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神》

第六章 世纪末大豪赌

作者:黄易

玛利一觉醒来,已是日上三竿,不觉暗怪自己如此贪睡,看看时钟,早八时二十五分了。

她跳了起床,冲出厅外,一看下气得骂了出来,嘟着嘴道:“这冤家,走也不和人吻别。”

她鼓着腮,走到珍妮房门,一把推开,房内空无一人,床头台上有部打开了的电话簿,揭开的黄页广告上,有个用chún膏围着的旅行社。

“砰”!正门处传来一声巨响。

玛利吓得抚着心口惊叫起来。

当她掉转身时,刚好看到枪口瞄准着她,还来不及惊叫,“嚓!”一声,火光闪现,她整个人给无情的枪弹带得向后飞跌开去,鲜血溅在墙上、地上、床上,当她的尸体还未掉在床上时,宝贵的生命已离开了她。

黑煞冷冷看着玛利的尸体,脸上没有半分表情,生像死去的不是一个有血有肉的人,只像是捣毁了一件玩具。在他敏锐的感觉中,他知道屋中只有这个女人,而据金指三给他的消息里,应该还有另一个女人和龙飞。

他的眼光在房中搜索,最后定在摊开的电话簿上,他走了上去,看了看被chún膏圈着的旅行社,几乎想也不想,整页撕了下来,他的眼光跟着转到放在床头的相片架上去,相片里珍妮笑脸如花。

黑煞举枪射击,套了灭声器的枪管发出“嚓!”的一声,相片架立即成为四处溅飞的碎片。

惨剧发生时,龙飞和珍妮正在餐厅内共进早餐。

龙飞看看手表,八时四十八分,还差一点旅行社才开门办公。

珍妮笑道:“你真小心,刚才离家时也要偷偷地由后门离开。”

龙飞脸色凝重地道:“不知是否我多心,我总觉像有人在跟踪我,而这人就像我的影子一样,怎样也摆脱不了。”

珍妮俏脸一变道:“那怎样办?”

龙飞伸手一拍珍妮嫩滑的手背,柔声道:“不要怕,可能只是我多心吧。好了!时间差不多了,我还有很多事要办。”

珍妮垂下了头,脸上泛起一片红霞,幽幽道:“我可否随你去?”

龙飞不解道:“随我去那里?”

珍妮以蚊蚋般的声音道:“到西藏。”

龙飞一愕,摇头道:“不!那太危险了,你办好机票后,在刚才说好的地点见面。”

珍妮道:“那你要小心点。”

龙飞道:“会的了,我在银行的保险箱取得证件后,会在那里等你。”

珍妮叹了一口气,无意识地望往餐厅落地玻璃外的街道,刚好看到一个满头白发,一面皱纹的老人,眯着眼在看她,眼中闪着说不出的神情。

珍妮一呆。

龙飞警觉地顺着她的眼光望去,那老人已消失不见。

龙飞道:“什么?”

珍妮摇头茫然道:“没什么,只是我杯弓蛇影吧。”

珍妮从旅行社走出来,一边走,一边将机票放进手袋里,召唤计程车,上了车后,珍妮道:“往机场去。”

她心中还在卜卜乱跳,在旅行杜时,她真怕会有坏人或警察从暗处扑出来。迫她带他们去找龙飞晦气,龙飞说过,敌人或警方的眼线,一定会集中在机场、码头、旅行社、旅馆等地方,以防他逃离此地。

车子在路上飞驰,另一辆红色的跑车在远远吊着,珍妮一点也察觉不到。

车子直抵机场,珍妮在大堂门前,左看右看,却看不到龙飞的踪影。

正心焦间,一位年纪在四、五十岁间,戴上金丝眼镜,满脸胡子,穿着礼服的绅士骑着机车,驶到身边停下叫道:“小姐,等人吗?”

珍妮心中暗怒,这人年纪这么大了,外表又这么有教养,还来乱搭讪,正要发作,忽地惊喜叫道:“噢!是你,龙……”

龙飞将手指压在chún上,作了个噤声的表示,道:“机票呢?”

珍妮道:“在这里。”将机票拿出,道:“你很幸运,只剩下一个头等位,飞机在两小时后开出,你要立即去办手续。”

龙飞道:“好!你回家去吧,告诉玛利,就当什么也没有发生过。”

珍妮道:“不!我送你机。”

龙飞笑道:“傻女,乖乖回家吧。来!让我吻你一下。”

珍妮俏脸一热,俯身凑前,樱chún微张,慾拒还迎地等待。

龙飞见她娇chún鲜艳慾滴,蓦地发觉她是如斯美丽,这三年来自己一直苦修密宗发挥潜力的“开灵大法”,竟忽视了身旁的玉人,看来她对自己还大有情意,心中涌起一股冲动。正想将珍妮的小嘴封着,一对年老的夫妇在身旁经过,以奇异的目光看着两人,龙飞才想起了自已化妆后的年纪,立即转移目标,在她嫩滑的面颊酒窝处香了一口,大声道:“乖女儿,爹地这次不是去十年八载,很快就回来了。”

珍妮失望地张开眼,恰好见到龙飞的机车已去远,一辆跑车同时在身旁驶过,追着龙飞去了。

黑煞背转身站在机场里航空公司为旅客办理登机手续的柜台旁,他很清楚知道,只要他的手指一扳,那正立在柜台旁化了妆的龙飞,将立时寿终正寝,而金指三那粒举世无匹的大钻石,将成为他的无数珍藏里的明星。

他的手探入了怀里,握上了枪掣。

一阵嘈吵混乱的声音忽地充斥四周,黑煞暗骂一声,原来在一个领队率领下,整团日本人蜂涌围了土来,登时隔断了黑煞和龙飞间的视线,尤可恨者,一幅写着“西藏旅行团”的大横额给人高举着横过黑煞和龙飞之间。

黑煞撞造人群里,向刚才龙飞处一望,对方已不知所踪。他纵目四顾,大堂内人来人往,只是没有龙飞。

黑煞有恃无恐,取出一个烟盒般大的东西,有点像小电视,液晶体的萤幕上有个小红点,凝而不动。刚才他赶到停车场时,龙飞已早一步离开,他顺手在机车上安装了一个追踪器,看情形龙飞仍在机场内,只不知到了那里去,现在离飞机起飞还有一小时又四十五分钟。

黑煞脸上忽地露出了一个充满残酷意味的笑容,他想到了一个更精采杀死龙飞的方法。

一个更残酷的方法。

龙飞你死定了。

在珍妮的家里,布满了警察和各种警方的专家,那两个负责龙飞案件的便衣谭辉和均仔正在研究被撞开的门锁。

均仔骇然道:“门上只有一个脚印,这凶手一定是超级大力士,居然能一脚震开如此坚固的门锁,你看他踢门的地方竟然凹陷了进去。”

谭辉回到坐在沙发上玉容惨淡的珍妮身前道:“李小姐,你一定要和我们合作。”

珍妮眼泪汩汩流下,悲哀叫道:“玛利,玛利。”

谭辉一点也不放过她,迫近道:“告诉我,龙飞到了那里去?”

珍妮摇头道:“不要问我,我不知道。”啜泣起来。

谭辉打了个手势,一个手戴透明胶套的人,将一个撕去了一页的电话簿递到珍妮脸前,珍妮茫然望着,显然不能联想到什么。

谭辉柔声道:“撕去了的一页有什么特别,这是旅行社的专页啊!”

珍妮愕了一愕,脑海中闪过chún膏圈起的旅行社,心中一震。

谭辉道:“告诉我,那是关键所在,为何撕去了这一页?”

珍妮不由自主颤声道:“我圈起了一间旅行社。”

谭辉紧迫道:“为何圈起了间旅行社?”

珍妮道:“龙……噢!我不知道……”眼泪又再夺眶而出。

谭辉吼叫道:“告诉我!龙飞正在极度危险里,凶手随时会杀死他,在那谋杀发生前,告诉我龙飞在那里,让我们可以及时救他出来。”

珍妮心中一寒,这便衣说得不错,凶手从旅行社开始跟踪她,这时可能找上了龙飞,骇然叫道:“他快要上机了,经成都往西藏的班机。”

谭辉跳了起来,叫道:“通知机场特警,无论如何也要截住他,均仔,我们立刻赶去。”

珍妮哭道:“他化了妆的。”

谭辉跳了回来,一把抓着珍妮的香肩,叫道:“看在老天爷的份上,告诉我他变成了像什么样子的混蛋!”

龙飞这时正在禁区里轮候上机,十五分钟飞机就要起飞了,还有两个人便到他,他是最后一位乘客了。

在看来一切都会顺利时,他觉察到一点异常的迹象,左方二百多码外有三名持着轻机的机场特警,朝着他的方向走过来。

他迅速环目四顾,只见右方有两名特警,亦朝他的方向走过来。

龙飞心中一懔,当机立断,缓缓往后退去。

两边的特警立时觉察,加速奔来,同时喝道:“不要动!”

龙飞心想此时不走,更待何时,发劲往禁区出口奔去,立时引起等候上机的人的惊惶混乱。

龙飞飞身跃过一排又一排的座椅,闪过挡路的人群,眼看抢到出口处,两名特警由出口处冲出,龙飞身手何等快捷,对方枪嘴刚刚扬起,他已一个跟头翻了过去,双脚同时踢在对方持枪的手上,两名特警跄踉退后,龙飞得势不饶人,乘势跟上,拳脚齐施,两人不支倒下,眼前是通往海关的长走道。

这时候后面的特警追来,龙飞人急智生,一把跳上装行李的手推车,箭一般越过走道,将特警抛于背后。

海关处正进行例行检查,龙飞一个箭步标出,往出口抢去,几个关员想来阻他,已给他旋风般抢关而出,喝骂声吵成一片。

龙飞冲离禁区,混进大堂的人群里,他知道尚未脱离险境,迅速往大门处赶去,混乱中四方八面都有特警出现,他一定要在对方完成合围前离去。

来到正门处,龙飞推门奔出。

“嘎!嘎!”

车胎擦着地面的尖叫同时响起,数辆车驶到前面,十多名大汉跳了下来。

“不要动,我们是警察!”

龙飞想奔回大堂内,最少七八名特警来到身后。

龙飞叹了一口气,这口气还未叹完,已给人粗暴地推往墙边,两手高举,双脚分开,彻底搜身。

护照、钱袋什么也给拿去。

一个阴恻恻的声音在他身旁响起道:“龙先生!我想你走错了方向,搭乘往西藏的班机应由那边走。”

龙飞眼角一扫,原来是那天盘问自己的便衣探员,另一个叫均仔也在,正是由他特别招呼自己,进行搜身。

均仔翻着护照笑道:“现在除了袭警一项外,还加多了非法用假护照,龙先生,这次你用洗洁精洗也洗不干净了。”

龙飞叹了一口气道:“你们最懂欺负我这种小市民,金指三那种大鳄又不见你们去惹他?”

谭辉一怔道:“这关金指三什么事了。”

均仔在旁道:“你听他胡扯,这几件案肯定他有份,否则为何要畏罪潜逃,拒捕袭警。金指三今晚便要在他南山的别墅举行世纪末大豪赌,他老人家那有心情理其他的事。”他的眼转到他戴在手上的奇怪手镯,奇道:“这是什么?”

龙飞道:“我爱漂亮,装饰一下不可以吗?”

均仔阴声细气地道:“脱下来,可以吗?”龙飞无奈脱下交出。均仔闷哼一声,显然对他没有好感。

龙飞道:“你们怎么知道我要上机?”

谭辉道:“这个你不用管,上车吧!”

均仔道:“这件案死了三个人,看你怎样解画?”

龙飞一愕道:“三个人?”

均仔道:“一对母子,加上你的职员玛利,不是三个是多少个。”

龙飞骇然道:“玛利死了。”

均仔大力将他一堆道:“上车吧!”

龙飞给押了上车,谭辉坐在车头,均仔和另一名便衣将他押在中间,车子开出,一前一后还有两辆警车。

龙飞脸上露出悲愤的神色,魔王的左手已开始了预言中的屠杀,只不知还要死多少人,金指三今晚举行的世纪末大豪赌又是什么一回事?与魔王的左手有什么关系?珍妮又怎样了?

均仔叫道:“看,龙先生,你的飞机不等你了。”

龙飞侧头一看,这角度可看到长长的机场跑道,直伸往远处,一架客机大鸟般升离跑道,斜斜往上冲天而去。

同一时间在跑道旁海面的一艘豪华游艇上,黑煞亦在观察着冲天而起的飞机,通过瞄准器,他的整个精神全集中在斜阳下闪闪生辉的机身上。

瞄准器有个小小闪动着的四方形,当飞机进入这四方形时,立时传来嘟嘟声响,一股兴奋浪潮通过黑煞的神经,他知道感光瞄准器为他的肩托式小型寻热导弹锁住了目标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六章 世纪末大豪赌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龙神》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