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破碎虚空》

第二章 年青高手

作者:黄易

今晚天气极佳,留马平原覆盖在一夜的星空底下.宇宙神秘浩瀚,无边

无际。 惊雁宫前的蒙古营地,火把通明,照亮了半边天空,背後巍然耸立

的惊雁宫躲进黑夜的 阴暗里,诡异难测,像一个建筑出来的谜。

俯视着这壮丽的情景,韩公度心内一边飞快地盘算计画的每一个细节,

尽量减 少失败的可能性。他站在一个离惊雁宫的七里远的小山头。身後半

里处的是虎君山庙, 亦是约定聚集的地点。

突然一个意念浮上心头,事情失败与否,已非由他所操纵,最大的漏

洞,就是 敌我的势力,他也一无所知。敌人可以不论,但连己方今晚约来

的六个人,有多少会应 邀而来,仍是末知之数。

「阴柔手」田过客与「矛宗」直力行,与自己并列道门三大高手,一生

过命的 交情,同属忧国忧民之士,接到通知,必能共来赴义。

凌波虚名震天下,据说水火不侵,先天气功达到前无古人的领域,如能

来助, 必使成数大增,不过此人浮云野鹤,漂泊无定,是否能接到通知,

纯属命数。

「双绝拐」碧空晴一身硬功,天生神力,冲杀於千军万马中,斩敌将首

级如探 囊取物,更为绝大助力。

横刀头陀数十年来高踞佛门第一高手尊称,据称为无上宗师令东来之下

的第一 人,如不能来,势使实力大幅削弱,其人多年来一直失去踪迹,来

的机会更渺茫。

最後就是神秘莫测的「抗天手」厉灵,传说此人精研天人合一之道,连

鬼神莫 测的无上层次,不问世事,幸而师门与他渊源深厚,但能否前来,

亦只是五五之数。可 是事情却是势在必行了。

想到这里,心神一动,回转身来,十丈外站着一个身穿夜行衣的胖子,

虽然随 便的站在那里,却如高山峻岳,使人生出全无可乘之机的感觉。正

是阴柔手田过客。

这两位并列道门三大高手的非凡人物四目交投,如电光相击,两人自四

十年前 相识以来,同由寂寂无名之辈,至跃登一流高手的宝座,多年来出

生入死,人与人交往 间无可避免的恩怨交织,突然在这一刹那水rǔ交融,

提升到一个更超越的境界,进入一 种超乎的语言的了解。

韩公度说: 「好!」

田过客答:「我来了!」

一对生死之交,在这关头立显出他们过命的交情来。

田过客道:「直力行也来了。」

韩公度和田过客两人抵达山君庙时,矛宗直力行标枪似地站在庙内的山

君像前, 乍看有如另一尊神像,背後插着一长一短两枝长矛,他的敌人都

知道,这两枝矛装起上 来,可成为一丈二尺的长矛,变幻已尽鬼神莫测之

能事,挡者披靡,为使双头矛的古今 第一宗匠。

矛宗直力行不苟言笑,见到这两位多年末见的老友,仅只是点首为礼。

田过客咧嘴一笑道:「老直你来早了。」

直力行不置可否。韩公度突见故人,便要叙旧,慾说话时,一个声音远

远传来 道:「我也早了!」

第一个「我」字似乎仍在十丈开外,一句还末说完,这人便跨进庙门,

一脸从 容,似乎并没有走过路,原来是早先向无踪遇到的凌渡虚。

韩公度大喜迎上,凌渡虚摆手道:「韩兄,我等肝胆相照,客气话,不

用再说 了。」突然露出倾听的神态道:「有人正在赶来。」跟着面色一变

道:「好惊人的轻功。 」话还未完,来人己至庙门外,又停下来。

庙内四大高手打个招呼,分立四处位置,作好准备,如来者为敌人,即

便扑杀。 这些实战经验丰富的高手,瞬那间各移到最有利的战斗位宵,在

这等高手联手一击之下, 相信来者若能不立毙当场,应可得天下第一高手

之位。

庙外的人还未现身,一股强绝无伦的杀气从庙门外惊涛骇浪地涌入,庙

内四人 连忙运功抗拒,形成另一股惊人的气势,两股庞大气势交锋下,古

庙内登时劲气横流。

庙外来者闻声道:「如此岂是待客之道!」庙内四人齐吃一惊,此君居

然在四 大高手的压力下,依然能从容闻声说话,这等实力,确是惊人。

韩公度打过招呼,四大高手齐齐收回功力,这种气势的对峙,为精气神

之交锋, 其凶险处,尤胜兵刃往来,故必须较强的一方才能收势退开,今

日向无踪在凌波虚的杀 气下,几乎当场暴卒,便是一例。

一名大汉走了进来,背插双拐,正是那以背脊撞树借物传劲,和以暴喝

传音伤 了烈日炎的高手。

大汉环扫众人一眼,仰天一阵长笑道:「我碧空晴今日能与各位朋友聚

首一堂, 已是无憾。」神态间慷慨纵横,不愧当世豪士。

韩公度道:「今日得会碧兄,见面远胜闻名。」原来两人还是第一次相

见。

碧空晴道:「令师兄曾在我面前多次提起韩兄,始终无缘相遇,不知令

师兄近 况如何?」

韩公度师兄还丹道人,武功虽稍逊於韩公度,但琴棋诗书,无所不精,

又爱喝 酒交友,相识满天下,备受尊崇。

韩公度面容一黯,答道:「这事不如容後再说。」

众高手齐皆愕然,知道还丹道人出了问题。

碧空晴向凌渡虚拱手道:「如果我刚才要硬闯入庙,一定不会选凌兄扼

守处。 」

碧空晴光明磊落,对自己的想法不加掩饰,这样说不啻认为众人中以凌

渡虚最 为难惹。

凌渡虚微微一笑道:「碧兄客气。」

数名高手略一接触,各人虚实,已有几分把握。众人又寒暄了几句。

韩公度说:「今晚得各位应邀来此,可见我汉室气数尚未尽绝。现只剩

厉灵和 横刀大师未来,但我们不能再等了。」即以这几位盖代高人,听到

两人的名字,也翟然 动容。

田过客道:「厉老不问世事,老韩你怎使得他动?」

韩公度正慾答话,碧空晴一声断喝,双拐在手,一股凛例之极的杀气,

向庙门 狂冲过去。众人回头一看,俱大惊失色,只见一个年约三十出头、

身材修长的男子,一 对眼睛精芒隐现,当门卓立,衣衫被碧空晴的劲力刮

得猎猎作响。

他们这等高手,累年苦修,已拥有近乎第六感的触觉,若有人接近,必

然早生 警觉。他们在江湖里打滚,屡次死里逃生,皆倚仗这种超乎平常感

官的触觉。可是这年 轻男子进入庙门後,他们才有感应,因此碧空晴大骇

之下,才会挥动到他已多年不用的 双拐,只是这件事,保证来客足可扬名

江湖了。

碧空晴见来人在自已的气势压迫下,不但毫不处於下风,还依然保持了

强大的 反击力,更是骇然,不知甚麽地方冒出这样厉害的人物。其他高手

见他年纪轻轻,不好 意思联手合击,况且敌友未明,只略略移动位置,防

止他逃走。

年轻人微一皱眉,碧空晴突然强烈地感觉到他要说话,连忙放缓了对他

的压力。 事後也觉得奇怪,似乎年轻人透过他的心灵来通知他一样。

年轻人压力一轻,道:「小子传鹰,家舅抗天手厉灵。」说罢闭口,惜

字如金。

韩公度细心打量,这自称为厉灵甥儿的传鹰,天庭广阔,双目炯炯有

神,精灵 深邃,使人难以测度,相貌特出,是那种敢作敢为、胆大包天的

人。韩公度阅人千万, 经验告诉他这类是天生正道又是灵活多变的才智之

士。唯一不解的似乎是他有种非常独 特的气质,即以韩公度这老到不能再

老的江湖道,也感到难以将他分类。

韩公度道:「事关重大,傅小兄有何证物?」

形势紧张,若传鹰不能证明自己的身分,碧空晴将会被迫出手。传鹰能

令这几 位出类拔萃的高手这样紧张,确是非同小可。

传鹰从容不迫,一面对抗碧空晴的强大气势,探手入怀,取出一封信,

运劲轻 轻一弹,那封信疾如离弦之箭般飞向韩公度。

传鹰再次露了一手,他能在碧空晴的压力下,运功将信飘飞过去,在众

高手眼 内已是不同凡响。

韩公度不敢掉以轻心,张口吹出一道真气,信封一伸一张,封口处的火

漆裂了 开来,信函跌出; 接着刀光骤闪,一把小刀由田过客手上飞出,把

函件钉在传鹰旁的门 上,传鹰一动不动,就像小刀绝不会向他身上招呼似

的,镇定过人。

那函件长长的垂了下来,上面写道:

字奉公度道兄钧鉴:与兄一别,转瞬二十一载,终日沉迷鬼神之道,不

知世事 矣。厉灵人生快事,唯与令师兄把酒斗艺,回味无穷。昔年曾为令

师兄推算禄命,今年 入夏当有一劫,顷接大函,知天数有定,徒呼奈何。

岂能推托,特命传鹰此子前来听命。 此子罕世之才,自幼即有奇气,惜乎

天性近道,超乎俗流,不爱世务,此子胜吾亲来, 是可预见,他日当知吾

言非虚。

                  

                  厉灵顿首

                  庚寅年五月寅日於无一斋

众高手看罢,一齐释然,碧空晴深深打量了传鹰一眼道: 「小兄果然了

得。」

传鹰微微一笑,尽管得这当代高手如此推许,竟是丝毫不以为意。

韩公度道: 「得传小兄来助,令我们胜算又增,现在除了横刀大师外所

约者均 已到齐,厉老又得传小兄代劳,相信会更理想。在行动前,先让我

将来龙去脉说个清楚。 」环顾众人,虽神色不变,都露出注意的神色,只

除了传鹰。韩公度有一种感觉,传鹰 并没有细听,或许根本不曾听入耳,

这时他亦没有时间深究,收摄心神,续道: 「本人 与敝师兄数月前因缘巧

合下,得知累世相传的战神图录,秘藏於惊雁宫内,并知取宝之 法,於是

与师兄西来取宝,岂料途中不幸遇伏,敝师兄为魔宗蒙赤行所擒,小弟则悻

逃 大难。」

韩公度说来轻描淡写,众人已猜想出当时战况之激烈。韩公度和还丹道

人均为 一流高手,现今一落败一遭擒,魔宗蒙赤行的武功,看来除了神秘

莫测的无上宗师令东 来外,再难有可与匹敌之人。

韩公度面容转为沉重,沉吟一阵後道:「我探知蒙古国师八师巴苦修精

神上的 奇功,据说其中一种能令任何人吐露深藏内心的秘密,所以做师兄

遭擒,我立知大事不 好,连忙运用敝师兄多年来苦心研究的联络之法邀约

各位。但已被蒙军早来一步,足见 八师巴擅长精神奇功之言,绝非虚构

。」

众人面上都露出了怀疑的神色,韩公度心中一转,已明其故,便说:

「敝师兄 虽知整件事的来龙去脉,不过取宝之法,必需精通易理之人,才

可明白,所以八师巴虽 能从师兄身上得悉事情大概,独不知取宝细节。」

那即是说还丹道人并不懂得易理。

碧空晴道: 「战神图录虽为世代相传的无上至宝,据称可上通天道,超

脱生死。 但传言夸大,焉能尽信,岂值我等冒上生命之险,加以抢夺,韩

兄有以教我。」语气间 大为不满。

韩公度欣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二章 年青高手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破碎虚空》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