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破碎虚空》

第二章 红粉艳后

作者:黄易

一队接一队的蒙古兵马队操入杭州城。

这批蒙古兵最少有二十人以上,人强马壮,都是百中选一的精锐,兵马队护着几辆马车,幕低垂,透出几分神秘。

兵马队行动迅速,转眼间进入了东城一所高墙围绕的大宅,宅前站了迎候的一群人,当先一人神采飞扬,正是号称色目第一高手,现为蒙人驻此最高指挥的卓和,他身後立着一众色目亲信高手和烈日炎,另外还有几位汉人。

马车停在正门前,当下有人上前打开车门,一人大步踏出,风采照人,且有一股帝皇的威严,双目神光如电,竟是当今蒙古大汗之弟思汉飞。其馀几辆马车内的人相继出来,除了颜烈射、赤扎力、崔山镜外,毕夜惊赫然也在其中,另外还有一个身材高大、面目俊美的年轻汉子,未语先笑,洋洋自得。

这些人特别乘车而来,当然是想行踪保密。

卓和连忙迎上,一番致意後,齐齐进入大厅内。

大厅排了两行酸枝椅桌,正中是一张铺了虎皮的太师椅,思汉飞当中坐定,其他人纷纷分左右坐下,立即有侍女来献上洗面的毛巾和香茗。

一番扰攘後,闲杂或身份低微的人,都自动退於厅外。

思汉飞微微一笑,有种说不出的威风和信心,环视众人一眼,道:「各位辛苦了,本王特别要感谢座中两位,第一位是卓和指挥使,他使我们对现今的情势了如指掌,掌握了致胜的契机。」说到这里,顿了一顿,众人连忙趁机歌功颂德一番。

思汉飞续道:「第二位是毕老师,他孤身犯险,与我们的头号通辑犯传鹰相遇,让我们知道此子功力更见精进,得以从容安排,应记一功。」

那随思汉飞而来的高大年轻汉子道:「白刃天向皇爷请命,愿往取传鹰首级。」

一人嘿然冷笑,另一人则冷哼连声。

第一个自然是烈日炎,白刃天此举不啻暗指自己比他师兄毕夜惊更有本领。

另一冷哼连声的,是崔山镜。

原来这白刃天为少林弃徒,後随东海派的邪王历冲习艺,身兼正邪两派之长,近年声名鹊起,名震黑白两道,加入思汉飞旗下只是近月之事,故未能参与惊雁宫之役,为人心高气傲,与崔山镜最是不和。

思汉飞暗中不悦,看了毕夜惊一眼,发觉此公面无表情,丝毫不露喜乐,暗惊此人深沉莫测,由此更推测出传鹰的可怕。

思汉飞道:「传鹰冒犯了毕老师,刃天你急於出手,乃人之常情。但这传鹰的武功,已到了宗匠的境界,我敢说在座各人,单打独斗,都是负方居多。」

众人都曾看过毕夜惊的报告,又深悉毕夜惊的盖世武功,都觉得这是合理的结论,只有白刃天连连摇头,显然仍是不服。

卓和不发一言,完全没有邀功自夸,颇有修养。

卓和的汉人高手中,其中一个身形适中,鼻如鹰勾的人道:「未知可有发现传鹰的行踪,现在离七月十五,只有十五日,他应该在来此途中。」

众人都对他相当注意,连烈日炎这样狂傲的人,也专心细听,可见这人的地位非常特别。

思汉飞道:「程载哀老师问得好,国师和他的四大护法弟子,自从追踪传鹰之後,便似在空气裹消失了,这是非常奇怪,因为他们都衣着怪异,追查起来应相当容易,除非他们蓄意隐瞒行藏,否则定难逃过我们耳目。」

卓和接道:「本座曾经发动千人,五日前搜遍千里岗,直至目前为止,除了发现有一条索桥被斩断了一条绳,和在灵山古刹发现了十具男外,再找不到任何蛛丝马迹。毕老师提及古庙所遇之西域人,必是赫天魔无疑,可知事情发展的复杂,到了非常离奇的地步。」

突然间大门打开,一名小将走了入来道:「大汗有急使求见。」

思汉飞大感愕然。

一个蒙古壮兵,大步踏入,一面风尘,呈上一封以火漆密封的书函。

思汉飞亲手拆开,转眼间看完,将信纳入怀中,淡淡道:「有了国师的消息。」

众人均精神一振。

思汉飞离座起身,在大厅中间负手来回踱步,众人心急知道蒙古大汗密函的内容,目光集中在他的身上。

思汉飞道:「国师弟子铁颜,於昨日把国师身穿的红袍,送回大汗。」

众人错愕之极,对八师巴这一举动,百思不得其解。思汉飞续道:「铁颜带来了几句口讯给大汗,就是国师等待了六十年的日子,已经来临,所有俗世之事,一刀斩断。」

众人默然无语。

事情变化之离奇,超乎常理,这八师巴一向行事出人意表,却处处露出智慧的极峰,虽然今次在不明不白下,拂袖而去,众人估计必有深义。

毕夜惊首次出声道:「国师可能是因战果不利,致有此举。」

众蒙人及色目人纷纷反对,要知国师八师巴在他们心目中便如天神,岂有失败的可能。

思汉飞道:「铁颜告诉大汗国师亲自出战传鹰,他和宋天南两人在二十里外的一个小山头遵照国师的指令等候,直至七日後的一个晚上,才见他出现,神采飞扬,露出了从未有过的欢欣,把红袍交给他们後,嘱咐了几句,便飘然而去,一点也没有透露胜败的情况。」

卓和道:「这就奇怪,据我们所得资料,传鹰叁日前在长江出现过一次,瞬即失去影踪,显然并没有被杀,国师与他的一战,谁胜谁负,耐人寻味。」

思汉飞道:「中玄虚,现在不必追究,最紧要的是搏杀传鹰此子。卓指挥由你指派人手,组成一队最强劲的队伍,掌握到他的行踪後,便需不择手段,务求将他格杀当场。另一方面,我们亦要进行筹备已久的『雷霆行动』,给予众叛逆严重打击,务使他们溃不成军。」

这思汉飞不愧大将之风,几句话再次把众手下的士气提高了不少。

思汉飞续道:「各位养精蓄锐,务求一击成功,将来论功行赏,决不食言。」

众人散去。

这时厅内剩下思汉飞和卓和。目下蒙古在杭的最高决策阶层。

思汉飞陷入沉思里,卓和在旁耐心等候。

思汉飞道:「蒙赤行将在本月十五日赶来此地。」

卓和全身一震,目定口呆,蒙赤行在他们心目中,不啻天上魔神,兼且一向独来独往,即使蒙古大汗,也不敢对他有丝毫约束。

思汉飞道:「大汗使人把国师的红袍送到他处,他问明一切後,仰天狂笑起来,同时又流出眼泪,跟着告诉来使,说他将会在七月十五日搏杀传鹰於长街之上。」

卓和心神皆震,那一战必将在江湖上千古流传。

思汉飞道:「所以我们定要在蒙赤行之前取得传鹰首级,否则我们在大汗前,焉还有容身之地。」

杭州城南的一所小房子里。

向无踪不安地来回踱步,神态有点儿不耐烦,一副等待的神情。

屋外传来弹甲的声音,叁长一短。

向无踪立时精神奕奕,满脸欢喜。

一个风姿绰约的少妇,从窗户穿了进来,毫不等待,rǔ燕投怀般扑进了向无踪的怀里。

两人紧紧的拥抱在一起,热吻起来。

良久,那美丽的少妇抬起俏脸,竟然是当日向无踪仗义出手从烈日炎的魔爪下救出的许夫人。

许夫人道:「无踪,你清减了。」

向无踪道:「衣带惭宽终不悔。」

这一句接着是「为伊消得人憔悴」,向无踪精通文学,借此以喻自己此心不二。

许夫人俏脸发光,在爱情的滋润下,散发惊人的艳态,这许夫人身为飞凤帮的副帮主,芳龄虽已二十五,还是末嫁之身,原名许傲菊,却臼称为许大人。

许夫人道:「无踪,我很担心,形势对我方甚为不利。」

向无踪道:「难道我们又折损了很多人手吗?」

许夫人道:「不是,所以我们才觉得大为不利。因为蒙人掌握实权的一班人,除了几个有限的汉人外,清一色是蒙人、色目人和其他西域人,我们的情报网几乎完全不能打入这内围的圈子。反观我们,各家各派的人也有,品流复杂,谁也不敢保证谁不会因要保障庞大的亲族财产,甘作鹰犬。就这样比较敌我形势,我们实处於有败无胜的局面。」

听了许夫人所说的这番话,向无踪几乎立刻升起官捷的面容,此人正符合许夫人所说的,有庞大的亲族和财产需他保护,而且此人之所以能积功至复尊旗的副帮主,全仗消息灵通,屡屡立功,既然汉人这样难打入蒙人的权力中心,消息又是从甚麽渠道而来,不问而知内中定有原委,向无踪决定要仔细调查。

许夫人见向无踪陷入沉思里,续道:「就是因为那次我们除了遇伏外,再没有其他事故发生,这才显得事情有点不妥,蒙人必是待最有利的时间,才一举攻破我们。」

其实她还懵然不知,卓和指挥的『雷霆行动』,已於当夜的子时开始,情况万分紧张。

向无踪双手一紧,把许夫人丰满的肉体紧搂向自己,鼻子同时贪婪地嗅吸许夫人身体发出来的女性幽香,似乎生怕这使自己刻骨铭心的可人儿,一不小心便会随时失去,真想和她立即远走高飞,那管他国仇家恨,可是他深悉自己决不会这样干,无奈地叹了一口气。

许夫人俏面绯红,呼吸急促,不堪肉体接触的刺激,激发起原始的春情,在这漆黑的平房里,一时间春色无边。

像他们这等久历人事的男女,思想都倾向实质的收获,所以几乎一是没有动情,否则都必是肉慾的关系,尤其是在这朝不保夕的乱世,情况尤甚。

许夫人离开了向无踪,已是次日的清晨,她不敢展开身形,以平常的脚步,走回自己隐迹的平房。

当她走进大门,一人闪出,原来是武当派夏侯标。

许夫人面上一红,作贼心虚,觉得自己的事给他看破似的。

夏侯标笑道:「许夫人,我有位老朋友要给你引见。」许夫人见他不问自己整夜在外的原因,心中稍定,欣然道:「究竟是谁?」

夏侯标望望她的後面,她自然地转头向後,岂知腰下一麻,一股内力迅速侵入,封闭了自己所有穴道,娇躯一软,向後便倒,给一只粗壮而有力的手,从後紧搂自己的腰部,自己软绵绵地倒在他怀里,背臀都给他紧贴无间,跟着是男人热烘烘的呼吸喷到脸上。

夏侯标的面孔凑了上来道:「这样的尤物,真舍不得送出去。」

许夫人方自盘算这句话的意思,一阵马蹄声耳际响起。

夏侯标把许夫人拦腰抱起,向门外走去,许夫人见到一辆灰色的马车停在门外,一个马夫坐在车前驭马的位置,正在等待。

马车的门窗都以布遮盖,丝毫看不见内中的玄虚。

夏侯标把许夫人抱至车前,车门打开,一个人伸出手来接。

许夫人登时整个脑海轰然一震,有如坠入了万丈深渊、痛苦不复的十八层地狱。

这人竟是烈日炎。

许夫人心中狂叫!

这夏侯标是内姦,怪不得那次围攻烈日炎,几乎全军覆没,他却能安然无恙,今次烈日炎大模大样来接自己,与自己同匿於此的其他八个各派好手,必然凶多吉少,而自己即将遭遇的命运,可能比死还要可怕一百倍。

烈日炎一把抱住许夫人,放了她在车厢的座椅上,把车门关上後,与这美丽的许夫人相处在这六尺见方的世界,马蹄的的答答,又开始起行了。

许夫人闭上双目,只知烈日炎拍打了自己身上的几个地方,封闭了自己的几个穴道,现在就算她慾嚼舌自尽,也是不能办到。

烈日炎一只手急不及待地游进了许夫人的衣服内,肆意活动起来。

许夫人暗叹一声,感到这采花老手熟练地挑逗自己,两行热泪直流出来,心中喊道:「无踪,我不能为你保持贞洁了。」通过官捷所留下的暗记,他知道复尊旗第一把交椅的任天文,亲率旗中的精锐,抵达此间的一处神秘处所,现时他就是赶往相会,共襄大事。

他朝目的地赶去,心里有点焦急,因为与许夫人缠绵,一再延误,使他迟了两个多时辰,刚转过一条街,突然一惊抬头。

前方天空上有一股黑烟,散在天空,还有少许白烟冒升正是自己和官捷约好之处。

向无踪心中一懔,举步赶去。

前面围满了人,他挤入人群之中,骇然见到任天文和全帮精锐驻扎的大宅,变成了大火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二章 红粉艳后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破碎虚空》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