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空浪族》

第01章 破敌诡谋

作者:黄易

李少杰挽着胀鼓鼓的手提公事包,从容不迫地步进酒楼,悠然来到指定的靠墙台子坐下,点了茶,还要了两笼点心吃了起来,一点不似是个受到勒索前来交款的受害者。

在这午餐时间刚过的一刻,客人疏落,有不少台子腾空了出来。

他还掏出一份自己投资公司创办的基金合约细读,故意摆姿态让另一台那个正窥视着他的勒索者看看。

他还知道那人绰号烂命成,因为昨晚的梦使他预知了今天会发生的事,和罗庚才对付那人的狠辣手段,不过他却另有一套,他会令一切朝他构想的方向发展。

这两天他不敢找祈青思,电话亦没有给她,怕忍不住到她那里去,便会像那晚般什么都梦不到,他要把全副精神,用来应付眼前的危机。

时间一分一秒飞快溜走,李少杰边吃东西,边细阅文件。这基金成立时每单位只是一百元,现在已升值到六百四十八元,是原来的六倍以上,使公司声名大振,投资者、公司都赚了很多进帐,皆大欢喜。

脚步声在后方响起,那人来到他身后。

李少杰头也不抬道:“成哥请坐,我知你喝惯水仙,特别为你要了一壶。”

那人浑身一震,眼珠乱转,脸色大变。

对方怎能知道自己的名字,还连他爱喝什么茶都知道,那岂非表示对自己的底细了若指掌?

李少杰此时才抬头向着中等身材,一看便知不是善类的烂命成微笑道:“坐吧!站在那里有什么好看?”

烂命成方寸大乱,茫然坐下,才勉强振起精神,露出灼灼凶光朝他打量,但仍是手足无措。

李少杰知道在心理上已把这黑道人物全压倒了,脱去上衣,里里外外给他看过,笑道:“放心说吧!我身上没有录音机,来此是专诚和你作交易的。”

烂命成惊疑不定,坐立不安,一对贼眼四处溜看,咬牙道:“你知道我的底细亦没有用,我是烂命一条,你则身娇肉贵,钱带来了没有?”

眼光落到他脚下的公事包上。

李少杰道:“我怎会不信,你烂命成有名字给人叫的了,不过你那拍档身上的照片底片只是其中一部分,有何资格来和我谈交易?”

烂命成的自信彻底崩溃,这么厉害的人他还是首次遇上,差点要拔腿便逃,可是李少杰那锐利的眼神像有磁力异能般把他吸摄着,教他瘫痪椅上。

这时罗庚才领着四名大汉,由与洗手间相连的走廊转了出来,迅速步至。

烂命成想站起来时,罗庚才的亲信大头雄和丧标早把他按了回去,并贴坐两旁。

烂命成往自己坐在另一角的同党望去,发觉他的台子多了另四名江湖人物,立时知道大事不妙。

罗庚才坐在手下为他拉开的椅子里,看着为他斟茶的李少杰笑道:“听说这里的点心很不错。”

另两名大汉坐到另一台去,俨成监视之势。

烂命成知道大势已去,向罗庚才打个招呼道:“才叔!我只是想找点钱使用罢了!”

罗庚才这才往他瞧去,两眼射出森厉神色道:“你既叫得我做才叔,为何不查清楚李少杰是我的什么人?”

烂命成愕然望向李少杰,显然不知他和罗庚才的关系,心中泛起被魏波出卖了的感觉。

大头雄冷喝道:“少杰是才叔的契仔,想提食吗?找远点吧!”

烂命成更惶然失措,开罪了罗庚才,就算有钱也没有命享,打出最后一张牌道:“我烂命成只是个听大佬话事的马前小卒,才叔见谅。”

丧标冷笑道:“你说魏波吗?才叔刚和他通过话,他说早记不起这种小事,怕是有不听话的手下偷了照片去发财。没有了魏波,谁罩得住你。”

罗庚才嘿然道:“说吧!哪个人保你,我就斩哪个人!”

李少杰到这刻才真正看到这契爷的江湖霸气。

烂命成一时哑口无言。

罗庚才正要说话,李少杰提起公事包,塞入烂命成怀里,插入道:“这里是一千万元,只要你能把所有底片和照片交出来,就全是你的了。”

这次连罗庚才都感愕然,半晌后,眼中闪过惊异和赞赏的神色,任他作主。

烂命成迅速打开公事包,翻看一下后,兴奋得脸都胀红了,两眼瞪着李少杰道:“李先生!我服了,但却怕没有命去享用。”

罗庚才这老江湖哪还需人提点,温和地道:“谁不知我牙齿当金使,保你没事,我会安排你到大陆我的朋友处避风头,不过假若再有半张照片流出了外面,你以后就不用再做人了,明白吗?”

烂命成脸上神色数变,瞥了另一同党一眼,道:“软饭金是魏波的心腹,他身上那份底片相片占了其中一半,加上我现在去拿的一份,全部就是那么多,我就拿命去博这一千万。”

罗庚才向大头雄使个眼色。

大头雄会意,从烂命成怀里拿起公事包,拍了拍肩头道:“好命小子,我们去吧!”语气中羡嫉之意,倒是出自肺腑。

四人挟着烂命成去了。

李少杰瞧往他另一拍档软饭金时,早给罗庚才的人带走了。

罗庚才像第一次认识这契仔般仔细打量了他后,大笑道:“真有你的,若你到江湖闯荡,保证是大阿哥的级数。嘿!看来你准备与魏波对着干了,那可不是闹着玩的事。”

李少杰淡淡道:“他可以咽下这口气吗?我花一千万不但买回了底片,还买了一只现在暂仍未知如何运用的棋子回来。”

谢俊和脸色沉重地听完整件事后,不安地道:“现在怎么办呢?”

李少杰道:“暂时他不会有任何行动,因为始终对我契爷有顾忌,怕遭到报复,而且知道我会特别提防他。”

谢俊和道:“可是天才晓得他会在什么时候动手,只是吓便给吓死了。”

李少杰道:“趁这机会,我们可以分两方面行动,就是积极防备和主动出击。”

谢俊和呆看着他,显然不知道可以干些什么,尤其在出击一项上,难道要买凶杀人?

李少杰对这事早深思熟虑,缓缓道:“我们不但不会做作姦犯科的事,由今天起,我们把公司的一半收入,全用在公益事业上,特别是老弱孤寡无依的人。”

接着微微一笑道:“还有是警务人员的福利,希望你支持我。”

谢俊和感动地道:“这是好得不能再好的提议,事实上我一直有点不舒服,因为我们现在的所作所为,就像由你负责偷看了天书后出术,而我则是帮凶那样,现在既可回馈社会,意义可全不同了。”

李少杰眼中射出憧憬的神色,向往道:“我们以另一半的收入,发展我们的王国,同时不断造福社会,帮助别人,建立我们的形象。在这种情况下,魏波想动我们将多了很多顾虑,这始终是个法治和公义的社会,一举两得,何乐不为?”

谢俊和点头道:“我会聘请国际级专负责超级富豪保安的现代保镖公司,负责我们两间公司的安全。”接着双目一瞪道:“你契爷介绍了很多警界的猛人来投资,我找机会和他们谈谈,他们定乐意帮助我们的。”

李少杰点头称善,道:“至于主动出击就是我想进军娱乐圈,和魏波正面较量。”

谢俊和一呆道:“可是对这行业,我和你都是毫无认识,怎样可打进去?”

李少杰道:“不知道可以请教知道的人,我们现在累积的财富,超过了四亿元,拿一亿出来玩玩,已很有苗头,何况我们的身家每天都有增无减,哼!”

谢俊和惊异地打量了他几眼,道:“少杰你愈来愈厉害了,有时我差点觉得不认识你。”

李少杰伸出手来,和他紧紧相握,诚恳地道:“变的只是手段,我的心仍是以前的李少杰。”

两人再谈了一会后,谢俊和回办公室见客,戴安的声音响起道:“少杰!大律师祈青思在第五线。”

李少杰吓了一跳,忙拿起电话,劈头第一句道:“青思,我想得你很苦哩!”

祈青思沉默了片刻后,冷冷道:“骗人!”

李少杰以最恳切的声音道:“假若我告诉你发生了什么事,包保你不但原谅我,还会搂着我用你的小甜嘴香舌头安慰我呢。”

祈青思怒道:“无论你有多么好的理由,亦解释不了为何电话都不打一个给人,累人家尊严都抛弃了来找你,你感到快意吧!”

李少杰叹道:“你不知自己对我的魅力是多么大,若我听到你的声音,就会像现在般忍不住立刻要见你,可是我却有关乎生死存亡的事要应付。”

祈青思软化下来,低声道:“真的那么严重吗?”

李少杰道:“电话中不方便说,你乖乖坐到我腿上,我会详细禀上。”

祈青思道:“你这最懂甜言蜜语的家伙,用行动来证明吧!半小时后我的车在楼下等你,若你拒绝,以后都不要来见我了。”言罢挂断了线。

李少杰摇头苦笑,无论如何高傲的女人,当你得到她的身心时,都会抛下了骄傲,变成依人的小鸟。

幸好他今天因烂命成的事,没有安排任何约会,只有两个可去可不去的酒会,签了几份文件后,索性换过便服。在准备离开时,戴安走了进来。

看到他的装束,戴安愕然道:“你要走了!”很自然趋前,伸手为他整理衣服。

她的动作很温柔,很体贴,很细心。

由于贴得很近,兼且她正举起手为他翻好衣领,这角度看进她微敞的丝质恤衫的领口里,无限春光,顿时尽收眼底。

最要命的是他一向知道戴安对他极有好感,自己若有异动,可肯定她不会拒绝。

蓦地他发觉戴安的动作慢了下来,俏脸飞起两朵红云,迅速延往耳根去。

那种男女间微妙的互相吸引,其诱惑力之大,是没有人能不迷失理智的。

可恨李少杰却要克制自己。

只要伸手一抱,后果实难以想像。

戴安停止了所有动作,两手按到他肩头上,低着头,呼吸急速了起来。

李少杰嗅着她的发香,模糊间发觉自己的双手已搂着她纤细的蛮腰。

戴安嘤咛一声,往他靠来,高耸的胸脯紧抵着他宽阔的胸膛。

就在这一发不可收拾的时刻,敲门声响起。

戴安吓得逃了开去,匆匆拉开门,由愕在门处的谢俊和身旁闪了出去。

谢俊和关上门后,摇头叹道:“你这风流的小子!唉!”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时空浪族》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