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神》

第九章 远赴西藏

作者:黄易

龙飞悠然地坐在小酒店的露台上,酒店在一个小山丘上,这个角度恰好可以看到尼泊尔这个小城镇的全景。

简陋而有风格的石屋,疏落有致地在酒店四周由聚集而逐渐散布往四周的山区去,有种音乐般的动人神韵。

灰白、白色,间中点缀着泥红的建筑物,和在远方隆起的喜马拉雅山,是如此地水rǔ交融般的谐协,任何想改变这情景的力量都只会引起人的反感。

轻碎的脚步声从木桩楼梯传来。酒店的所有楼梯都是水泥造的,只有这条独上他们房间的后楼梯是木的。

丽嘉由三天前他们住进这景致怡人的酒店后,每次上楼都是用房后的木楼梯。

“啪”!后门打了开来。

一股愉悦泉水般从心眼涌起,龙飞转头后望,恰好捕捉到女公爵闪着阳光的俏脸。她这几天束起了的秀发,潇洒轻盈地散垂下,像挂瀑般充盈着动力和生机,青春的气息汇成不可抗拒的魅力洪流,掩没了龙飞心灵的大地。

“嗨!你看我买了什么东西,今天让我弄一餐给你尝尝。”

龙飞皱眉看着她手上拿着大大小小各类不知名的蔬果杂货,道:“你懂得弄这些鬼东西吗?”

丽嘉耸肩道:“横竖无所事事,找你来作我实验的白老鼠不是正好吗。”行云流水般转进了与房间比邻的小厨房里去。

龙飞听着厨房里传出各式各样的声音,心中充盈着安静幸福,假设自己不是龙神,又或魔王并没有留下能毁灭人类的左手,一切是多么幸福和完美。

丽嘉探头出来叫道:“还有一个好消息……”顿了一顿,看到龙飞注意的模样,才抿嘴一笑道:“我订到了往西藏的机票。”

龙飞呆了一呆,连他自己也不敢肯定这是否一个好消息。他转回身去,俯瞰着阳光漫照下闪闪生光的近处城镇、远处山区的动人美景,心神又回到一星期前遭遇武则天的情景。

纤手按在他宽阔的肩膊上,丽嘉温柔的软语在耳边响起道:“你的伤怎样了?”

龙飞反按着她的手背,感激地道:“好得多了,若不是你,后果真是不堪设想。”

丽嘉在他身侧的椅子坐下,轻声道:“你是为了我去引开他们才受伤,感激的应该是我才对,除了兰修女外,你是个真心对我好的人。”

龙飞不自觉地两手紧握着她纤柔的手,道:“也亏了你,我才能如此顺利地坐渔船偷渡往菲律宾,再飞来了这里。你真是有办法。”

丽嘉抿嘴一笑道:“和金指三这类人交手,不预先安排一、两条逃路怎成,凑巧下才帮上了你,不过逃走的过程似乎过份顺利了一点,以金指三的惊人黑势力,确不易逃出他的封锁。”

龙飞道:“可能他受的伤比我还要严重,群龙无首下,给我们轻易逃掉,而且你布下的逃走路线,也应是大出他意料之外。”

丽嘉还想说什么,忽地俏脸一红道:“我的手。”

龙飞愕然道:“你的手!”这才省悟到自己紧拿着人家姑娘的手不放,还抚抚捏捏,爱不惜手。

丽嘉轻把左手抽回。

龙飞看见她尾指处套着的阔边银指环,猛地想起一个疑团,问道:“你的指环究竟有什么特别,金指三连你的赌城也可以不要,却向你要这个指环。”

丽嘉脸上闪过奇异的神色,避开龙飞的眼光道:“不要问,我不会告诉任何人。”

龙飞愕然道:“包括你的丈夫在内。”

丽嘉俏脸一红道:“我还没有丈夫,将来也不会有。”

龙飞微笑道:“过了今晚再说。”

在单筒望远镜下,只可隐约看到露台上的龙飞和女公爵丽嘉,这处距离他们的小酒店足有两至三哩的距离,是另一个遥遥相对的山头上一所孤零零的房子。

金指三放下单筒望远镜,习惯地舐舐下chún,嘴角拉开一丝充满残酷的笑意,他看来一点伤痕也没有,体内的奇异邪恶力量使他迅速复原过来。

他转身望向厅内的大木箱,内里的武则天一点动静也没有,那天她受龙飞转化成龙神的感召,出击龙飞后,便回复沉睡的状态,直到抵达这间在尼泊尔的别墅。

坐在高背椅的武夫脸容有若岩石,一点看不出他的感受,静坐一角的黑煞被遮阳镜掩盖了上半边脸孔,亦像进入了冬眠的状态,假设不是他的胸口微微起伏,真像是个失去生命的僵尸。

厅内一片死寂。

金指三踏进厅里,绕着厅心武则天的灵柩走了一个圈子,最后在木箱的一端停了下来,伸出左手,在盖子上温柔地抚摸着,食指的恐怖怪头指环闪闪生光。

屋外的世界虽是阳光漫天,屋内却是奇异地阴寒和冰冷,一种邪恶的灰暗。

手磨擦着木盖发出“沙沙”的异响,像毒蛇爬行时发出的声音。

武夫冷冷道:“不要騒扰她。”

金指三闷哼一声道:“她像死去了一样,怎能騒扰她。”手还是停了下来,屋内回复了先前的死寂。

武夫道:“死的只是她的身体,她的精神仍潜藏不灭,经过千多年密藏在陵墓里的生涯,她的肉身已变成至阴至寒的能量体,所以一遇日光,能量便像冰般在阳光下溶解,不过不用担心,只要找到主人的宝刀,她便会回复过来,那也是龙神的死期。”

听到龙神的名字,黑煞冷哼一声,透出令人不寒而栗的仇恨。

“叮叮!”

门声响起。

门开。

那脸容凄苦,时常守在武夫背后的老人闪闪缩缩地走进来,似乎对屋内三人有极大的恐惧。

三对凌厉的眼光集中在他的身上。

老人垂头道:“他们订了两张明天到西藏的机票。”

三人霍然神动。

武夫站了起来,负着双手,缓缓走动。

众人的目光都集中在他身上,马首是瞻。这被认为世上最富有的人,确有其不怒而威的慑人气度。

武夫停了下来,环视众人,沉声道:“他们往天脚底去,我们便去天脚底,若我估计不错,主人的刀应该在西藏某一隐秘地点。让龙神带我们去那里。”

金指三眼中射出兴奋和狂热的光芒,呼吸也急速起来。

黑煞霍地站起来,他身长六尺开外,便像一枝标枪忽地竖立,份外有气势。

金指三道:“女公爵怎办,难道我们任她随龙飞而去?武夫喉咙微响,忽地仰天狂笑起来,笑声止下,冷冷道:“豺狼便是豺狼,不会变成驯良的羔羊,那是不可移的本性,让她去吧!主人的回来在千万年前已注定了的,没有任何人能加以改变。哈……”

黑煞和金指三跟着狂笑起来。

只有那老者垂下了头,但眼中却闪着疯狂兴奋的神采。

夜凉如水。

龙飞石像般坐在露台的躺椅上,遥望高耸入云的希穆朗玛峰,思潮却在心海内激荡。

事情到了要解决的时刻,虽然他仍不知道“魔王留下来的左手”代表什么,但肯定必与金指三、武则天和那黑人有关系。

心神回到自己奇异的生命里,那是任何想像力也难以捕捉和占据的领土。

在十八岁以前他像其他的孩子般生活着,富裕的家庭,疼爱他的父母,忽然的一场怪病,令他整个人生天翻地覆地改变过来。

连续七天发着高烧,葯石无灵,至美和至邪恶的视象,惊涛骇浪般冲击着他心灵的堡垒,他听到一个来自大地至深处的柔美女声,呼唤“龙神”的名字,前生千百世的回忆,以他难以辨认的模样一重又一重地涌上他心灵的崖岸,在他以为自己陷于神经错乱的崩溃边缘,在医生们束手无策下,他霍然而愈。

大家都为他高兴时,龙飞已知道自己再不是以前的自己。

他背负着一个与能毁灭人类的邪恶力量抗争的使命。

他梦到了西藏寺庙里一把奇怪的刀,梦到了小活佛的笑脸,所以当他最后终于到了西藏,在神庙中遇到了小活佛时,他使知这已是注定了的事,就像沙滩上每粒沙,我们顶上的每条头发,每粒每条的命运也注定了一样。

一九九九年恐怖大王自天而降,是否也是注定了不能逆转的命运?

他很快便会知道答案。

邻室的女公爵传来细碎的声响,显示这美女也像他那样不能成眠。

露台外清风徐来,天空中星罗棋布,散发着蓝白光芒的天狼星在猎户座下睥睨得意,有种说不出的骄傲,壮丽的星夜使人心神震撼,不能自已。

时间的长河以一种人难以理解的方式,退后和延伸往过去和将来无限的深处,而生命只是电光石火的发生,在宇宙的一眨眼下烟消云散,了无痕迹。

龙飞深深地叹了一口气。

门响。

丽嘉的脚步声轻盈地接近。

龙飞道:“你睡不着吗?”

丽嘉越过他来到露台的栏杆旁,凭栏仰望高原上清晰得不食人间烟火的星空,似此星辰,扣人心弦。

龙飞嗅到丽嘉浴后的体香,心神皆醉。

丽嘉低柔地道:“我时常都在想,我的故乡并不是这地球,而是天上某一粒星宿,某一永恒的处所。”

龙飞眼上透出悲哀的神色道:“星体的寿命或者比人类的历史千万倍地长久,但仍有起始生灭,只有虚空才永恒不变,那才是宇宙永恒的本质,有『存在』便有湮灭,虚空是一种不存在的『存在』。”

丽嘉打了个寒噤,忽然间找不到任何言语。

龙飞道:“生命只像一个涟漪,当她以为自己在扩阔时岂知正是尾声先兆。”

丽嘉转过身来,明亮深远的眸子深深凝进龙飞的眼目里,以耳语的声音道:“那生命究竟是为了什么?”

龙飞苦笑道:“生命并不为什么,人类可以构思任何伟大的目的,可是那并不与生命有任何直接的关系。”

丽嘉道:“那为何我们不去自杀?”

龙飞淡淡一笑道:“生命本身自有一股令我们活下去的力量,使人类不为什么,或为了什么而活下去。生命的目的,或者正是要找寻生命的目的。”

丽嘉美丽的双目眨动着动人的神采,与龙飞的眼神锁在一起,难舍难离,两人这十多天来虽出生入死,但从没有感到像此时此地的接近。

丽嘉柔声道:“你真是只可怖的魔鬼。”

龙飞吓了一跳道:“你说什么?”

丽嘉毫不犹豫地道:“我说你是魔鬼,只有魔鬼才可以诱惑人说出她深藏的心事,你知道嘛!我从来没有和人说这么私人的感受,即使对着兰修女我也不说,但你!我却像在前生已有难以分割的连系和深交。”

龙飞心中掀起难以言喻的颤动,道:“是恨还是爱。”

丽嘉垂头呢喃道:“我也不知道,我心中有两个声音,一个叫我离开你,甚至伤害你;另一个却叫我接受你,亲近你。”

龙飞正容道:“现在那个声音大一点。”

丽嘉脸飞红霞,嗔道:“不和你说了,真是魔鬼。”

龙飞见她娇羞下明艳不可方物,怦然心动,笑道:“你才是魔鬼。”

丽嘉愕然道:“什么?”

龙飞道:“若非魔鬼,为何令我这男人不能自制,想着犯罪的勾当。”

丽嘉俏脸更红。

龙飞站起身来,略一移前,已把丽嘉玲珑浮突的身体迫在栏杆之上,身不由己地将这美丽的尤物挤压着,心中泛起抵死缠绵的感觉。

丽嘉全身一阵阵剧烈抖震,忽地用力要将龙飞推开,龙飞猛舒猿臂,将她搂入怀里。丽嘉还要挣扎,抬起头来刚好接触到龙飞深情的眼神,全身一软,忘记了挣扎,忘记了自己,当龙飞充满强烈男性气息的chún印封在她娇艳慾滴的红chún时,她连美丽的星空也忘记了。

她想起的是另一个美丽的天地,一个自小也拒绝去憧憬的世界,那处的天上白云飘舞,小桥下河水蜿蜒而流。

龙飞离开了她的红chún,眼神却没有丝毫离开她的俏脸,即使是眨眼的刹那。

丽嘉俏脸埋在他的颈项处,身子死命挤进龙飞怀里,娇喘细细地道:“你是第一个碰我和吻我的男人。”

龙飞只觉自己已拥着了全世界,快乐像洪水般掩没了心灵的国土,柔声道:“我们不应错过这样美丽的星夜,是嘛!”

丽嘉扭动身子,“嗯”了一声,也不知是同意或反对。

“呀”!

龙飞在丽嘉抗议前,已将她拦腰抱起。

在这高原上的小酒店里,一时春色无边。

流星画过深黑的夜空。

在亘古长存的永恒里闪过令人难忘的一瞬。

同一时间在离开他们数哩外那所孤零零的房子里,金指三、黑煞分别坐在两个角落,而那满脸凄苦的老者则和武夫坐在厅的正中,武则天的灵柩旁。

武夫猛地露出奇怪的神色,眼中闪动着疯狂的光芒。

金指三和黑煞两人愕然望向他。

那凄苦老者伸手在他肩膊上按摩着,沉声道:“忍耐一点,很快便过去了。”

武夫仰头张口,喉咙处发出野兽般的痛苦呻吟。

老者道:“你是众人的脑袋,身体传来的痛苦,你一定要忍受,尤其成功已有一半被握在手里。”

金指三和黑煞两入露出不解的神色,显然不明白这句话的意思,在这生他们失去了很多前世的回忆,使他们记忆中充满了空白的部分。

武夫咬牙切齿地叫道:“她竟然和他合体交欢,使她的能量流往他处。”

老者道:“但龙神的力量也流往她处,忍耐点,一切很快便会过去。”

武夫忽地全身颤抖起来,口中发出低吟。

“呀”!

武夫捧着头,像闪电正殛过他的神经。

老者按摩得更急了,眼中闪烁着与武夫同样的狂热和恨意。

黑煞道:“老大怎么了。”

金指三冷然道:“他的头痛是老毛病,经过了数千年,仍不时发作。”

黑煞似懂非懂地“嗯”了一声,再没有追问下去,除了杀死龙神外,其他的他都不关心。

美丽的星夜逐渐被不知何方飘来的乌云遮盖,临天亮前高原上下了一场小雨,雨声淅沥,寒气夹在水气中川流而来,使人睡得份外香甜。

龙飞被一下尖叫惊醒。

猛然弹起身来。

尖叫来自丽嘉的樱chún,她双目紧闭,脸上露出惊惧的神情,汗珠在发际间隐现,心神被某一个噩梦紧紧拉抓着,光滑晶莹的玉臂露在被外,还可见一大截雪白粉嫩的酥胸。

龙飞怜惜地侧身将她纳入怀里,嘴chún雨点般落到她弹指得破的俏脸上。

丽嘉全身一阵抖震,茫然张开眼来。

龙飞道:“我的小宝贝,不用怕,一切都过去了,那只是一个梦。”

丽嘉呻吟一声,躲进龙飞的怀抱里。

龙飞道:“你梦到了什么?”

丽嘉颤声道:“我梦到了一把刀,它在叫我的名字。”

龙飞心神一震,道:“什么?”

丽嘉道:“不要再问,求求你,和我造爱,我……我爱你。”

两人再次攀上灵慾交融的极峰。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龙神》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