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神》

第十章 遥世之缘

作者:黄易

布幕后是大堂的另一半,尽处有一个漆黑的大铁箱,高八尺阔六尺深十尺,铁箱当中有道三尺阔两尺高的门,紧紧闭上,像个小房子。

这就是光神居住的神合。

凌渡宇心中告诉自己,即管要付出生命作代价,他也要把神合打开来,看看光神是否三头六臂。

头上传来轧轧的声响,一幅白色的大屏幕从神合前降了下来、像电影院里的银幕一样,他们成为了看电影的观众。

四周的灯光暗下来,仅可视物。

屏幕上出现了一些奇怪的图像和图案,不同的色彩和形象交互变灭,有种夺人心魄的壮丽。

凌金两人心神全被吸引,一时忘了此行的目的,呆呆地看起来。阿达米亚这时做了一件非常奇怪的事,他笔直走到神合前,把合门打了开来。门内是另一幅黑布幕,阿达米亚钻进了布幕后。

图象蓦地化成了文宇,道:“见面了,我是光神,你们忠实的仆人。”

凌金两人哧了一跳,原来这一切都是由光神操纵的。

光神通过在屏幕上显现文宇,道:“你终于来了。”

众黑袍人一齐愕然。

凌渡宇和金统却是大惊失色。

屏幕的左下方打出了一行较小的字,道:“光神!我们不明白你的意思。”凌金两人呆了起来,这又是谁。

屏幕上又打出一行宇,道:“你的生命能达五百七十二度,比普通人平均的一百五十度高出了四百二十二度,加上我们失误的度数,所以我推算出你一定会回来。

众黑袍人更是惊异。

凌渡宇完全不知道它在说什么,但他的直觉却绝不言糊地告诉他,光神知道他来了。

他望向身旁的金统,后者的手缩进袍服里,他的手也不自觉地捏着怀内放射麻*弹的手枪,可以不杀人,还是不杀人妥当点。

泰臣叫道:“阿达米亚!请你问光神我们何时可以升空。”他还未醒悟到光神的真正意思。

屏幕的左下方又打出了一行文宇,道:“光神,我们请你在升空的日期上,给我们一个指示。”

凌渡宇恍然大悟,左下方那行字是阿达米亚的说话。在神合内,不知阿达米亚用什么方法来和光神作出这样“屏幕式对话”,但当然是有一定的理由,不解的地方是既然神合内是光神居住的地方,现在阿达米亚又身在其内,怎会未曾见过光神的真面目。

难道合内是另一次元的空间?只有通过屏幕才可以显示出那空间的事物?但为何泰臣的叫声阿达米亚又可以听得到。

屏幕的正中打出了几行字,今次的字是闪动的,分外刺目,道:“愈接近升空的时间,你们的生命能便愈弱,泰臣、马卜和红牛三人均跌至一百度下,没有可能参与这千万地球年计的宇宙飞行。升空取消!”最后四个宇是血红色的,在其他白色的宇体衬托下,更是令人瞩目。

黑袍人一阵騒动。

一个人站了起来大叫道:“这是骗局!这是骗局!根本没有光神,全是阿达米亚那小子弄出来的鬼把戏。”他一边嚣叫,一边向神合走去,看他的样子,是要把神合打开来看。

另一个黑袍人霍地站了起来,道:“红牛!冷静点。”马卜的声音。

红牛一把扯去了头罩,露出狰狞的神色和面上的刀疤,咆哮道:“不要阻止我,否则我先杀了你。”手掌一翻,一支黑黝黝重火力大口径的手枪,指着拦路的马卜,暴戾地笑起来道:“我已忍受够了,每个星期都要来看屏幕上这些鬼话。”

马卜扯去头罩,看着红牛手上的枪道:“这里是光神殿,我们的教规是不准携带任何武器的,红牛你犯规了。”

红牛仰大大笑道:“鬼话!行动!”最后两个字他是大喝出来,众人齐齐愕然。

三十多个黑袍人有十多个跳起来,手上都拿着手枪指哧着其他人。

马卜这时才明白“行动”的意思,是红牛通知他的同谋发动,可惜太迟了,红牛控制了大局。

凌金两人也在被指哧的人群中,意外横生,令他两人也有点无所适从。

芬妮扯下头罩,垂下如云的秀发,走到红牛身前道:“红牛!你还记得是谁治好你的爱滋病,你竟然说这是骗局。”

红牛面上肌肉一齐震动,眼中射出凶厉的光芒,叫道:“我不管!假若不给我把飞船发动,我把你们全部干掉。”最后几句是怒哮出来。

芬妮哧得退后了几步。

泰臣也拉下头罩;道:“红牛!你坐下来,让我们和光神再作讨论,只要你答应以后遵守教规,今次的过犯可以不计较。”

红牛狞笑道:“要我相信你这老狐狸,实在是太难了。”大步向神合走去。

芬妮尖叫一声,向红牛扑去,想阻止他伤害阿达米亚。

红牛无情地回身一掌把她推开,芬妮断线风筝般滚倒地上。

泰臣怒喝一声,手上已多了把手枪,瞄向红牛。

红牛微微一笑,手中的枪火光并现,泰臣一声惨叫,打着转跌了开去,满手都是鲜血,红牛手上的枪足可击毙大象,看来泰臣持枪的右手是残废了。

凌金两人留上了心,这著名的凶徒反应奇快,枪法如神,绝非易与之辈。

红牛一枪震慑全场,不屑地向马卜道:“不是只有我们携枪吧。”

红牛来到神合前,大叫道:“阿达米亚!列但,给我滚出来。”

凌渡宇知道红牛不敢直冲进去,是对光神仍有畏惧。显示连他自己也不肯定这是否一个骗局。

红牛怒吼一声,毅然标前,粗暴地拉开合门,一手扯着封闭神合的布幕,正要发力扯下。

在场的每一个人,包括红牛的人、其他的教徒、受伤的泰臣、倒在地上的芬妮和混水摸鱼的凌渡宇和金统,一颗心都跳到口腔处,紧张静待谜底的揭晓。

光神究竟是怎样的?

每一个人都想知道。

在这千钧一发的时候,整个人堂,黑了下来,伸手不见五指。

一道电光,划破漆黑,使人眼目几乎不能睁,诡异美丽。

红牛惨叫起来,令人不忍卒听。

漆黑里,那道电光缠卷着红牛,把他抛往大殿的半空。

吱吱声起,电光绕着红牛的身体疾走,不一会红牛变成一具闪发着白光的人体,再由白转黑,消失不见。

由于影像太强烈,红牛体形残留在备人脑海中的余像,仍然缠绕不去,所以当闪电消去时,似乎仍见到红牛发光的身子在空中惨叫挣扎。

柔和的灯光再次亮起,红牛不留半点痕迹。

众人口瞪口呆。

凌渡宇和金统更是心神惊震,这不是人能对抗的力量。

挡!挡!红牛的同党目睹刚才一幕,心志被夺,有两人手足发软,连枪也拿不着,掉到地上去。

马卜乘机喝道:“还不放下枪。”

红牛的同党心胆俱寒,纷纷把枪掉下,马卜重新控制大局。

泰臣面色苍白得怕人,芬妮为他包扎伤口,马卜向神合叫道:“阿达米亚!请代表我们向光神致歉,并请求他指示我们.有什么办法作补救。”

另一个高大的黑袍人踏前一步,拉下头罩,露出一头白发,正是泰臣公司的首席科学家谪百威——凌渡宇通过催眠从他身上知道飞船一事的老者。

谪百威道:“阿达米亚!请你告诉光神,深入遥远的大空,探索无尽无穷的可能性,接触天外的文化,是人类最大的梦想和祈求,为了这个目标,我抛弃了一切,若是我们真的不能升空,不如你直接杀了我吧!”他的语气透露出一种深切的感情,使人对他说话的诚意没有丝毫怀疑。

屏幕亮了起来,在下方阿达米亚把他两人的说话不加修饰地打出来。

屏幕立即有反应,字行不断打列出来,道:“七个地球年前,我找上了阿达米亚,再由他组织了你们,进行我们的计划,当日你们平均的生命能,也是我所说的‘阿达米亚指数’,在二百点以上,所以我可以带你们回去,恢复你们的伟大和光荣,但计划进行期内,你们不断发生全无意义的勾心斗角,争权夺利,尔虞我诈,故此‘阿达米亚指数’一直下跌,两个月前,当你们的‘指数’跌破普通人平均的一百五十度时,我便要求你们给我找来世上最杰出的六个人,让我进行生命能坚持力的试验,但后果你们都知道,他们失败了,失去了生命能,亦失去了人生的意义,结果全自杀了。”

马卜失去了镇静,狂叫起来道:“我们又不是要作你的试验品,生命能多少有什么关系?你能否解释个中奥妙。”

屏幕上光神又作反应,道:“那是没有法子作解释的。至少不能通过人类的语言能解说明白,语言代表人类的经验,超越了人类经验的事物,语言是没有意义的。”

凌渡宇沉吟起来,光神这几句话含意深远,语言是人类经验的反映,例如在我们的字汇里,只有七大类颜色,至调“第八种色”是什么?没有人知道,也没有言可以去形容,就像甜酸苦辣外,没有语言去形容“第五种味道”,因为在我们的味觉经验里,那第五种味道根本不存在。

所以语言是人类主观的经验,也反应出人类的局限。

泰臣在马卜身后叫道:“刚才你说我们中有人达到五百七十二度,那是谁?是否阿达米亚?他可以升空吗?”他面上有种绝望的神色,像位千万富豪,刹那间倾家荡产,变作一无所有。

凌渡宇和金统对望一眼,准备应变,泰臣等人在极度失望里,反应殊难预料。

屏幕上光神说道:“阿达米亚的生命能源本高达三百二十度,这是我找上了他的原因,可惜这数年来沉醉于人类所谓男女之情,生命能一直下降,远不如前,所以我所指达五百七十二度的人,并不是他,而是你们中的另一位,以你们人类的名宇来说,他叫凌渡宇。”

泰臣和马卜失声叫道:“什么?”

凌波宇向金统打个眼色,站起身来道:“对不起!诸位,估不到本人的生命能、什么阿达米亚指数,要远远高于各位之上。”一把扯去了头罩。

泰臣等不能置信地望着他。

芬妮发出了一声尖叫,道:“捉着他!”她想到现实的问题,他们已失去了光神带来的希望,假设让凌渡宇逃走了,他们会连这世界的虚荣和财富也失去。

马卜狂叫一声,向凌渡宇扑去。

其他黑袍人疯狂进击。

凌渡宇一声长笑,手中的麻*枪连珠放射,光神教徒纷纷倒地。

马卜连受打击,精神进入歇斯底里的地步,从怀中抽出手枪,向凌渡宇瞄准。

光神说得没有错,这班人尔虞我诈,事实上每人都带有武器来集会,你说这算什么?

马卜正要开枪,一把熟悉的声音在他耳边道:“老朋友!我们又见面了。”

马卜刚认出身侧的黑袍人是金统时,他的小腹已受了金统一下膝撞,后脑同时给硬物重击,眼前一黑,昏倒过去。

金统手中的麻*枪逢人便射,不一刻,能站立的只剩下他们两人,黑袍人倒满一地。

凌渡宇和金统自然地转身望向神合,阿达米亚在里面寂然无声,屏幕上一片空白。

金统怪叫一声,向着神合冲去。

凌渡宇大惊失色,刚叫出“小心。”金统已冲至神合前六七尺的地方。

奇异的事发生了。

金统蓦地全身一震,整个人弹了回来,像是碰上一道无形的力墙。

金统在地上翻滚。

凌渡宇一把抱着他。

金统跳了起来,把背后的全自动机枪转了过来,向着神合,疯狂扫射起来,口中大叫道:“让我杀死你这外星怪物。”

光神殿中充斥着“轧!轧!”的机枪声,子弹一撞上力墙立时爆炸,密集的火力,造成一幅光雨,煞是好看。

机枪声停下,枪弹已尽。金统一下子打完了千多发子弹。金统暴跳如雷,从腰间掏出两个烈性手榴弹。凌渡宇飞身向金统扑去,一边叫道:“不要!”金统刚举起手扔出,凌渡宇已扑至把他撞倒,金统失去了准头,手榴弹掷向右边的墙壁。“轰隆!轰隆!”两声惊天动地的爆炸,使整个光神殿充满了火屑、碎石和烟尘。

碎石打得两人浑身疼痛。这是最强力的榴弹,只一枚足可以把任何屋宇炸毁,何况是两枚。

烟屑逐渐消去。

两人一齐从地上抬起头来,入目的情景。令他们目瞪口呆。

他们看见了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十章 遥世之缘第[2]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