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破碎虚空》

第叁章、再会伊人

作者:黄易

铜仁在成都东南是个大镇。

这日一早,一辆马车在一个眇了一目的瘦高汉子策骑下,缓缓驶至在东郊一座荒凉的古庙前。

马车後还跟着一名全身白衣的、面目有种说不出邪恶的壮汉。

马车停了下来。

古庙走了几个人出来。

当先一人相貌威严,身上衣着华贵,自有一股发号施令的气势。

身後一人全副武装,气度沉凝,使人一看便知是高手。

当先一人神色不动地道:「白老大、马老二,恭喜两位又可以赚一大笔。」

马车後的骑士嘿嘿一笑,面上皮肉不动地道:「萧老板富甲苏杭,又是蒙人的宠儿,区区百万,怎会放在眼内。货已送到,请点收。」

那萧老板作个手势,身後立时有人走到马车旁,推门一看,又退回萧老板身後,道:「没问题!」

驾车的眇目大汉道:「这位是否长白的范成就兄。」

那看货的壮汉嗯的应了一声,神情倨傲。

萧老板一拍手掌,立时有人做庙内奔出,取出一个锦盒。

陕北七凶的老大白无心作个暗号,老二马黑手立时跳下马车,把锦盒打开,内里全是一块块金澄澄的黄金。

马黑手仰天长笑,道:「老板果是信人,这交易圆满结束。」

萧老板嘿嘿笑道:「尔等须紧记守 之诺,这女子牵涉到当代第一高手传鹰,稍有风声漏出,你我都死无葬身之地。」

白马两人齐齐一愕,骇然道:「你为何不早说出来。」

要知传鹰名震西陲,马贼闻之瞻丧,陕北七凶以马贼起家,自然忌惮传鹰。

萧老板道:「尔等何用惊惶,传鹰目下自顾不暇,蒙方与魔教人人慾得之而甘心,否则我亦未必有此行动。」跟着哈哈狂笑道:「这是天佑我也,任她如何高傲冷液,最後还不是落入我手内,让我一亲香泽。」

白马两人露出不满的神色,他们一向凶狠强横,几乎要反面动手,不过这萧老板身後无不是硬手,他们既已钱财到手,唯有强忍这口气,这是势成骑虎。

两人刚要离去。

发觉萧老板数人面上现出惊骇慾绝的神情,望着他们身後,两人回头,一个雄伟的男子,背植厚背长刀,傲然卓立,从容自若地扫视在场各人。

他有种摄人的神采,使人不敢生出丝一髦轻视之心。

白无心的利斧,马黑手的短刀,一齐出手。

萧老板身後数人,也一齐掣出兵器,如临大敌。

萧老板面上的血色一下退尽,沙声道:「传鹰!」

传鹰仰天长笑,说不出的 脱自然,淡然道:「传某虽是自顾不暇,杀尔等只是举手之力,不知萧老板信是不信?」

萧老板身後的长白高手范成就怒喝道:「别人怕你传鹰,我偏不信邪。」

传鹰眼尾也不望他,转到眼睛乱转的白无心和马黑手两人身上道:「我曾笞应人,若你两人能立下毒誓,弃恶从善,我让你二人离去,请给我一个答覆。」

白无心青面涨红,眼中凶光暴闪,手中铁斧提起,遥向传鹰,同时发出暗号,马黑手心意相通,立时抢上有利位置,准备合击。

萧老板知道事无善了,一挥手,身後一人立时抢出。

同时间古庙内冲出了另外七人,十二个人持着各类型的兵器,将传鹰团团围着。

传鹰冷然自若,静如深海,稳若高山。

在蒙古的千军万马中,他仍能纵横自如,这等一般人眼中的高手,如何放在眼内。

萧老板暴喝道:「动手!」自己却向後退走。

所有人一齐动作起来,向传鹰猛攻;除了白无心和马黑手。

白无心的利斧,马黑手的短刀,同时向萧老板的手下发出突击。

萧老板的十名手下碎不及防下,血肉横飞,头断骨折的声音,和惨叫声混合一起,惨不忍赌。

这时萧老板退入了庙内。

战事很快结柬。

传鹰刀不离鞘,十条死 伏满地上。

白无心向传鹰拱手道:「传大侠名震大漠,我们岂敢争锋,以後咱们两人若有一丝恶行,教我们万箭穿心,永世不得为人。」

这人快人快语。

传鹰微一笑,他曾在大漠以马贼试刀,确是使人丧瞻,道:「那萧老板你们也不会让他留在人世吧!」

白无心道:「这个当然,眼下我们就即追杀此人。」

马黑手道:「若我等知道此事与传大侠有关,一定不肯接过来。还请大侠见谅。

传鹰道:「尔等即去,地上银票,你给我送往龙尊义的义军。」谅这两人不敢抗命,否则他们将无一夜可以安寐而眠。

两人应命而去。

传鹰暗叹一声,这是不求名而名自来,他成为了当世无敌的象徵,连黑道的人物也镇压得贴贴服服。

他举步走向马车,心情居然紧张起来。

适才他在旁窃听他们对答,才知道马车内周城宇的未过门妻子竟和自己有关,只不知是谁?

他缓缓推开车门。

迎上一对凄迷清幽、似乎对这世界漠不阙心的美眸,和秀美无伦的俏脸。

高典静。

以琴技美貌名动杭州的美女。

传鹰这样的修养,仍禁不住心神震动。

高典静手脚被缚,人却清醒,她在马车早知来者是传鹰,心中的凄苦幽怨,涌上心头,泪珠早流下俏脸,梨花带雨。

相见难别亦难,东风无力百花残。

传鹰伸手扭断她手脚的束缚,一把将她抱出车外。

感到她柔弱的身体在他怀内颤动,心中充满蜜意柔情,忽又醒觉到这将是别人的妻子。

高典静紧闭双目,泪珠却不断流下。

传鹰轻轻为她搓揉麻木的手足,心内也不知是甚麽滋味,却找不到一句适当的说话。

高典静睁开秀目,刚好遇上传鹰下望的目光,纠缠在一起。

传鹰俯首在她樱 轻轻吻了一下,柔声道:「周兄在来此途中,他善待你的。」

有缘相见,无缘相聚。

高典静强忍激动道:「传郎你可否给我把琴拿来。」

传鹰缓缓起立郎从马车取出古琴。

高典静接过古琴席地坐下郎把古琴横放膝上。

传鹰坐在她面前,一股忧伤横艮心胸。

造化弄人竟至如斯。

高典静闭目静神,好一会胸脯的起伏慢了下来,手作兰花,叮叮咚咚奏起琴来。

七条丝弦在她的妙手下,交织成一片哀怨莫名的仙韵。

这一曲不载於任何曲谱,高典静因情触景,即兴随钡,化成此曲。

琴声在古庙前的空野,有时流水行云,鸟翔虚空;一时俯首低鸣,若深谷液泉。

传鹰不一会儿已被琴声吸引,进入了一个音乐的动人世界。

他像听到高典静在述说她那无奈孤烛的一生,如怨如泣。

他又感受到高典静对他的无限情意,蝶傍花间。

他记起她羡慕蝴蝶短暂的生命,便每刻都新鲜动人。

过往情景,重现心田。

琴音千变万化,有如人世一的众生悲苦。

他感到生命的无奈,死生的循 不休。泪珠顺面流下。

他们两人间从没有一句亲蜜话儿,但那种铭心刻骨要却更为深切。

马蹄声在远方响起。

高典静心神受扰,倏然停手,台头看时,传鹰已消失眼前。

她知道自己永远不会再弹琴了!

此情可待成追忆。只是当时已惘然。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破碎虚空》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