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神》

第九章 直捣黄龙

作者:黄易

轻巧的练习机在漆黑的天空上灵活地飞行,凌渡宇和金统两人整副跳伞装备,携着精良的全自动步枪、麻*枪、烈性炸葯和其他工具,等待飞临泰臣工业城上空的时刻。金统不断地计算风速和落点的关系,指示布津的航线。

驾机的是老朋友布津,他曾和金统在军队中共事,到过越南的战场。

飞机并不是笔直飞往泰臣公司,而是以泰臣公司为中心,绕着它做圆周的低飞,圆周逐渐缩小,直至接近中心点,这样飞行会比较费时费力,却可以避过泰臣公司的保安雷达。不过能否避过光神的耳目,只有天晓得了。

布津叫道:“朋友!准备。当我飞到上风处,便是你们去玩乐的重要时刻了。”

凌渡宇和金统戴上红外光夜视镜,把世界转化成清绿的萤光色。

凌渡宇闭上限目,心中道:“楚媛!不用怕,我终于来了。”风声大作,侧舱的自动门打了开来,寒冷的夜风卷了进来,舱门外是夜茫茫的虚空。

布津叫道:“现在!”

金凌两人先后跃下,迅速下跌,下降了大约三百多尺。两人才放开降落伞,向泰臣公司的方向飘去。

他们不断调节降伞,向目标泰臣大楼移去,落点是泰臣大楼的天台。

风势急劲,把他们迅速带进泰臣公司的范围内。

五十七层的泰臣大楼远远高于其他建筑物,在红外光夜视镜下,目标明显,这也是他们选择泰臣大楼的另一个原因。

泰臣大楼转眼在脚下二+多尺处逐渐扩大,金统缩起一团,一沉气,降落伞徐徐下降,待双脚一触地面,立即滚倒地上,化去了冲力,成功降落。

凌渡宇没有他这般幸运,泰臣大楼刚在脚下十多尺时,一阵劲风吹来,把他带得急速离去,眼看要吹离泰臣大楼的上空,凌渡宇一把抽出腰力,往上一挥,蹬紧的降伞系绳立时断了一半,整个降伞侧往一边,浮力大跌,向下急坠,凌渡宇不慌不忙,一扯降伞,下坠的势子立即加速,他借着那些微向上的力道,打了一个筋斗,时间拿捏得非常好,筋斗刚尽,双脚恰好触着天台的地上,借势滚倒,化去足折之祸。

金统走了过来,在红外线夜视镜下也不知他的面色是否苍白,却在那大口喘气,显然对刚才一幕犹有余悸。

凌渡宇把降伞的残骸包扎好,金统适时道:“好了!怎样下去。”

凌渡宇指向天台往大厦内的进口道:“你看,门的上下四方都有电子感应的仪器,你我只要踏足其中,保证护卫立即汹群而来……奇怪!你看!”指着天台一副庞大的电机设备,道:“这发电机,看来它的产电量可以供应整个泰臣公司的工业城。一般来说,发电机只是作后备用途,何须这样庞大的设施。而且安放这样笨重的设施,应在地面另起厂房为何要放在整个工业城最高建筑物的天台?”

金统也感到奇怪,道:“你看!还有五支避雷针.安装在大台的中心和四个角落,一支便足够了,是吗?”

凌渡宇隐隐想到一点东西,却忍住不说出来。向金统道:“好!我们现在下去。”

他们取出攀山用的勾索和工具,将一端扣紧在天台发电机的铁架上,另一端则系在腰间。然后向下慢慢滑去。

很快滑下至最高一层的窗户。

两人打个手势,凌波宇取出镭射切割器,把玻璃开了一个四方形大口,金统把一个吸盘啜在被界开的玻璃上。连在手上的绳索,所以当凌渡宇用脚把玻璃蹬开时.玻璃并没有碎裂地上,只是给连着绳的吸盘吊离大厦内的地板上三尺许处…整个工业城的建筑物大部分乌灯黑火,只有建筑物间的通路灯火通明。

这是凌晨四点钟,据说是墨七出动的最佳时刻,人的精力在这里是最低潮。

凌金两人先后跃了进去。

向四周观察。

金统眼睛四射,道:“奇怪!”

他们背靠窗门,眼前是一道向左右伸展的长廊,一边是窗户,一边是一堵光秃秃的墙壁,没有任何装饰,长廊空荡荡的,什么东西也没有。这算是什么地方?这样的长廊可以作什么用途?凌渡宇低喝道:“一定有门户。”

两人沿着依窗而筑的长廊,绕了一个大圈子,到了另外一边,依然找不到通往大厦中心区域的通道,那广大的空间给包在墙壁里。

长廊尽处有道锁着的铁门,当然难不倒凌渡宇这开锁专家。

门打开后,现出一道往下走的楼梯。

金统奇道:“这算什么建筑,连升降机也没有,难道要我们走下五十七层吗?”

凌渡宇道:“在泰臣起来吃早餐前,我们最好走到他的办公室内。”当先走下去,每一层都有道紧锁的铁门,凌渡宇试着打开了两道,都是和第五十六层相同的廊值。俩人大力好奇。

楼梯螺旋而下,到了第十二层时,金统大吃不消,叫道:“停一停,这样即管走到最下层,我也会晕头转向,不辨东西。”

凌渡宇无奈道:“时间无多,只可以休息十分钟。”

金统不敢坐下,倚着墙静养起来。

两人蓦然睁开双服,一阵隆隆的低沉闷响,从大厦中心的地下传上来,若非在大厦内,是绝对听不到的。

金统道:“这是什么声音?”

凌渡宇面色沉重,道:“我们最好快些落到第七层,据资料说,那是泰臣办公室的所在地。”

金统振起精神,紧随凌渡宇背后,向下层走去。

到了第八层的转角处,凌渡宇一手拦着金统,低声道。“看!墙上装了红外线动感警报系统,任何人经过,都会惹得警钟大鸣。”

金统道:“这是非常通用的警报系统,简单却实际,任何物体在它感应的范围内移动,它立即反应,怎么办才好。”

凌渡宇道:“前天我向组织要求武器和装备的供应时,便知道难逃做贼的生涯,看!”

从布满了袋的外套内取出一筒喷剂。

金统道:“这是什么?喷发剂吗?”

凌渡宇诅咒一声,把喷剂向感应器的方向喷射,低声解说道:“这是我组织内专家的发明,可以大幅度减低感应器的灵敏度,噢!成了。”向金统一招手,俯伏地上,像条蛇般向下缓爬。金统两眼一翻,无奈下仿效凌渡宇的形式,向下爬去。

几经辛苦,才转入了另一弯角,凌渡宇才伸出了小半个头,猛地缩了回来,金统哧了一跳。

凌渡宇道:“有两个红外线闭路的摄象机,一个对正我们的方向,另一个对着另一个方向。”

金统眉头大皱道:“你还有没有法宝?”

凌渡宇嘴角一牵,绽出一丝笑容道:“跟我出来闯世界,包你绝不吃亏。”在袋中掏出一个布满电子仪器的小板,道:“待会我按动这电子频律放射器,会释放出短暂但强烈的电子讯号,对电视造成干扰,观看电视的守卫会误以为是正常的线路问题,我们要利用那刹那的宝贵时间,扑到两个视象管之下,那是视象的死角。”

金统道:“假设有另一支视象管,对正你所谓的死角,我们怎么办?”

凌渡宇用手作了一个割喉的姿势,道:“那便让我们大干一场,把炸葯的信管塞进泰臣的大口里,记着!行动要迅速,不要像你平时那样迟钝!”

金统正要大骂,凌渡宇喝道:“现在!”身子箭也似标去。

金统施展浑身解数,如影附形。

两人瞬间己贴在那死角位,头顶是两枝视象管。

楼梯转下的地方没有视象管,却有一道铁门。

凌渡宇低声道:“这铁门和上面每一层的铁门一样形式,我估计可以在三至四秒内把它开启。”把电子干扰器递给金统,道:“今次由你负责开门,记着,门一关上,须立时松手,这次干扰的时间长了一点,至于守卫会否怀疑,要看他的责任感了。”

金统道:“我赌他不是在看黄色书报便是在睡觉,去吧。”

凌渡宇一把冲到铁门前,两支长钢线灵巧地插入了锁里,不一刻传来‘的”的一声,两人抢了入去。

里面是一个放满了纸张、吸尘机一类东西的杂物室,没有楼上那奇怪的长廊。

金统道:“根据大厦消防条例,那道楼梯应是走火通道,怎可在通往走火通过的门,有一个这样的杂物室。”这大厦处处透着不寻常。

凌渡宇向杂物室的正门走去,一边道:“待会由你亲自拷问泰臣,好吗?”

金统笑道:“拷问他美丽的女秘书较有趣一点?”

“的”一声,在凌渡宇的妙手下,杂物室门应声而开。

凌渡宇低声道:“外面才是办公室。”又看了一会,道:“我们走运了,什么防盗设备也没有。”跟着皱眉道:“保安设备似乎只是防止人登上七楼以上的地方,但上面除了长廊外什么也没有,这算是什么保安设备?”

金统道:“待我拷问完那芬妮再告诉你,出去吧,还有二十七分钟便五点了。”

凌渡宇一动也不动。

金统讶道:“你在想什么?”

凌渡宁回头望向他,沉声道:“记否得那晚你给他们弄昏了后,带到的大厅,有什么特别?”

金统呆了片晌,轻叫起来道:“呵!是的,那像一个密封的盒子,除了一道大门,一座升降机外,一个窗子也没有。”

凌渡宇道:“怎么会有窗子。”指了指屋顶上道:“整座泰臣大楼,由八楼打上,五十层全被密封在墙内,厅子是墙内的某一处,这是为了什么?”

跟着骇然以对,这是庞大得惊人的空间。

凌渡宇收摄心神,闪了出去。

门外是个二千多方尺的写宇楼,窗户的另上边有一排房间,是高级职员的办公室。现在当然一个人电没有。

凌渡宇和金统两人散开,迅速搜索,十分钟后又碰在一起。

泰臣的办公室不在这里。

亦没有任何通往上层的通道。

金统道:“假若没有法子,不如走回上层的廊道,硬给它炸个大洞好了。”这当然是下下之策。

凌渡宇道:“泰臣大楼每层面积达二万多方尺。你才看二三千方尺,便失去耐性,跟我来吧!”

两人迅速移动,离开了办公室,走迸了一个客厅模样的会客厅。

厅放了几组大沙发,墙上是一幅幅的大图片,展示泰臣公司的骄人产品。·两人不敢停留,走出了会客厅,进入了一条走廊,一边是几间会议室,另一边是个开放式办公室,放满了设计台和大型的电脑绘图仪器,是泰臣公司的设计部。

离开设计部,来到迎客厅,四部升降机林立一旁。

金统刚要说话,忽地全身一震,凌渡宇轻叫道:“有人上来!”

升降机门上的讯号灯亮了起来:二、三、四、五……”显示升降机逐层上升。

这样的时分,凌晨五时许,什么人会上来。当然!除了来找他们的警卫。

凌渡宇叫道:“随我来!”转入了一道走廊里。走廊尽处是一道门户。

脚步声和人声愈来愈近。

凌渡宇取出钢枝,不一会把门打开来,两人闪了进去。凌渡宇又把门锁上。在夜视镜的萤光色下,门内是个二百多方尺的大空间,排了几个文件柜,“l’宇型放了两张书桌,一边桌上是套电脑和电子文字处理器,像个秘书间。”

书桌后是另一道大门。

门上写着“泰臣公司董事局主席泰臣”一行宇。

得来全不费功夫,误打误撞下,两人来到泰臣的办公室门外的走廊响起脚步声和男女的谈话声。

金统轻呼道:“不好,他们要进这里来!”

凌渡宇施展妙技,打开了泰臣办公室的室门,走了进去。当金统掩上门时,外面那道门锁传来锁匙插入匙孔的声响。

室内是个华丽之极的办公室,两旁的组合书架,除了书外还放了套名贵的音响组合,巨型的电视,大书桌斜放在一角。千多方尺的办公室放了一张巨型的会议台,另一角落是组豪华的沙发。地上满铺天蓝色的羊毛地毯。

对着门是两个装满了美酒的大壁柜,装演名贵的酒以百计地展列。

可是办公室没有任何窗户。

身后传来开锁的声音。

凌渡宇向金统打个手势,两人合作多时,早有默契,凌渡宇闪入沙发背后,金统则贴身在书柜与墙角的间隙处。

两人并非奢望敌人不会发现他们的存在,兴要来人一亮灯,他们立时无所遁形,这样做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九章 直捣黄龙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光神》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