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神》

第八章 功败垂成

作者:黄易

在纽约警方曼克顿分署的重案组,一个戴着黑眼镜的白人军装警官,向坐在椅上的凌渡宇咆哮怒叫。

凌渡宇从容不迫,好像失去了视听的能力。

那警官怒喝道:“你听到没有,你在那里干什么?”他是第十次重复这个问题。

他和金统被带到警署后,两人给隔离盘问。

这事轰动全城。

这问话室只有他和那警官,可是凌渡宇知道最少有十个人以上,通过隐蔽的闭路电视,在细察和分析他每一反应。他每句说话都会被录下来。

凌渡宇重复他的说话,道:“我要见你们的最高负责人。”

警官不怒反笑,道:“听着!在这里,我是最高负责人,你若再不合作,对你一点好处也没有,这件事中,虽然没有人死亡,但伤了二十多人包括两个警员在内,附近建筑物的玻璃完全损毁,我们怀疑你在车内放了炸弹。”

凌渡宇笑了起来,道:“是否放了炸弹,让贵方或军方的军火专家去决定,噢!是了,我倒有一个问题。”

警官呆了一呆,死命压下怒火,沉声道:“说出来!”

凌渡宇悠悠道:“室内又没有太阳灯,你戴上这劳什子防阳黑镜是什么道理?”

那警官失去了耐性,怒喝一声,扑过来一把抽着凌渡宇外套的襟领,要把他提起来。

凌渡宇吸了一口气,硬坐不起。

那警官用力一抽,对方纹风不动,气得面也涨红了。

坚持不下间。

室门打开。

另一便衣警官走了进来,向室内盘问凌渡宇的警官喝道:“放开他!”

盘间凌渡宇的警官心有不甘地放开了手,道:“好!由你来收拾他。”

便衣警官神情有点尴尬,道:“不!我是来请他去局长室。”跟着压低声音道:“警务署长来了!”

那盘问的警官愕然道:“什么?”

便衣道:“不要问,解开他的手铐。”

不一会,凌渡宇被请迸局长宽大的办公室内。

室内有四个人,三个礼貌地站了起来,和凌渡宇握手。并作自我介绍。

身形高大chún中蓄了胡子1回貌威武的是纽约州的警务署长布莱士。相貌和善、两眼精光霍霍的,是这曼克顿分局的局长查令先生。最后一位身材瘦削、不苟言笑的中年汉子麦汉,是联邦调查局的人,却没有说明身分。

坐而不起的人,正是金统,此君悠悠地喝着咖啡,气得凌渡宇骂道:“好!金统你也算够朋友,自己在这里享受。却让我在他处受人虐待。”

金统两眼一翻道:“你为什么不向好的一方面着想,我令你四十八小时的虐待缩短了四十七小时,不应该感激我吗?”

纽约洲警务署长布莱士笑道:“凌先生,他不比你好多少,他的被虐待只是缩短了四十六小时又十分钟。”

众人笑了起来,联邦调查局来的麦汉仍是面无表情。莫测高深。

布莱士待众人坐定,向凌渡宇道:“老金坚持要你在场,他才把一切说出来,好了,现在可以开始了。”

麦汉插口道:“我希望今天这室内的一切,保持最高机密,未知各位是否同意。”

布莱士有点愕然,道:“假若你觉得有这需要,便依你说话办。”

凌金两人心中一惊,隐隐感到联邦调查局一定已察觉到了一些问题,也有可能是夏其洛在背后出了力。

金统清一清喉咙,开始一五一十详细地把整件事说出来。布莱士等只在关键处问上一句半句,其他时间都在非常细心地聆听。

金统说完后,分局长查令吁了一口大气,道:“老金!假说这件事不是出于你的口,卓楚媛的失踪、美雪姿的失踪和自杀又是在我辖下的区域发生,我会把任何告诉我这个故事的人轰出门去。”

布莱士道:“老金,最大的问题,不在于你的故事是否真实,而是你那辆车的突然炸毁,凌先生说导弹来自天上,是空口白话,当时天上任何飞行物体的影子也没有,所以很容易使人因这而怀疑整件事的真实性。”他措词非常客气得体,其实他只是想说,整个故事仍伪造出来,以开脱藏有炸弹的罪名。

查令插口道:“据碎片和残屑初步监证,炸毁跑车的属于一种类似“小牛飞弹”的热导引空对地飞弹,最低发射高度是五百尺,最高可达四万尺,能自动追踪目标。”

众人哧了一跳,小牛飞弹是美国的军事发明,有精密的感应器,一经锁定目标,命中率达百分九十以上,而且采用红外线直接追踪系统,不受能见度或云屑影响。

金统暗骂一声,望向凌渡宇,他招架不了布莱士这老狐狸的辞锋。

凌渡宇沉默片刻,才道:“各位一定听过f19战机”吧?”现在他仍能在此侃侃而谈,全因金统的人面,否则早给人押了入监仓。

众人一齐点头。f19战机是尖端的科技产品,又被誉为隐形战斗机,是美国洛克希德公司的骄人机种。其实它并非真能隐形,而是这种新奇飞机的特别设计和形状,使得雷达几乎无法侦知它的存在。它的形状,能反射最少量的雷达讯号,飞机的腹部、背部及机翼都涂上下吸收雷达迅号的特殊涂料,机身边缘包以耐高温的陶瓷材料,减少了高温产生的红外线讯号,甚至引擎的过轮叶片,也是由低讯号反射的金属板制造,所以被冠以隐形堆机的美名。

凌渡宇道:“我的设想是,向我们袭击的飞机也是隐形的,不过不是避过雷达的侦察,而是能避过人类肉眼的侦察。”

布莱士皱起眉头大不同意。

查令问道:“有一件事我大惑不解,为何凌先生坚持袭击来自空中,而不是陆地。”他刚才指出袭击的应是空对陆飞弹,这样说的意思,是不明白凌渡宇当时怎会知道。

凌渡宇叹了一口气道:“希望你们知道,我是一个有第六灵感的人,当时感到有监视和危险的来临,于是驾车逃命,却始终摆脱不了那种受监视的感觉,除了一段短时间。”说到这里卖了一个关子。

众人露出注意和兴趣,连麦汉和金统也不例外。金统比任何人更想知道答案,因为凌渡宇突然发现危险的来源,他们才能及时跳出车外,逃过大难。

凌渡宇道:“那段感受不到对方监视的时间,就是当跑车驶进隧道后。”

众人恍然,若非来自天上,怎会有此情形,就像我们看地上爬行的蚂蚁,入了蚁穴后,我们自然看不见它。布莱士喟然道:“以私人的角度来看,加上我和金统多年的交情,我可以接受你们的说法,可是这是非常难令别人相信。”

金统晒道:“‘别人’是否指首席检察官莫坚时那老糊涂?”

布莱士哑然失笑,转头向查令道:“你看那老家伙会怎么想?”

查令摇摇头,表示他也没有把握说服莫坚时,检控权却是在他手上。

凌渡宇感到布莱士和查令两人中,前者其实全不相信整件事,却硬把责任推在检察官身上,确是老姦巨滑。不过他胸有成竹,转头向联邦调查局那面容有若岩石般的麦汉道:“就算检察官不相信,警方也不相信,我却相信联邦调查局另有想法。对吗?麦汉先生!”

布查两人愕然,凌渡宇凭什么这样说。只有金统若有所悟,隐约捕捉到凌渡宇的思想。

麦汉眼中光芒一闪,露出了一丝罕有的笑容,点头道“凌先生思想锐利,令人佩服,是的!我们有另一套的秀法,但为了保密的理由,却不能说出来,现在我代表联邦调查局,正式提出要把两位带走。”

布莱士和查令两人愕然以对。

究竟发生了什么事?麦汉道:“请记着!这个会议必须绝对保密。”

坐在麦汉大轿车的后座,像给封闭在一个隐闭的世界里。两旁的窗户均下了窗帘,与司机的座位间升起了一重钢板。

这是辆保安保密的车辆,至于能否抵受小牛式空对地飞弹,那就只有天晓得了。

想到这里,凌渡宇笑了起来,坐在他右边的麦汉面无表情,一点也不将他的笑放在心上,金统则会心微笑,似乎已知道他转着什么念头。

凌渡宇的心神又转到被“掳”的卓楚媛、威尔和文西三人身上,心中一阵痛楚,一阵焦虑,拖延了这么久,他不能再等待了。

麦汉适在这时道:“凌先生,我三年前己听人提到你的名宇。”

凌渡宇嗯地应了一声。

麦汉续道:“所以为了方便行动,我决定向你们坦诚相告。”

凌金两人精神一振,麦汉这句话大有内容,不由留起心来。

麦汉仍是那副没有表情的面容,生似在代他人转达一些与自己全先关系的说话,道:“大约六年前,联邦调查局成立了一个特别的小姐,侦查军火商、政府和国防部人员间的贿赂情形,内中细节,不便再提,却发现了一件非常奇怪的事。”

“事情表面看来一切都合乎情理,就是泰臣公司凭着精湛的科技和技术,一跃而为美国隐坐第一把交椅的武器生产和太空设备的国防大企业”。

“奇怪的地方,就是这只是发生在六至七年间的事,此前的泰臣只是生产二流的货色,并且因人才的流失,加上经营不善,濒临破产的边缘,要知这类庞大的公司有如巨大的恐惧,兵败如山倒,它凭什么可以在这样短的时间起死回生?这是第一点奇怪的地方。”

金统插口道:“七年前,刚好是烈但创立‘光神教’的时候。”

麦汉不理他的说话,续道:“经过我们仔细调查,发现泰臣公司完全没有杰出到这个地步的人才,但是出产的成品,又的确远胜于其他公司的制品,这是绝无可能的。据泰臣一些职员说,新的设计仿似由无而来,凭空出现,完全不能根寻那是何人的设计,这是第二点奇怪的地方。第三点奇怪处,泰臣大量起新人,所有旧人都在给了大笔补偿金后撤了职。这群新人大部分是在这方面全无经验的新丁。”

凌渡宇道:“即管这样,你们也没有理由要调查他。”

麦汉爽快地道:“当然!只要泰臣谨守国家的安全规定,我们倒没有和他作对的理由,偏是他私自秘密向外国出售高科技的装备和武器,我们便不能袖手旁观了。可恨到现在还拿不到他痛脚,泰臣是只最狡猾的狐狸。”

金统忽然问道:“我想知道你的职权?”。

麦汉沉默了一会,道:“我其实是从情报局抽调出来责这个调查小组的,你的老友夏其洛也是成员之一,代表联邦调查局。”

金统恍然,难怪刚才提到光神教,麦汉一点也不奇怪。

凌渡宇道:“泰臣既然执掌了国防工业的牛耳,利润庞大之极,为何还要借走私军火来发财?”

麦汉跟中闪过欣赏的神色道:“凌先生这问题敲正骨节眼上,也是我们这个调查小组成立的主因。大约三年前,联邦调查局在调查另一案件,侦查一个穷凶极恶的雇佣兵大头头红牛时,意外发觉此人以天文数宇般的大量金钱,从世界各地购千奇百怪的物料,然后辗转运往泰臣公司。在千方百计下,依然找不到这一批又一批的物料,究竟用往什么地方去?这事连总统也惊动了,所以成立了我们这个特别小组,全权处理这件事。”

凌金两人豁然大悟,难怪麦汉向布莱士要人,布莱士不吭一声。

麦汉道:“这小组只向国防部长一人负责,可以随便运用军方最精锐的特种部队。”

凌渡宇问道:“可否告诉我红牛为泰臣采购些什么物料。”

麦汉道:“给我们在美国本上截查到的,只是非常小量,完全不能构成任何罪名,但是通过国外的特务机关查悉,红牛所采购的东西千奇百怪,像钨、铀、铜、锡、铁、铝等各类矿材,另外还有各类的燃料、木料,至乎生果、海产,可说是数之不尽。而且他购货的单位庞大,例如两年前他曾从甫非一口气买了半吨黄金,可惜我们完全不知红牛用什么方法偷运入来。”接着神情一震,道:“可能便是凌先生你所说的隐形飞机了。”

凌渡宇沉声道:“我知道他用来做什么。”

麦汉和金统两人大惑愕然。凌渡宇面色出奇沉重,徐徐吐出一句石破天惊的说话,道:“用来建造飞往外太空的宇宙飞船!”

麦金两人惊讶得合不拢起口来。

难道泰臣公司真是得到外星人的帮助,建造远超于这时代人类梦寐以求的宇宙飞船?会议室一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八章 功败垂成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光神》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