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破碎虚空》

第七章、参透天道

作者:黄易

二月二十日。

疏勒南山。

十绝关前。

传鹰和厉工两人在此,不知不觉住了差不多半年时间,终日坐论天人之道,正邪两个不同路径的功夫,融会贯通,再难有所分别。

其实所谓正邪之别,乃在於形式的分别,正者所谓从容中道,讲求累进式的修养;邪者专走极端偏锋,讲求速成。这是大体而论,其中分别,错综复杂。

厉工仰望天际,太阳慢慢爬上中天,哈拉湖的潮水在远处冲击上岸,蓬蓬有声。

传鹰道:「当日蚀开始,太阳和月亮同度,潮水会涨至最高点,那亦应是十绝关开关之时。」

厉工闭上双目,好一会才道:「传兄弟,如果我没有听错,山内果然如你所料,有一巨大的地底湖,否则怎会在山内传来隆隆水涨之声。」

传鹰心中一震,一股如闷雷的声音,果真是在石山之内微微传来,甚至脚下也有细不可察的震动。

战神殿也是在一个地下湖中,十绝关和战神殿,两者是否有任何联系?

大地忽然一暗,天上的太阳,已开始被黑影遮了一角,天狗食日的异象终於来临。

远方一阵一阵的鼓声传来,传、厉知道是附近的少数民族试图以鼓声驱去这食日的凶兽。

黑影逐渐扩大,大地缓慢地进入黑暗。

就在这时,轧轧隆隆的声音在传、厉面前响起,石山一阵震动,两人面前十绝关那块高五丈阔两丈的大石,隆隆声中缓缓降下。

这十绝关的开关全赖天地之力,其设计精妙,直追战神殿。

十绝关的大门下降甚远,其厚度达半丈之阔,非人力能加以开凿,尤其在这等高山险峻之地,此等惊天地、泣鬼神的巨构,谁能为之。

大石门迅速落下,露出一条长长深入石出内的通道。

传、厉两人急忙掠了入去,刚进入口,另一股隆隆之声跟着传来,原来通道十丈深处之内另有一同样大小的石门,也正在下降,石门落至与通道地面平贴处,另一道更远的石门又隆隆落下。

传、厉两人面对着这正在下降的第叁道门,心中震骇实在难以形容,现在他们深入了这条开凿出来的石道约二十丈处,地道内的四面石壁光洁平滑,也不知是甚麽工具造成,这时离第叁道门又深进十丈的第四道大石门,亦开始迅速下降,露出另十丈的人道空间。

当第十道石门降下时,他们已深入石门九十丈之远,来到一个高二十丈、阔二十丈的方形大石殿,石殿的顶上有一块浑圆的宝石,发出黄芒万丈,照明了这个广阔的空间。

除了没有顶上的大星图,没有四十九幅战神图录石刻,没有「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的石刻大字,也没有前人的遗体外,这十绝关内的大殿,几乎就是战神殿的翻版。

厉工缓缓跪下。

在这巨大无匹的石门内的大空间正中跪下。

泪水注满他的眼眶。

传鹰有了上次战神殿的经验,虽然心神震汤,仍能游目四顾。

整个庞大的石山空间内,杳无一人,不见到其他任何出口。

这十道大石门若再关闭,除了等待另一次的日蚀外,天下间怕无人可以离去。

无上宗师令东来呢?

对正进口远方的大石壁上的正中,约两丈见方的壁面上,密密麻麻的写满了字。

传鹰掠过那二十丈的空间,来至壁下,原来竟有人以手指之力,便生生在坚如精铜的山石上写满了字。

尤其是使人惊骇的是这些字在石壁的正中,最低的那个字离地也有九丈之高。

这高度不要说凌空写字,就算只是跃至那高度,传鹰自问也勉可办到。

再要停在空中运指裂壁写字,真是想也不敢想。

这大殿空空荡荡,当然没有任何工具使人爬上这样的高度。

这一切都是那样令人难以理解。

厉工这时掠至身旁,传鹰侧目一看,他也是一面骇然,显然和自己一样,转着同样的念头。

光滑的石壁上面写着:余十岁学剑,十五岁学易,叁十岁大成,进窥天人之道。

天地宇宙间,遂再无一可与抗手之辈。转而周游天下,南至天竺众国,西至波斯欧陆,北至俄罗斯,遍访天下贤人,竟无人可足与吾论道之辈。废然而返。始知天道实难假他人而成。乃自困於此十绝关内。经九年潜修,大彻大悟,解开最後一着死结,至能飘然而去。

留字以纪。

令东来立。

传鹰热泪盈眶,这令东来的确使人高山仰止,不能自已。

忽然隆隆之声传入耳际,石殿的大门已开始升起。

传鹰向厉工招呼一声,向正在关闭的大门掠去。

可是厉工依然卓立当地,全无动身之意。

传鹰突然完全明白,厉工再也不会走了,他要留在此地,和令东来一样,要勘破这生死之秘。

这便是他们的「决斗」。

大石门一道又一道在他的身後关上,转瞬传鹰已站在大门之外。

太阳又露出万丈光辉,但厉工已自闭於这十绝关内,最少要十叁年之後,才可以重开。

传鹰心中盘算无上宗师「最後一着」意何所指,是否战神图录的最後一幅石刻:「破碎虚空」丙辰年十月,距魔宗蒙赤行和传鹰两人在杭州镇远大道决斗後二年。

龙尊义声势愈来愈大,在广东海陵山附近投海而死的抗蒙名将张世杰的旧部,宋室的馀兵纷纷来归,龙尊义来者不拒,建立起一支达二十万人的部队,聚集在鄱阳湖旁的龙兴,密谋北上,攻击思汉飞囤集在北面数百里外长江旁重镇武昌的蒙军。

大战一触即发。

这日黄昏的时分,一乘健马,载看一个身材健硕、意气轩昂的男子,马旁插了一支长丈八的漆红长枪,背後跟随着十多位全副武装的骑士,身上均绣有一个龙字,都是龙尊义的部属。

这时十多位骑士往城门驰去,显然是要离开龙兴。

众人来到城门,该处防卫森严,满布龙尊义的军队。

一个领导模样的军官,走了上来,面无表情,摆足架势,要看出城的手令。

那带头男子身後众人齐声骂道:「我们左先锋红枪谭秋雨,与右先锋祁碧芍小姐并为龙元帅座下两大支柱,你不懂睁眼看清楚吗?」

红枪谭秋雨高踞马上,面目阴霾密布,一声不响。

那拦着路的军官道:「史其道副帅的指令如此,还请谭爷万勿见怪。」

这人说话慢条斯理,令人更是气愤。

红枪谭秋两大喝一声,如平地起了一个焦雷,全场所有人,心头如被雷击。

谭秋雨一把提起红枪,幻出满天红影,向那拦路的军官刺去。

枪影忽又散去,红枪回插在骏马之旁,谭秋雨淡淡道:「我的红枪,便是通行证。」

我的那军官全身衣衫尽破,面色苍白如死人,令人担心他被吓得胆破而已。

谭秋雨一夹马腹,高速直向城门冲去,千多骑一声呼啸,一行十数骑,旋风一样冲出城外,竟然无入敢拦阻。

红枪谭秋雨一枪之威,震慑全场。

十数骑全力奔驰,但要发 刚才的闷气,很快驰出数里,路旁有间酒铺,谭秋雨勒马站定,一跃下马,道:「拿酒来。」

谭秋雨一人独据一桌,面无表情狂喝起来。

其他十数人另外坐开,不敢上来劝阻。

一阵蹄声自远而近,由龙兴的方向驰来。

马蹄声到酒铺前条然而止。

一团红影飘了人来,直到谭秋雨对面坐下。

两人四目相投,正是与谭秋雨齐名的红粉艳后祁碧芍。

祁碧芍一手拿起酒杯,一口烈酒,仰头倒落咽喉,烈酒激起一面红晕,倍添艳丽。

谭秋雨道:碧芍,刚才那情形你也不是看不到,龙爷一力主战,要知对阵沙场,蒙古铁骑天下无敌,我们宜守不宜攻,今次龙爷听那恶棍史其道之言,挥军北上,无异送羊入虎口,加上我军训练末足,新丁众多,参差不齐,争权夺利之辈,又高踞重位,我看我们实难有希望。」

祁碧芍默默无语。

谭秋雨道:「碧芍,不如你退出此等局面,往找传大侠。」

祁碧芍举手阻止他说下去道:「我此生已献与国家,纵是战死沙场,亦是无悔。

只是小人当道,令我极为痛恨。」

谭雨秋长笑起身道:「大丈夫马革裹 ,我今次被调前线,打那第一阵,不论胜负如何,但求无愧苍天民族,於愿已足。碧芍,现今我敬你一杯,祝你美艳长青。」

一杯尽乾,大笑上马而去。

十数骑的蹄声,在远方消失。

祁碧芍心头一阵激动,脑海中现出传鹰的绝世英姿。

传鹰这时正来到四川的成都,过去的一年时间,他大半也在西域四处闲荡,一路潜修战神图录上的心法,比之往昔,大是不同,整个人藏而不露,非是当日如出销宝刀,锋芒外现。

这天,传鹰走在成都的街道上,街上众生营营役役,各为自己的事而奔走,两边馆子林立,四川着名的食馆,辣牛肉、汤圆子等,都集中此地。

忽然心中一动,传鹰知道有人正从後注视自己,刚想转头,一人在後大喜:「传兄慢走。」

传鹰转过身来,一个潇 不羁、意气飞扬的文士向自己行来,颇具龙行虎跃之姿,竟是八师巴座下四大弟子之一的汉人宋天南,这人原为自己死敌,当日在千里岗东头渡桥,伤在自己刀下。

宋天南来至近前,一面欢喜之容道:「传兄,如果世界上还有我最想见的人,这就必是阁下了。」

传鹰奇道:「宋兄何出此言。」

宋天南道:「不如坐下才说。」

两人走入一间茶馆,泡了两盟茶。

宋天南问道:「传兄震惊当世的宝刀,为何不见」传鹰莞尔,道:「凶器不祥,舍之已久。」

宋天南恍然道:「传兄超凡入圣,世俗之器,何堪污手。传兄当日一刀,对我不啻当头棒喝,自该日起弃武从易,近日来颇有悟於心,重返西藏,谒见师尊,得传至道,传兄实有大恩於我。」

传鹰微微一笑,道:「不知八师巴儿近况如何。」

宋天南道:「师尊上月坐化於布达拉宫。」

传鹰闭上双目,好一会才又睁开,面容不见半点波动。

宋天南续道:「师尊自与传兄别後,返回西藏,传位与另一人後,舍下一切俗务,闭关修行。除了我、铁颜师兄和莲珏师妹外,其他人一律不见。至两个多月前,他交代了一切後事,便进入死关,并嘱我等於四十九日後开关。」宋天南说到这里,停了下来,似乎细意回味着当日的情景。

过了好一会,宋天南才道:「开关时,师尊早已圆寂,他一手触地,手中指作莲花结,面现微笑,肉身丝毫没有腐化之象。」

传鹰微微一笑,有悟於心。

宋天南跟着说出一件石破天惊的事:「莲珏师妹为你诞下一男婴,师尊改名为鹰缘。」

传鹰静坐如故,虎目光芒一闪,重又消去。

传鹰寂然良久,宋天南不敢打扰。

传鹰忽然伸手往头上一削,一束头发,有如被利刃切下。

传鹰取出一条白布,将头发置於其上包好,向宋天南道:「宋兄劳烦你将此束头发,顺道往西藏时,带给莲珏,告诉她大恩大德,传鹰不敢须臾或忘。」站起身来,微一施礼,飘然而去。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破碎虚空》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