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空浪族》

第11章 如日中天

作者:黄易

李少杰一觉醒来,窗外阳光漫天。

他心中有着如释重负的感觉。

想起祈青思,禁不住摇头苦笑,其实他昨晚确可以有和她颠鸾倒凤的良机,只是他自己半蓄意地在将接近成功时把一切破坏了。

那是很难解释的行为。

祈青思使他生出自惭形秽的感觉。而他亦感到有点是以异常的手段去得到她,而不是靠本身的真正实力,虽然预知的能力是他实力最强的一环。

摇头若笑,盥洗后换上新裁的西装,赶回中环的投资公司去。

戴安明显地对他亲热多了,眉梢眼角尽是诱人的风情,看得他心中大动。

谢俊和过来找他,兴奋地道:“这次不得了,股票一开市便走势强劲,投资活跃,若真能大幅攀升到你昨天预测的指数时,包保轰动全城,我们将成为最有地位的公司,现在各同事士气昂扬,一片生机。”

李少杰想起罗庚才对魏波的批语,简略地告诉了俊和,然后道:“居安思危,我看你最好加强公司的保安,以免这姦贼有机可乘。”

谢俊和脸色数变,沉吟道:“我听说有间高档的保安公司,是由警方资深的退职人员开设的,其中有很多还是前任飞虎队的队员,横竖我们每天都赚大钱,就重金聘他们负责公司的保安,使人二十四小时保护你吧。”

李少杰笑道:“你当我是罕有珍物吗?保安的事照你的话做,对我却不用担心,若魏波真找人来对付我,我是会早一步在梦中知道的,包他吃不了兜着走。”

谢俊和释然一拍额头,道:“我差点忘了你是时空超人,是了!珍妮为你大姊找到个很好的楼盘,我已下了订金,珍妮今天会带你大姊去看看,保证她满意。”

李少杰想起大姊,心中温暖,暗忖钱真是好,至少可使大姊有更美好的生活,这几天无论如何,亦要抽空和她吃餐饭。

接着他们和公司的高层开了个会议,这批谢俊和以年薪百万请的财经专家,对李少杰佩服得不得了,兼且又因凭藉公司私下不住赚着钱,都尽心尽力帮助他两人打天下。会议结束众人离去后,戴安拉着他报告这几天为他约的人,笑道:“李先生现在成了财经名人,不少人都指名要见你,而这些人很多来头不小哩!”上下打量了他两眼后道:“李先生要不要聘形象顾问,给你重新包装,听点意见总是有益无损。”

李少杰细意瞧了她一会后,道:“唤我作少杰吧,你的品味很好,不若由你作我的形象顾问,你要我改什么发型,穿什么衣服,全听你的。”

戴安喜孜孜道:“我从未侍候过像你那样没有架子的老板,你和谢先生的真挚交情亦使人感动,就像两个大孩子般,对属下又好,公司的人对你们都非常爱戴。”

李少杰道:“今天要见的第一个客人何时来?”

戴安道:“还有十五分钟,噢!忘记告诉你,富豪俱乐部有信来请你入会,我为你办手续好吗?还有是电视台新闻部刚有电话来,请你后天参加一个论坛式的半小时财经节目。”

李少杰道:“入会烦你照办吧,那节目给我推了它,太费时间了,又要到电视台去。”其实是暗惊自己真实的料子不够,虽然他已在努力钻研学习了,可别忘记他并不能知道二十四小时以外的事。

戴安点头道:“保持适当的曝光率是明智之举,而且人总会出错,言多必失。”

接着有点怯然地低声道:“这两天若有空,我可否陪你去做衣服,人家如今是你的形象顾问嘛。”

李少杰含笑点头。

戴安欣然去了。

见了两个客人后,电视台的明星记者关妙芝打电话给他道:“我知李先生贵人事忙,但可否抽空来电视台一趟,我们新闻部真的很希望李先生能出席,有很多观众打电话来希望能在节目见到你哩!”

李少杰道:“这算是私人请求还是例行公事?”

关妙芝默然片晌后,轻轻道:“若你有时间,节目后我陪你到公司的餐厅喝杯东西,那样好了吗?”

李少杰充满着攻城占地的胜利感觉,笑道:“不要那么委屈的样子,我亦不应做这种乘人之危的坏事,好吧!我会依时出席,你亦不用陪我。”

关妙芝微嗔道:“你这人真难揣摩,不过我并不觉和你聊天是苦差,就算是公事,亦是愉快的公事,到时见面才说吧!”挂断了线。

李少杰心情畅美,坐在椅上胡思乱想时,戴安甜美温柔的声音在对讲机响起道:“李先生……”

李少杰纠正道:“是少杰!”

戴安静了小片刻,才低声道:“少杰!刚才有位女士打电话来找你,声音有点不安,当我问她是谁时,忽然挂断了线。”

李少杰心中一震,这会是谁?

不像是祈青思,她永远是那么雍容镇定,难道是秋怡?心中涌起难以形容的感觉。

戴安道:“噢!有客人来了。”

那天股票的指数果然一如李少杰预测般,升上了那个高价位,惹起了财经界的轰动,因为那是事前所有专家预估不到的。

公司固是再狠狠赚了一笔,生意亦以倍数激增。

地产公司方面亦迅速发展,朱明像换了个人似的,在行内吐气扬眉,对李少杰更有信心和感情了。

星期五李少杰到电视台参加了那节目,照例预测了明天的走势,但再不给出任何确切的数字,这是适可而止的事,锋芒太露,并没有好处。

现在他却多了另一种烦恼,电视台上下人员,知他到来,都闻风而至,像向相师请教运程般向他请教投资之道,害得他和美丽女记者关妙芝的小约会没法进行,只得装作行色匆匆地逃去,关妙芝千辛万苦摆脱了其他人,送他到停车场。

两人并肩走着。

关妙芝笑道:“现在你成为了财经偶像,小心在红绿灯位停下车来时,亦会有人问你明天的股价是升是跌。”

李少杰苦笑道:“这叫人怕出名猪怕肥,唉!看来我以后都没有安乐日子过了。”

关妙芝横他一眼,甜甜的笑了起来。这时两人来到车旁,关妙芝倚着车子赧然道:“我手头积了一点小钱,交给你为我投资,欢迎吗?”

李少杰欣然道:“当然求之不得,何时到公司来,我请你吃午饭如何?”

关妙芝含笑道:“这算是公事还是私事呢?”

李少杰失笑道:“我对你亦是公私难分呢。”

当他驾车离去时,心中仍填满她的倩影。

她的精乖伶俐,娇巧俏秀,令人感到和她相处的每一刻都很愉悦美妙。

接着的两个星期忙得昏天昏地,公司业务蒸蒸日上,他们的投资亦不止限于股票、金融外汇,开始探手到各种有前途的行业去,甚至研究买入其他的上市公司。

他的名字更响亮了,各行各业的邀请信雪片般飞来,午餐会、演讲、舞会、开幕礼,但他均一一推拒。

他和谢俊和的财富滚雪球般增加,每天的数字亦难以计算。

两人更以公司的名字,捐了一千万元给大学的商学院,顿时使他们的社会地位大幅提升。

这天他回到公司,关妙芝早在等待着他。

办完投资的文件后,两人到了附近一间大酒店的扒房共进午膳。

才坐下,李少杰便看到炫人眼目的祈青思坐在隔两张的台子,和一位长得非常英俊的成熟男子亲密地喁喁细语。

李少杰涌起妒火,旋又消去,自己那有资格管她大小姐的事,不过气人的是她明明看到自己,仍装作看不见的样子。

关妙芝何等精灵,问道:“是否碰到熟人了?”

李少杰收摄心神,把全副精神集中到这美女身上,含笑道:“只是个旧客人,你怎样了,忙不忙?”

关妙芝道:“忙得要命,真想好好休息几天,躲在家中什么都不做,只是吃东西和睡觉。”

李少杰道:“不怕变肥婆吗?”

关妙芝挺起耸然有致的酥胸,傲然道:“事实告诉了我,怎样吃也不会变肥的,而且我是素食者,没有脂肪过多的问题。”

李少杰的目光不由落到她的胸脯上,心想她确有副很美的身材,虽比不上祈青思那天生最佳的衣服架子,但足可使任何男人垂涎慾滴,自己亦很想能摸上两下。

关妙芝俏脸飞红道:“哪有人这么看人家的。”

李少杰想不到她会“直斥其非”,尴尬地道:“对不起,平时我不会那么无礼的。”

关妙芝亦大感尴尬,叹道:“也没什么,你说话虽有时很不检点,但态度却很真诚,教人很难怪你。”

李少杰叉开话题道:“为何等了两个星期才来找我?”

关妙芝粉脸泛起异样之色,才勉强笑道:“我有点怕来见你。”

李少杰道:“是否一开始便怕了我。”

关妙芝幽幽望了他一眼,柔声道:“你有种特质,使人不想骗你,还很想向你吐露心事,或者是你那奇异的眼神吧,这不止是我的感觉,我的同事都那么说你,所以第一次我访问你后,故意对你冷淡,可是第二次已装不出来了,所以心甘情愿任你挑逗了。”

李少杰伸出手去,在台下紧握着她的玉手,她也用尽力气回握着他,然后垂下头来,那神态动人之极。

他眼光不由再落到她的酥胸上,起伏急促了,愈有诱人的姿致。

这时侍应捧来午餐。

两人对视一眼,放开了手。

那侍应忽然鼓起勇气恭敬地道:“这位是李少杰先生吗?”

李少杰愕然点头,暗忖我真的很出名了。

侍应低声道:“给我们点股票的内幕消息好吗?”

李少杰和关妙芝面面相觑,哑然失笑,应酬了几句后,开始吃餐。侍应欢天喜地去了,早有其他侍应等待着这代表的回报。

谈话在愉快温馨的气氛进行着,关妙芝像个小女孩般向他倾诉心事,可是李少杰总忘不了在同一餐厅内的祈青思。

餐后,李少杰说了声对不起,往洗手间走去,转入到洗手间的长廊,后面传来祈青思冰冷的声音道:“李少杰!”

李少杰猛地转身,祈青思紧绷着俏脸,来到身前近处,狠狠盯着他道:“怕你的新女友知道你认识我吗?眼尾都不望向我。”

李少杰气往上涌道:“你有望我吗?”

祈青思道:“若我没有注意你,现在怎可及时把你抓着,告诉我你和其他男人有什么分别,有点成就便四处拈花惹草。”

李少杰冷然道:“你怎知她是我的新女友?”

祈青思好整以暇地道:“谁不认识电视台最漂亮的名记者,你是接受她第一次访问后便和她鬼混吧!我还认识她的未婚夫。”

李少杰愕然道:“未婚夫?”

祈青思步步进迫道:“不要扮作不知道,以你的手段,和她上了床吧!”

李少杰怒气攻心,道:“你有何资格管我,告诉我外面那男人是谁?”

祈青思得意地道:“我正想告诉你那是我的亲大哥,要不要我介绍给你。李先生你妒忌了!”

李少杰哑口无言,感到落在下风,勉力反击道:“那你是否也妒忌了。”

祈青思悠然道:“我不是妒忌,而是为你好,不想你给人说是横刀夺爱。”

李少杰想起魏波,心中一痛,脸色变得苍白无比,颓然道:“受教了。”转身慾去。

祈青思娇嗔道:“你敢走!”

李少杰摊手苦笑道:“你想我怎样呢?最多赔偿你吧!”

祈青思的冰冷溶解下来,轻轻道:“怎样赔偿?”

李少杰心情稍佳,道:“我到你家请罪好不好?”

祈青思俏脸一红道:“那怎行,不是变成我赔偿你吗?”

李少杰纵使心情不佳,亦要心中一荡,大感有趣道:“那你说吧!”

祈青思霞烧玉颊,垂头又急又快道:“今晚准八时到我的家,不准迟到。”转身盈盈去了。

当李少杰回到台子后,关妙芝垂着头,神情异样。

李少杰伸手过去拉着她的手,柔声道:“你打算什么时候结婚?”

关妙芝早知如此,平静地道:“是祈青思告诉你的吗?”

李少杰愕然道:“你认识她?”

关妙芝愕然道:“谁不认识最美丽和骄傲的法律界女强人,她离婚时,全城自问有资格的男人都拍手欢呼,摩拳擦掌要追求她,中环花店的生意好了一成,她要专找一个人为她丢掉每日送到她公司去的鲜花哩!”

李少杰听得呆了起来。

关妙芝道:“她似乎对你很在乎,不时偷看你,见你离座立时追着去了,这是做惯记者的本能,不是故意侦察你们。”

李少杰心中不知是何滋味,一时默然无语。这些天来他所有心神全集中到事业上去,梦境的内容再不与女人有关,可是现在又给撩起了这方面的渴求。

关妙芝幽幽道:“少杰!让我们只保持公事的关系吧!你应知道我怕你的真正原因了。”

李少杰点头道:“我明白了,但我不会忘记你的。”

关妙芝用力握了他的手一下,深情瞥了他一眼,柔声道:“我先走了!”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时空浪族》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