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灵琴杀手》

第六章 智脱险境

作者:黄易

灵琴来了。

我第一次专心一志地聆听着它的琴音,不一会我的心灵与琴音紧密地连结起来。

琴音里似有无限的关切和焦虑,又像在呼唤着我。

一幅清楚的图象在我的胸海浮现出来,是我早已见过的东西。

在第一天住进古老大屋里,那晚我倚着灵琴睡着了,梦到一棵参天的古树,土人围着它跳舞和祭献。

这时我又看到那棵树。

但比之梦境更真实和清晰。

我超越了时空,以一个隐形的旁观者,在半空中俯视着这一切。

一个祭司般的人物带头跳着奇异的舞蹈,不住向这不知名的古树膜拜着。

十多名土人围坐另一处,不断敲打着羊皮制的大大小小各种式样的鼓,让近百名男丁随鼓声起舞。

土人身上涂满鲜明的油彩,身上手上颈上挂关一串串的铃子,每一下跳动都带来清脆的撞击声。

数百名妇孺虔敬地围坐在更远的地方,参与这祭树的盛典。

我忘记了自己的可悲遭遇,完全迷失于这奇异的视象里。

土人脸上的表情如醉如痴,我清楚地看到他们每一个表情,每一下动作。

古树的树身,在阳光洒射下,闪着点点金光。

我一阵颤抖。

明白了!

灵琴的木质和古树一模一样。

灵琴是古树造成的。

谁会将这被土著视为神物的古树锯下来做琴的身体?

很快我便知道了答案。

“轰轰轰!”

如狼似虎的外国骑兵,潮水般从四面八方淹到,来福枪火光闪动,土人纷纷倒下,连小孩和妇女也不能幸免。

鲜血染红了嫩绿的草地、美丽的古树。

最后当所有土人都倒在血泊里时,一名带头的将领来到古树前,伸手摩挲着,眼中露出欣赏的神色。

画面随着琴音变化,这时调变得哀伤不已,令人心神皆碎。

灵琴通过琴音,以它的灵力贯通了我的心灵,向我细数它充满血泪的历史。

但即管发生了这样可怖骇人的大屠杀,琴音仍只有悲哀,而没有愤怒,也没有仇恨。

接着古树被锯倒,成为一块一块的木材,造成各式各样的东西,包括家私、木雕和放在古老大屋内的灵琴。

但古树内为土人崇拜的奇异生命并没有死亡,它默默地寄居在琴里。直到遇上了我。

一股潮涌般的哀伤渗过我神经,灵琴和我的相同点,是我们都是受害者,也同是那样的孤独。

古树已不知经历了多少以千年计的久远年代,和平地存在于天地之间,以植物的形态享受着生命,享受着雨露风晴,昼日夜月,最后还是逃不过自以为是宇宙核心可恣意忽视其他动植物生存权利的人类的毒手,被迫困在一个被舍弃的阁楼里。

琴音渐转,至乎细不可闻。

倦意袭上心头,我感到灵琴向我说:“好好睡一觉吧。便沉沉睡去。”

不知多久后,有人拍打我的脸颊。

我惊醒过来。

一个男子的声音冷冷道:“喝吧!”

吸管伸进我的口里。我用力一吸,鲜奶源源不绝进入口腔内,通过喉管流进胃内。

我升起一股莫名的哀伤,灵琴灵琴,你究竟在哪里?

“叮咚!”

清音轻响。

我的脑海清晰无比地浮现出灵琴静立在阁楼内的景象,阳光从窗的破隙射入来。

我心中一呆,这是早上的阳光,难道我竟睡了一天一夜?

是否灵琴的灵力使我如此不合理地熟睡?

还有两天,就是我未日的到来。

我的心在叫道:“灵琴灵琴,我可否通过你的力量,你的慧眼,看到四周的环境,既然你能使我看到你,是否亦可看到其它东西?”

这个念头还未完,我已发觉从上而下俯瞰着自己。

被蒙眼蒙耳的“我”,躺在一张单人床上,一名大汉拿着一瓶牛奶,正喂我进食。

我强压着心中的兴奋,心念再动,视线像只会飞翔的小鸟,移往房外,迅速察探周围的环境。

不到片刻功夫,我已弄清楚身在雄关旁的一个大货仓里。果然不出我所料,另有三名大汉在隔邻的房间里,通过闭路电视监察着我的情形。

一个更大胆的想法在我心里冒上来。

灵琴灵琴,你既能使我熟睡,是否也能使这些大汉昏睡过去?

几乎是同一时间,那三名大汉频打呵欠,先后东歪西倒地睡了过去,在我房内的大汉,刚拿起我吸干了的空瓶,便倒睡在床边。

没有任何言语可形容我此刻的欢乐。

我的手一轮活动后,轻易地从捆绑松脱出来。接着在双手的帮助下,脚亦回复了自由,拿下蒙着眼睛和耳朵的东西,才发觉视听是如此的可贵。我从床上跳了起来,通过打开了的门来到隔邻的房间,在三名熟睡的大汉身旁,拿起电话,拨了一个号码。

墙上的钟显示时间是早上十时三十分,我的而且确睡了一天一夜。

电话接能了。

黑山的声音道:“谁?”

我冷冷道:“黑山!”

黑山呆道:“隐身人?是你!”

只是这句惊惶失措的话,已暴露了他对我的背叛。

我笑道:“你好吗?黑山。”

黑山听出我异常的口气,勉强镇定地道:“我拿到我寄给你的东西了吗?”

我淡淡道:“你请来了这么多朋友在邮局等我,我又不是那么爱交际应酬的人,唯有避之则吉呀!”

黑山颤声道:“你误会了!”

我沉声道:“走吧,有那么远便走那么远,挖个洞,钻进去,但我给你准备的一份大礼,一定会送到你的手上。”

我挂断了电话,这几句话已足够了。

我并不逃走,施施然回到囚室,首先将双脚重套入塑胶脚铐里,又蒙上眼睛耳朵,再将自己反缚起来,这些在一般人可能非常困难的事,但像我这曾受解缚训练的专家手上,却是轻易地完成。

现在到了最重要的一环。

灵琴灵琴,唤醒他们吧!

这次我看不到任何景象,但却感到身旁的大汉移动时触碰到我的身体,我虽听不到他的说话,但却估到他定是咒骂着自己竟会睡了过去。

时间一分一秒地溜走。

大约三小时后,我给抬了起来,并用布团塞口,不一会置身在货车之内,身体的移动,使我知道车子下正以高速行驶。

这是一场赌博。

假设他们要杀我这“无辜的我”灭口,我便完了。

但我不相信他们会做这样的蠢事。放了我,对他们并不能做成任何伤害,当然那要假设我并不是隐身人。

我也不能不赌上注。

若我逃走了,他们便知道我是隐身人,而我也失去了“隐身”的最大优点。

此后全世界的黑社会都会找我,而我只能像老鼠般东躲西藏。所以我不得不以性命赌上一注。

这一注若是押中了,我便比以往处在更有利的地位,杀死纳帝和横渡连耶。

隐身人是有仇必报的。

货车停了下来。

我给抬出车外,阳光射在我的脸上,又嗅到树木的气味,封耳的罩子给拿了开来,雀鸟的叫声立时传入耳里,使我知道身处郊野。

一个声音在我的耳边道:“小子,算你走运,今次我们放过你,但记着,不要报警,也不要和任何人说起这件事,否则我们会取你的狗命。”

手脚的捆绑给得物挑断,我装作手足酸麻地扭动。

那声音又道:“乖乖地在这里躺一会后,才可拿开眼罩,否则定不饶你。”

我当然乖乖地不动。

车子去远了,我才坐了起来,拿出塞口的布团,脱下眼罩。

眼前是优美的田园景色,刚发生的一切便像个毫不真实的梦。

灵琴!我不知应如何表达我对你的感谢和爱意。

“叮咚!”

琴音在耳内鸣奏,轻松愉快。

忽地间,自母亲死后没有须臾与我分离的孤独感,已不再存在。

隐身人再不孤独了。

三小时后,我回到古老大屋里,首要的事就是去探问阁楼上的好朋友。

“铃!”门钟惊心动魄地响起来。

通过大门的电眼,我看到盈盈而立的俏佳人。

门开。

青思两眼红红的,显是一夜未睡,疲倦地道:“我可以进来吗?”她的声音带着轻微的颤抖。

我默默点头,让往一侧。

她走进屋内,肩膀擦过我的胸口,一阵温柔涌上我的心。

我道:“跟我来!”踏上通往三楼的楼梯,她柔顺地随在身后。

到了三楼,脚步不停,不由自主地往阁楼走上去,似乎有股力量在吸引着我。

这是黄昏的时分,阁楼昏暗几至不能视物,我亮着了先前留下在阁楼的手电筒,把它竖立在琴盖上,一道光柱笔直射上阁楼的天花,造成一个青蒙蒙的光圆。

青思在我身后“啊”一声叫起来,惊奇地道:“竟有一个这么美丽的大琴,是什么木造的?”

琴身闪动着点点金光。

我伸手轻摩着琴体,心中充满了感谢和爱意。

我再也不孤独了。

一个孤独的琴,一个孤独的人,加起来便不再孤独。

青思移到琴的另一边,靠着琴望向我,轻声道:“昨天我找过你两次,但你都不在。”

她的俏脸在光影一轮廓分外分明,线条更强烈,被蒙了一天一夜的眼,更感到纯视觉的享受。

青思垂下了头,软弱地道:“为何你不作声,是否讨厌我?”

这两句话大有情意,我心中一阵激荡,我发觉自己再也不是遇到灵琴前的隐身人,那个不知情绪为何物的冷血动物。生命之所以多采我姿,便是因为情绪的存在。

青思勇敢地抬起头,望着我激动地道:“只要一句说话,我立即便走,再也不回来。”

我感受到她女性的自尊和骄傲。

一股奇异的感觉,从灵琴流进我抚摸着它的手掌,灌进我的心湖里,我清楚地感觉到青思那微妙情怀的每一细节。

生命竟是如此的可爱。

灵琴虽遭了人类无情的毒手,但它却从不憎恨人类。对它来说宇宙里只有爱,我不知为何有这样的明悟,但却清楚地“知道”。

我深深地望着青思。

青思崩溃下来,泪水川流而下,却没有说话。

我感到她的心悲呼着:“你这男子,为何在我以为这世上已不可能有至死不渝的爱情时,地硬闯进我黑暗的天地里,你是否知道我的痛苦,我的伤悲?”

美丽对她是一种生命的负担。

但生命对我来说已是一种负担。我沉声道:“我只是个流浪者,由出生那天便开始了流浪,由开始流浪那天,便等待着流浪的结束。”

青思饮泣起来,悲怆地道:“流浪者,我不知你是谁,也不知道你的名字,但由你看我作画那一刻开始,我便没有一刻能忘记你,虽然我曾作过那样的努力。”

“我遇到你至现在只有三天的时间,但却像经历了三万年、三百万年的悠久岁月。我知道爱情是痛苦的,但却从不知道在真实的发生里会痛苦到这种地步。

赶我走吧,我知道在你孤独的流浪里,并不能容下任何其他东西,我从未见过比你更悲伤的人。”

我移动身体,来到她前面,伸手抓着她的肩头,更细审她挂满脸颊的泪珠,细察不断加入的新泪,心中满溢着爱怜,我们大家都是生命的流浪者,为何要拒绝生命能赋予的快乐。

青思垂下了目光,不敢接触我燃烧着的眼神。

灵琴灵琴,你是否在看着、感受着。

人类唯一与你共通的地方,是否能打破孤独的爱。

我感到灵琴在看着,在感受着。

自遥不可知的久远年代,灵琴前身的古树便在看着和感受着,享受这宇宙里一切的发生。它不愿像人类般去改变和破坏自然,而是融入自然里,变成自然的一部分。人类并不能了解它的能力,但它却巨细无遗地了解到人类的一切。它不会因人类的破坏而仇恨,只会为人类的无知和自我毁灭而悲泣。

这些了解从灵琴的心灵流进我的心灵里,我发觉自己对以往的杀手生涯进一步地厌倦,生命究竟是为了什么?

伟大和卑劣,转眼便过去了。

青思逐渐收止了悲泣,但肩头仍无助地抽搐着。

我轻柔地道:“知道吗?由第一次见到你时,我便爱上了你的短发,感觉美丽对你造成的负担。”

她触电似地一震,不能置信地抬起头来,道:“天!你竟会对我说这种话。”

我知道她想的是在那美丽黄昏她初见我时的情形,但我想的却是从望远镜看到她坐着尊尼约曼的座驾进入俱乐部的情景。

我凑过脸去,用舌头舐了一粒泪珠,用心地尝着。

她颤震起来,用尽全身的气力,投入我的怀里,一对纤手蛇般缠上我的颈项,死命贴紧我,用力摩擦和扭动着,口中不断发出痛苦和欢乐交集的低吟。

我第一次全心全意拥抱一个女人。

并体会到男女间刻骨镂心的爱恋滋味。

灵琴灵琴,你改变了我。

灵琴沉默着。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灵琴杀手》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