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域外天魔》

第十章 再生计划

作者:黄易

飞机降落在澳洲北部的昆士兰机场。

麦夫博士提轻便的行李,以他独有侧向右边的步行姿态,一步一步走往机场的租车处。

一名青年迎了上来,满脸笑容地道:“先生。要不要可翻山越岭的吉普车。”

麦夫以他沙哑的声音道:“哪地方很远的。”

青年认真地道:“没问题,甚么地方我都去。”

麦夫原先怕因地方太远,没有车肯载他去,唯有自租车子,现下既有人送上门来,免去自己人生路不熟之苦,何乐而不为,道:“卡木威尔你肯去吗?”

青年爽快地道:“当然肯去。”

吉普车在路上风驰电掣。

麦夫闭目养柙,心中却禁不住兴奋万分,离开计划成功的日子愈来愈接近。

青年道:“先生!我很熟悉卡木威尔这个沙漠的边区地方,你要到那里去?”

麦夫随口应道:“我要到卡木威尔北面巴克利高原的创世农场,对不起!我要休息一会。”

车子继续行程,穿过雨林,在满布泥泞的道路上颠簸而行,麦夫不禁庆幸自己坐上了这辆吉普车。

车子忽地停下。

麦夫愕然张开眼来,叫道:“甚么事?”

青年扭过堆起了笑容的脸,恭敬地道:“对不起!有位朋友想坐顺风车。”

麦夫怒道:“这怎么可以……”

车门拉开,一个人探头进来。

麦夫勃然大怒,向来人望去,蓦地惊愕得张大了口。

他见到了自己。

一个和他一模一样的人正要挤进车里,按左肩一痛,他下意识望向痛处,痛处露出一截针尾。

他想叫,发觉舌头不听使唤,所有声音退隐远方,意识逐渐模糊,知觉消失。

看昏去了的麦夫博士,扮成他的凌渡宇笑道:“朋友!希望你能在监狱里获得再生的机会。”

驾车的青年奇道:“咦!龙鹰,怎么我看不到你发射麻*针的呢。”

凌波宇举起右手前臂道:“你看,这条肌肉是假的,只要我将手臂弯曲前压,麻*针就可以射出,好了,一切依照计划进行吧!”

泛滥的河水溢出了路面,地势较低的部份积满了水,吉普车冲过时溅起满天水花,在烈日下现出一道道短暂但美丽的彩虹。

七个小时的车程后,凌渡宇来到这个荒芜的沙漠边缘地带。对上一个有人烟的小农村,已是三个小时前的事了。这个在南半球的大岛屿,有种与世隔绝的宁静。

两旁雨林内的草地上,一个个呈圆形高起的泥阜,代表一个个蚂蚁的王国,人间的斗争和险恶,一点也不能侵进他们的国度里,可是若是人类文明进一步扩张,它们始终会成为牺牲者。人是不容许其他生命拥有它们的边界的。

路上一个指示牌将凌渡宇飞驰到了某方的心神扯回现实里,那牌竖立在一条斜上的支路入口处,写:“创世农场,谢绝访客”两行字,讽刺的是这条支路比原本那条主道还要宽阔。

古普车驶了进去,不一会眼前豁然开朗,现出一幅广阔的谷地,四面群山环绕,谷地上疏落地散布巨大的货仓、谷仓、房舍、水塔,以百计的牛羊随处吃草,大模斯样的袋鼠都转过头来,警觉地看他这侵入者。

凌渡宇在闸门前停了下来,门旁的铁丝网向两边伸延。

一个澳洲道地实农夫模样的中年汉,打开闸门迎土来道:“麦夫博士,还认得我吗?不见你最少大半年了。”

凌渡宇放下了一半的担,以麦夫式的沙哑声音咕哝了一声,道:“人到齐了吗?”这句话既表现了麦夫沉默寡言的作风,避过了要认出对方是谁的尴尬,也顺便探听一下情形。

那人道:“你是最后一个了,希望计划能如期进行。”毫不怀疑地拉开大闸。

凌渡字的吉普车直驶进去,偌大的农场,看去却空无一人,不禁暗暗叫苦,自己的车应驶到哪里去?真的麦夫博士或者会知道,可他却是冒牌货。

犹豫之间,左方数百码外的大货仓,有人推门出来,隔远便向他挥手叫道:“电脑狂人,终于来了吗?”语气中透多年老朋友的亲切。

凌渡牢一颗放下的心又提了起来,应付麦夫的深交一个不小心,便会露出破绽,何况他可能连对方是谁,叫甚么名字也不知道。但日下势成骑虎,唯有硬头皮将车驶过去。

车子在那人身旁停下,看清那人的模样后,凌波宇几乎欢呼起来,肥胖的体形,笑嘻嘻的圆脸挂像随时会掉下来的金丝眼镜,正是家有恶妻、失踪了的火箭专家,白赖仁博士。

凌波宇瞪以隐形镜片改变了颜色的眼珠,模仿从录影带学来麦夫对朋友打招呼的方法,喉咙处咕哝一声,却没有说话。

白赖仁坐上了他旁边的座位,兴奋地道:“来!先带你去见头儿,还不开车?”

凌渡宇暗暗叫救命,车究竟要开到哪里去?天才晓得,却不是他。

车子发动。

凌渡宇人急智生。沙哑声音,以麦夫带浓重爱尔兰口音的英语道:“头儿怎样了?”

白赖仁毫不怀疑地道:“头儿虽取得了推动器,却因给警方杀了几位兄弟姊妹,人也变了很多。”当他说头儿时,很自然向远处一座高起三十尺多的水塔望去。

凌波宇心中暗喜,驱车往水塔进发。

白赖仁似乎习惯了他的十问九不应,滔滔不绝地说他如何排除万难,成功为“再生火箭”安装了劫来的推进器,又如何将燃料提炼改良,凌渡牢一字不漏地收进耳里,但始终把握不到再生计划是怎么一回事。

两人在水塔前下车。

凌渡宇学麦夫的走路姿态,随白赖仁进入水塔襄。

水塔底是个圆形的空间,乍看上去,完全没有任何通道,但凌波宇却看到最少两架隐藏得很巧妙的闭路电视摄影机,从不同角度对他们。

“隆隆”!

两尺直径的圆形地面,向下降去,露出一道往下伸延的旋梯,两人步下旋梯,十多级使到了另一个二百来尺的空间,这并未到底部,因为这只是一个升降机的入口,凌渡宇暗暗咋舌,如此的规模,需要多少人力物力?

白赖仁按掣使升降机上来的手势很特别,是快速地连按三下,松开了手,再长按下去。凌波宇暗暗记下,圣战团必然有它一套的保安方法,一个不小心,便会暴露身分。

没有任何灯号显示下面尚有多少层,但升降机的声响持续了一段时间,仍未见上来,可以估计设施设在地底的深处。这当然不是唯一的入口,但却是往见纳粹人的当然通道。

白赖仁道:“时间过得真快,再上一次来这里是五年前的事了,转眼使到了再生火箭发射的时刻。我时常在想,我们是否傻瓜?竟要世界末日提早来临。”说到最后这笑脸常开的火箭专家收起笑容,语调唏嘘。

凌波牢一阵难过,这人横看竖看也不像坏蛋或狂人,是甚么迫他走上这条道路,令他放弃已得到的成功和荣誉?心是这么想,口却应道:“还有更好的事可以做吗?”

“卡”!

升降机门打了开来,白赖仁带头先进,同时点头道:“是的,我们已没有选择的余地了,为了人类的将来……为了人类的将来……”

升降机往下落去,下降了约五十至六十尺的距离,升降机停了下来,门往两旁缩入,一道长长的走廊出现眼前。

凌渡宇想待白赖仁先行,可是白赖仁却动也不动,还奇怪地望向他。

凌渡宇知道不妥,先发制人问道:“能恩那家伙在哪里?”

白赖仁恍然道:“啊!那专和你斗嘴的老朋友,他正在冷库作例行检查,这谨慎的家伙每天不查上他一百次,又怎能睡觉,待会你见完头儿,来找我们喝杯咖啡。”

凌渡宇叫一声苦,尽最后努力道:“你不和我一同去吗?”没有他带,这鬼地方确是寸步难行,那冷库也不知在甚么地方。

白赖仁摇头道:“免了!近来我很怕见到他,那对眼像会看穿人的心那样。快去吧!他定等得不耐烦了,每个到来的人他都要见上一面。”

凌渡宇硬头皮步出升降机外,他待机门关上,肯定升降机往下落去,心中稍安,虽不知下面还有多少层,至少冷库毫无疑问是在下面。来这里不到半个小时,但已知道了很多事,如再生火箭即将发射;冷库的存在;那占据了纳粹人的东西正冒充纳粹人,现在还要去面对他。只要给他揭穿身分,逃走的机会几乎是不存在的。

他的脚步声在空广的廊道激荡,尽处是一道钢门,没有任何门锁,凌渡宇站在门前,几乎不自觉地用手搔头。

一串女声响起道:“请报上姓名和编号。”

凌渡宇知道犹豫不得,道:“麦夫博士,还未有编号。”不是未有编号,而是根本不知道是甚么编号,唯有搏他一搏,希望新来者尚未配得号码也说不定。

女声欣悦地道:“噢!原来是你,头儿在等你,一定有人告诉了你旧的编号取消丁,你的新编号是二百五十八号,最后一个了。”

押对了这一,凌波宇抹了一额汗,改变编号可能是保安措施,反而救丁他一命,看来麦夫在这里人缘不错,自己叨了他的庇。

门打了开来,凌渡宇走进去,另一道门再打开来,嘈吵的人声潮水般涌出来,凌渡宇猝不及防,呆了一呆,才走出门外。

虽说他早有准备,人目的景象,仍使他愕然。

门外是个占地近二千尺的庞大控制中心,数十名男女在忙碌地工作,各式各样的仪器,比美任何太空中心。控制中心另一边是落地玻璃,玻璃外是个更深下的广阔空间,一枝火箭昂然竖立,近百名穿工作制服的人员在沿火箭筑起的钢架上,为火箭作最后装嵌。

刚的女声在耳侧响起道:“美丽吗?那将给人类带来新的将来。”

凌波宇收回瞪视在发射台威风凛凛的火箭的目光,同一旁望去,迎上金发女子兴奋得发亮的俏脸,她坐在一台电视后,控制他进来的入口,显出圣战团高度的组织能力。

凌渡宇装作兴奋地点头。

女郎用手指尖点了点控制室左端的一道门道:“头儿在等你。”

凌渡宇多谢一声。横过控制室,往纳粹人的房间走去,沿途不断有人向他打招呼,他装作认识地回应。

终于到了房门前。

他毫不停留地在房门上敲了三下后,停一停,再敲一下,他不知白赖仁按掣的手法是否用得在这地方,不过无碍一试。

低沉的男声道:“进来吧,麦夫博士。”

凌渡宇推门进去,恰好迎上纳粹人闪电般的日光,冰冷的能量流透进他的脑神经内,凌波宇将心神完全开放,同时强烈地以麦夫的身分将刚看到再生火箭的影象重现在脑海,心中涌起对人类美丽将来的欢悦和憧憬,又想到电脑里的线路结构。

冰冷的感觉消去。

纳粹人堆起笑容道:“坐。”

凌渡宇知道过了最危险的一关,那东西虽占据了纳粹人。但亦反过来受到纳粹人人类缺点的影响,例如现在自以为是的没有提防他。假设他的采查再深入一点,凌渡宇一定无所遁形。

他在纳粹人面前坐下,他已取得丁对方的初步信任。

纳粹人望向他道:“你的工作很好,那些改良了的设计令整个计划踏上成功之途,可说如果没有你。火箭就不能在后天发射。”

凌渡宇连心跳也不敢,脑中尽量营造对再生计划的兴奋。沙哑麦大式的声音道:“我很高兴,我们的梦想快要实现了。”

纳粹人点头道:“这计划由我一手建立,到现在已二十五年了,我的一生就放在这上面,幸好心血总算没有白费,唯一缺憾足费清、艾莎和横山他们不能三与。”

凌渡宇强迫自己脑中一片空白,不去想他们。讽刺的是两人各怀鬼胎,凌波宇要对方相倍它是麦夫,对方又何尝不在设法使凌波宇相信他是纳粹人。

办公室右边和控制室-样,可透过落地玻璃观看装在发射台的火箭,火箭顶部还差十多尺才到钢架做的巨型大天窗,凌渡宇凭位置估计应是刚白赖仁走出来的巨大货仓。

纳粹人也在欣赏玻璃外火箭周围的繁忙活动。工作人员以机械臂为火箭的外围包上防热设备。

纳粹人道:“这确是人类伟大的构想。”

凌渡宇强迫自己不去思想,脑海忠实地反映眼所见耳所闻。因为只要他脑中有任何异常活动,便可能惹起纳粹人内那东西的警觉。

有个人走到玻璃下,向纳粹人挥手示意。

纳粹人打了个知道的手势。长身而起,向凌波宇道:“麦夫博士,他们有事找我,你那部份的工作已完成。好好休息一下吧。”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十章 再生计划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域外天魔》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