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神》

第二章 武则天

作者:黄易

一九九九年九月。

纽约。

曼哈顿名列世界第三大的大都会博物馆东翼东方窗,正举行着有史以来最受触目的大展。

“武则天干陵出土文物世界巡回大展。”

展品里当然不乏稀世奇珍,但吸引了全世界的焦点却在展出武则天遗体。

她美艳如生,一点腐朽的现象也没有。

三个月展期所有入场券均已售磬。向隅者只可望门兴叹。

为了应付数以百万计的入场者,主办当局采取了分时入场的措施,每小时清场一次,让新的参观者进场。

这天到了最后一场,五千多人带着兴奋的心情,鱼贯进入展场。

一名全身笔挺礼服的黑人,戴着遮了半边脸孔的遮阳镜,杂参在人堆里,步进展场。

他惹人注目的地方,不但在他华美的衣服,高身佻的运动员体形,充满力量的扎实肌肉,更在于他的脸容透出一种森冷无情的感觉,与其他脸面对展品无限赞赏的参观者,生出极不协调的对比。

这豹子般的黑人显然对仪容极为讲究,每一条头发都位于应处的位置,当他来到一个以珍贵绿玉雕成的“纹龙高足杯”前时,眼中射出两道寒芒,盯着杯身张牙舞爪的苍龙冷哼一声。

他身旁一个老人奇怪地望他一眼,道:“你不喜欢这东西吗?”

黑人目不斜视,一字一字冷冷道:“我不喜欢龙。”语音中带着深刻的恨意。

老人不由自主打了个寒战,走了开去,转到另一个展览柜前。

黑人溜目四顾,在密麻麻的参观者里灵活移步往另一个相连的场馆里,看了又看,又走往另一个场馆。似乎对展品一点兴趣也没有。

到了最后一个场馆,黑人目光一动,像猎人找到了猎物。

超过三百人众在场馆中心一个长十八尺高十尺的大玻璃柜前,完全遮挡了视线,使较外围的人一点也看不到那展品。

黑人奇怪地没有挤进围观的人群里,径自来到另一个角落。他伸手一按墙壁,一块火柴盒大小的东西粘贴在墙,那盒子和墙壁是同样的颜色,不细看绝难察觉,他在那角落打了几个转,将另三个盒子也以同样手法粘贴墙上。

每一个人都沉醉在中国唐朝文物的风情里,没有留心到他异常的动作,他行动时又老练地借人群阻挡了警卫的视线,神不知鬼不觉完成了他的布置。

黑人开始往聚满了人的大玻璃柜挤去。

一位挂有名牌的俏丽金发女郎正在介绍这最夺目的展品,是博物馆的职员。

美女檀口微张,柔和有教养地道:“在各位眼前这玻璃柜内,静静躲在石棺内的,就是中国的唯一女皇帝武则天了。”

一位女士赞叹道:“噢!真是不可思议,她竟然这样年青美丽,皮肤看去比真人更有弹力。”

黑人怪客比众人中最高的都高出半个头,挤前几步后,眼光直接盯在武则天的遗体上。

武则天全身裹在金箔缀成的盛装里,头戴华冠,一对凤眼虽紧合起来,仍使人感到斜插入云的绝代风华,张开时一定是神采摄人。

金发美女道:“这是现在世界考古学者和科学家研究的课题,根据历史,武则天死时是七十一岁,但现在怎样看也只有三十来岁,这异事到现在还没有人能有合理解释。”

众人议论纷纷,要知尸体保存完整不坏,有若生人,已是天下奇闻,假设死后千多年居然尸体青春了四十多年,那就更耸人听闻了。

一名男子轻声道:“听说古墓曾被武则天下了毒咒,墓一破便会大祸临头。”

金发美女笑道:“假设是这样,两年前破墓入内那队考古学家,早遭凶祸了,可是他们现在每一个人都是活得好好地名利双收,可知道只是古代的迷信。”

一声冷哼来自人群里,金发美女愕然望去,恰好与黑人怪客那森冷和缺乏人类感情的目光接触,不由自主打了个冷颤,垂下目光,一时忘了说话。

这时清脆的铃声响起,墙角的扩声器传来男声礼貌地道:“时间已到,各位来宾请离场。”

全副武装的警卫从不同的门户涌进来,劝导依依不舍的人离去。

黑人来到武则天躺在石棺的遗体前,眼中爆闪着奇异的光芒,好象他和展览柜内死去了一千二百九十四年,叱咤一时的女皇帝,有种奇异的关系。

适才的金发美女正要步离场馆,回头一看,见到黑人怪客,心中一动,向附近的警卫道:“请那位先生离开吧!”这才去了。

警卫点头,向黑人怪客走过去。

警卫来到他身旁道:“先生,时间到了,请离去吧!”

黑人怪客听若不闻,径自伸手往后袋插入。

警卫心中一怵,后退小半步,手已搭在腰枪柄上,那知黑人怪客掏出来的只是一把梳,借着展览柜的轻微反映,梳起头来,黑人怪客持梳的左手中指戴了一颗巨型的钻石戒指,看来最少有十卡重。警卫留心一看,只见他身上由袖口钮、纽扣、胸饰,无不嵌了钻石,这黑人对钻石一定有特殊癖好。

假若这些钻石全是真的,只是眼看到便值数百万美圆了。

其他入场的人已全部撤离,偌大的场馆除了十多个警卫外便只有黑人怪客在对柜梳头。警卫们并不担心,他们来自全美最著名的保安公司,训练有素,能应付任何场面,何况现在只是对付一个人。

扩音器的男声道:“警卫请肯定没有人留下,所有闸门将于十五分钟后关闭,保安系统于十六分钟后开放。”

黑人怪客身旁的警卫不耐烦地道:“先生!请立即离去。”

其他的警卫围了上来,神色不善。

原先的警卫一手往黑人怪客的肩膊搭来,手指离他尚有数寸,黑人怪客惊地冷哼一声,侧身一肘猛撞在警卫的肋骨,登时传来骨折的声音,警卫已是个近二百磅的大块头,可是黑人怪客一肘之力,竟把他撞得断线风筝般飞开去,另一个警卫想扶着他,岂知一扶之下始知其力如山洪爆发,立时两人同作滚地葫芦。

其他警卫脸色大变,纷纷掏出手枪警棍。

黑人怪客脸上现出诡异的神色,望向腕表,同时伸手按在调校的钮上。

“轰!”“轰!”

天摇地动,碎石横飞。

整个场馆弥漫着烟尘灰屑,夹杂着被乱石击伤的警卫的呻吟声。

尘屑稍敛,刚才黑人怪客放置了四个火柴盒大小物体的墙壁,破了一个十多尺见方的大洞,那些火柴盒子显然是烈性炸葯,而且是最强力的一种。

黑人怪客任由碎石打在身上,一点也不觉得疼痛,亦没有流下半滴血。

十多警卫无一幸免,纷纷被碎石击得头破血流,倒在地上,他们这时已知不妙,挣扎起身来。在漫天尘屑里,响起一种奇异的发音,好象电子仪器发出的“嘟!嘟!”声。

一个警卫叫道:“他在那里。”

尘屑里黑人怪客卓然而立,一点不担心被人捉拿。

奇异的怪响从破开的洞外传来,迅速扩大,当众人还未想清楚这是怎么一回事时,“轰!”另一声大震,一架重型货车从洞中穿入,把墙壁的缺口撞得更大了。

货车把一切挡在前的展览柜、石头、警卫无情地撞开,一直驶到场馆的中心,在黑人怪客前倏然而止,就象是由黑人那唤来的一条听话的狗。黑人怪客手上拿着个比烟盒长一点的遥控器。

四面八方都响起人声和脚步声,显示所有警卫都赶来这出事的地点。

黑人身子一动,鬼魅般闪到货车旁,在车底一拉,竟然抽出了一挺重火力的机关枪来。

持枪的警卫蜂拥而至。

一股浓浓的白烟从车尾喷出,迅速弥漫整个场馆的空间。

警卫吸入白烟,立时泪水直流,呛咳不止。

浓烟中机枪声轰然震响,警卫们血肉横飞,纷纷逃命,一时再没有人敢冒险闯进。

黑人怪客掉转枪头,向保护武则天的大展览柜疯狂扫射。

玻璃沙石般碎下。

黑人怪客踏进柜里,一手探进石棺内,一拦腰将武则天抱起,就在他指尖接触到武则天身体的一刹那,一忽地全身一震,脸色大变。

一个强大的声音似乎在现实中狂喊,又象来自他心灵的至深处。

那声音狂喊道:“我一定会再回来。”跟着是千马奔腾、万人呐喊的厮杀声。

黑人怪客手一松,武则天跌回棺内。

这时武则天秀目眼帘动了一动,可是黑人怪客太震动了,没有注意到。

黑人归客再要留神细听,呼喊声逐渐减弱,代之而起是梵音禅唱,寺院钟声,一幅强烈的图象浮现在他脑海,那是高山上一座巍峨雄伟的寺院,他就象在半空中向这寺院俯瞰,景象逐渐淡出,声音愈来愈远,一个影子掠过,似乎是一把长得怕人,光芒万道的刀。

枪声把他从幻音幻象中生生扯回来,连忙回身一轮扫射,把试图闯进来的敌人迫退,一把抱起尸身,搭在肩上,走到车尾处,他虽然没有戴防毒面具,但那使警卫呛咳不已的催泪气体,对他一点影响也没有。

破洞外传来警车的警笛声,扩音器响声道:“你已经被我们包围了,立即抛下武器,将手放在头上......”

黑人怪客拿出遥控器,手指按动,货车尾门打开,一道钢板斜伸向地,直到碰到地面才停下来,发出“隆”的一声。

黑人怪客肩托着武则天的尸身,步进车尾厢内,不一会机器声响起,一架鲜红的跑车从车厢驶下钢板,风驰电掣般穿越破开的墙洞,来到马路上,拐了一个弯,向右方驶去。

路的两边均拦满了警车,数十名警员严阵以待。

但却没有人想到现在面对的是辆超时代的跑车。令人更意想不到的事发生了,车头两旁的车头灯裂了开来,两支火箭炮射出,正中拦路的两辆警车,车子玩具般弹起,化成火屑散落四方。

“蓬!”一声跑车冲越封锁线,扬长而去,拦路的警车给撞得横七竖八,狼狈不堪。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龙神》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