我,这件案是否须要继续追查下去。”

文西博士忙道:“卓主任,请听我一言……”威尔同时道:“楚媛……”金统面有难色。卓楚媛举手阻止他们的发言,望向这次会议的主席马,等待他说出答案。马卜叹了一口,缓缓说道:“卓主任,你是我们最优秀的人员,但是月魔一案对你影响实在太大,我们一致地认为你应该休息一段时间。”威尔接口道:“楚媛,我们私下谈谈好吗?”卓楚媛忿然道:“多谢你的好意,不过,需要心理治疗是你们,而不是我。”话锋一转,续道:“月魔对我的影响太大了,起码大过你们对我的影响、所以我决定继续追查真相,但请记着,我这样做,不是为了证明谁对谁错,也不为了国际警方,而是为了人类的和平与幸福。”跟着望向威尔道:“我先在这里向你提出口头上的辞呈,迟些再补上白纸黑宇。其实我还有一些相当重要的资料,不过看来说说也没有分别,是吗?”说完后笔直离开会议厅。

看着她的背影,马卜摇头不语,威尔神情焦虑,文西博颓然若失,金统默然冷笑。

表情各异,但每个人都在叹息卓楚媛的失去常性,进入自我毁灭的道路。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光神》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