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神》

第四章 携手合作

作者:黄易

金统刚放下电话,办公室的门被推开,面容肃穆的马卜走了入来。

马卜在他桌前的旋椅坐下,轻描淡写地道:“你吩咐文西的秘书,文西一回来便告诉你,究竟有什么事?”

金统神色不变,淡淡答道:“没什么!不过想和他谈谈卓楚媛和威尔的事。”

马卜两眼射出凌厉的光芒,沉声道:“你认为卓楚媛和威尔两件案,有关连吗?”

金统迟疑半晌,才答道:“不!我依然认为两者间没有任何关系。”

马卜放软身体,挨在椅背,徐徐舒出一口气道:“我想听听你的意见。”

金统道:“威尔和卓楚媛的情形迥然不同,完全是一副黑社会仇杀的格局……那和他一起的中国人,照目击者的形容,多是那凌渡宇,此人多年来从事政治颠覆活动,仇家遍布全世界,均恨不得生吃其肉,遭人行刺,有何稀奇,威尔看来是不幸适逢其会,秧及池鱼吧。”

马卜略作沉思,道:“这样说不无道理,可恨威尔缄口不言,使我们入手无从,目前最要紧的事是要找到那凌渡宇……’跟着站起身来,两手按着桌子,整个人倾前,加重语气道:“我已通知了本地警方,全力把凌渡宇挖出来,我们现在尚不宜插手,知道吗?”

金统默默点头。

马卜离去后不久,金统接到一个电话,立即外出。

他的福特旅行车离开大厦的停车场,驶进繁忙的大街,凌渡宇便驾着租来的电单车,远远吊着他。

三时寸五分,凌渡宇已等了他个多小时。

金统行色忽忽,一路抢线爬头,风驰电掣向东面驶去。

凌渡宇全副行头:密封的头盔、轻便牛仔套装,配上他健硕的体型,使人难以辨认他的庐山真貌。

金统的旅行车顶装了个盛物的大铁架,很易辨认,所以虽然左转右拐,凌渡宇仍能紧跟不失。

这时金统的福特转进了一条横街。

凌渡宇大感不妥,一来街道的车辆显著地减少,路旁积着一堆堆的垃圾,污秽不堪,而且路上站立行走的都是清一色的黑人,一个白人也见不到。

这是其他人种望而却步的哈林区,黑人聚居的地方。

凌渡宇夷然不惧,问题这处不似外面繁盛的街道,金统可轻而易举察觉被人跟踪,可是他还有其他选择吗?

凌渡宇硬着头皮跟了下去。

金统的福特在一间酒吧前停下,一个穿黑西装、红衬衣的高瘦黑人绅士从酒吧迎了出来,接了金统进去。

凌渡宇忙把电单车泊在几个街口外,头盔也不除下。就那样大步往酒吧走去。

目下唯有明刀明枪,和金统摊牌。

走不了几步,迎面撞来一群奇装异服、态度嚣张的黑人青年。

他们均以不屑的眼光盯着凌渡宇,一派惹是生非的格局。

凌渡宇何等样人,当然不把他们放在眼内,但正事要紧,不得不忍气吞声,顺势横过马路,避开他们。

恶少们一阵刺耳怪叫,夹杂着辱骂,充满蔑视和欺压的意味。

那辆电单车一定凶多吉少,成为祭品,不过无暇斤斤计较了。

酒吧前聚集了十多个黑人男女,其中一名特别高大粗壮,外貌有如当今重量级拳王的秃头黑汉,左手搂着野艳黑女的蛮腰,口中吊着口雪茄,斜眼向凌波宇喝道:“找你阿爸吗?”

旁边的黑男女一齐尖叫狂笑起来,作浪兴波。

凌渡宇慢条斯理地除下头盔,两眼射出凌厉的神光,罩定那光头黑汉。

众人这才看清楚他是中国人,一齐愕然。

凌渡宇微微一笑,正要推门入内。

近门处的高瘦黑人一手把门拦着,面上泛起嘲弄的神色。

黑人男女爆出震天狂笑,极为得意,引得路人停下来看热闹。

秃头黑汉放开黑女,来到凌波宇身侧,嘿嘿笑道:“给我一百元,才放你这黄狗入内。”

众人又是一阵怪叫。

街上其他黑人离得很远,不敢走近,对酒吧前的黑人怀有很大的畏惧。

凌渡宇从容一笑,在袋中取出几张十元面额的钞票,在众人仍未看清楚时,闪电般塞入秃汉的上衣袋内,跟着上于一托高瘦黑人拦门的手,他托的位置非常巧妙,刚好是对方的手肘的穴位,那黑人的手一麻,已给凌波宇拨开。

对方高呼一声,还来不及反应,凌渡宇侧进推门,闪电般标入酒吧内,动作流水行云,潇洒不凡。

酒吧内烟雾弥漫,三百多方尺的空间充溢着大麻的气味。挤了四五十个黑人男女。

门外的黑人黄蜂般跟了进来,封锁了出口,充满火葯味,战云密布,一触即发,凌渡宇激起这群横行无忌的人的怒火。

酒吧内其他的人立时警觉,目光集中到凌渡宇身上。

他成为了众矢之的。

凌渡宇冷哼一声,来到水吧前,水吧后的黑女郎,低胸和紧身的衣裤使她惹火的身材更为突出,动魄惊心。

凌渡宇挤进围在水吧的黑人里,若尤其事道:“给我一杯啤酒。”

性感黑女郎笑盈盈地道:“先生!要酒没有问题,不过你恐怕没有命去喝。”

凌渡宇目光在她高耸的胸脯巡游,漫不经意地道:“那不用你操心,你只是负责卖酒的吧!”

黑女郎大讶,难道这人是个疯于,死到临头也不知道,转颜一笑道:“如果价钱对,卖身也可以!”

周围的人爆起狂笑。,凌波宇成为他们这个沉闷下午的助兴节目。

那先前在门外首先撩事的秃汉可厌的声音响起道:““跪下向我叩三个头,叫声阿爸,便卖酒给你.一千元一杯。”

四周的黑人更是兴奋,胡乱叫嚷,要凌渡宇脆下来。

凌波宇目光一扫,找不到金统。心中一叹,转身向那秃汉道:“我们来个拗手力比赛,你胜了,我向你磕头.兼送上一千大元,你输了,答我一个问题。”

酒吧内鸦雀无声,估不到他如此奇锋突出.又如此不自量力。

秃汉也不由一呆,看看自己的手臂,比凌渡宇至少粗了一倍,咽喉忽地沙沙作响,跟着是嘿嘿怪声,好一会才爆出震天暴笑,前仰后合,腰也直不起来,极尽轻蔑之能事。

酒吧内嘲弄的笑声如雷轰起,好事者己胜出一张小台,以作赛事的场地。

没有人可以相信,这中国人能胜过这孔武有力,体壮如牛、重二百多磅、身高六尺四寸、哈林区的著名悍将。

秃汉嚣叫一声,首先走向那空出的小圆台,伸出巨灵之掌,把台上所有东西:一股脑儿拨落地上,发出混乱的破碎声。秃汉在一边坐下来,怪叫道:“小娘儿,过来陪阿爷玩。”跟着向其他人大叫道:“待我拗断这黄狗的手,赚他一千元,这里由我请客。”

众人又是一阵大笑。

先前大汉在门外搂着的美艳黑女,一手穿进凌渡宇臂弯内,挽着他往蓄势以待的秃汉走去。

众黑人男女唯恐天下不乱,裂开一条通道,让凌渡宇通过,一边舞手弄脚,为他祷告,向他膜拜,有意弄出不堪入目的婬秽动作,相同的是他们都在看着一只待屠的猪。

高耸的胸脯紧压在肩臂处,自己活像出台领奖的大明星,凌渡宇不禁啼笑皆非。

来到台前,自有人为他拉开坐椅,让他坐下。

酒吧内六十多人集中在圆台四周,围成一层层人做的圈子。

连串破碎的声音传来,原来较远的人跃上桌子观战,把台上东西弄得东倒西歪,又怪叫助兴,场面热闹非常凌渡宇从容坐下。

秃汉目露凶光,恨不得把对方活生生吞下肚去。搁在台面的粗手,侮辱地做着各种下流的动作,弄得四周的男人为他每下动作喝采怪笑,女人尖叫。

凌渡宇一时虎目精光凝然,利箭般刺入秃汉眼内,当他察觉到秃汉略一惊愕,大感满意,他要从意志、心理以至体力上,全面压倒对方。

这是无法无天的一群。

两下相握,紧紧锁在一起。

运劲一握,秃汉面色微变。他本想先来一个下马威,把凌渡宇捏个痛不慾生,岂知凌渡宇手劲恰好将他的力道抵消,那便像要踢卉路旁的小石,一踢下去,才知道小石只是藏在土内大石的一角,难受可想而知。

有人尖叫道:“开始!”

秃汉无暇多想,喊了一声,发力狂拗,一下子便把凌渡宇的手拗低至与台面成四十五度角,使凌渡宇陷于明显的劣势。

旁观者如醉如痴,口哨声和尖叫混成一片,为秃汉看来无可避免的胜利打气。

凌波宇面容有若铜铸,不露半点表情。

秃汉力道的狂猛,大出他意料之外,几乎一下把他扳倒,幸好他反攻及时.在失败的边缘站稳脚步。

秃汉狞笑起来,不断发出野兽般的嚎叫,一分一分把凌渡宇的手压向台面。

四周的人连连喝采,震天的打气声潮水般涌向酒吧中心正在苦苦争持的比赛者。凌波宇能支持这么久,实在大出乎他们意料之外.秃汉是这里以孔武有力横行的恶棍,从没有人敢向他这样公然挑战。

凌波宇缓缓调节呼吸,把注意力凝聚在肚脐丹田处的气海,立时有一股热流,由该处升起,直升上手臂的经络。

这是密宗的气功。

四周蓦然静下。与先前的嘈吵判若云泥。

原来凌渡宇忽然反攻,由四十五度回复至未开赛的九十度角,更像两人从未曾开始比赛一样。

秃汉怒喝连连,力图再度领先,汗珠不断从他额上流下来。

众人虽又为他打气,但声势已大不如前。

凌渡宇大喝一声,把酒吧内的其他声音全部盖过。他一直默然不语,这一叫登时把众人吓了一跳,静了下来。凌渡宇的力道有如山洪暴发,一下把秃汉粗壮的手臂伏在桌面上。

秃汉输了。

酒吧内一丝声息也没有,连呼吸也停止下来,落针可闻。

没有人可以相信眼前这事实。

秃汉不住大口喘气,眼珠左右乱转,凶光四射。

凌渡宇正要说话,背后劲风袭体。

他嘿然一笑,微一侧身,避过了当头挥下的斗大拳头。左手一个抛拳,由下而上,命中偷袭者的下阴要害,正是先前拦路的黑人。

那黑人发出惊人心魄的惨嘶,滚倒地上,爬也爬不起来。

四周叱叫连连,数名黑人大多抢前.准备群殴。

秃汉霍地站起身来,一个右勾拳痛击凌渡宇的左额。岂知凌渡宇的机变远胜于他,他才站起,脚步未稳时,凌渡宇已一把将刚才作战场用的小圆台整张掀翻抽起,桌缘猛掠向他的胸口,秃汉受不住力,连人带台跌个四脚朝天,累得身后的几名男女倒仆地上,惊呼尖叫.场面混乱例。这时左右各有一人扑至,凌波宇躬身一退,恰好避过敌人的拳头,乘势来到两人中间,他退后的速度快闪电,当那两人醒觉到凌渡宇进入了危险的攻击位置时,凌度宇的左右肘不分先后重重捶上两人的肋骨去。

两人打着转跌开去。

凌渡宇豹子般前标,一个重抛拳痛击另一冲来黑汉的下颌,二百磅的大汉,整个人给他抽离地而,一连压碎了两张椅。

凌渡宇待要选择下一个攻击目标,脑后风生。

他眼角的余光感到闪闪的刀光,急忙扭身侧避,刀锋划过,凌渡宇乘对方阵势未稳,冲前一个膝撞,持刀者痛得跪了下来,正是那和他拗手力的秃汉。

一时间所有动手的黑人人仰马翻,倒满一地,凌渡宇每一击均命中他们的穴位要害,没有人有能力自己爬起来。

其他人都被凌渡宇的雷霆手段所慑。远远退开。

反而凌渡宇若无其事,气定神闲,像没有发生过任何事,向跪在地面前的秃汉:“刚才入来的白人,到了那里?”

秃汉抬起头,苦着面道:“我不能说!”

他很坦白,并不以“不知道”来推搪。

凌渡宇正要施压,声音从酒吧后门那一端传来道:“朋友,他是不敢说的,放下他吧!”语气中自有一股威严和气魄。

凌渡宇施施然回头,发话音是刚才把金统迎入酒吧的黑人绅士。

金统面无表情,站在黑人绅士一旁。

黑人绅士道:“好!凌先生真才实学,胆识过人,我布津佩服。”

凌渡宇走到两人身前,伸出手道:“布津先生,幸会幸会。”

布津对他颇为惺惺相惜,热情地和他握手。

凌渡宇伸手向金统,后者面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四章 携手合作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光神》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