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破碎虚空》

第六章、前世今生

作者:黄易

太阳从东方升起,大地一片金黄。

传、厉两人继续行程。

他两人沿着祁连山的南面,深入沙漠,直往古浪峡而去。

托来南山在前方耸起。

在托来南山西南四十里,便是他们的目的地疏勒南山了。

疏勒南山下有一大湖,叫哈拉湖,是少数民族聚居之地。

厉工突然道:「传兄,你有否觉得这处的沙层特厚,骆驼脚步艰困得多。」

传鹰道:「飞马帮若要来攻,这处沙漠之地,正可发挥他们的战术。」

厉工微一沉吟道:「假设敌人有五百乘骑士,持重兵器来攻,你看我俩胜望如何。」

传鹰道:「我也正是如此担心,要知当日我们与甘陕帮的人隔台而坐,若飞马会误以为我俩乃甘陕帮的来的帮手,则搏杀我二人,当为必行之事。只要敌人有五百之众,在这等荒漠之地,我看即使以找两人功力,恐怕也胜望不大,但要自保逃走,天下还未能有困得我等之力。」

这几句话极端自负,在传鹰说来,便加在述说太阳从东方升起来的那一类真理。

厉工道:「兵荒马乱之时,厉某恐难和传兄走在一道,如我俩分散逃走,便於古浪峡西五里的绿洲会合,假设因事错过,便在疏勒南山下的哈拉湖见面,如何。」

传鹰道:「不见不敬。」

两人交换了一个眼神,心灵水rǔ交融,一齐大笑起来,满怀欢畅。

厉工一踢骆驼,登时冲前去了。

这对大敌,因更远大目标和理想,放弃了人世间纠尘不清的恩怨。

传鹰紧紧跟上。

敌人终於出现。

四边尘土漫天扬起,飞马会的强徒四方八面出现。

初时只是一排黑点,转眼已见到那些手执矛箭的武士。

传鹰和厉工同时一愕。厉工哈哈一笑道:「敌人最少上千之众,想是必慾置我们於死地。」

传鹰一声长啸,直冲云天,一拍背後伴他出生入死的厚背长刀,当先冲去。

厉工紧跟在後,向敌人杀奔而去。

黄色的沙粒,在阳光照耀下,闪烁生辉。

仿如波涛汹涌的黄沙大海。

传厉两人冲至敌人二十丈许的距离,骆驼受惊,跪倒地上。

敌人冲入十丈之内,漫天箭矢,劲射而来。

传厉两人一齐跃去,如老鹰扑羊,凌空向冲来的数百凶悍之极的马贼扑去。

背後骆驼一声惨嘶,全身插满长箭,如同箭猪。

传鹰激起凶厉之心,在空中提起厚背刀,拨开长箭,觑准带头的强徒,凌空劈去。

刀芒一闪,迎向那持矛头领,鲜血飞上半天,血还末溅到地上,传鹰的长刀闪电冲入马贼处,又斩杀了叁人。

厉工扑去的方向,亦是人仰马翻,一片混乱。

传鹰长刀一闪,总有一人血溅当场,比之当日西湖湖畔之战,他功力又大见精进,气力悠长,生生不息,那有半点衰竭之态。

一时天惨地愁,一片惨烈。

这时厉工一声长啸传来,传鹰知是逃走的讯号,也不逞强,轻易夺来一马,望着古浪峡的方向杀去,见人便斩,一下子冲出重围,落荒逃去。

众马贼虚张声势,竟然不敢追赶。

这一役,使飞马会心胆俱寒,退回新疆,直到十多年後,才敢再进军甘陕,传、厉两人机缘巧合,帮了甘陕帮一个天大的忙。

传鹰在金黄的沙漠上飞驰,心中泛起似曾相识的感觉,现在离开飞马会袭击他和厉工两人的地方,最少有十数里远,传鹰马行甚远,穿过了古浪峡,直向绿田迈进。

地上的沙层波浪般起伏,马蹄踏上的蹄印,风一周便难以辨认,痕迹全无。

传鹰一点不为厉工担心,如果真要担心的话,反而是为那些主动伏击的飞马会马贼,以厉工的绝世功力,又姦如狐狸,那些强徒岂是对手。

这时远方水平线处,出现了一条绿绿,随着快马的前进,绿色逐渐扩大为一块,在金黄的沙漠中,分外夺目,看来绿田这块沙漠的绿洲,当在七八里马程之内。

传鹰额上冷汗直冒,他那熟悉的感觉愈来愈强烈。

他似乎感到这是他生活了多年的地方,但任他搜索枯肠,也记不起何时自己曾来过此地,心中一片混乱。

绿田在传鹰视线中变大,绿洲中的湖水反光,隐约可见。

传鹰一声惊呼,从马上跌了下来,在沙上不停翻滚,全身震抖,他当日被八师巴斯引发对前生的记忆,倒卷而回,他已记不超自己是传鹰,还是那家族破灭、妻子被姦的沙漠武士利兰俄。

另一个强烈生命,重新占据他的心灵。

千百世的前生,一幕一幕在眼前重演。

传鹰在灵智跨越了时空的阻隔,千百年的经验,在弹指间重新经历。

传鹰埋首沙内,全身库銮,浑身打战。

这时即使是个柔弱之极的女人,也可置他於死地。

厉工这时到了绿田,突然间,他的心灵感觉不到传鹰的存在,传鹰的精神似乎已经解体。

以他不能理解的方式,在时空上作无限伸展。

厉工缓缓跪下,他已慑服在宇宙的神秘之下,甘作顺民。

传鹰在不同的空间和时间神游。

不知经历了多久,慢慢又回到「传鹰」的意识内,身体虚弱,一阵寒,一阵热,袭遍全身,意志接近完全崩溃,忍不住呻吟起来。

忽然话声传进耳内,一把甜美清爽的声音在耳边响起道:「姊姊,他醒了。」

另一把较低沉的女子声音道:「他昏迷足有五日,全身忽冷忽热,现在可能会有转机,还不快去请长者阿曼来。」

传鹰昏昏沉沉,感觉到一只手摸在自己的额头上,接看又按自己的腕脉,触摸脚板。

一把老人的声音道:「这人浑身气脉混乱,我毕生还末见过如此病症,看来命不久矣。」

跟着一阵沉默。

这几人都是以维吾尔方言交谈,传鹰心中大骇,原来自己竟然全无言语上的隔膜,看来前生的经历,竟使自己听懂他们的对答。

这时听到老者说自己命不久矣,心中一凛,灵智恢复了大部分,连忙专心一志,练起功来。呼吸开始进入慢、长、困的状态。

少女的声音惊哦一声,似乎还说了些话。

传鹰已听不清楚,沉沉地进入了天人合一的境界。

慢慢复原。

那千百世潜藏在心灵深处的回忆,变成了现在这「传鹰」脑海的现实部分,经过了千百世均不断再生和轮回,传鹰终於成功地在这一世唤回失去的部分。

「醒觉」过来。

不知多久,耳边传来「恳窒」之声。

传鹰睁开双目,看到日下正置身在一个帐蓬之内,弥漫着羊脂的香味。

他略台起头,鹭然见到一个健美的女性背影,正在自己身旁换衣,赤躶的背部,丰映而娇美,散发着无限的青春。

传鹰记起了白莲珏湖中的躶浴,祝夫人浑身湿透後所展现的娇人线条,和现在眼前背着自己更衣那健康的躶美。

那维吾尔族的少女换好衣服,一转过头来,全身一震,接触到传鹰灼灼的目光。

传鹰见那少女肤色白里透红,高鼻深目,充满了异国的风情,禁不住微微一笑,露出了一排雪白的牙齿。

那少女何曾见过如此人物,加上塞外女儿不拘俗体,感情直接,浑然忘了被窃换衣服的羞涩,扑上前来,惊喜道:「你终於醒了。」

传鹰一提气,霍地站了起来,那少女也跟着站起。这少女身形修长,比传鹰只是矮了半个头。

传鹰步出帐蓬,帐蓬外天气清凉,夕阳西下,天空一抹橙红,大地壮丽无匹。

这帐蓬恰在一个大湖旁,沿湖还有各种形式的其他蒙古包。看看自己身上,换上了一身维吾尔族男子的服饰。

传鹰再世为人,心想厉工不知怎麽了那少女在他身旁轻声道:「姊姊在那边来了。」

其实传鹰早已看到远处有一少女,正骑马奔来,他的目光当然远胜身旁少女,甚至看到那美丽的维吾尔族少女面上那兴奋的表情。

那维吾尔族美女身穿红衣,旋风似地策马而来,离她妹妹和传鹰还有丈许距离,一跃下马,面上带着灿烂的笑容。

那少女远远叫道:「你好了。」

传鹰一阵大笑,不知怎地心内充满勃勃生机,生命是如此的美好灿烂,朗声答道:「我从来未曾如此之好。」

他以极端纯正的维吾尔话回答,两女登时呆了。

传鹰感觉前生所有回忆,在脑海内水rǔ交融,浑然无间。

他已远远超越了以前的自己,变成了一个更广阔的「我」,如果他不是有铜铁般集中意志的能力,根本便不能注意到此时此刻,变成一个外人眼中神经不正常的人。

两人一前一侧,看着这英姿勃发的雄伟男子,一时看得如痴如醉。

传鹰坐在位於绿田正中的小湖前的草地斜坡上,看着碧绿的湖水於微风之中。

身旁是一对美丽如花的姊妹。

维吾尔族的美女婕夏娘和婕夏柔。

心内无限温柔。

暗忖这一类美丽时刻,为甚麽总是那麽稀少,究竟是这种情景难见,还是我们缺乏那种情怀。

两个香喷喷的少女娇躯,一左一右挨了土来,塞外少女大胆奔放,对自己所爱的人,没有丝毫矜持。

四周静悄无人,黄昏下天地茫茫,远方不时传来马嘶羊哇。

传鹰心中升起刚从战神殿逃出生天,遇到白莲珏沐浴时的情景,想起身为武士利兰俄时,更曾在此地此湖,观看一个美女出浴,一幅一幅的美景重现心头。

他侧望左右这两位貌美如花的姊妹,维吾尔族的少女都是轮廓分明,眼深而大,侧面的角度看去,明艳不可方物。

两女见他看来,都露出动人的笑容,靠得做更紧了,面上一片绯红。

传鹰心中一动,自祝夫人以来一直从未受人类最原始慾望推动地心灵,忽然活跃起来。

首先转头低首望向妹妹婕夏美,大胆地在她身上巡梭。

婕夏柔身形高姚,极为丰满,塞外山川灵秀,孕育出如斯艳物。

传鹰又记起她在帐幕内更衣时,显露出动人的躶背和线条,那已是人间美态的极致。

婕夏柔脸上泛出一片红晕,传鹰具有强大的精神力量,直接通过心灵传感,把他脑中的意念清楚地传达给她,她但觉自己全身赤躶、任由 郎目光任意巡游。

姊姊婕夏娘的双手紧紧缠了上来,对传鹰没有进一步的攻势,似乎有一点不耐烦,传鹰再不觉得身旁是两个人,而是两团灼热熔人的人。

青春的热情,燃烧着这封美女的心头。

阳光早逝,地火明夷,一弯明月升上高空。

月夜下的湖水,倍添温柔。

生命在这等时刻,是何等宝贵。

传鹰心头泛起一阵悲哀,当一切成为日常生活的一部分後,便再没有这类动人的时刻。

热恋只像一枝燃烧的烛火,终会熄灭。

就像冬天会被春天替代一样,难道这才是天地的真理?

没有永恒。

传鹰仰首望天,心中叫道:传鹰,你要追求的,是否这渺不可测的「永恒」境界?

有限的生命,其追求的目标,可是「无限」。

疏勒南山高出云际,为当地第一高峰,雄伟险峻,令人呼吸顿止。

山脚有一大湖,比绿田的湖要大土十多倍。

湖边聚居着十多族人,一幅世外桃源景象。

厉工於七日前来到此地。向当地的哈萨克族人租了一个营帐,静待传鹰的前来。

他的精神凝练,丝毫没有等待那种焦心,就算等上千世百世,绝不会有分毫不耐烦。

他在营帐内打坐,已进入第五天,周围的所有活动,是似在另一世界内进行,与他全不相干。

突然在至静中,他感到数人的接近,心中一凛,知道前来的全是一等一的高手,不禁心下嘀咕。

一把声音在帐蓬外响起道:「厉老师,我等数人为思汉飞皇爷部下,可否进来一谈。」

厉工道:「我看没有什麽好谈的了。尔等如慾谋算传鹰,可安心在此静候,他正在来此途中。若为尔等生命着想,应立即远离此地,传鹰已到了一个非世俗一般武功所能击败的水平,非汝等可以明白。」

帐外一片沉默。

另一把声音响起道:「传鹰能於蒙赤行手下逃出,我们心里有数,此行我们是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六章、前世今生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破碎虚空》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