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破碎虚空》

第一章 午夜密约

作者:黄易

六月初一,蒙古铁骑进驻留马驿西行七里之惊雁宫後第七日。

一阵健马急驰的声音轰然响起,迅如疾雷般由远而近,直追留马平原的唯一市镇留马驿而来。马蹄踢起漫天尘土,旋风般卷飞上半天,露出了几个强悍的骑士,他们中有精赤上半身的,也有穿上皮革或搭着兽皮的,头上都戴着各式各样狰狞可怖的战士护盔,背上长弓箭筒,插满长箭,正是纵横天下的蒙古悍兵。

时值当午,艳阳高照,大地一片火热,留马驿的主街通原大道颇为热闹,除了本镇的居民外,还有不少外来的旅客和商人。但当蹄声一起,群众牵儿喊娘,一片混乱後,整条街道立时静无人迹,所有人都避进建筑物内或躲进横巷去。说时迟,那时快,七乘蒙古骑士冲上通原大道的入口。

奔进长街後,蒙人骑速不减反增,带头那精壮的蒙人,呼的一声,手中的马鞭扬上半空,在天空中呼啸了一圈,重重落下,抽在马股上,健马吃痛狂啸一声,箭矢般的标前,冲向长街的另一端,其他蒙兵纷纷效尤,呼叫声此起彼落,七乘悍骑狂风般掠过,使人生起一种惨烈的感觉,声势夺人。

就在此刻,一只小黄狗不堪惊吓,失常地发狂从一条横巷直窜出来,就在疾若电光石火急奔而来的骏马前横过,带头的骑士座下骏马受惊弹起前蹄,骑士不慌不忙,一抽马头,人马同时向前跃出,天神般跨越急奔的黄狗,人马还在半空时,骑士弯弓搭箭,利箭电闪,刹那间将奔至道旁一堵上墙下的黄狗,活生生钉进墙去,这时马的前蹄才刚着地,後来的骑士同声喝采,继续加速疾驰,转眼问变成几个小黑点。旋风般来,旋风般去,留下满天飞扬的尘土。露出的箭尾,微微晃动,黄狗的血仍在滴下,地上一滩血红。

同一时间,留马驿最具规模的酒家观云楼的阁楼上,向无踪正目送蒙古悍骑的远去,刚才那一幕仍盘旋在他的脑海内。向无踪年约三十馀,身形高瘦,手脚均较普通人长上一些,动作灵巧,双目转动间使人感到他是个机灵多智的人物。

同时和他在观云楼上凭窗窥看的,还有几个胆子大点的镇民和外地客,胆小的便瑟缩在座位上。

时值午膳,十来张桌子坐满了人,却是一片寂静,小二们也停止了奔动,国破家亡下,众人都心情沉重。狗儿死前短促却凄厉的惨叫,似乎提醒了他们将来或会遭遇的同样命运,很多人的面色仍在发自,一副末世的景象。

蹄声消失,众人尚未回过神来,向无踪的心却不断沉向绝望的深渊,他认出那带头的骑士是蒙古大汗亲兵兵团东卫兵的赫赫人物,箭筒士统领颜列射。要知蒙古帝国以战起家,最重军权,大汗的亲兵,不啻是大汗藉以维持帝座的实力和本钱,能入选者,皆万中挑一的精锐。亲兵共分东、南、西、北、中五卫,每卫兵力经常维持在一万五千人间,一卫内又分宿卫、箭筒士和散班。所以若能高踞箭筒士之首,必定有其惊人绝艺。

向无踪心内暗以箭术独步中原武林的长孙氏与颜列射比较,不禁自己也大吃一惊,原来他的结论竟是:纵使长孙氏的箭艺在用劲巧妙上胜出一线,但纯以杀敌的角度来看,两者也不过是伯仲之间。当然,如果对垒沙场,蒙人配合以威震天下的骑射,长孙氏亦难免落败身亡。这样可怕的敌人,对这位志在驱逐鞑子、还我河山的武士来说,如何能不心胆俱丧。

向无踪在观察街外的同时,酒家内各式人等的一举一动,丝毫不能逃过他的耳目。其中一个面墙而坐、身材高大、衣着普通的外地来客,生得一表非凡,气度沉雄,显是不凡之士。当蒙骑驰聘而过时,此君并没有其他人的不安表现,亦没有起身离座观看,但别看他双肩寂然不动,双耳却在有节奏地轻轻颤动,这等以耳代目的观察方式,实在骇人听闻,若非向无踪这等擅於观察的名家,绝不能得出如斯推论。

向无踪心内的震荡实是难以形容,心内更是疑团重重,先是蒙古大汗的东卫亲兵,在不明的原因下进驻留马驿七里外千里岗下的惊雁宫,跟着再就是这罕得一见的盖代高手出现,两者是否有关连,又或纯属巧合呢?

这时高大汉子起身会账,登时把向无踪从缠织交错的思路里,活生生的扯回现实。这男子看来还在盛年,约在四十上下,不过这类精研气功之士,往往能克服衰老的自然法则,所以年龄很难从外表来判断。

高大汉子走到柜台前,和掌柜闲聊了几句,旁人听来不外是一个远方来客,询问附近的名胜风光,但听在向无踪其内,却知道这汉子乃极富经验的江湖道,漫不善意的问答里,已弄清楚他要的资料,而且因为所问不限於某一目标,故又不用顾虑别人探悉他真正的目的地,极为老练。这时向无踪已下了决心,希望能在这个表面看来毫不相关的汉子身上,追查蒙人到此的目的。

高大汉子步下酒楼,不徐不疾地走向刚才蒙古骑兵消失的方向。向无踪待他走远了,迅速下楼。走出大道,转入一条横巷,展开身法,迅如鬼魅地在小巷里穿插,一面走,一边脱下身上衣服再反转来穿,跟着取出一种葯液,涂抹在面上,这些复杂的动作,都是在他疾奔下同时进行,所以当他再见到高大汉子的背影时,高大汉子已走出留马驿,而向无踪亦从商人的打扮,变成一个肤色黑实的地道农民,如魔法的变幻。

向无踪一边利用道旁的大树草丛掩遮行藏,另一方面,亦不敢跟得太近,因为他对这高大汉子怀有极大的戒惧,一下错失,恐有性命之忧,但向无踪对白己的追踪之术和轻功身法很有信心,自问若来个逃之夭夭,即管敌人胜二十倍,也只可以徒呼奈何。

这时高大汉子突然从往千里岗惊雁宫的官道转入了一条支路,向无踪大为踌躇。他来此已有五天,对这附近的环境了如指掌,他们这些擅长追踪侦测的专家,都必需有超人的记忆力,才能事半功倍。所以向无踪一见高大汉子所定的方向,知道那一带都没有高大的树木,不利於隐蔽行踪,现在他可以做的,一是继续跟踪,凭气味脚印的去向远远吊着对方,一是放弃。想到这里,向无踪自己知道必须迅速下一个决定。其实若非目标如此深不可测,向无踪也不用有这麽多顾虑。

就在此刻,一股形如实物的强大杀气从身後扑来,向无踪大骇,不容多想,向前冲出。他箭矢般标前,刹那间向前推移了超过二十丈的距离,两旁树影急退。他将自己的体能发挥至极限,可是那股杀气如影随形,不加多也不减少,无论他冲前有多快,都无时无刻不在紧紧地威胁他。

向无踪当机立断,停了下来,这样的提气前冲,最耗真力,如果他再不停止,不需假手於人,自己便要气绝力竭而亡。可是停下来後,那杀气仍然保持那样子,自己便如从来没有改变过位置,当然,向无踪知道自己比之刚才,已是大大不如。他现在全身功力,最多只耗剩十之六七,却绝无机会调息,背後涌来的杀气仿如狂风巨浪,一波一波向自己冲来,向无踪先机尽失,纵使而对千军万马,也不致如这般的窝囊。

突然间杀气稍缓,向无踪从崩溃的边缘抽回一脚,身後一个沉雄之极的声音道:“向极是你的甚麽人?”

向无踪心中生起一线希望,急忙答道:“正是家父。”

背後的人略略沉吟,向无踪全身一轻,压力顿消,连忙回转头来。眼前丈许处,卓立了那高大汉子,手上并没有兵器。难道此人不需借助兵刃,便可发出这样的杀气?

向无踪拱手为礼道:“多谢前辈手下留情。”

高大汉子道:“不必客套,若非我见你刚才危急下施展向兄的鬼魅潜踪身法,你现在真的化为鬼魅了。”

向无踪自知在鬼门关打了个转,突然间,心念一动,记起一个人来,膛目结舌地道:“小子有眼无珠,前辈莫非是凌渡虚大侠?”

凌渡虚微微一笑道:“果真是故人之後,功夫不俗,追踪之法也得真传。”

听到这里,向无踪不由老脸一红。

凌渡虚又问:“向兄近况如何?”

向无踪道:“先父於年前练功时,气脉倒流入心,撒手西去。”

凌渡虚长吁一声,转侧了身,负手望天,自言自语道:“生死有命,果真丝毫不爽。唉!不出所料。”这几句说话,使向无踪完全摸不到头脑。

凌渡虚又道:“向小弟为何要跟踪老夫呢?”

向无踪连忙道:“惭愧得很,小子现於复尊旗任天文旗主下任总巡之职,专责侦察敌情,希望能驱逐鞑子,还我山河。十日前得知蒙古大汗从汴梁抽出上万精兵,连夜移师留马驿,得知此地必有天大重要之事,故受命赶来此地。但侦察多日,仍然茫无头绪,未知前辈可否指点一二。”说完後以询问的眼光望着凌渡虚,当然希望他也如自己一样来个全盘托出。

凌渡虚听到向无踪正在为危难的国家努力时,连连说了几声:“好”!眼中露出欣慰的神色,但却答道:“小弟,今日一见,便止於此。”也不说些後会有期的话,转身便去。

向无踪心中打了个突兀,奇怪这位父亲挚交,这样要去便去。刚想说话,凌渡虚回身抛来一本发黄的绢本册子,显然是凌波虚贴身收藏之物。

凌渡虚一边远去一边道:“这上面有些许练功心得,小弟若能领会,将可免步上乃父旧路,好自为之了。”说到最後一句,凌波虚最少到了半里之外,声音仍近如耳语,其功力之深,实在惊世骇俗。

向无踪获赠宝笈,喜出望外,但心中却隐隐觉得凌渡虚有种临危瞩托的味道,大感不安。能令如陵渡虚这个特级高手也担心劫数难逃,一定有件惊天动地的事在进行中。突然间双腿一软,坐倒地上,原来适才早耗尽真力,为了避免在凌渡虚前出丑,才苦苦支撑。凌渡虚既已离去,再也没有支持下去的理由,心下一松,软倒地下。凌渡处不攻一招,便足以杀敌取胜,自是骇人听闻之至。

通往惊雁宫的大小道路,全被蒙古军队封锁,飞鸟难渡,行宫名副其实地与外界断绝了关系。

惊雁宫占地极广,殿阁亭台,气象肃森,依山势而建,背靠千里岗主峰惊雁峰,亦呈行宫得名之来由。惊雁峰高插入云,秀出群山之上,使惊雁宫雄视整个留马平原,留马驿在左上方的七里远处。全宫除主殿偏殿以一种近乎大理石的质料所建外,其他都是木构建筑。主殿雁翔殿坐落全宫核心,左右是两个偏殿,各有一条约二十丈长的廊道相连,如两边飞出雁翼;两个副殿,以左雁翼殿和右雁翼殿为名。宫前护沟深广,引进千里岗的溪流,成为天然的屏障。往惊雁宫除了由千里岗攀山而下外,唯一的途径是一条直通正门的大石桥,宽敞至可容四马并驰,鬼斧神功,气势磅礴,使人生起一夫当关万夫莫敌的感觉。

时值末辰,太阳稍离中天而较偏西,惊雁宫在阳光照射下,巍然耸立。宫外的草原,疏落有致地布满了蒙古军营,间中传来马嘶和号角的长号,上万蒙古精锐,驻扎於此。

这时在惊雁宫的主殿雁翔殿内,聚集了蒙古军中最重要的七个人物,刚才在留马驿大街一展身手的神箭手颜列射,赫然在内。其他六个人,除了一个身穿蒙古皇服的男子和两个汉人外,都是蒙军将领。

那身穿皇服的男子,正背向其他各人,负手察看殿内一条支柱上的浮雕。众人默立一旁,似乎惟恐打扰了他的雅兴,愈发显得他身分尊崇,在他人之上。

皇服男子身形雄伟,甚有气派,负手卓立,便如一株高拔的松柏,英姿过人。他又看了一会,转过身来,一脸向往的神色。男子生得相貌堂堂,不愁而成,双目电光隐现,冷酷而有一种透视人心的魔力,给人以精明厉害却又城府深沉的感觉,是那种雄才大略之士的典型。外貌看来年过四十,可是岁月不但没有给他带来衰老,反而增添了成熟的魅力和威严。

如果向无踪在此,难免要大吃一惊,并要重新对这次惊雁宫事件加以估计。蒙古大汗的近卫亲兵,劳师远征,在这兵荒战乱之时,抽出实力,已属事非寻常,竟然连这样的人物也亲来督师,就更是完全不可思议了。

这位身穿皇服的男子,是在军权上仅次於当今大汗忽必烈的思汉飞。思汉飞为忽必烈之弟,原名旭烈兀,因仰慕中国文化,入主中原後易名思汉飞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一章 午夜密约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破碎虚空》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