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破碎虚空》

第四章、陕路相逢

作者:黄易

八月一日。

晴。

四川成都。

成都位於平原的中央,产物丰富,人烟碉密,是四川境内最富庶之地,与杭州同为长江以南东西两大都市。

忽必烈於此设四川枢密院,为蒙人西南政治经济的重心。

这一日,两辆黑色的马车缓缓入城。

车内坐了阴癸派的叁位凶人—掌门厉工和四大高手中的李开素和邓解。

一进成都,立即有人前来联络,将他们引至一所大宅。该地蒙方的负责人英谷沙,正在候驾。

英谷沙是女真人,早年随卓和即办事积功而成为当地密探的大头领,一身武艺,相当出色。

当然比阴癸派的这些盖世魔头,他的武功便差了一大截。

英谷沙刚接获杭州的密令,要尽量予厉工等人助力,务使他们与传鹰结下深仇,两败俱伤。

厉工等人进了大厅,分宾主坐下。

大家先是客气了几句,才转入正题。

厉工道:「当日在杭蒙卓指挥亲告在下,祝夫人和那赫天魔最後出现的地方,便是成都,未知英兄有否更进一步的消息?」

英谷沙微微一笑道:「自七月十一一接到卓指挥使的飞鸽传书後,在下动用了所有人手要以水银泻地约方式,探查那一段时间内初到一成都的人物,终於有了点眉目。」说时颇有得色。

厉工何等样人要察貌辨色,知道这人对自己的调查方法非常自负。

厉工道:「愿闻其详。」

英谷沙道:「我方可调用的人手达千之众,又可发动当地帮会助我调查,但成都乃大都邑,短时间内要找蓄意躲藏的一对男女,无疑是大海捞针。我们特别针对这两人的特点,向粮铺和女性用品方面去调查,於叁日前,终究成功地找到贵派的目标。」

厉工拍案叫绝,对英谷沙的调查方法大为佩服。

要知像赫天魔这类练武之士,每每食量惊人,所以尽管他隐身不出,仍需购置大批粮食。只要查得那间米粮店曾於这一段时间内出售大批粮食,自然有线索可以追寻。

至於女性用品则是针对祝夫人这类女性,年轻貌美,要她不化装打扮,那是休想,所以这两条线索一加起来,不愁对方漏网。

厉工道:「时机稍纵即逝,可否请英先生遣人带路。」

英谷沙道:「我已将一切预备妥当,现在起程,应可於明早到达。」

厉工一阵长笑,极为满意,他十年潜修,为的就是与令东来再决雌雄。

一条山路蜿蜓向上,曲复通幽。

秋天的景色,凄丽迷人!

厉工等叁人,展开身形,直往山腰处 去,山上传来一下另一下的劈柴声,在空中不断回响。

转了一弯,一个面目黝黑、不类中土人士的大汉,蹲在路中心劈柴。

劈开了的柴枝,铺满一地。

邓解首先道:「赫天魔!」

赫天魔台起头来,迅速在叁人身上巡视了一遍,目光停在厉工身上最久,露出警戒的神色,叉垂下头来,继续劈柴。

李开素向邓解略施眼色,两大凶人蓦然一齐出手,这两人的武功都走毕夜惊的路子,两双魔爪分左右向赫天魔抓到。

赫天魔在这两人四只魔爪笼罩下,所有退路均被封死,暗忖这叁人不知是何门路,武功这般高强。

一边想,一边不敢闲着,疾跃而起,手足并用,漫天柴枝,挟着强猛的内劲,向攻来的两凶击去。

厉工自重身分,站在一旁观看,一副事不关己的模样。

赫天魔除了双手掷出柴枝外,双脚踢起地上的柴枝,一点也不比双手逊色,这人全身上下,每一个部分都有惊人的攻击能力。转瞬地上柴枝已尽,赫天魔一声怪叫,身形暴退。

邓解和李开素岂是易与,满天柴枝射来,毫无躲避之意,两人四手幻化出漫天掌形,将劲射而来的柴枝劈开,一下也没有给撞到身上,可是两人身形终究慢了一线。

赫天魔消失在山路尽处。

两人迅如鬼魅,御尾追去。转瞬来至一条分叉路上,两人合作多年,早有默契,分头追上。

厉工负着双手,缓缓跟来,有若一个游山的騒人墨客。好不写意。

赫天魔武功虽高,最多也是高出邓李二人一线,如何会放在这一代魔王的眼里。

一声惨叫自山上传来。

厉工一愕,一闪直冲上山,向着惨叫传来的方向扑去。

厉工何等迅快,转眼扑至现场,连他这等深藏不露的人物亦吓了一跳,那景象实在太过凄厉惊人。邓解这时才掠至他身边,一看之下,一样是目定口呆。

李开素背靠大树坐倒地上,双手抓着一只齐肩而断的血手,血手连肩的一截血肉模糊,血水还在滴流,把草地染缸了一大片。

血手的另一边,插进了李开素的胸膛。显然在李开素折断赫天魔的一手的同时,赫天魔的手亦要了他的命。

李开素双眼睁开,死不瞑目。

厉工心下暗凛,这赫天魔完全是不要命的打法,存下了必死之心,这实在有点奇怪。看来自己当日答应卓和不杀此人的承诺,难以实行。厉工缓缓台头,山路尽处,露出一角篱芭,当是赫、祝两人匿藏之所。厉工一挥手,两人一齐扑上。

屋内空无一人,邓解刚想追出,厉工道:「你留在这里搜屋,我不信在这样忽忙的时间,加上有人重伤,他们仍能把密函藏在身上,况且事起仓卒,他们亦不知我们为此而来,密函可能仍在此处。待我追上他们,擒回那女的,再作计较。」

话才说完,掠空而去。

这厉工临危不乱,确是一派宗主风范。

厉工一去,邓解开始搜索。

这人昔年曾为剧盗,肆虐远东一带,这一回正合本行,不一刻,找到那个刻有祝名榭的神主牌。

邓解大喜,打开木栓,密函果然在内。

函面龙飞凤舞的写了一行字:「名榭吾甥亲启」。

刚想纳入怀中,一只手伸了过来,一把将密函抢了过去。

邓解立时吓得魂飞魄散,他一生横行,除了对师兄厉工忌惮外真是胆大包天,但现在这人来至身边,举手夺信,自己似乎全无抗拒之力便如陷身恶梦之中,有力难施,怎不教这魔头震骇莫名?

一个身穿灰衣、气宇轩昂的男子,背插厚背长刀,卓立屋内。

邓解道:「阁下何人?」

那男入微微一笑道:「在下传鹰,厉工何在。」这传鹰语气间有种奇怪的魅力,使人不自觉去遵照他的指示。

邓解自忖不敌,口气变软道:「本派掌门追上山顶,你的朋友现下凶险万分。」

传鹰面色变道:「你速下山,你我再见之日,便是你命毕之时。」

邓解垂头不语,缓缓从传鹰身旁走向门外,当他行至传鹰背後四尺处,突然迅速回身蹲低,两爪闪电向传鹰下身抓去。

这一爪无声无色,毒辣之至。

传鹰右脚闪电踢出,後发先至,一下踢上邓解的手腕。

邓解泞笑一声,左手腕疾压传鹰脚踝。

他在这封魔爪上下了数十年工夫,非同小可,以传鹰的脚动,仍给他硬震开去。

邓解借这优势,和身扑上,希冀以自己擅长的近身搏斗,消解传鹰名震天下的厚背长刀,右手两指并开,猛标传鹰双目,右脚无声无息平踢传鹰下阴,他平衡的功夫造极登峰;起脚时上身丝毫不晃动。

要知人最敏锐的感官就是眼睛,邓解攻击传鹰眼目,正是要騒扰他视线,掩饰他右脚的杀着,阴毒非常。

传鹰果然仰首避开,邓解大喜,右脚正中实物,却非传鹰的下阴,而正中厚背刀的刀锋。

邓解才知传鹰比他更狡滑,一声惨叫,猛收鲜血激溅的右脚,岂知传鹰刀贴着他脚底而去,一下把他挑得反飞而起。

传鹰一声长笑,刀光一闪,邓解凌空解体,颈项处鲜血狂喷,一代凶人,当场毕命。

传鹰走出屋外,四面台山围绕,使人有置身深山绝谷的感受。

传鹰运起真气,扬声道:「厉工密函在我传鹰手中,若我两位朋友有丝毫损伤,便即毁密函。」

声音远远传出,台山轰然回响。

厉工的声音从山上传来道:「这个容易,只要你交出信函我保证还你两个活人。」

他的声音平远清和,源源不绝,丝毫没有提高声线的感觉。

传鹰心中一震,厉魔功力之高,远超他想像之外,而且正大宽宏达到由魔道进军无上正道的境界。

摹地一个长发披肩、面泛青紫的高瘦男子在山顶处出现手中提一人,似乎缓缓而行,转瞬来至身前五丈处。

两人互相凝视。

同时发觉对方气势强大,无懈可击。

厉工放下祝、赫两人。

赫天魔面色苍白,双目紧闭,左手齐肩断去,断口处还在不断渗出血。

祝夫人美艳如花,双眼睁开,却不能言语,当然给制住了穴道,胸前衣服有一圈血迹。

传鹰感觉祝夫人望向自己那一眼,感情复杂,刚要思索其含意,厉工已道:「她胸前的血迹,乃是她慾以小刀自杀,为我所救。」

传鹰心中一震,暗忖赫天魔既舍身杀敌,祝夫人又以刀自刺,皆已萌死志,内中有何玄虚?可是现今大敌当前,不暇细想,朗声道:「我友受伤,皆由你而起,阁下难辞其咎。」

厉工道:「闲话休提,你若不速交信函,他们两人立即命丧当场。」

传鹰仰天长笑道:「那密函你也休想得到。」

厉工只觉得传鹰此人行事出人意表,绝非那种可以欺之以方的君子。

厉工嘿然道:「传兄果是不凡,厉某纵横天下,你还是第一个这样在我面前说话的人。」

话犹末了,全身不见任何动作,已欺近传鹰身前五尺处。传鹰的长刀时才赶及劈出。

厉工一手收在背後,左手挥出,一下重拍在刀身上。

两人闷哼一声,倏地分开。

这一试,两人平分秋色,不由重新对敌人估计起来。

传鹰心中大凛,厉工身法迅疾、固是惊人,但他内力有种阴寒之气,长时间交战中,将会发挥出难以想像的威力。

厉工也是悚然大惊,他自持功力深厚,一上场便试传鹰的内力,岂知对方内力生生不息,如天道循环,无止无休。

厉工沉声道:「他死了吗」传鹰知道他是指邓解,一边点头,一边提聚功力。

岂知厉工面容不改,似乎像只是死了只蚂蚁的模样。

传鹰道:「我有一折衷之法,不如我俩将此函撕开,各持一半,联袂往见令东来,假设令东来毫无异样,我便袖手旁观,任你两人公平较量。」

厉工拍案叫绝。

传鹰的想法大胆而有创意,且是唯一可行之法。

要知若是令东来因某种原因,失去抵抗之力,厉工一到,令东来必受尽凌辱,若是传鹰在旁,自然可以因情而施。

反之如果令东来安然无恙,传鹰自是落得让他们决斗,於厉工的目的毫无阻碍。

厉工一阵大笑道:「一言为定,我俩立即起行,至於将密函撕作两半,则不必多此一举,一切由传兄带领便可。」跟看轻拍祝赫两人,祝夫人连忙站起,一直扑进博鹰怀里。

厉工顺手给赫天魔点了睡穴,让他沉沉睡去,免他醒来痛苦。

厉工道:「给你一柱香时间,让我先将两位师弟埋葬,稍後在山脚等你。」

这人说来平淡,生似全不念旧的人,传鹰虽佩服其气魄风度,可是对他的无情,却大感凛然。

厉工自去不表。

祝夫人伏在他的怀内,一阵女性的幽香,传进传鹰鼻内,使他泛起熟悉的温馨。

传鹰轻声道:「楚楚,一切我也明白了,赫兄不世英雄,你便陪他回塞外,他日我若有空,必前往探访你们,和你们的子女。」

祝夫人全身一震。

原来传鹰从祝赫两人各萌死志,便知两人互生情缘,但祝夫人既深爱自己,赫天魔受己所托,亦不能监守自盗,所以两人死结难解,都起了必死之心。传鹰与厉工订下了之约,也是针对这点,给二人一个机会。

传鹰轻轻推开祝夫人,转头而去。

祝夫人泪眼模糊,若非赫天魔断去一臂,她必然仍会跟传鹰而去,目下赫天魔再次为己受伤,自己又怎能去下他不理?传鹰的身形消失在山路的尽处。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破碎虚空》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