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破碎虚空》

第二章、隔墙有耳

作者:黄易

传鹰辞别了碧空晴,连夜赶路往成都。

他体内气来而复往,去而复还,生生不息,一点疲倦的感觉也没有。

心中惦记看祝赫二人,恨不得长出翅膀来。

他放弃了从官道快马狂奔的方法,穿山越岭,专抄最快的山路急行,不到叁日叁夜的时间,抵达宜昌。

成都在两日行程内。

照他估计,他现在应该比坐马车的魔教凶人,最少要早到了一天。

传鹰豪气大发,心想不如在这里待上一日,找血手厉工来试试他的厚背长刀,乾净利落地解决了整件事,胜似日後纠缠不休,於是找了一间扼守进城要道的客栈,住了入去。

房间 素整洁。

传鹰端坐床上,默想战神图录上的诸般秘景,不一刻进入天人交汇的境界。

天地重归寂静。

客栈内每一下步声、谈话声,甚至旅客在床上转动的声音,也给接收到传鹰超人的听觉内去。

所有杂念被驱逐出他思想的领域外。

街上的车马声,似乎在很遥远的地方发生,叉似近在耳边。

传鹰逐渐收摄心神,整个人的受想意识愈来愈凝 ,逐渐把所有声音置诸脑後,便俨迅速离开声音响处,所有声音从他的灵智淡出。

无念无想。

就在这一刻,他被一段对话吸引了他的灵神。

吸引他的并不是说话的内容,而是说话者的杀气。

当日传鹰受伤躲在马厩,感到一股邪恶的力量在附近,原来是魔教的凶人在搜索他。

随後向无踪出现,传鹰的精神有若一个无形的探测工具,感知了向无踪的善意,便是这类超越日常感官的精神感应。

传鹰暂止了精神往更高层次的旅程,集中能力,专心窃听那段对话,其他的声音立时变得模糊,只 下那充溢杀意的对话声音。

一把沙哑的声音道:「姓周那小子的路线摸通了没有?」

另一把尖锐刺耳的声音道:「老大留下的记号,指出姓周的可能知道了风声,将会於今夜趁黑赶路,哼!岂知这正给了我们搏杀他们的最好机会。」

沙哑声音道:「只是我们两人,便足可迅速干掉他们,何须待至路上才动手。」

尖刺声音道。你有所不知了,姓周的也不是易与之辈,虽然从事正行买卖;却是少林派俗家弟子中的表表者,况且他随从中还有好几个硬手,老大不想留下手尾,所以才召集我们七人全体出动要求一击成功。跟着压低声音道:「况且这次的酬劳惊人的优厚,足够我们两年花用,老大特别谨慎。跟着发出一下奇怪的声音,看来是吞了一下口水,道:「那妞儿的确很美,确是我见尤怜。」

两人一齐婬笑起来。

传鹰听到这里,一股怒火升起,这票大盗分明受人主使,要去干一件害财劫色的灭绝人性恶行,自己岂能坐视不理,看来唯一暂时把厉工的事抛开一边,因为只有当这批凶徒聚集一起时,他才可以一举搏杀。

沙哑声音忽喝道:「谁?」

一把沉雄的声音道:「老五,老七—是我。」

尖刺声音释然道:「是老二。」

跟着是开门声。

传鹰心中一凛,这老二的脚步声似有若无,连他也要到他沙哑声音喝问时,才知他的到达,显然功力不俗。

传鹰立时对他们七人的实力重作评估。

老二道:「我刚见过老大,决定今夜守候离城的几个要点,一待姓周的车队离城,即紧蹑其後一到僻静处便即狙击,记着,那女的一定要丝毫无损。这交易的主子,连我们也得罪不起。」

其他两人默然不语,接着是开门声。

叁人离房而去。

传鹰取了厚背刀,也穿窗而出。

一轻华丽的马车,在十多乘骑士的护途下,迅速在黑夜的官道奔驰。

前面的两骑提着防风的灯笼,在前路照明开道。

星月无光。

风沙呼呼。

灯火跳动不停。

凄清荒凉。

其中一位方面大耳、相貌堂堂的中年大汉,一狭马腹,从後面赶到马车旁,隔着低垂的窗 道:「辛苦吗?」声音充满关怀的情意。

低弱不可闻的女声在内面「嗯」的应了一声,便不再言语。

中年大汉道:「很快便到沙县,我师兄会在那里接应我。」跟着放缓马速,又落後入马车後的队了。

他旁边一位年近四十的骑士道:「周爷?那消息会不会是虚假的。」

姓周的大汉面上露出担忧的神色,断然道:「不会,陕北七凶一向在陕西横行,专干杀人越货的勾当,等闲绝不会离开地头,今次专程东来,又多方设法追蹑我们的行踪,绝非偶然。」

他身後一位年青精壮的骑士道:「师兄,我们也不是好惹,何况与他们一向河水不犯井水,为何会找上我们?」

姓周大汉道:「陕北七凶一向认钱不认人,成为了很多有财有势但又不慾出面的人的行恶工具。我有一个感觉,他们是冲着我这未过门的妻子而来,否则时间上不会这般巧合,我们一接了她上路才七天,这批凶徒便找了上来。」

众人一齐沉默。

陕北七凶,横行川陕,十多年来从未失手。

据称老大鬼斧白无心及老二短刃马黑手两人技艺精湛,狡计百出,是非常可怕的杀手。

他们并没有分毫胜算,只希望能乘夜逃出,和在沙县接应的人会合。

姓周大汉沉声道:「陈功和何师弟,等会若有危险,你两人护送马车先行,由我们在此拦下凶徒。」

他决意不惜一切,保护马车内娇柔的玉人。

两名骑士低应一声。

此刻各人都心情沉重,只希望快快抵达沙县。

风势愈来愈急。

他们逆风而行,兼又道路黑暗,使他们的行速不增反减。

敌人会在任何时刻凶现。

一阵急剧的马蹄声在後方响起。声音迅速增强,显示追来者以高速从後赶来。

活像要命的咒声。

众人面色一变,一齐勒停马头。

敌人这样的速度,再往前逃也只是苟安一时。

骑士中一名五十多岁的老者跃下马背,把耳贴在地上。众人眼光一齐中他身上。

老者撞起头,镇定地道:「是七至八骑。」

陕北七凶一向七人共进共退,从不准外人加入,看来他们是要以雷霆万钧之势,一举破敌。

周姓大汉喝道:「陈功何师弟,你两人立即护送小姐往沙县,迟些我们再来和你等会合。」

他神色平静,一副大将风范。

两骑应命而去。

马车迅速远去。

其他十二骑打横拦在官道,决意死守。

蹄声愈来愈急不一刻後方出现几点灯火,在夜色中不断颤震,愈来愈亮。

周姓大汉外表镇定从容,心内却异常紧张,这七凶名震川陕,数十年来仇家遍地,依然莫奈他何,一方面是他们行踪诡 ,另一方面更重要的原因,是因为他们武功强横,向他们寻仇者不死即伤。

太平盛世时他们还不敢公然作恶,但在这兵荒马乱的时间,各六派自顾不暇,使他们更是变本加厉。

後方的骑士迅速接近,在灯火下闪现着黑沉沉的外形。

周姓大汉暴喝一声,长剑出手。

其他人纷纷掣出兵器。

血战即临。

他们这一方的灯笼全部熄灭,黑压压十二骑枕戈待旦,等候敌人的短兵相接敌方的灯火向他们不断接近。

他们已可以看见敌人诡异的面容。

周姓大汉的面忽地一下子煞白,叫道:「中计!」迫近的骑士只有五人,却有七匹马,其中两匹是空的。那两人到了那里去?

不过这时已太迟了。

霎!霎!

几技劲箭从迫近的骑士疾射而至,众人黑夜难以视物,只能凭听觉挡格,有人立即中箭下马,其他人阵脚大乱。

这陕北七凶擅於实战,经验比这批骑士胜上千百倍,一上来便抢得先机。

陕北七凶的五凶,一下子冲入了周姓大汉的阵中,一轮兵刃交锋的声音响起,骑士们已溃不成军。

这五凶确是凶勇无伦。

骑士中以周姓大汉武功最高,但敌手持着重矛,迎头硬给他立下重击,力量如山洪爆发,他全赖精妙的手法,才接下来,但已是虎口震裂。周姓大汉一边挡格,一边喝道:「简良,面色铁青的简良一边加强攻势,一边狰泞狂笑道。」算你记得老子,今晚你们死定了。周城宇,你将是第一名归天的人。」

周城宇心中凛然,这简良在七凶中排名第叁。七凶的名次全以武功排列,以老大及老二最是高强,依次是老叁、老四现下老二老大尚未出现,分明是去追赶马车。看来自己不幸言中,敌人的目标是自己未过门的妻子。不尤心焦如火。

其他骑士不断闷哼,不断有人溅血受伤,己方虽然人数众多,但先给敌方射伤两人,而敌人武功又远超己方,不一刻便变成苦苦支撑,落败早晚间事。

这刻不容他想,展开浑身解数,死命反抗。

简良嘿嘿连声,他不想迫得敌人舍命反扑,所以利用比敌方优胜的马术和重矛的长处,不断加强压力,将敌人的体力消耗得七七八八,才一举从容毙敌。何况老大老二一定已经得手,想到这里不禁得意狂笑起来,长矛闪电刺劈,把周城宇杀得後退连连。

周城宇醒悟到他们那边犯下了一个严重错误,就是不应该在马上御敌。

他们的马术和这些精擅马战的大盗,相去不可以里计,假如能下马应战,至少不像目下这般不济。

两声惨叫,又再有人在五凶的攻势下倒跌下马。只剩下七个人在支撑残局。

跟看要全军覆没。

当一声,周城宇长剑被挑飞,中门大开。

简良狞笑一声,长矛闪电直刺。

周城宇一个倒翻,跌往马後。

简良急追而至,长矛斜指地上,正要予敌人致命一击。

这时简良听到一阵奇怪的声音。

像风的呼啸。

背後几下惊呼和惨叫传来,简良认得是其他四凶的声音,待要回头,一股刀气破背而至。

这简良十分了得,数十年的搏击经验使他第一时间从马头翻下,藉马体阻挡敌人的进击,跟着不进反退,窜入马腹,长矛由下向上,全力向刀气方向重击,所有动作一气呵成,绝无半点停滞。

一人沉喝道:「好!」一把长刀侧劈矛头。

简良顺着刀势劈来的方向运劲猛挑,希望借矛重长的优点,把长刀挑飞。

岂知刀矛相击,刹那间长矛的力道完全消失无影无综,活像简良只是软弱无力的把长矛斜举在半空。

简良知道敌刀以一种非常巧妙的劲道,在劈中矛身时,一退一送,恰好把他强劲的力道化去,不多不少。

简良醒悟到这道理是一回事,仍然难过得面色煞白,一口鲜血直喷出来,向後一连退了几步,铁矛下垂。

这等力道的转变,比之用猛力拉空,还要使人难受。

那人一提长刀,步步紧迫而来。

简良这时才有机会望向来者。

提刀者身材魁梧,年约叁十,有种潇 不滞於物的摄人神采,两跟有如天上的亮星,光芒凝然有若实质。

他周围所有人都停了手,自己其他的兄弟躺了一地,没有人还能站起来。

周城宇一众正在一旁观看自己的下场。

简良一向凶恶之极,不知怎的在这人面前却一点勇气也提不起来,在来人惊人的锋锐下,完全丧失了斗志。

当一声长矛掉在地下。

对方一点不放松。朗然一笑道:「简良为何失去斗志?」

简良长声道:「阁下刀法简某闻所未闻,自知万万不敌,要杀要剐,请赐我个痛快,简某感激不尽,不过,希望能将大名见告,不用死也只作糊涂之鬼。」

周城宇等一声,立峙露出注意的神情,他们也想知道这援手是谁。

对方道:「本人传鹰,简兄不愧是硬汉。」

众人一齐心神大震。

简良发出凄厉的笑声,好一会才道:「败在能与魔宗蒙赤行平起平坐的天下第一刀手下,简某心服口服,请动手吧。」

传鹰淡淡笑道:「简兄我们来作个交易如何?」

简良一呆,双眼发光,可以不死,谁人想死。

周城宇等也呆起来。

传鹰行事出人意表,一早先斩杀那四凶,手下辣手无情,这刻说话尔雅温文,处处留有馀地,便纵管是敌对的简良,也生出合作服从的心态。

传鹰道:「只要简兄能指示在下,如何把你们老大老二劫去的女子寻回,并立下以後洗手江湖的誓言,简兄就可飘然而去。」

简良面色一阵青一阵白,显然内心进行极大挣扎。

传鹰说来轻松,可是不啻要简良出卖他的大哥和二哥。

试问天下有谁能对抗传鹰?

简良长叹一声道:「你还是杀了我吧!」他想到自己七兄弟截血为盥,多年来对人虽是绝不留情,自己兄第却真是肝胆相照,否则也不能挣到如今地位,如何可以卖友求生。

传鹰仰天长笑,道:「我答应你假如他们肯立誓向善,我便放他们一马。如何?

否则即管他们走往天涯底,我也要教他们碎 万段,曝 荒野!」简良双目放光,传鹰这一着击中他要害,实在是两全其美之法,权衡厉害,废然道:「使得,就此一言为定。」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破碎虚空》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