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神》

第五章 群魔乱舞

作者:黄易

本地最豪华的夜总会内,从外地礼聘回来的女郎正跳着香艳大胆热辣辣的劲舞,将夜总会内的气氛带上最gāo cháo。

一个健硕的男子在两名打手的簇拥下,踏进夜总会。

把门的大汉恭敬地道:“杰哥!金老板在会议室内开会。”

杰哥鼻孔“唔”的一声,显示他的架子。大步向前,穿越过兴高采烈,正迷醉在大都市奢华的男女,走到了夜总会的后台,站在一面墙前,墙裂开了一道暗门。

门向内退去,两名大汉在里面恭敬地道:“杰哥!金老板在里面。”

杰哥回头向身后两人道:“你们在这里等我。”走了进去。

一道楼梯往上伸延,杰哥走上去,来到了另一道门前。

杰哥站在门前,并不敲门,因为他知道里面的人正通过摄像器观察他是谁。

门开,杰哥走进去。

里面是个布置豪华的大厅,四名大汉分散在不同的角落,冷厉的眼神同时集中在他身上,其中开门的大汉从后走上,动手搜起身来,一句客气的话也没有,与适才的人对他的毕恭毕敬判若云泥。

杰哥却一点不满也没有,因为这四人是雄霸东南亚黄、赌、毒三道的第一号人物金指三的四名近身,据传这四人不但是技击和枪械的一流强手,还精通气功和神术,随便一人,已足以横行江湖,极不好惹,他们的外号是“四大天王”。

二天王搜完杰哥后道:“好!没有武器,周杰可以进去了。”语气一些高低强弱也没有。

周杰松了一口气,尽管自己是江湖上响当当的人物,金指三旗下的第二号人物,但仍然给几人看到心中发毛,不过避也避不了,金指三在那里,他们便在那里。

会议室门打开。

“砰”!坐在主席位置是位非常有气魄的五十来岁大汉,他一掌拍在台面上,发出惊心动魄的声响。

他穿着唐装衫裤,却戴着黑眼镜,花白了的头发,使人一见难忘。

他就是东南亚的第一号黑道枭霸──金指三。

金指三这时怒喝道:“我金指三的决定就是命令,谁敢违抗我的命令?”

坐在长台四周的十多名男子,都是东南亚各地黑社会的头号人物,但在金指三的怒喝下却噤若寒蝉,像一条条被吓伯了的狗。

周杰缩在一角,不敢在这时打断金指三,没有人敢打断盛怒时的金指三,因为没有人能负担起那后果。

一位高瘦的中年人站了起来,他是泰国赌场的负责人,低声道:“金老板,我不是要违抗你的命今,而是各地的赌场建立不易,『世纪末大豪赌』假设输了,在东南亚所有赌场的拥有权便要拱手让人,即管赢了,只可以获得女公爵所拥有在欧美的三十六家赌场中最大的拉斯维加斯丽嘉赌城,赌钱胜败难料,这个险还望老板你三思。”

其他众人虽然没有作声,但眼中都射出同意的神色,这次金指三贸然挑战有长胜美女之称的女公爵丽嘉,赌注就是金指三辖下的所有赌场和女公爵的赌城,这事已轰动了全世界黑白两道,可是他的手下却没有人赞成,只是慑于他的婬威,不敢反对。

周杰站在门旁一角,心中同意泰国赌场负责人的话,同时暗自奇怪,以金指三如此精明厉害的角色,为何会冒这个险,而女公爵又为何要接受挑战,那后果是双方都负担不起的。

金指三垂头不语,当众人都以为他在三思时,他猛地抬起头来,左手握着一把枪,他的食指上套了一只金光闪闪的大指环,环上有只狰狞的怪头,似哭还笑。

“轰”!

火光闪现。

泰国赌场负责人整个人连人带椅向后抛出,“砰”一声撞在墙上,眉心多了一个洞。

狠辣的手段,准快的枪法。

众人默坐不动,没有人敢吭一声。

除了烟屑的气味外,会议室只有死一般的寂静。

金指三舐了舐chún角,淡淡道:“违背我命令的人只有死路一条,枉你跟了我三十多年也不知道。”

门开,三天王和四天王走了人来,干净俐落地将尸体拖了出去。

金指三冷然道:“这件事就这么决定,你们预备好场地,我不想来自世界各地的宾客感到我们招呼不周。”跟着望向周杰道:“阿杰!什么事?”

周杰立时站直了身,躬敬地道:“是有关蝎子行动的。”

金指三道:“说吧!这里全是自己的兄弟。”

周梁道:“蝎子失败了。”

金指三长笑起来,跟着笑声一枚,点头道:“好!龙飞,你好,不槐是龙的化身,蝎子怎样了?”

没有人明白他在说什么。

周杰道:“他已消失了,我想警方能找到他十两以上的肉,就是可以列入纪录大全的奇事。”

金指三大笑道:“好!好!实在太好了。”他又再舐chún色,似乎每想到残酷血腥的事,他都忍不住舐chún角的兴奋举止。

周杰道:“老板!其实我们并不须借重外力,只要你将这事交给我,保证他活不过三天。”

金指三举手阻止通:“不要妄动,龙飞绝不是普通人,我很快便有一个适合的人选对付龙飞,他也快要到了,只要他一来,龙飞死定了,哈……”

笑声在会议室内来回震荡,只不知他与龙飞有何深仇。

他左手食指环上那似人非人,似兽非兽的怪头亦像在狰狞狂笑。

龙飞无奈地坐在椅上,他在这个斗室内被警方盘问了达两小时。

两个便装,一坐前一站后,反覆地问着他同样的几个问题。

龙飞忍不住道:“你们这样问下去,就算问到世界末日,也问不出东西来。”

坐在他对面那叫谭辉的探员不置可否地笑了一笑,道:“只要你老老实实和警察合作,不是可以立时离开了吗?”

龙飞耸肩道:“你问一句,我答一句,还不够合作吗?”

他身后的警员王均抓着他的椅背恶声道:“合作,整支火箭炮射进了你的办公室,你还说他们是点错相,射错地方,这叫合作。”

谭辉柔声道:“龙先生,已有一对母子遇害了,极可能是同一人所为,你不为自己着想,也应为别人着想。”

身后的王均紧迫道:“你说吧,炮弹袭击后你写字楼尚未下班的三个职员亲眼见你匆匆奔出,直到三个小时后你才回到现场,告诉我,你到了那里去?”

龙飞叹了一口气道:“我早说了,当时我惊得疯了,只想逃走,于是……”

谭辉道:“于是你吓得在街上荡了三个小时,才恢复正常,是吗?”

龙飞道:“你的记性真好,警察大哥,现在是深夜二时多了,我可以回家睡觉了吗?明天还要上班的。”

背后的王均怒道:“上班,你做泥水装修倒垃圾的吗?否则回去干吗?”

谭辉止住了王均道:“好!你可以走了。”跟着扬了扬手上的口供纸道:“记着,假口供可是刑事罪,不过,假如你肯改口供,我可以立时将这几张纸撕掉。”

龙飞站了起来,笑道:“不要浪费政府公物,那是纳税人的血汗钱。”

当龙飞走后,王均道:“你信他吗?”

谭辉道:“假设我可以返老还童,或者有兴趣听神话的话,不过现在却没有。”跟着语音一转道:“上头非常重视这件事,由现在起,我们将二十四小时监规和跟踪龙飞,录下与他接触的每一个人。”

王均叹了一口气道:“这厮横看坚看也不似坏人。”

谭辉道:“你看我像个坏人吗?”

王均仔细审视谭辉的尊容,摇头道:“辉少!实话实说,我均仔怎样看你也像个坏蛋。”

谭辉赞叹道:“这就对了,外表是看不出来的,因为我是个真正为国为民的伟人”珍妮躺在床上,却张大了眼睛,今天黄昏时公司发生的可怖事件,使她没法合起眼,幸好当时她下了班,她想到龙飞,想不到这样一个斯文好人也会被人这样对付,能够安然无恙真是奇迹。

一向以来她都很关心龙飞,很愿意为他做事,唉!

她起身下床,披上睡褛,心想这又将是个失眠的晚上。她轻轻扭开房门,步出厅中。

左边一个黑影迫来,吓得她尖叫一声,向后倒退,岂知对方也是一声尖叫,惊惶尤过于她。

珍妮亮着厅灯,原来是同居的玛利,两人既是同事,又是好朋友好同居。

玛利首先发难,抚着性感睡袍下挺起的高耸胸脯娇嗔道:“你这人半夜三更猛鬼出更般走来走去,吓死人了。”

珍妮有好气没好气道:“我正想和你说同一样的话,你也睡不着吗?”

玛利道:“龙先生发生了那样的事,教人家如何心安入睡?”

珍妮道:“收起你无限的爱吧,单恋令人瘦。”心想自己何尝不关心龙飞。

玛利叹道:“那我更永不能停止去爱,这比吃减肥葯更有效。”

珍妮也叹了一口气。

“叮咚叮咚”!门铃惊心动魄地响了起来。

两人骇然互望,面面相觑,谁会在这等深夜登门造访。

玛利压低声音道:“会不会是那坏人?”

珍妮皱眉道:“或者是警察。”

玛利惶恐道:“那怎么办?”

珍妮晒道:“又不是你将龙先生的办公室炸成那样,怕什么?”举步往大门走去。

玛利一把拉着她,慎重地吩咐道:“是坏人千万不要开门,见到我的睡袍这么性感,他们会忍不住的。”

珍妮瞪她一眼,不过心情有若惊弓之鸟,已没有调笑的心情,来到门前,贴着望眼往外看去。

珍妮“啊”一声轻叫起来,跟着打开大门,玛利想不到她如此轻率,吓得张大了樱桃小嘴,却硬是叫不出声来。

进来的男子高大威猛,原来正是她们关心想念的龙飞。

他依然是那副潇洒和满不在乎的样子。

玛利心情一转,反而恨起自己的睡袍不能更性感一点了。

珍妮招呼龙飞坐下。

龙飞轻松地打量了玛利性感睡袍下美妙的身段,微笑道:“对不起!打扰了两位。”

珍妮坐在他身边关心地道:“龙先生!你真的什么事也没有?”

龙飞道:“你看我少了什么东西没有,眼耳口鼻一样不缺。”

玛利尽量挺直脊骨,使高耸的胸脯更形突出,娇柔地道:“龙先生!你说吧,我什么也愿意……愿意帮你。”

龙飞道:“这就最好,我正有事找你们帮忙,今晚我还要在这里借宿一宵。”

玛利花朵般笑起来,无论如何,终有了与龙飞相处的机会。

珍妮亦是心中暗喜,龙飞有难时找上自己,自然因为信任的关系,不过她却比玛利含蓄得多,想了想道:“是否那些坏人跟踪你。”

龙飞道:“不是坏人,是那些警察,我费了很大功夫才将他们摆脱。”

珍妮道:“我们可以帮你什么?”

龙飞道:“你明天一早给我往旅行社订一张到西藏的机票,愈快愈好。那最好是间不相熟的旅行社。”跟着拿纸笔写下了一个护照的名字号码,当然不是龙飞。

玛利瞪大眼道:“你用假护照,你是特务吗?”

龙飞诚恳地道:“相信我,这是我两年前弄来的护照,我绝不是什么坏人,相反我正在和最令人类恐惧的恶魔作战。”

珍妮和玛利两人齐声叫了起来道:“恶魔?”

龙飞知道一定要争取她们的信任,办起事来才会不出乱子,沉吟了半晌,道:“你们听过《世纪连绵》这部预言奇书没有?”

玛利茫然摇头,珍妮想了想惊叫道:“你是否说那部在一五八八年出版,由法国大预言家诺斯特拉达穆斯著作,预言一九九九年世界末日的书?”

龙飞赞赏道:“好!这部预言书是没有人敢忽视的东西,因为他不但准确预言了这数百年发生的东西,包括两次大战,现代武器的出现,连关键性的人物如希特勒也一一写在书内,就像揭开人类未来命运的天书一样。”

玛利惨叫道:“那太恐怖了,什么地方可以看到。”

珍妮瞪她一眼道:“又要怕又要看。”

龙飞道:“书中其中一首预言诗是这样为的:

当那拥有伟大『七』字的年来临时。

屠杀的游戏正在如火如荼之际。

离开千年期之末不远的时间里。

死去了的从坟墓里出来。”

玛利和珍妮两人眉头大皱,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五章 群魔乱舞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龙神》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