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神》

第七章 护花使者

作者:黄易

黑夜的丛林里,红色的跑车像深夜出没的猛兽,缓缓向猎物推进,最后停了下来。

这个小山坡比金指三的华宅只高了少许,可以俯瞰大门的位置。

黑煞开门下车,打开车尾盖,赫然放置了一个肩托式的炮弹发射器。

他要干什么?

轮盘愈来愈慢,滚珠开始一格一格地跳动,红、黑、红、黑……

旁观的人都紧张起来,甚至急速喘气的声音此起彼落。

金指三两眼突得更厉害,嘴chún颤动,捏着指环的手指节因过份用力而发自。

女公爵眼睫毛不断跳动,按着眉心的尾指不住抖震。

轮盘终于停下来,滚珠愈走愈慢,眼看停在红色上,忽又一下滚到黑色上,又再滚动……

金指三和女公爵同时露出吃力的神色,两人的精神力量决战到了生死立判的时刻。

龙飞将手垂下台底,每手围起半圆,电光在指尖间流过,他正召唤女娲的力量。

金指三眼中射出狂怒的神色,他邪恶的心灵感到外力的侵入帮助女公爵对付自己,不过目下已无暇理会,运聚全神,停下的滚珠终于多移一格,再落到黑色上。

女公爵猛睁秀目,心力交瘁,她知道自己输定了,就在这时,她感到一股力量的加入,珠子奇迹地再跳一格,落到红色上。

金指三无力再战,蓦地狂吼轰立起来,众人大惊失色,就在同一时间,“轰”!窗门碎裂,跟着一团烟雾在大厅正中空间爆开。

“催泪弹!”

金指三一呆,连他也不知发生了什么事,第二枚催泪弹已刺进厅内。

女公爵脸色一变,声如寒冰道:“你这阴谋家。”一翻手,一枝手枪来到了雪白的纤手里,枪嘴扬起。

金指三连叫“这是误会”的时间也没有,一个倒翻向后滚了开去。

“砰”!

女公爵一枪射空,狸猫般跃过大赌桌,向金指三追去,看她的神情,不杀金指三是誓不甘休的了。

她身后十六名手下纷纷拔出武器,金指三方面的人又岂非善类,一时枪声卜卜。

催泪气激散至大厅内每一寸空间,呛咳声、叫喊声、人和物倒地的声音交杂在一起,织造出混乱之极的场面。

很多人无意识地往大门冲去。

女公爵飞越赌桌,只见金指三在四大天王的掩护下向内厅退去,四大天王显然受不住强烈的催泪气,不断呛咳着,但金指三却精神矍矍,一些影响也没有。

女公爵本人对气体亦是一无所惧,举枪即射。

四大天王确是高手,在这样恶劣的条件下,不但立时以身体遮挡着往后退的金指三,四枝枪同时轰鸣。

女公爵一个闪身,滚了开去,四枪射空。

四大天王待要追击,金指三喝道:“不要,由秘道退走。”跟着狂叫道:“生擒女公爵!不要伤她。”

附近的手下轰然应命,四大天王护着金指三退入内厅。,厅的上空再爆了另两枚催泪弹,这时连金指三的手下也受不住往大门和内厅方面撤走,女公爵高叫道:“先杀金指三。”一把扯掉晚礼服的下截,露出雪白动人的大腿,原来她长裙的下半截是驳上去,一扯开,下面是条紧身的热裤,当先往内厅冲去。

“轰”!“砰”!

四个随着她冲前的手下溅血倒下。

女公爵再轰一枪,膛上没有了子弹,一名金指三的手下侧扑出来,一掌劈掉她的手枪,女公爵反应极快,一下侧膝,将来犯者撞得倒飞开去,这时金指三在四大天王护送下,退入了内厅。

女公爵非常有胆色,继续抢前,内厅里十多名大汉涌出,拳脚齐施,女公爵一时间落在下风,慾退无方。这数人都戴着防毒面具,所以身手丝毫不受弥漫厅内的气体所阻。

就在要遭人生擒活捉之际,一个男子横里冲出,此人身手勇猛若雄狮斑豹,肘顶膝撞,兼且转动灵活,十多名大汉转眼间倒满一地。

女公爵叫道:“你是谁?”

来人当然是龙飞,喝道:“和你一样,想干掉金指三,快来!”带头扑进内厅。女公爵回头一看,白茫茫的气体里,自己的手下全倒在血泊里,所有人都往大门处奔去,一咬牙,向龙飞追去。

在红外线瞄准夜视器里,黑煞对准每一个从大门奔出来的人,只是没有龙飞。

黑煞冷哼一声,左手取起身旁的重型手提机枪,将长长的子弹带在右手缠了几圈,步伐肯定有力地向金指三像世界末日般的华宅走去。

黑煞心中奇怪,他射了十枚催泪弹往屋里,难道还不足以将龙飞迫出来。

龙飞和女公爵先后扑入内厅,同时呆了起来,只见金指三的四大天王,戴着防毒面具,正严阵以待,他们都奉有严令,只能活捉女公爵,却不能伤她,所以没有人拿枪在手,不过以他们的身手,有枪和没枪同样可怕。

女公爵踏前两步,站在龙飞前,喝道:“叫金指三出来。”这批人带了防毒面具,更使她相信金指三这个赌局,是对付她的一个阴谋,岂知这些面具,只是常备之物,临时派上用场。

不过阴差阳错下,这已成了个不能解开的误会死结。

大天王踏前一步道:“丽嘉女公爵,这次只是个误会,金爷必会有所交待,现在请女公爵走一趟,去见金爷。”他语调冰寒,不带丝毫感情。

女公爵笑了笑,晒道:“误会!”一脚飞出,大天王灵活闪开。

其他三天王怒喝扑上,龙飞抢前,激斗展开,龙飞和女公爵,变成并肩作战的伙伴。

黑煞大模斯样往华宅推进,宾客从大闸处涌出来,车辆横七坚八地摆在路上,显然刚才逃走时情急下发生了碰撞的意外,所以逃命的人只能靠他们的双脚,没有人想到黑道枭雄金指三的宴会竟弄到这般田地。

黑煞的机枪火光闪现,迎面来的人纷纷溅血倒下,一时间狼奔鼠窜,混乱上再加上混乱。

涌出来的人有很多是金指三的手下,立时还击。

枪弹射到黑煞身上,火光暴闪,而惊人的是黑煞依然悍然无恙,西服上虽是弹痕累累,他却像没事人地向前推进,强大的机枪造成的火力网,向对他反击的人卷去,挡者披靡,不一会他已闯往厅里。

黑煞天性里的残暴和对人类的仇恨火山般爆发,见人就杀,喉咙响起野兽般被血腥激起的鸣声。

一时间机枪声、火光、烟屑充斥着整个空间,玻璃窗雨点般碎下,家私化成飘飞的碎片。

黑煞停了火,因为视野范围内再没有能动的生物,他的眼光转往内厅的入口,毫不犹豫大步起去。

内厅的打斗正如火如荼,龙飞一人力敌大天王、二天王和四天王,而女公爵则和三天王殊死搏斗。

一个黑影现身大门处。

龙飞警觉望去,刚好看到黑煞的机枪枪嘴扬起,他心中升起一个念头,就是对方的目标定是女公爵,立时将势就势,将二天王一脚踢得往黑煞处飞过去。

黑煞的机枪火光闪冒,二天王给射进体内的枪弹带得在空中不断跳动,诡异怕人。

其他三天王同时一呆。

龙飞乘机往女公爵扑去,一把搂着她的腰,两人才往地上滚去,黑煞的机枪无情地响起。

其他三大天王浴血倒下,身体几乎没有一寸完整的地方,黑煞机枪的每一粒子弹,都能将整条腿轰断为两截。

龙飞和女公爵两人连滚带跑,从内厅的后门逃了出去。

黑煞大步跟前,当他要由后门退出时,背后异响传来,黑煞想也不想,回身扫射。

身后十多名大汉纷纷举枪反击,纷纷抛退倒地,鲜血四溅。

“突”!“突”!

子弹终于射尽。

在火屑烟雾里,黑煞骇然发觉有个屹立不倒的人。

金指三。

金指三站在溅血倒地的尸体上,舌头舐着chún角,脸上神色狰狞,两眼射出闪电般的光芒,厉视黑煞。枪弹对他竟一点作用也没有。

黑煞一手将机枪抛掉,“蓬!”一声撞在布满弹孔的墙上。

两对目光在虚空中交击。

金指三道:“黑煞!”

黑煞道:“金指三!”

金指三说了句非常奇怪的话道:“你明白了。”

黑煞缓缓举起左手,竖起戴着一颗大钻戒的中指,沉声道:“他们在那里?”

金指三道:“你真的明白了吗?”

黑煞仰天长嗥,就像饿狼叫鸣,狂暴地道:“我明白了,由出生那天开始我便在找你们,我明白了。主人回来的时间亦到了。”

金指三道:“我们也在找你,所以你在这里。”说罢缓缓举起左手,坚高戴着半人兽环的食指。

两人一齐狂笑起来,就像久别重逢的老友。

警车声适时在屋外响起。

黑煞神情一动,手探入怀里。

金指三道:“我们的敌人是龙神,走!由秘道走,我要带你去见一个人。”

这时龙飞和女公爵已逃离华宅,龙飞道:“你等我一会。”警车声在不远处传来。

女公爵呆了一呆,心中对这威武的男子生起了一股难以形容的感觉,两人虽是初相识,却共历患难,出生入死。

不一会龙飞推着机车走了出来,叫道:“上车吧!”

女公爵摇头道:“不!你走吧。我自有打算。”

龙飞急道:“你在这里人生路不熟,金指三怎肯放过你。”

女公爵咬牙切齿道:“金指三,我和他誓不两立。”

龙飞道:“上车吧!我在海边有所辟静的小屋,暂时到那里避一避。”

女公爵沉吟半晌,坐上了龙飞的电单车尾,绝尘而去。

满目苍夷的大厅里,重案组的谭辉呆呆站着,其他探员医护人员忙碌地工作着。

均仔来到他身边,道:“辉少,我看这件案多多少少也和龙飞有关系。”

谭辉木然道:“我在怀念着他。”望了四周一片,叹道:“你看!是否世界末日提早来临了。”

均仔道:“放心,在你死前还有好一段快乐日子。辉少,你叫我尽量调查龙飞的身世,现在有点眉目了。”

谭辉精神一振,喝道:“有屁快放!”

均仔道:“礼貌一点。”看到谭辉双眼一瞪,吓了一跳,连忙道:“龙飞原来是个弃婴。”

谭辉愕煞道:“他不是过世富商龙升的儿子吗?”

均仔道:“龙升夫妇只是收养龙飞的人,我找到了跟随龙升夫妇十多年的老佣人,她告诉我龙飞是个尼姑生的私生子。”

谭辉叫道:“什么?”他忘形一叫,立时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

均仔压低声音道:“这事相当离奇,龙升太太一向信佛,与一间寺庙的尼姑来往甚密,而庵堂里其中一个有很好声誉的尼姑忽然有了孕,这成了大丑闻。

尼姑离开了寺庙,一天晚上,摸上来找到龙升夫人,请她收养出生了的婴儿,不知怎的,龙升夫人一见到那婴儿便欢喜,答应下来,那尼姑临走前誓言道自己从没有碰过任何男人,十天后那尼姑悬梁死了,你说这是否曲折离奇。”

谭辉喃喃道:“这么说,那婴儿就是龙飞了,他是否外星人托世?”眼中射出恐惧的神情。

海浪温柔地拍着岸边,岸旁一间孤零零的平房里,透射出昏弱的灯光。

浴室的水哗啦啦在响,不一会披上男装浴袍的女公爵,从浴室走了出来,晶莹粉嫩的脸颊上还有几粒水珠,洗后的秀发在灯光下闪烁着近乎金属的色彩。

龙飞挨在窗前,遥望窗外的海景,听到身后的声响,回过头来,被女公爵绝世姿容所慑,一时看傻了眼。

女公爵往房走去道:“休息了,不要打扰我,明天一早我便要走。”

龙飞呆了一呆,女公爵语气里有着拒人于千里之外的冰冷。

她不待龙飞答话,走进房内,“砰”一声关上门。

龙飞苦笑起来,枉自己一片好心,却换来如此对待。推开门,走往海滩,连吸两口新鲜空气。

这时是凌晨三时多,还有两个多小时才天光,真是漫长的一夜。

一弯新月,高悬在虚空里。

他找到一块又大又平滑的大石,坐了下来,捧着头,脑里一片空白。

一个接一个的惨祸,坏人好人同样被无情屠杀,这究竟是什么一回事?《魔典》上说,龙神将是唯一能阻止魔王的左手为魔王回来铺路的人,魔王的左手又是什么东西?是一个人?又或是可怖的异物?金指三和那凶狠的黑人在扮演什么角色?女公爵为何会卷入这个漩涡?一大串无法解决的问题,横亘在他胸臆间,使他痛苦得呻吟起来。

唯一方法,就是往西藏一行,试试小活佛的通世灌顶大法,看看灵不灵光。

想到这里心神一动,回头望去,女公爵优美的身形,盈盈俏立,她穿上龙飞的男服,另有一种动人的风韵。

龙飞道:“睡不着吗?”

女公爵来到他身旁坐下,拿起一块石子,往海上抛去,发出“咚!”的一声,打碎了水中月影。

一时间两人默然无语。

水面化出的涟漪,惹起一个又一个月照下的光环。

女公爵轻声道:“你怪我不近人情吗?由小开始,我便不喜欢与其他孩子一起玩,人人都说我是孤独的人,不知怎的,我心中存有很多怨恨和愤怒,或者我是个天生愤世嫉俗的人,并不喜欢其他人。”

龙飞侧头望夫,刚好看到女公爵雕塑般完美的侧面线条,叹了一口气道:“可是上天待你不薄啊,给了你这么多好东西,当然!除了金指三。”

女公爵冷然道:“我要杀了他。”心中一动,望向龙飞道:“我和金指三两人力图以精神力量去影响滚珠的落位时,是否你助了我一臂之力。”

龙飞道:“你以为还有谁?”

女公爵道:“从来没有人在赌桌上胜过我,不过金指三的精神力量比我还强大。”

龙飞有兴趣地问道:“你什么时候发觉自己拥有这种精神异力?”

女公爵沉吟片晌,道:“自小便有,我在孤儿院长大,人人都不喜欢我,说我怪,我晚上作噩梦时发出的尖叫声,常把同房住的其他孩子吓得半死。”

龙飞道:“我也是个被噩梦困扰的人,你梦到什么?”

女公爵道:“不!我不想再提,孤儿院有位兰修女对我很好,教我念经,教我去爱人,不过始终学不好,可是那些噩梦愈来愈少了。”

龙飞心想看来她的确学得不太好,否则也不会做了赌界的大阿姐,想到另一个问题,道:“很奇怪!你和金指三都不怕催泪气体。”

女公爵道:“有什么奇怪,你不是也不怕吗?”

龙飞心想我怎么同,我是伏羲转世的龙神,不过却怎能说出口。

女公爵道:“你和金指三有什么过节,为何要助我?”

龙飞道:“但愿我能知道。”

女公爵长长叹了一口气,道:“我第一眼看见你时,心中有一种很奇怪的感觉,像是已认识了你很久很久,我……所以不知不觉说了这么多话。”

龙飞笑道:“可能前世我们是夫妻也说不定。”

女公爵看到龙飞灼灼眼神火热地望着自己,脸上一红,垂下头来,轻声道:“或者我们前世是大仇家也说不定。”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龙神》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