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破碎虚空》

第七章 万众瞩目

作者:黄易

七月七日,杭州蒙方政府在镇远大街贴出告示,限令全街两边屋宅居民,必须於七月十五日已时前,撤离居地,至另行通告为止,任何人等,都不得在该段时间内,进入该区。届时蒙军开至,封锁该地,擅入者死。蒙古第一高手蒙赤行,将会与传鹰决战於镇远大道之中。

这个消息像瘟疫般蔓延,一刹间传遍杭州,跟着向各省扩散。此一战已势在弦上。

七月七日晚。

飘香楼。

高典静走进飘香楼内,这时厅内站了一群人,除了官捷外,还有程载哀等几个汉人高手。

众人见到她进来,都躬身为礼,态度尊敬。

官捷的表情有点不自然。

叛徒的滋味,当然不好受。

高典静微笑还礼。

她一举一动都是风姿优雅,令人目不暇给。

她踏上二楼雅座的梯阶时,仍隐隐觉得这批蒙方高手的目光,正注视自己的背後。

这几位高手当中,以程载哀的眼神最足,据说他的武功与毕夜惊相若,当日田过客力战而亡,正是以他为主的战果。

高典静有一种很奇怪的直觉,就是这些不可一世、趾高气扬的高手之所以特别敬重自己,全因为对传鹰的敬重而爱屋及乌。他们虽然处对敌的关系,但现在形势微妙,蒙古大汗已亲自批准了蒙赤行和传鹰的决斗,无形中承认了传鹰的身分,所以传鹰虽然身为蒙人的死敌,可是现在即管他招摇过市,绝对没有人敢动他分毫。

一切都有待决斗的来临和解决。

走着走着,来到一间厢房中,房内一名中年男子正在专诚相候。此人相貌堂堂、气度非凡,一点也没有因久候而有烦躁的表现。

高典静踏进房内,他连忙起身让坐。

房中照例放了她的古琴,高典静也不多言,坐在琴前,调音後叮叮咚咚地弹起琴来,她修长而柔软的手指,在琴弦上飞舞,奏的是忆故人。

琴音仆而不华,宁静致远。

一曲既尽,该男子喟然长叹,显为琴音所动,有感於怀,不能自已。

高典静亦是另有怀抱,一时两人默默无语。

窗外遥夜微茫,月影凝空。

男子打破静默,赞叹道:「典静的琴技,真当得起天下无双这个称许。尤其今夜这一曲忆故人,哀而不伤,已臻琴技的化境,他日我忆起此刻,定难自已。」

这人措词优美,表现出个人的学养,含蓄地表达内心的感触。

高典静心想刚才我虽然在此弹琴,心神却系於传鹰身上,你却如此感动,造化弄人,竟是如斯。

男子续道:「自去年一别,我奔波各地,每一次忆起你的音容,心中情思难禁。早知这等挂人心,何如当初不相识。」

高典静心神一震,抬起头来,对面这男子,无论人品胸襟,皆是上上之选,虽不能和传鹰那种独特的气质相比,亦是万中无一的人物,他每一次来都只是静听琴音,从未像现在那样赤躶躶地透露心中之情。

那男子不再多言,只是双目中透露出无限深情,使人心悸。

高典静心田内浮现出传鹰的丰姿,今日耳中所闻,都是有关蒙赤行与他决斗的话题,只想掩耳不听,她实在难以接受任何有关传鹰落败身亡的猜测,但这已成了一致的定论,她只想躲在一处荒野无人之地无论战果如何,也不想知道。

男子续道:「如果你肯委身下嫁於我,本人周城宇,愿意退出红尘,和你找一个清静隐僻的桃源之地,共度此生,终日听你弹琴其他的事,一概不管。」

这几句高典静听得极为入耳,茫然抬起头来。

两行清泪,急涌而出。当周城牢一只手,轻搂她的香肩时,她心中想着的,仍只是传鹰一个人。

周城宇听到高典静微不可闻的声音道:「请即带我远离此地。」

在数丈之外另一间厢房内,聚集了官捷、程载哀等一众高手,话题正是有关汉蒙两大顶尖高手的决斗。

这是杭州的人目下最热门的话题,他们谈的也不例外。

官捷道:「程老师,蒙赤行和传鹰两人,程老师都已见过,不知你对他们胜负有何见解?」

各人都露出极有与趣的神色,因为一般人的推测,都是凭空猜想,但程载哀既然分别见过两人,自己本身亦为有数高手,作出的推测自然权威得多。

程载哀环视众人一眼,面容一整道:「坦白来说,程某若遇上这任何一人,落败身亡,不在话下,但若要我选择的话,我却宁愿面对传鹰,而不想对垒蒙赤行。」

另一汉人高手宁远奇忙道:「程老师,此话何由?既然都是落败身亡,死在谁人手上又有何分别?」

程载哀苦笑道:「当日我在皇爷引见下,得谒魔宗蒙赤行,那经验实在极为可怕。」说到这里,停了下来,陷进了回忆里,面上的表情,便似要在一个噩梦里挣扎醒来。

众人大为惊懔,程载哀为黑道顶级高手,一生横行无忌,居然连回忆起当日与蒙赤行的相见,也惊悸如此,怎不教众人惊骇莫名。

程载哀续道:「蒙赤行最惊人处,是他修成了一种以精神力量转化物质的奇功,那日他只是望了我一眼,我便感全身乏力,完全起不了对抗之念,那感觉就好像在噩梦里,明明见到毒蛇恶鬼,群起扑噬而来,却无法抗拒。」

众人一想,这确是可怕之极,蒙赤行这种境界,实已到了旷古绝今的地步,试问还有甚麽人可以和他对抗?

官捷道:「我想或只有无上宗师令东来,才能与他匹敌。」

众人又继续谈了一会,直至深夜,这才散去。官捷登上骏马,驰向自己小妾的别宅。

街道静寂无人,有如鬼域。

刚转出了街角,小妾的别宅已然在望,官捷一抽马头,停了下来。街心现出了一个人,正是向无踪。

向无踪沉声道:「官兄在何处快活回来了?」官捷嘿然一笑道:「龙尊义等已尽离此地,看你还能约些甚麽人来?」这几句话暗讽向无踪当日联同祁碧勺等偷袭之事,同时亦试探他是否尚有帮手。

向无踪看着这个昔为战友的叛徒,一股怒气冲了上来道:「要取你的狗命,我一个人便已足够有馀。」伸手拔出背後的长剑。

官捷嘲弄地一笑道:「你向无踪多少斤两,我官某岂会不知。那次算你命大,否则早随任老儿等一齐归天。」说完跃落马下,抽出长剑,遥指正向他迫近的向无踪。

旋而官捷大为惊骇,几乎怀疑自己面对的是另有其人。

原来他发觉向无踪气势庞大,剑尖晃动间,精妙绝伦,将自己的剑势完全封死,比之自己熟知的向无踪,功力精进了一倍不止。怎不令他惊骇若绝。

向无踪心中怒火狂燃,想起复尊旗因此人之背叛而覆灭,自己尊之若父的任天文,亦因这叛徒而惨死,低叱一声,全力一剑刺去。

官捷挥剑抵挡,两人乍合又分,双剑互相遥指。

跟着官捷手中长剑堕地,向後倒下,胸前鲜血狂涌而出。

向无踪走前低头细察,盯视官捷苍白的脸容。

官捷道:「这也好,免得我不能安睡。」

向无踪道:「早知如此,何必当初。」

官捷声音渐趋微弱道:「换了阁下是我,恐怕亦难免走上这条路,其中细节,再不堪提。」跟着道:「传鹰的处境,已极险恶,阴癸派因毕夜惊和烈日炎的惨死,现在尽起派中精锐,来杭复仇。」

向无踪心中一震,阴癸派为魔教的旁支,诡秘莫测,甚至连其所在之地,一样罕有人知。魔功另辟蹊径,观乎毕夜惊和烈日炎的身手,派中其他各人,当亦有惊人绝艺。据说阴癸派的现任掌门厉工,当年为无上宗师令东来所败,觅地潜修魔功,若今次引得他前来,加上派中其他高手,传鹰处境,就非是险恶所能形容了。

官捷续道:「白刃天的师傅邪王历冲亦在来此途上,传鹰此战,纵使胜出,怕也难逃此等恶魔毒手。」说到这里,突然大口喘气。

向无踪思绪混乱,这历冲是黑道的有数人物,极不好惹,与其落到他们手中,传鹰倒不如轰轰烈烈战死於蒙赤行手下,反而好过得多。

官捷全身一阵*挛。

向无踪见他口chún急动,似还有话要说,连忙低头下去。

官捷以低不可闻的声音道:「无踪,换了是另一个时代,我们或可成为知交朋友。」头一侧,断气死去。

向无踪站直身子,心中毫无得报大仇的欢欣。

七月十日

各地武林人物,开始从四面八方涌入杭州,这一战成为了江湖上最重要的头等大事,代表了汉蒙两方的声誉,假设任何一方战败,势难再抬起头来。

传鹰却似在空气中消失了,无论各方面的人怎麽努力,都找不到他的踪影。

离七月十五日决斗,还有五日。

七月十日晚。

蒙古总指挥使卓和的大宅,灯火通明。

大厅的正中,卓和稳坐主位。右边一排尽是赤扎力、程载哀、崔山镜等蒙古领导人物。

左方一排则坐了十多个形状怪异的男女。

为首是一个长发垂肩的男子,此人面色紫红,皮肤滑如婴儿,双目威电闪,白衣如雪,身材瘦削,却骨格极大,颇有一种仙风道骨的味道,只其威势便知是难惹之极的人物。

其实这人岂止难惹,卓和离他有丈许的距离,仍然感到一阵阵阴寒之气,从这人身上发射出来,使他不得不运功抗拒。

这人正是毕夜惊和烈日炎的师兄,江湖上最神秘的阴癸派掌门血手厉工。厉工当年横行天下,满手血腥,後来惹出无上宗师令东来,这才落败归隐,今次重出江湖,据说魔功大成,比以前又可怕百倍。

他左边是位身穿道袍的女子,外貌叁十许人,面目姣好,可惜双目闪动间予人凶毒狡猾的感觉,是仅次於厉工下阴癸派匹大高手之一的符遥红,据说其一条软索,已得窥魔功之秘,武功与同为四大高手之一的毕夜惊相捋。

依次而来的是阴癸派其他两大高手,魔影邓解和鬼刀李开素,这两人多年没有出来走动,想亦是因令东来之威,迫得养晦韬光,

跟着是个妙龄少女,样貌秀美,双目艳光流转,媚骨天生,是符遥红的徒弟。

接着是谢冲、凌志远、康圳、白广然等一众阴癸派第二代弟子,观乎他们的眼神气度,均是不可轻视的高手,阴癸派的实力,经过一番休养生息,又逐惭强大起来。

卓和举杯劝饮,双方客气一番後,卓和道:「厉宗主今次重出道山,未知有何大计;可否容我等尽尽心力。」

厉工望向卓和,卓和登时面上一热。此人眼神的凌厉,比之传鹰、蒙赤行、八师巴等,也不遑多让。

厉工道;「本人不慾自夸,当日败在令东来之下,心服口服,这十年来潜修敝派紫血大法,大彻大悟,始明天人之道,全身血液,尽转紫红,神功有成,回想当日一败,致有今日之果,人世间祸福难料,此为一例。」声线低沉有力,带有一种使人信服遵从的魔力。

卓和根据传闻,知悉以往这魔王的声线高亢难听,性情暴躁,可是今次面对此君,却全无这种感觉,这紫血大法不但给人换血,还有使人转化气质的成效。

厉工续道:「今次厉某率众出山,主要目的是希望能和令东来再决生死,是成是败,反为次要。」

众高手一齐凛然,一方面佩服这魔君的心胸气度,另一方面想到居然以这等人物,潜修十年後,又练成传说中魔教的无上心法,但对於与令东来一战,依然全无把握,这令东来武功之高,实使人难以想像。

那身穿道袍的符遥红尖声道:「还有就是要为毕夜惊和烈日炎报杀身之恨,割掉碧空晴和传鹰两贼的人头,以祭他们之灵。」

程载哀不解地道:「符仙姑,请恕在下多言。烈日炎确为碧空晴所杀,你要找他报仇,天公地道,但毕兄当夜与直力行决斗高楼之上,两人同归於尽,又怎能扯得上传鹰呢?」

符遥红冷哼一声,显然对程载哀的质询大为不满,道:「若无传鹰此人,怎会有当夜之战,毕师弟又怎会惨死当场。」

众蒙方高手一齐愕然以对,均觉此妇蛮不讲理,惹人反感。

惟有崔山镜心下窃喜,传鹰这次惹出阴癸派,若一不小心,落在这等凶人手上,真的生不如死。这崔山镜心胸极窄,当日传鹰在他手中逸去,进入秘道,使他恨之刺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七章 万众瞩目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破碎虚空》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