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域外天魔》

第六章 海上惊变

作者:黄易

八月十四日,晨。

酒店房间内的电话铃声大作。

凌渡宇的意识从心灵大海深处逐渐浮起,回到现实的世界,他走出定的状态和姿式,站了起来,走上几步。

拿起电话。

“你那里是其么时候了?”雄壮的男声以英语道。

凌渡宇看看窗外初阳下的城市景色,刚好有一对白鸽追逐飞过,似乎为美丽的天气欢欣鼓舞。

他答道:“早上了,金统,有甚么好的货式卖给我。”

金统是他名符其实出生入死的战友(事见《光神》、《兽性回归》),是国际刑警的最高层领导之一,在国际警界菲常有地位。

金统道:“为了你这只有事才找老朋友的家伙,忙足了一晚,看你应怎样酬谢我。”

凌渡宇笑骂道:“若果你的货式确属上品,不单只我,全人类也会酬谢你,假设他们知道的话。”

金统叹了一口气道:“遇着你这类忘恩负义的家伙,唯有作个施恩不望报的大善人,首先,从奈良藏参屋得来的指纹,已由日本警方电传至国际刑警的巴黎总部,认出了其中的一个人。”

凌渡宇可以想像其中所牵涉的人力和物力,金统一定已落足全力,赞道:“好家伙,那是谁?”

金统道:“这人在研究地球臭氧层上大大有名,曾是美国气象局里的专家,发表二十多篇关于如何保护地球大气的重要文章,提出了种种解救的方法,可惜都不获国家拨款,最后愤而辞职,他就是费清博士。”

凌渡宇道:“这样一个人才,为何得不到国家的支持?”

金统道:“他的保护大气计划与几个大公司的生产计划有抵触,所以受到暗中的排挤,连研究基金也被临时腰斩,悲愤交集下,他曾试图在其中一间公司放置炸弹,事败被捕,入狱两年后,出来便像在人间消失了,想不到成为了这劳什子圣战团的成员。”

直到放下电话,凌渡宇也不知是甚么滋味。

不过目下不宜多想,他又打了一个电话给田木正宗,当他说到要对付的人只是横山正也时,田木几乎想也不想便答应了。

一切已安排好,只剩下一个要打给横山正也的电话。

他正在造势。

只有在敌人失去方寸时,他才能觑隙而入,有机可乘。

门铃响起。

来的是禾田稻香,穿着简便的旅行装束,一副郊游的模样,腆地道:“游艇预备好了。”

凌渡宇惊讶得口都合不拢来,道:“你为甚么穿成那个样子?”

禾田稻香装起个罕有的俏皮和无赖表情,耸肩道:“我出海的装束素来都是这样,有甚么出奇。”

凌渡宇苦笑道:“我问你借游艇,是准备独自出海,并没有打算招呼你,而且此行生死未卜,怎适合柔弱如你的美人。”

禾田稻香挺起胸膛壮语道:“我是个优秀的游艇驾驶员,当你”砰砰砰“和贼人火拼时,我便为你控制游艇:当你闷时,我可以为你拉小提琴。”

她今天的神态明显地轻松了很多,像是从囚笼解放出来的鸟儿,说话时神态天真可人,令人难以扫她的兴。

凌渡宇道:“大野隆一会怎样想?”

禾田稻香收起笑容,深吸一口气,缓缓道:“名上他仍是的丈夫,但心理上我已和他离了婚。我和他是绝对的两类人,他要保镳跟出跟入,我不肯;他要坐有身穿制服司机驾驶的日本车,我却要驾我的法拉利:要我去应付那些满身铜臭的姦商,我却去听音乐会……”

她忽地垂下了头,幽幽道:“对不起!我不应和你说这些话。”

凌渡宇道:“有甚么是应该和不应该的!”

禾田稻香道:“谢谢你!”

凌渡宇愕然道:“谢我甚么?”

禾田稻香道:“你答应了带我去。”

凌渡宇茫然道:“我甚么时候答应和你去?”

禾田稻香道:“当你说没有甚么应该不应该的时候。”

凌渡宇哑然失笑道:“但大野隆一会告我拐带人口的。”

禾田稻香胸有成竹道:“放心,他昨晚飞了往美国,不过就算他在这里,也没有分别,找回千惠子后,我和他间的事将完结。”

凌渡宇沉吟道:“大野屈服了,绑匪的要求除了金外,一定还包括了他旗下公司出产的产品,所以只要掌握到大野的活动,我们便可推测到绑匪要求的是甚么。好了,在启碇出海前,请你打个电话。”

横山拿起电话,道:“横山正也!”听筒传来几下沉重的呼吸声。

横山正也皱眉道:“谁?”

“横山正也,你好……想不到你是这样的人!”横山正也呆道:“稻香,是你。”

禾田稻香愤怒的声音道:“不要叫我稻香。”

横山正也冷冷地回敬道:“大野夫人,请问有何贵干?”

禾田稻香也冷冷道:“有人找我丈夫,说要向他出售你参与绑架千惠子的证据。”

横山正也整个人跳了起来,狂怒道:“这是绝对荒谬的事,那人是谁。”

禾田稻香道:“荒谬?那人还说你杀死那个甚么叫葛柏的疯子,荒谬?我真后悔认识你。”

“啪”!电话挂断。

横山正也拿着话筒,忘记了放下来,思想进入前所未见的混乱状态,最命中他要害的是禾田稻香提及葛柏的事,使他知道并非虚言恫吓。

是离开的时候了。

而且须以最快的速度离开。

幸好他早已有了应变计划,为了达成大业,每一个步骤都曾经过缜密的思考。

可是却从没想过竟会如此地意外频生,而且还不明白岔子出在那里。

海鸥尖叫声中掠过海湾,在海面上振翼低飞,找寻目标中的鱼儿。

带着咸味的海风,从太平洋吹进位于东京西南的陆奥湾。

凌渡宇站在驾驶舱内,将游艇驶进海湾,泊在海湾的一角。

驾驶室内配备着各种仪器:电脑化的导航仪、航行计算器、精密的雷达、大功率的无线电收发器、电视扫描仪和先进的声纳系统。

这艘以“稻香号”命名长达九十八的游艇,是大野隆一送给禾田稻香的二十五岁生日礼物,那是三年前的事了。

船身非常坚固,最高时速可达五十八;精致的桅上安装着天线、雷达和各种电子仪器,作为追踪纳粹人等的工具,可说是没有比这更理想的了。

凌渡宇泊好了船,离开驾驶室,步上甲板,来到“客厅”里。

禾田稻香刚弄好了食物,放满桌上,有点踌躇满志她笑道:“凌先生,午餐预备好了。”

凌渡宇在铺着塌塌米的地板坐了下来,正想给自己倒杯冰水,禾田稻香已早他一步提供了服务。

她笑意盈盈地生了下来,看着边吃边赞好的凌渡宇,以比凌渡宇慢上至少两倍的速度,吃着面前的食物。

凌渡宇嘴中塞着一片寿司,含糊不清地道:“你爱看人吃东西吗?”禾田稻香抿嘴一笑,道:“不!其他人在我面前吃东西都是斯斯文文的,从没有人像你那样狼吞虎,所以觉得很有趣。”

凌渡宇正要说话,无线电响起。

“凌先生,我是荒岛,横山的车子刚驶过了高崎,往沼田驶去,假若我估计不错,他的目的地不出柏崎和直江津两个小海港。保持联络。”

凌渡宇捧起一碟生鱼,道:“女船长,船又要出海了。”

游艇沿着美丽的海岸全速前进,禾田稻香全神驾着游艇,凌渡宇轻松地坐在无线电旁,不断接收着有关横山正也行程的讯息,只有田木正宗的势力,才可以如此大规模地追踪着一个像横山正也那样经验老到的高手。

禾田稻香道:“你怎知横山的目的地是个海港?”

陵渡宇眯起眼道:“你有你不能启齿的秘密,我也有我的,这样才公平,是吗?”禾田稻香轻声道:“假若我将所有秘密告诉你,你是否也会将所有秘密告诉我。”

凌渡宇心中流过一道暖流,以禾田稻香这种含蓄的女子,说出这样的话,已是大有情意,尤其她仍是大野夫人的身分。

凌渡宇微笑道:“秘密是不可以用来作礼物交换的,我曾看过一张照片,知道圣战团是坐船来日本的,所以想到若遇上紧急事故,他们最佳的撤离工具,莫若乘船,一到公海,他们便安全了,尤其他们船上必有武器,大增逃走的机会。”

禾田稻香恍然道:“噢!是这样的,但为何你不通知日本警方。”

凌渡宇道:“一向以来我都不大相信官僚机构,但在适当时候下,国际警方将会知会他们。”

两人陷入沉默里,海风徐徐吹来,太阳逐渐没进西边的水平线下,霞光将天染得粉红玄迷。

间中有船驶过,都向他们响号致意,讽刺的是辽阔的海洋里,人与人间的隔离反而缩小起来。

禾田稻香出其不意地道:“你知我为何这么容易相信你对横山正也的看法?”

凌渡宇询问地望向她。

禾田稻香道:“他曾是我在大学时的同学和恋人,曾经相好过一段日子,这期间我发现了他一个奇怪的行为,例如他堆沙的城堡,堆砌的过程里他的专注和用心是惊人的:但当美丽的城堡弄了出来后,他会用脚毫不留情地将它踏平,眼中还射出满足的光芒,我问他为何要这样做,他说只有毁灭才能令美好的事物不须经过衰败的阶段,所以毁灭才是永恒的。”

凌渡宇心中升起一股寒意,可能就是这种心理,使位高权重的横山正也参与了追求“再生世界”的圣战团。

“这是否你离开他的原因?”

禾田稻香道:“只是其中一个原因吧,基本上他是个很自私的人,想完全地拥有我,我……我受不了那束缚,正如我终于忍受不了”大野夫人“的生活。”

凌渡宇点头表示明白。

禾田稻香道:“你究竟是甚么人?”

凌渡宇知道地想知道他的身分,叹了一口气道:“只是个蠢人,当别人享受着宁静丰足的人类文明时,我却为了一个遥不可及的理想东奔西跑,出生入死,幸好我认为蠢人永远比聪明人快乐。”

禾田稻香噗嗤笑起来道:“这算是甚么逻辑?”

无线电响起,荒岛的声音传来道:“横山的车在长冈加油后,往北驶去,他曾向油站的人问及往新鸿的路。你们在那里?”

凌渡宇笑道:“我们离开新鸿只有两小时船程,一不小心可能会冲上岸将横山的事压扁。”

荒岛大笑道:“记着不要这么快将他拖出来,待他死得透彻一点。”

黑夜终于降临。

游艇在日本海上乘风破浪,东面是日本本岛延绵不绝的海岸线,天空上星罗棋布。

壮丽感人,和繁嚣的东京市比,这是另一个完全不同的世界,只有在这里,在大自然的怀抱里,人才能体会到生命的本质和意义,人造的三合土森林只能带来迷失、惘然和虚假的成就感。

荒岛的声音再次从无线电传来道:“横山正也在新鸿登上了一艘泊在那里的无人快艇,往佐渡岛的方向驶去,快艇已给我们装了你指定的追踪器,由现在起,一切就要看你的了。”

凌渡宇感激地道:“多谢你们,请向田木致意。”

游艇全速前进。

驾驶的责任交回禾田稻香手里,凌渡宇聚精会神坐在追踪雷达的萤幕前,藉着精巧的电子讯号感应仪器,追踪着横山正也快艇上追踪器发出的特有讯号。

快艇的速度可能比他们性能优良的游艇还要快,但是他们胜在并非衔尾穷追,而是先假定快艇的去向,再在前方截入。

当迫近佐渡岛的西北偏北处时,凌渡宇叫起来道:“关灯|。”

游艇上的灯火立时熄灭,只剩下驾驶舱内微弱的暗光。

凌渡宇转过头来道:“找到横山正也了。”

“再生号”上闪灭不停的青黄讯号灯在黑黝黝的海上令人分外精神,横山正也紧提起的心,现在才放下来。

从东京直至新鸿,一路上他都有被人跟踪的感觉,可是当他用种种手法查证时,都没有任何发现,或者是自己杯弓蛇影,又或是对方既是跟踪老手,又拥有巨大的势力,不过对方一定想不到他有只快艇泊在岸边等待着他,这快艇比警方的快艇有更佳的性能。

目下他是安全了。

再生号逐惭扩大,他已可清楚看见向他挥着手的费清博上和美丽的金发女郎文莎,这妮子的身裁相当不错。

除了费清和文莎两人外,还有纳粹人、仁川和良子夫妇。

这夫妇是新一代的日本青年,因加入圣战团而认识,对圣战团的理想坚贞不二。

最后是法国人米尔,他曾是执业医生,至于为何加入了圣战团,他便不清楚了。

当然,还有千惠子。

快艇逐渐转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六章 海上惊变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域外天魔》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