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空浪族》

第12章 芙蓉帐暖

作者:黄易

当李少杰来到祈青思的华宅时,佣人告诉他小姐正在游泳池等他。

李少杰大喜,穿过大厅,由后门到了泳池旁。

祈青思穿着把她美好得令人难以相信的绝妙身材表露无遗的三点式泳衣,畅泳池内。

李少杰看得垂涎三丈,走到泳池旁蹲了下来,目不转晴盯在她身上,看着那纤细却充盈着弹力的腰肢,如何把她的玉rǔ隆臀恰如其分地强调出来。她的肌肤在泳池四周的照明下闪烁生辉他以绝对精神为基础,第一次阐明了联系、发展和矛盾的思 ,一对美腿教人目为之眩。

这是个比任何梦景更具梦幻特质的现实。

祈青思游到他身下,笑着张开双手,娇痴地道:“看个饱吧!这是今午和你别后特别买来的性感泳衣,我告诉售货员要布料最少的那一种,算得是对先后两次赶走你的最好赔偿吧?”

李少杰只觉喉咙干涸难受,吞了一口唾涎,道:“那你定顺手给我买了泳裤,否则如何可作鸳鸯戏水。”

祈青思贴在池旁,一手攀着池边,另一手湿淋淋地探上来,抓着他的领带,把他扯往她,仰起鲜艳慾滴的红chún,一副待君品尝的模样。

这超级美女一直压抑着的如火热情,终若岩浆冲破了缺口般,喷泻而出。

李少杰忘记了两人外的所有事物,忘记了过去和将来的曾经存在和快要发生!

重重吻在她灼热的香chún上。

一切因她而来的失意和恼恨,都在这一刻得到了最令人惬意的补偿。

他们狂野地嘴舌相缠,再没有丝毫隔阂和提防,更没有任何事是不可以做的。

神魂颠倒之际,李少杰模糊地感到祈青思扯掉他载着钱袋和证件的上衣,然后用力一拉。

“噗通”一声,他掉进了水。

他刚挣上水面,祈青思这条美人儿八爪鱼般缠了上来,把他拖进水底去,继续那意犹未足的热吻。

在水底下李少杰一对手向她展开全面的、无限狂野和无处不至的侵犯。

两人升回水面时,祈青思的上截泳衣变成缠在玉颈处的装饰,鲜嫩的椒rǔ在李少杰眼底下骄傲地挺茁着。

两人全身发烫,连池水的温度也像立时提升。

两人纠缠不开地游到浅水处时,祈青思变成全躶的美人儿。

言语变成了多余的事,只剩下最原始狂野的动作和肉体摩擦激起水花溅荡的声音。

冲身时他们忍不住如火的热情,疯狂地做了一次爱。

两人换上厚暖的浴袍,对坐在露台的小桌子共进晚膳。

由于耗用了大量精力,两人都因需要补充而吃得津津有味。

祈青思不时向他送来甜甜的笑容,俏脸充盈着暴风雨后的欢畅和满足,比之平时的她,又有另一番醉人丰姿。

祈青思用手拿起一片香瓜,咬了一半后,妩媚一笑道:“给我多少分?”

李少杰心中一荡道:“当然是满分,我呢?”

祈青思狡猾地道:“暂时一百分。”

李少杰失声道:“暂时?”

祈青思故作淡然道:“我以前从未享受过,经验又没你那么丰富,怎知你该值多少分呢。啊!”

原来李少杰的赤脚由台底伸了过来,放在她玉腿上,还轻挑慢搓地撩拨着。

祈青思颤声道:“这是吃餐的正经时刻呀!”

李少杰恶兮兮地道:“我不满意你那个暂时。”

祈青思抛了他一个媚眼道:“好吧!算你是一百分了,永远都是一百分,可以高抬贵脚了吗?”

李少杰充满征服了这美女的快感,笑道:“那是最美妙的搁脚地方,我想退兵都舍不得。”

祈青思俏脸飞红,秀眸像要滴出水来,软语求道:“我不行了,抱我进卧房去吧!你不是一直想到那去吗?”

两人狂欢后在绣榻上相拥调笑。

柔和的坐地灯光,这以蓝黄调子为主的广阔卧室,充满旖旎的浪漫气氛。

祈青思咬着他的耳朵道:“我向你说实话吧!今天见到你和那女记者的亲热神态,我妒忌得想走过去每人赏你们一个耳光,可是当你肯来我处时,我又恨意全消,欢喜得无心工作,竟然溜了去买泳衣,那时我就知道真的不能自拔地爱上了你。正因如此,才会由买楼那天开始,受尽了你这魔鬼的引诱和折磨。”话完一口咬在他肩上。

李少杰痛哼一声,叫起来道:“为什么咬人?”

祈青思道:“有什么抗议的,你刚才不知多么用力,给你握过的地方还隐隐作痛,人家胸上的齿印就是你曾作恶的证据,累得人有几天不可以穿低胸装了。”

李少杰哂道:“以后你都不用穿低胸装了,因为你那动人的胸脯会不断添加新的齿痕,看你怎样去见人。这等若攻占城池后升起占领军的旗帜,表明这已成了我的领地。”

祈青思笑得花枝乱颤,喘着气道:“我若不再试过其他男人,怎知你是否天下无匹,又或超出平均水准,怎肯死心塌地做你的顺民?”

李少杰翻身把她压在体下,狠声道:“够胆的就再多说一次。”

祈青思笑得全身瘫软,投降道:“霸王饶了我吧!”

李少杰吻了下去,良久后两人才依依不舍分了开来。

祈青思道:“现在你那两间公司,由什么人处理法律上的事?”

李少杰说了一个名字。

祈青思嗤之以鼻道:“他们怎行,让我帮你吧!”

李少杰笑道:“若我们吵了架怎么办?”

祈青思嗔道:“你太小看我们的专业守则,公和私绝对分开,你若要作姦犯科,我绝不会和你同流合污的。嘻!让你要对我发恶时多点顾忌也是好的。”

李少杰想了想道:“我们其实亦不满意现在那律师楼的工作效率,不过地产方面我交由朱明作主,投资公司的事务就全交给你吧!哈!我岂非可常见到你了。”

祈青思傲然道:“你平常见的只会是我下面的律师,想见我便乖乖到这来。”

李少杰道:“那我是否爱什么时候来便可以什么时候来呢?”

祈青思抚着他脸颊情深款款地道:“暂时你还是一百分,嘻!所以暂时你还随时可以来,来前给我一个电话,看看我在不在。有空则陪我吃午餐吧!唉!想不到爱情会来得如此不经意和突然。”

未待他说话,又幽幽道:“将来你若要和别的女人结婚,记得预早通知人家,让我可以找地方避开去。”

李少杰断然道:“我不会再婚的。”

祈青思轻问道:“若我肯嫁你呢?”

李少杰呆了一呆,叹道:“你在为难自己,亦在刁难我。”

祈青思“噗哧”笑了起来,横了他风情万种的一眼后道:“放心吧!我只想你永远是我的情人,更不想生个孩子到这世界来像我般受苦,又怎会打算结婚,这样不好吗?”

李少杰道:“我同意你的看法,无论拥有什么,总仍是一个人,是人就有七情六慾,会对慾望感到不满足,那是任何人都毫不例外要受的活罪。”

祈青思秀目闪着异采,深情地道:“你和我是很不相同但偏又很相似的人,所以我愈来愈喜欢和你在一起,李先生,要再为我加添些齿痕吗?”

李少杰欣然道:“恭敬不如从命。”

接着当然是一室皆春。

那晚两人倦极才相拥而眠。

李少杰醒来时,昨夜的梦全变得模糊不清,半点都记不起来。

他先到地产公司打了个转,和朱明商量了一些大计后,赶回投资公司时,在门口撞到珍妮!

珍妮春风满面,亲热地拉着他往停车场走去,道:“机票给你订了,我知你愈来愈忙,不过千万莫要失约,她天天打电话给我,探听你的情况。”

李少杰涌起犯了罪的感觉,旋又抛开这恼人的想法,随口问道:“你的表妹结婚后状况如何了?”

珍妮脸色一沉道:“安娜度蜜月回来后很开心,不过前天她告诉我他丈夫的生意遇到了点困难……”

李少杰诚恳地道:“告诉她吧!大家都是老朋友,有什么事不要怕来找我。”

珍妮吻了他脸颊后道:“难怪俊和对你死心塌地,你真是这冷酷现实的世界的罕有品种,一个大好人,嘻!你为何不追我呢?我及不上妮妲吗?我不觉自己是那么差劲,是你故意将人送了给俊和。”

李少杰重重在她脸蛋拧了一把,心中洋溢着真挚的友情,笑骂道:“小妮子不要来耍我,其实你对我把你送给俊和不知多么感激呢?小心我通知俊和,让他好好整治你。”

珍妮蝴蝶般飘开去,插腰道:“那小子敢欺负老娘?”笑着走了。

李少杰心中温暖。

爱河里的女孩特别引人,珍妮就是个好例子了。

回到投资公司时,戴安有点惶恐地道:“有个男人打了两次电话来,却不肯说是谁,他的声音很粗鲁和没有礼貌。”

李少杰升起不祥的预感,道:“若他再打来,给我接进来。”

在办公室还未坐热位子,戴安的声音在对讲机响起道:“是他!在第二线。”

李少杰答应一声,按动了电话录音,才拿起话筒。

一个低沉的男人声音先冷笑两声,才道:“李先生现在飞黄腾达了,当然记不起我们这些小人物。”

李少杰冷静地道:“请恕我善忘,阁下是谁?”

那男人道:“你不认识我的,但我手上有一批李先生的四级肉照,这样说对你的记忆有帮助吗?”

李少杰心中一震,知道他说的是以前魏波为了迫他和秋怡离婚,找女人引诱他时拍下的照片。

哼!

魏波终于忍不住妒忌向他出刀子了,还是这么卑鄙的手段。

那人一阵邪笑道:“李先生现在有名誉有地位,这批相片连底片最少值一千万吧!”

李少杰哈哈大笑道:“我在相片的表现如此理想,我又不是女人,有人帮我作免费宣传,我不知多么高兴哩!而且我又不爱名誉地位,我只喜欢钱,你随便拿去派街坊吧!”

挂断了线。

不片刻那人再打电话来,语气温和多了,道:“为什么要挂电话,条件不对可以再谈,我若把这些照片寄给你所有的朋友和伙计,你也不好过。”

李少杰心神稍安,知道魏波只是将照片交给手下来困扰,他始终对罗庚才有顾忌,不敢做得那么绝,冷然道:“你太天真了,只要我有钱,你说我的朋友和伙计会因这些照片和我绝交或向我辞职吗?那又非伤天害理的事,男人那个不风流,只是没有人请拍照罢了!”

那人愕了半晌,才阴阴笑道:“那个女人是有丈夫的。”

李少杰道:“那叫她的丈夫来见我吧!”

那人招架不住,软化下来道:“这样吧!一口价五百万,若拒绝后果自负。”

李少杰笑道:“五十万!”

那人按着话筒,显然和身旁的人低声商议,才再道:“好吧!迟些我再通知你时间地点。”

李少杰拿着话筒。

思索了一会,拨通了罗庚才的电话。

他知道事情并不会如此简单地解决,战争只是刚刚开始。

         《时空浪族·上卷》完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时空浪族》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