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破碎虚空》

第六章 迷宫悟道

作者:黄易

传鹰举步走出战神殿,俯视一级一级向下伸延至地底湖海里的石阶,遥见石龟在石阶底处昂首朝向他站立的位置,虽明知石龟是座石雕,仍然很难把「它」当作死物看待,可见石龟的雕功确达惊天动地的精妙境界,似乎可以在任何一刻后,开始攀爬而上的行动。

四周远处的璧隙,地火闪灭,这处虽深藏地下,空气却是清新甜美,湖海平静的水面,不断翻起水泡浪花,充盈著无限的生机,间中有奇鱼怪物跃离水面,发出拍水的异响,在隆隆的瀑布声中,做成一种充满动感的节奏,传鹰心神震撼下,眼角不由湿润起来。

湖海以地底的战神殿为中心向四周伸延,传鹰极目远望,数里外才隐见地火闪烁的洞璧,使传鹰想到一个难题:北胜天虽在遗书中点明逃离这处是巽方的去水道,可是在这庞大无边的的地穴内,东西难办,甚么才是巽方,教他怎能知晓?心中一阵惘然。

传鹰信步沿石级走向做低在下的湖海,一切看来是那样的不可能和不真实,直如一场大梦,偏偏这又不是一个梦境。湖水打上石阶,发出劈劈啪啪的响声,传鹰脚步矫健,很快便走了六百多级,过了中段,回首望去,战神殿气象万千,高踞在上使人更生疑幻疑真之感。谁人可以在地底建造出这样世上无匹的巨大建筑呢?

传鹰终抵达石龟座前,这巨大石龟比昂藏六尺的传鹰还要高上两三尺,远观已是几可乱真,近观其纹理鳞甲,更是无微不至,传鹰忍不住伸手触摸,石质冰冻,感觉玄异。

湖水适才还是浸至石龟的后脚,这时已浸到石龟的半身,石龟更像刚从水中爬上,传鹰心底惊异,难道这里也有潮涨潮退?在这一刻,传鹰忽感有异。此时他站在最底的石级处,双脚浸在湖水里,一股暗涌冲来,几乎把他带动。自刀法大成以来,他马步的平稳,连滔天巨浪当头冲来,亦难以移动他分毫,这数股暗涌的急冲,却使他几乎翻倒,迫得他连移数步.才能保持平衡不失。

传鹰反应何等敏锐,心意一动,整个人跃往高处的石阶,当他身形尚在半空,一条巨大的绿色怪物哗啦一声,冲离水面,腾空张开利牙闪闪的大口,一把向他双脚噬去,满头绿发向后飘飞,模样狰狞可怖。

事起突然,传鹰顾不得姿势难看,运气一沉,便生生从半空掉下,跌往离水面约第七级的石级处。怪头鱼体的生物哗啦啦在他头上扑了一个空,腾空到了数十级石阶之上。这怪物一窜之力,竟是有十丈之远。

传鹰抽出厚背长刀,全神贯注扑在高处的怪物,它在数丈外的石级处,身体四边弹出四只似掌非掌、似爪非爪、长满鳞蹼的大脚。怪物一触实地,旋风般回头,两只绿眼异芒盛射,狠盯下面的死敌。

传鹰大叫不妙,这怪物原来是水陆双栖的怪兽,观其转身的速度,一点不输于在水中的灵活,其双眼处隆起一贲红肉,正是传鹰厚背刀造出来的成绩,估不到这么快又回复攻击的能力。

怪物的整个身体完全暴露在传鹰的眼前,身体浑圆,长达三丈,全身披满绿绿红红的厚甲,尾部尖长,在身后有力地挥动。它的头特别巨大,顶上有两只如羚羊的小角,头上每条线发粗若儿臂,在两边垂下,绿眼大加灯笼,鼻孔扁平仰起,大口紧闭,口下生满针刺般的短须,与传说中的龙有七分酷肖。

魔龙一反早先激烈冲动的凶态,静若山岳,紧盯下面的传鹰,似乎充满仇恨的情绪,连传鹰这等胆大包天的人,也给他看得心中发毛。

一兽一人,一上一下,就在石阶上坚持起来。

潮涨愈来愈急,地底湖内的浪一波一波从远处冲来,隆隆的声响和回音震彻整个湖洞,水位上升得很快,半柱香的工夫,湖海的水便浸至传鹰的腰间,石龟也只剩下昂起的头部,仍露在水面之外。

传鹰暗忖,假设这魔龙真是懂得利用自然的威力,故意把传鹰迫在这位置,静待湖水把他收拾,今回他一定凶多吉少,因为这显示了怪物到了通灵的境地。今传鹰不得不以另一种眼光看待它。

魔龙眼中的绿□凝然不动,身后的大尾停止了摆动,胸腹紧贴由上而下的十多级石阶,像黏贴在石阶上一样。

湖水涨至传鹰的胸腹间,传鹰已别无选择,一声长啸,奋起精神,手提厚背大刀,大步走离水面,挟著一股强大的杀气朝魔龙仰头冲去。

魔龙眼内绿芒大盛,绿发无风自动,身后的大尾开始「霍霍」摆动,扫得石阶沙沙作响,威武万分。

传鹰利用强大的刀气,迫得魔龙一时间不敢立即发动攻势,眼看再有一级就可离开水面,魔龙贴住石阶向他政来。它的尾部和下腹仍然贴紧阶面,但前身却腾起半空,一对前瓜分左右向传鹰抓来。

传鹰暴喝一声,厚背刀化作一道寒芒,在攫来的双爪间闪电劈入,他这一击纯粹追求速度,估计在劈中魔龙之后,倏然后退,仍够时间避开攫来的巨爪。错非传鹰此等出类拔萃的高手,又有惊人的胆气和信心,没有人敢把性命作如斯赌博。

魔龙似乎对传鹰的厚背大刀极为忌惮,骤见刀光,双爪立时缩回,向后急退。传鹰见到如此良机,岂肯放过,一声低哼,离水而出,把刀势加强,如影随形,长刀继续劈去。眼看要劈中魔龙的右眼,魔龙一声怪叫,大头一摇,满头绿发随它摆首的动作,变做一束旋风般扬起半空,鞭子般抽打在传鹰的刀身上。

刀身传来无可抵挡的巨力,传鹰闷哼一声,虎口震裂,厚背长刀被魇龙的绿发抽得投往十多丈的石阶高处,当 一声,堕在石级上,又滚下了几级,便似敲响了传鹰的丧钟。传鹰自二十岁以来,弃剑习刀,还是第一次在对敌时大刀离手。

魔龙昂首一声狂嘶,似乎得意万分,传鹰趁他昂首之时,右脚闪电踢出,正中它的下颚,这一脚全力踢出,乃传鹰一身功力所累,最少有千斤之力,魔龙中击,一声狂嘶,迅速退后,又回到早先静伏的地方。

传鹰一语不发,侧冲而上,希望趁魔龙阵脚未稳,抢上高处。起码也要把厚背刀拾回来。他才赶上几级,狂风压体,传鹰无奈叹了一口气,转身应付。

魔龙从右上侧冲扑而下,速度惊人,这次它双爪在前,护好面门,再不给传鹰乘虚而入的机会。它的利爪闪闪发亮,锋利犹胜刀刃,给他抓上一下,那还有命。

魔龙冲至离传鹰丈许处,忽地垂下头来,以一对短角对正传鹰,才开始冲来,传鹰心中一动,这魔龙有很大的可能只可在某一距离看物,故进入丈许的距离后,会对近处的物体睁目如盲,所以传鹰数次都是在贴身处伤他。不过在目前的情形下,纵使知道也是分别不大。

传鹰大喝一声,跃往半空,举脚便向巨龙头顶两只角中间踏去,这一记既避开了魔龙前攫的利爪,又拣选了巨龙较脆弱的头部攻去。眼看脚要踏实,连传鹰这样不计成败的人物也忍不住心中狂喜,身侧忽起劲风。传鹰脚已踏在魔龙头上,还未及用力:右臂肩处已被它的大尾抽中。传鹰的反应也是一等一,立时放软全身,任由魔龙挥起大尾把他抽往空中,直向二十多丈外的湖而堕去。传鹰心中大感窝囊,势估不到魔龙的大尾如此厉害灵活,又是出其不意,使它占尽上风。在陆地,自己已不是对手,水里的胜败自是不言可知。

传鹰咚一声掉进水里,溅起半天水花,他耳中传来一声沉闷的水响,知道魔龙同一时间,矫健地潜入水里,当然是来侍奉自己这个大仇家。

一般人在这样的情形下掉进水内,一定拚命向岸上游去,传鹰却全无这样的打算,一方面因为适才给魔龙的尾巴扫个正著,虽未被震散护体真气。但已是半身麻木不仁,绝不宜于划水的剧烈运动。另一方面,他心中有个置之死地而后生的计划,要冒险一试。

他双手紧抱膝头,蜷曲如环,运气迅速向湖底沉去,愈往下沉,湖水愈趋冰冷,压力愈是沉重,传鹰闭起眼目,任由一口真气在体内流窜,把注意力集中在肌肤的感应上,海底每一道水流的变异,也不能逃过它的感触。他精通龟息之法,肌肤可如鱼儿般吸收水中空气。

湖面上传来急剧的水声,魔龙正在湖面来回巡戈,搜索敌人的踪影,一待它找不到敌人,便会潜入湖内,那将是人龙争雄的决胜时刻了。

湖面上水声消去,魔龙潜入湖内。

传鹰全神贯注周围的动静,他轻缓舒畅地调节体内的真气,把自己保持在最轻松、最敏锐的反应状态下。周围湖水暗流测涌,魔龙正在附近快速巡梭。终于一股强大的暗浪从右下侧急冲过来,传鹰知道最决定性的时刻已经来临,不徐不疾地张开眼睛,望向右下侧处,两点绿光在深黑的湖水中闪烁,迅速向自己扩大,他重温自己要采取的行动,要是估计错误,今日此刻,就是他的忌辰。

绿光不断加强,开始时只是两点线光,瞬眼后已是鸡蛋般大,周遭的湖水暗流激汤,传鹰放开手脚,拨打湖水,保持平衡。

魔龙的头部隐约可见,四丈,三丈,两丈,一丈。魔龙头向下垂,准备冲至传鹰的位置,才张口噬咬。传鹰估计得没错,即管来到水内,魔龙仍是看不见一丈内的事物,在这距离内,它只能凭水流的感应来判断目标的行动,这是传鹰唯一可以利用的优势了。

传鹰聚精会神。魇龙迫在七尺的距离,巨口开始张开,露出白牙,这里虽然是湖底的深处,但仍有些微光线透入湖中这深度,足以令传鹰这类特级高手隐约见物。

六尺、五尺、四尺……

巨口张大。

传鹰觑准时机,整个人向前疾标,一下翻在魔龙的头上,两手闪电抓出,一把紧握魔龙头上的短角。整个人骑在龙头,两脚挟紧龙颈。

魔龙在吃惊下向前乱窜,在湖水内疯狂的来回翻腾,有时又飞跃湖面之上,弄到整个地底湖海地覆天翻,所有鱼兽都四处窜逃。但传鹰手握双角,紧附它身上,任它乱窜乱动,丝毫不为所动。

魔龙拥有无限的精力,窜高伏低,又不时翻来覆去,也不知过了多少时刻,连传鹰这等气脉悠长的高手也开始感到吃不消,手足麻木 痛,全身僵硬,若非多年来艰苦锻炼出来的坚强意志,纯以身体的状态来说,早要放手。但如果魔龙再这样持续下去,松手只是早晚间事。失败的情绪涌上心头,传鹰除了要对抗身体的疲倦,还要对抗心灵的疲倦。

魔龙又一次窜上湖面近三丈的高处,巨大的战神殿在前方俯伏不动。一道灵光射进传鹰心头,使他记起战神图录的第三十六幅图。那幅图录正中画了一个人,盘足安坐在一个大圆中心,但那个人的心胸部位,也画了一个细小的圆。图录下方写道:「天地一太极,人身一太极,太极本为一,因小成大小,因意成内外,若能去此心意,岂有内外之分、你我之别,天地既无尽,人身岂有尽,尽去诸般相。」

传鹰当时看得百思不得其解,但在眼前的劣境下,忽地豁然大悟。他现在万般疲劳,全因执著内外之别、你我之分,因有身躯,始有疲累;因有心意,始有苦痛。多年来禅悟的功夫,蓦地变成具体的经验。

传鹰父母只得他一子,少有奇气,不好与儿童群,每独入深山,数日始回。十六岁已遍读五经四史,沉默寡言。舅父厉灵一日云游到家姊居处,见传鹰先是大惊,继而大喜,也不理传鹰父母的高兴或不高兴,在传鹰家中住下来,老少两人终日游山玩水。厉灵将胸中易学理数、地理天文、仙道秘法,一股脑儿尽传给这外甥。传鹰一学便晓,一懂便精,到二十一岁已能另出枢机,自成一格,厉灵长叹三声,大笑下飘然而去。传鹰则独自远游,十多年来遍历天下名山大川,以至乎西北苦寒之地,寻求天道之极致。年前心念一动往访厉灵,在厉灵要求下,来赴韩公度惊雁宫之约,致有目下奇遇。

传鹰一向以来,对道家奉为无上圣旨的「物极必反。道穷则变」一知半解,虽能明白字面的意思,但却从来没有方法在实际上加以应用。在目下的处境,加上战神图录的启示,他忽然领悟到当肉身至疲至倦时,唯一的方法,就是由有身变无身,而达至这境界的法门,就是把「心」这堵定内外的围墙拿走,让人这「太极」重归于宇宙的「太极」,既无人身,何来困境?

要把心拿开,先要守心,当守至心的尽极,物穷则变,始能进军无心的境界。

传鹰刹那间抛开一切凡念,将精神贯注灵台之间,任得魔龙遁地飞天,总之不存一念,不作一想。

浑浑沌沌,无外无内,无人无我,没有空间,没有时间。

尽去诸般相。

灵神不断提升,众念化作一念,一念化作无念,虚虚灵灵,空而不空。肉身的苦痛虽然还存在,但似乎与他没有半点关系。这亦是魔教中苦行的法门,修功者自残体肢,直至意志完全驾驭肉体之上,以精神战胜物质。不过传鹰受战神图录的启发,纯以守心的功夫达至无心的境际,精神超越肉体的苦痛,又不知比之高上了多少筹。

时间似若停顿,没有前一刹那,也没有后一刹那,对传鹰来说,再没有逝者如斯,不舍画夜的时间流动。

也不知魔龙窜游了多久,传鹰整个灵神化作无数上升的小点,向上不断提腾,凝聚在一个更高的层次和空间处。他睁开心灵的慧眼,看到一个奇异美妙的景象。

他发现停在地穴的半空上,湖面上一阵阵水花冲天上喷,有人双手紧抓龙角,伏在魔龙身上,窜跃半空,人兽横越水面上七八丈的空间,再投入水内。

传鹰醒悟到骑在龙背的人是自己的时候,大吃一惊,众念纷至,一声呻吟。整个灵神又给扯回骑在龙背的肉身内,千般痛楚。由全身的经脉涌往心头,几乎跌离龙背。

传鹰急守禅心,立时又重新进入灵肉分离的精神状态。

过了不知多久,魔龙忽地停止了一切动作。

传鹰缓缓回过神来,张开双目。

魔龙正伏在战神殿的大门前,像是专诚把他载来此地的座驾。口中发出嘶嘶哀鸣,龙首低垂,一副垂头丧气的样子。

传鹰心想难道魔龙承认输了此一役,甘心投降?又或只是它的诡计?这时他开始感到浑身 麻,暗付假设离开龙体,受到它攻击时,不要说抗拒,恐怕连提起双手也有困难,一时犹豫起来。

正沉吟时,一股低沉温和的啸声,如泣如诉,从魔龙口内发出,声音抑扬顿挫,悦耳非常。

传鹰心中一动,豪情大发,心想我就赌他一□,由龙背翻下地去,应该说是滚下龙背才妥当一点,一翻到地,他便大字般摊直,动也不能动。面上冰冰凉凉,原来魔龙吐出长长分叉的血红龙舌来舔他的面,状极亲热。

传鹰全身舒畅,心灵静如深海,便那样睡了起来。

在战神殿的大前门,甜甜地深入梦乡。

八师巴卓立地面上惊雁宫的入口处,俯视千里岗下的留马平原。

朝日东升,大地充满生机。

八师巴双目闭上,手中紧握传鹰的小刀,刀锋按贴眉心印堂处,运聚奇功,默察对手的心灵。

他虽然连传鹰姓甚名谁、出身来历一概不知,但他对传鹰灵神的了解,可能还远超传鹰的父母。他不单感触到传鹰目下的元神,甚至感触到传鹰元神中前生千百世的记忆烙印。

他和传鹰并非初遇。千百年来,他们早纠缠一起,到了这一世,应该是个分解的时刻了。

传鹰坐在战神殿的梯阶上。

湖面上魔龙翻腾飞舞,同他展示它的活力和欢欣,不时潜入湖底,采摘湖内植物的果实,衔来献上予传鹰。果实鲜美清甜,齿颊留香。

传鹰来者不拒,一边大嚼魔龙衔来的鲜果,一边思索战神殿内一幅一幅的图录。这时他正苦思第十三幅。图中画了一个人蜷伏而眠,眼耳口鼻完全紧闭,胸中又画了个人,也是蜷伏而睡,眼耳口鼻亦是紧闭,姿态相同。图录上方只写著:「胎从伏气中结,气从有胎中息。」

传鹰这时心中所想的,却不是这幅图该作何解释,而是这句话正是道家修仙整个哲学所在。道书常言人出生时,通过连系母亲的脐带,随母体一呼一吸,争取养分,生出后脐带剪断,始由先天内息呼吸,进入后天口鼻的呼吸。所以修仙第一要诀,首要重归先天的呼吸,但母体已不存在,唯有发动体内自身的先天呼吸,以脊椎直上头上泥丸的督脉,再经印堂下胸前至肚脐之任脉呼吸,所谓打通任督生死玄关,给下能吸天地之气的仙胎。

这种神仙之术,自古相传,是否来自这战神图录,殿内肉体化为精钢的广成子,是中国道家医学宝典《黄帝内经》中教中国的始祖黄帝养身成仙之道的至圣先师。广成子定在古时某一时间来到这战神殿中,悟通了天地宇宙的奥秘,重返地面后,把这知识经黄帝传与世人,后再潜返此处,进入破碎金钢的超凡境界。他不禁想起北胜天遗书所言:「惜本人慧根未结,未能如广成子宗师般,得破至道,超脱凡俗。」

「得破至道,超脱凡俗」,传鹰心内沉吟不已。

他十七岁时,在一个明月照夜的晚上,登上家居附近一座高山之颠,苦思人生成败得失、生老病死,悟到生命的无常、人的局限。自那刻开始,他便为自己定下一个目标,就是要勘破宇宙的奥秘。可惜十数年来,武功虽上穷天道,但禅修却止于明心见性的境地,难以逾越肉身的局限。眼耳口鼻身,虽比常人灵锐百倍,以之争雄斗胜,绰有裕如,但说道打破天人的限隔,却像痴人说梦,夏虫语冰,今天忽有此遇,广成子正是一个实在的例子,不禁重新燃起对追求天道的雄心壮志。

右侧远方蓦地传来水流响动的声音,把传鹰从深思中惊醒过来。

湖水开始迅速退却,本浸在水中的大石龟,露出了栩栩如生的上半身。

传鹰心中一动,发出尖啸,水中邀游的魔龙,立时从湖水中爬了出来,攀上石阶。传鹰跃上龙背,拍下拍龙头,通灵的魔龙立时会意,载他傲然向水响传来处游去。

愈近水响的地方,水流愈急,有如一条急瀑,直向地底冲去。连魔龙也不敢游近。

传鹰欢啸一声,充满畅美之情。

他终于发现了北胜天所指示唯一逃生路径,往巽方的去水道。魔龙彷似感到他离去的意念,不断发出悲鸣,露出依依不舍的情意。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破碎虚空》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