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神》

第十章 通世灌顶大法

作者:黄易

吉普车沿着山路往上爬升,这个位置隐约可见心腰处魏峨耸立的神庙,沿路不时见到缓步而行的朝圣者,他们每走一段路,都伏了下来,诚心礼拜。

三年前当龙飞初来这里时,恰好逢着大节日,简陋的公路挤满了藏民,人车争道,热闹非常。

左边是山壁,右边俯瞰层层低去的西藏高原山景,两个小时的机程便将他们从尼泊尔带到喜马拉雅山脉另一边的神秘国土。

年轻的上智僧负责驾车,龙飞和艾丽嘉坐在车厢后座。

吉普车经过一段崎岖的山路,坐在上智旁的上慧兴奋地别过脸来,向丽嘉道:“丽嘉小姐,疲倦吗?”

丽嘉冷冷地摇头,一点说话的兴趣也没有。

上慧在庙里惯对着戒绝七情六慾的密宗僧侣,对丽嘉的冷寞丝毫不以为意,续道:“这处是西藏的山区,空气稀薄,一般住惯低地的人会很不习惯,你的身体一定很好,丝毫不受低气压的影响。”

龙飞插入道:“这几天有没有特别的事故。”

驾车的上智眉额掠过忧色,道:“那魔物愈来愈难驯服,真叫人担心,连小活佛也笑不出来,又担心你那边的情形,若不是四天前你在尼泊尔打电话给我们,我看能否支持到今天也是问题。”

丽嘉皱眉倾听,却没说话,她只对龙飞一人有兴趣,眼光不时溜往他处,其他的人她视而不见,听而不闻。

龙飞心想这些事不宜在丽嘉前讨论,闭口不言。

一时吉普车厢陷进不自然的沉默里。

另一架爬山车远远吊着他们的吉普车,这车的车顶上放了个长形大箱,赫然是装载等待复活的武则天灵柜。

车内黑煞和金指三坐前座,武夫和那老者坐后座。

黑煞脸上泛起一个冷酷的微笑,就像见到了到口的猎物,道:“他们的目的地是山上那神庙。”金指三翻阅着手中的地图,沉声道:“那是『大日如来宫』,是龙树菩萨在千多年前亲自建立的。主持的小活佛虽然声名不响,只是因为此人一向低调,在藏人心目中他的地位却非常的崇高。”

武夫闷哼一声道:“他当然唯恐人知,因为他正是看管主人宝刀的贼,我要他碎尸万段而死。”

黑煞全身一震,透过车头挡风玻璃凝望着愈来愈接近的大日如来宫,失声道:“我曾经看过这地方。”

其他三人均露出注意的神情。

黑煞道:“那天我抢武则天,接触到她身体时,一个强烈的影像侵进我的神经里,就是这大日如来宫,那红白相间的外墙,中间高起的圆顶主殿,我永远也忘不了。”

金指三眼中燃烧着炽热的神采,道:“当主人回来时,所有龙神的子孙和龙神都会从这世界被铲除去,宇宙就属于我们的了。”

武夫冷冷道:“人类的力量太微不足道了,只能困守在地球这方寸之地,登上了月球,便称自己征服了太空,就像一只蚁,由一粒沙爬往另一粒沙,然后宣布大地是它的。”

金指三道:“只要主人回来,我们便拥有最强大的力量,而龙神的力量已逐渐被大地吸纳,孕育出各式各样的生命,此消彼长下,纵使龙神分裂成的伏羲和女娲,一阳一阴两股残余力量再合起来,也只若膛臂挡车,不堪主人一击,甚至不堪他左手一击之威,哈!”仰天狂笑起来。

黑煞和武夫同时笑了起来,连那老者嘴角也牵出一丝笑意,份外使人感到阴森可怖。

他们虽然是非人类的异物,却盗用了人的形体,所以亦通过“人”的形式,来表达他们的喜、怒、哀、乐。

吉普车在壮丽神庙前空广的场地停下,龙飞一众甫下车,随侍小活佛旁四小藏师另一名的上戒和一位中年藏僧便迎上来道:“龙神,小活佛请你往后殿。”

丽嘉神情一愕,泛起奇异的表情道:“龙神?”似乎这名字刺激起一点她失去了的记忆。

众人只以为她因第一次有人这样称呼龙飞感到奇怪。

龙飞望向丽嘉,正要说话。

上戒躬身道:“丽嘉小姐休息的地方安排在宫旁的净院,这位鸠摩上师会带她往那里去,舟车劳碌,丽嘉小姐休息一会吧!”

丽嘉乍闻要和龙飞分开,不愉地哼一声道:“我是女公爵,不是小姐。”

龙飞知道小活佛见他时不想外人在场,轻拍她肩头道:“我回头便来会你,西藏的山川是世上最动人的地方,包你乐而忘返。”

丽嘉只卖龙飞的账,柔顺地点头,随鸠摩上师去了,看着她动人的背影,龙飞心头充盈着幸福和愉悦,精神一振,只觉自己能应付任何凶险的危难,道:“好!我们去见小活佛。”

在上智,上慧和上戒三人簇拥下,穿过广阔的廊道,从大日如来宫的正殿旁走往后殿去。

步进殿里,龙飞心神一震,想不到眼前竟是这种阵仗。

丽嘉随着鸠摩上师在山上盘绕的小径上走着,一边靠在山壁,另一边俯瞰山下高起低伏,延绵而去的山脉,闪闪金芒,在日照下使人睁不开眼目。

丽嘉心情一舒。

沿路不见人迹,与正殿前络绎不绝的参拜者成一鲜明对比,只有在大节日里,正殿以外的地方才开放给朝圣者。

丽嘉回首望去,只见正殿、中殿、后殿层层高起,气象万千,不知要费多少人力和岁月才能在这空气稀薄的地方,建成如此规模的神庙。

龙飞不知在干什么?

想到龙飞。俏脸一红,昨晚在小酒店里的缠绵令她初尝男女相爱之乐,自出生以来她便觉得这“人的世界”一无是处,她讨厌人,但遇着这冤家,一切都改变过来,今她感到生命也可以是充实和有趣。以往这只可以从赌桌上得到,当别人输掉了毕生的财富时,她就像获得gāo cháo般猛然攀上欢乐的极峰,连她也分不清楚是胜利的效应,抑或是对方的失败和痛苦,给予她快乐。

不过那满足感只是瞬那的闪耀,此后便要待另一局的赌博。在赌桌上,她像猫般玩弄着失败的老鼠。这并没有违背兰修女的教诲,因为赌博是自愿的,总有胜利者和失败者,就像其他所有游戏。

不过没有像赌桌那样剧烈和刺激。

但和龙飞的爱,却是恒久持续,纠缠不休,想起以后能和龙飞携手同游,生命一下子变成充满意义,眼前的景物蓦地玲珑浮突的清晰起来,“真”起来。

前面带路的鸠摩上师转过身来,张手作势。

丽嘉知他不懂英语,顺着他的手势望去,路尽处有个矮树林,掩映间可见一座两层的木构楼房,净院在望了。

大殿内布满喇嘛,最少也有上千人,他们一个圈一个圈地围着殿心一个高起的圆台坐着,将大殿的地上变成个人造大图案,他们动也不动,使人疑惑他们是否睡着了。

高台上小活佛全身法衣,盘膝而生。

香火的气味弥漫全殿。

大殿的墙壁上布满石雕,大小有致,大的石雕高达二十尺,小的只有尺许,壁上每隔数步便燃起烛火,将殿里照得火烘烘的。

“嘎”!

殿门在身后闭上。

龙飞有点猝不及防,想不到“通世灌顶大法”在他一到达便举行,心神转到丽嘉身上,她会等得不耐烦了。

小活佛身旁四小藏师的上定从喇嘛阵中走出来道:“龙神,快来,时间刚好。”

龙飞皱眉道:“希望灌顶不要三日三夜就好了。”

上定微笑道:“那是我们,在你来前我们已三日三夜不停施功,将精神凝聚,举行呼唤天上地下力量的仪式,据活佛说,若在第一轮行功不能将你带进前世,以后成功的机会便微乎其微了。”

龙飞愕然,想了想,大步穿过坐地喇嘛间的空隙,往殿心圆台步去。

这灌顶大法若失败,敌人将永远藏在暗处,失败的可能大大增加。

龙飞缓步踏上圆台,上智等人止步圆台下,盘膝而坐。

龙飞来到小活佛前。

垂帘下视的小活佛猛地张开眼来,眼中闪爆起两团光亮,龙飞知道他经历了三天三夜的冥坐,精神力量凝结,眼光充盈着灵力,故有此异象。

一片嗡声响起,上千喇嘛同时念起经咒。

“叮!叮!”经钟敲起。

从原本落针可闻的寂静,一下子变成详和肃穆的神圣世界。

小活佛一反平日的嬉笑幽默,严肃地道:“坐下!”

龙飞依言坐下。

一股奇怪的感觉涌上心头,他若是一个空广的大池,上千喇嘛便像千百条小溪,将他们的力量灌注进他这大池里。小活佛的声音像从遥远的天外传来道:“人有六识,谓之眼、耳、舌、身、意及阿赖耶。前五识管今世之生老病死,后一识阿赖耶管前生无尽世,今吾等以龙树秘传开顶大法,为你启此灵窍,尔须无思无念,舍今生之障碍,重返前世,切记切记。”

一股热力,在龙飞小腹烧起。

龙飞怵然一惊,千万般念头纷至沓来,一片烦燥,几乎想跳了起来,幸好及时想起活佛的话,立刻排除杂念,潜心默守,三年前当他初到此地时,连续三个月和小活佛在密室里,学习密宗无上秘法,终于成功召唤女娲,变成龙神,这一下摄神守中,心灵立时凝聚。腹中的热力毒蛇般从背后夹脊直冲上玉枕,“轰”!天崩地裂,眼前一黑,己进入一个从未踏足的心灵禁地去。

汗珠从活佛额际流下,刚才龙飞心神惊怵,险些将他拖进万劫不复的深渊。这时以他为桥梁的千多名喇嘛,已和龙飞的心灵紧锁在一起,若龙飞心神失守,他们将全体进入神经错乱的悲惨世界。

众喇嘛由低念经咒,转而高声诵唱,一时大殿里经诵回环不绝。

史无前例的通世灌顶大法,终于开始。

经过两重楼梯,鸠摩将丽嘉带到三楼一间清幽雅致的房间内。

丽嘉满意地望出窗外,阳光下江山如画。

她忍不住叫道:“真美!”心中首次充满对这世界的爱意,龙飞教懂了她爱是什么。她想推开窗花,发觉给一个小钢锁锁着。往下望去,楼下有个大檐篷,屋下的空地上放了个奇怪的长形大箱子,透着诡奇之气。

她转过身去,想问一直站在门外的鸠摩上师。蓦然脸色大变。

一个高大的黑人站在鸠摩身后,一手搂着他的胸胁处,另一手扭他的头。

“咔嚓”!

鸠摩连挣扎也来不及,颈骨断折,头颅不自然地垂往一侧。

丽嘉退后一步,撞在窗花上,退无可退,娇喝道:“你是谁?”她的背脊刚巧撞在那小钢锁上,心中一动。

黑煞身后几个人大模斯样走进房来,进至不同的角落。

“砰”!黑煞进房后顺手掩门,挨着门眼中凶光闪闪,上下打量着丽嘉动人的胴体,一向从不接近女色的他,似乎对丽嘉特别有兴趣。

先进来的金指三站在丽嘉右侧,嘿嘿一笑道:“让我介绍一下,这位是老大武夫先生。”

武夫站在房心,有风度地微微一笑。

丽嘉醒起道:“你就是那日本富豪,原来只是个比其他贼高一点的另一个贼。”这句连金指三也骂在一起。不知怎的,虽落在重重围困里,她却丝毫不惧,好像这几名凶人并不会伤害她的样子。

她的左手放在背后,尝试着扭开锁着窗花的小钢锁,自小她的力量已比一般男孩子大得多,曾将几个想欺负她的男孩打得骨折腿断,不成人形。

金指三悠闲地指着黑煞道:“这是黑煞,从没有人知道他的名字,只知道他要杀的人从没有人活得了。”

丽嘉小道:“龙飞又如何,还不是活得好好地。”不过却没说出来,身后的钢锁已松动了一点。她绝不可给对方发觉。

金指三续道:“武大先生身后的是木深医生,老大的头痛,就靠他的妙手银针治理。”

丽嘉道:“这和我有什么关系。”

武夫威严的声音接入道:“关系大得很,还有一位在外面,只要你扭头一看,便可见到她。”

丽嘉愕然,犹豫了半刻,肯定对方不会乘势出手,才迅速转头一瞥,又即回过头来,冷冷道:“屋下只有一个大箱子,人影也没有。”

金指三仰天长笑道:“箱中便是我第五位要介绍给你的朋友,曾贵为皇帝的武则天,她现在熟睡了,不过很快便会醒过来。”

丽嘉心中乱成一片,喝道:“你胡说什么?”隐隐中却感到对方说的全部属实,事情是注定了和应该是这样的。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十章 通世灌顶大法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龙神》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