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破碎虚空》

第十章、破碎虚空

作者:黄易

蒙军取得全面胜利。

思汉飞发下命令,追杀每一个逃走的敌人。

不留俘虏。

一师一师的蒙古铁骑,潮水般涌过宽大的草原,左边两里便是延绵无际约九岭山山脉。

气象万千。

一望无边的旗海,在微风中飘扬,壮观非常。

蒙古大军正在耀武扬威。

思汉飞高踞骏马之上,极目四顾,畴曙志满,背後便是自己高达叁丈的帅旗。

八面威风。

众将前呼後拥,思汉飞止处身於战胜的辉煌里、权力的顶峰上。

这已是蒙古大帝国的极限。

最难征服的国家的土地,在铁蹄下被践踏着。

这是伟大的时刻,可是思汉飞却无自己预期的欢欣。

在这之前,征服中国是自己最高的目标。

每一次进展,每一次扩阔,都带来新鲜的满足感,但跟随呢?

当爬山者爬上最高的山峰时,便是尽头,跟着要往下爬,回到平凡而不断重复的日常琐事里、应付人世间的各种烦恼。

思汉飞感到一种难以言喻的空虚。忽然间他明白了传鹰,他追求的是一种永无止境的「道」。

那像爬上一座永远摸不到的顶峰的高山,永远享受着登高那种迈向目标的苦与乐。

就在这时,他看到了传鹰。

在一个他绝不想看见传鹰的时候。

传鹰在思汉飞的亲兵队伍前,鹭然出现。

没有人看到他怎样走出来,只知道他忽然便站在那里,像自古以来他一直都是站在那里。

众蒙人兵器纷纷出手,一排一排的箭手,同时弯弓搭箭,千百支长矛,一齐指向传鹰,登时杀气腾腾。

这批思汉飞的近卫亲随,绝大部分人昔日都曾亲见传鹰大展神威,在千万军马中,如入无人之境,这刻见到他如天神出现,不待吩咐,而成局势,严阵以待。

两万多战无不胜的蒙古精锐,战战兢兢,如临大敌,对着孤身卓立草原之中的传鹰,布下强大的阵势。

思汉飞这时反而给隔在後方。

他身边的众将领团团将他护住。

传鹰此来,不在话下,目标必是思汉飞。

思汉飞坐在马上,遥望给自己兵队远隔的传鹰,只见他目光向自己扫来,心中一廪。

传鹰利如电芒的眼神,完全不受距离的影响,直接望到他的脸上、眼中、心内。

思汉飞有一种给传鹰一眼看穿的感觉,甚麽奇谋妙计,在这一刻丝毫也不管用,他甚至感到传鹰强大的精神力量,正笼罩看自己,就像命运一样,使人无法抗拒。

其他的蒙古兵团,逐渐远去,在平原的水平线上变成一条颤动的长方形。现在只有传鹰和他们。

传鹰动了起来,一步一步向着布下阵势的蒙古大军走去。

一声号令,鳌地蒙军阵中万箭齐发,满天箭雨,直向传鹰射去,连阳光也遮盖了。

箭矢来到传隐身前五尺处,纷纷坠地。

以蒙人的强弓利箭,竟然不能攻入他的护身真气内,这等惊人功力,蒙赤行可能也未能达到。

思汉飞遍体生寒,日下虽然有二万亲兵,团团护卫,他的感觉便像是赤躶的一个人,暴露在一只饿虎之前的那种无依无靠,他已很难再当传鹰是一个有血有肉的人。

他缓缓抽出在马旁的长矛,紧握矛柄,心下稍安,这矛此次是否仍可为他带来胜利?

这身为蒙古叁大高手之一的不可一世人物,估不到也会有这类心胆俱寒的时刻。

传鹰步过了箭雨,开始和前排的蒙古人短兵相接。

他在敌阵中迅速前进,所有试图阻挡他的人,都立毙当场,竟然没有一个人可以使他的步伐慢下半分来,他虽是赤手空拳,但身体任何一个部分,都是最惊人的杀人武器。

思汉飞感到一阵绝望。

这敌人太可怕了。

悍勇的蒙古兵将,纷纷在他四周仆倒。

蒙军陷入一片混乱。

以勇猛威震天下的蒙古兵将,进入了前所末有的恐慌里。

各种不同类型的兵器,刀、枪、剑、战、矛、斧,疯狂地从四方八面向传鹰施以死命的攻击,杀气弥漫全场。

但传鹰像是暴风雨中耸峙的高山,任是最强劲的狂风,也不能使他丝毫摇动。

他的双眼有一种奇异的魅力,使入不敢正视,使人浑身颤抖。

他整个入代表了一种近乎天地宇宙的力量,无始无终,浑然无间,又庞大无匹,非任何人力可以抗衡。

长枪重矛击到他身前,忽然便失去了所有威力。

他像是只露一角的巨石,那露出的一角虽小,但即管千百人一齐去摇动,它亦是稳如泰山,分毫无损。

传鹰身前蒙人纷纷倒下,很快过了蒙人中线,距思汉飞只有十多丈的距思汉飞马前所有将士都手执兵刃,严阵以待,可是从他们苍白发青的脸色,知道没有一个人是有半分把握。

即管以这横行天下的无敌雄师,在传鹰这猛虎之前,都已变成怕事的待罪羔羊。

思汉飞突然记起两年多前在西湖之畔,与传鹰那次没有完成的决斗;不禁苦笑起来,暗忖这决斗始终来了,是否命运的安排。

他心中浮起一个奇怪的念头,就是纵使传鹰现下杀了他,他也绝无半点怨恨。

能死在光荣的颠峰,死在马上,死在这盖世奇才之下,不是远胜死在病床上吗。

此刻,传鹰的眼神越过蒙军满空挥舞闪烁的杀人利器,通过横亘在两人间的千军万马,直望他的心坎里。

传鹰手上电芒一闪;不知由那处夺来一支长矛,笔直向地标来,传鹰终於向地出手了。

天地忽尔停顿。

虽然周围两万多人杀声震天,思汉飞却觉得在这一刻,宇宙静寂无声。

心中刚想提起手中铜矛,那掷来的长矛已贯胸而入,再从後背钻了出来。

传鹰这一矛完全没有受时间和距离所束缚,他手中寒芒初现,思汉飞便被贯胸破背,中间没有费去刹那光阴。

思汉飞脑中出现一个身穿红衣的美女,手上一长一短两支宝剑,在空中纵跃起舞。

他知道传鹰的精神和他的精神,在这生死一刻,接连在一起,同时也知道传鹰是为了谁来杀他。

这是思汉飞最後的感觉。

所有在场的两万蒙兵将士,一齐停下手来。

整个战场鸦雀无声。

思汉飞从他的骏马背上缓缓倒下,蓬的一声,激起满天尘土,在空中飘这不可一世、纵横宇内的军事天才,当年蹂栏欧陆,大破波斯联军於黑海之滨,今日又征服中国於铁蹄之下,终於重归尘土。

一声长啸在传鹰口中响起。

在远方九岭山的方向,一匹神骏奇伟的白马,倏地出现,起初还只是一个白点,忽然间便变成一匹马形,直向蒙军奔来。

同时传鹰的身形向後急退,撞得背後挡路的蒙人东倒西歪。

一跃上马,抽转马头,白马前蹄踢空,长嘶一声,直向九岭山奔去。

众蒙人如梦初醒,震天动地的暴喝出声,一齐向传鹰追去。

千万只马蹄在草原上奔驰,一时天地间给雷鸣般的蹄声填满,踢起漫天尘土,狂风般向传鹰追去。

传鹰的白马,以惊人的速度奔往九岭山。

当他转上山路时,能紧跟他马後的,剩下二百馀骑,都是蒙人中骑术最精湛的一群。

他们心悲思汉飞的死亡,忘记计算以他们的力量能否杀死传鹰,只知道要追!追!追上去拚个生死。

山路蜿蜒弯曲向上,愈往上走,愈形狭窄。

传鹰一人一马,在大雾里忽隐忽现,众蒙骑舍命追赶,传鹰看来人马甚缓,他们却始终末能追及。

传鹰和身後的追兵,一同愈走愈上,进入了横栏在山腰的浓雾。

传鹰和白马在前面的浓雾中若有若无,令人觉得一切都是那样不真实,像是在一场噩梦里。

山路扩阔,可容数骑并肩而进。

传鹰在前头急驰。

追骑们大喜,长鞭纷纷扬起,在空中打了个转,鞭在马臀。

数十匹骏马同时狂嘶,歇着主人,冲破浓雾,直向传鹰箭矢地标去。

眼看要追上。

在前面传鹰的一人一马,忽然一齐凌空跃起,直落向远方的浓雾里。

这一跃最少有两丈之高,横跨四丈多的空间,超出了任何骏马可以达到的高度和距离。

白马以一个动人心弦、超越了世间一切美态的姿势,颈後的白鬓毛在山风中自由地飘扬,有若天马行空,在空虚里划出一条美丽的弧线,再落下至远方的浓雾里。

浓雾之下似乎是康庄大道,人马一踏其上,立即轻盈潇 地驰往浓雾的深处,好一会忽隐忍现,才慢慢消失不见。

最前的几骑蒙军,受到这个景象的刺激,一齐发喊,悍不畏死地奋抽马头,几匹千中选一的良驹,在以擅骑名震天下的蒙古人驾驭下,狂嘶声中,一齐向前跳跃,同着传鹰刚才人马的落点扑去。

骑士惨叫。

健马嘶喊。

全部人马一齐踏空,直跌向浓雾下不可见的深度,跌撞的声音由大而小,好一会才停止下来,却不闻触地声响。

下面竟是万丈深渊。

後来的数十骑士大惊勒马,健马纷纷人立而起,踢得山石激飞,堕下浓雾的深处。

其中数匹人马,收势不住,也冲进浓雾里,直往下跌,场面混乱之极,一种难以言喻的恐慌,震撼着在场每一个人的神经。

这时一阵狂风吹来,云雾变得稀薄。

眼前景象,清晰可见。

一个惊人的景象,在众人面前展现。

全部蒙古骑士面色煞地发白,更有人因惊骇而全身抖震,健马狂嘶人立而起。

目下他们正置身一个孤悬於半空的高崖上,在离地平超过叁百丈的高度,俯瞰整个鄱阳湖大平原。

下面平原整齐的蒙军兵队,变成一排一排的黑线,人马只有蝼蚁般大小,他们便似在云端之上,察瞰众生。

传鹰和他神骏的白马,落脚的地方正是这广阔无边的空间,那有半点实地。

蒙人心神震汤,面对着一片虚空,跪了下来。  

温馨小提示:
您正在阅读的《破碎虚空》内容已完结,您可以:
返回黄易的作品集,继续阅读黄易的其他作品..
返回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