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空浪族》

第02章 开始部署

作者:黄易

在二楼的小厅里,祈青思听毕整件事后,蹙起了黛眉,道:“看来唯一解决这事的方法,就是彻底粉碎魏波的势力,但这人连警方亦奈何不了他,可知是绝不易对付的,怎么办才好呢?”

李少杰淡淡一笑道:“告诉我,那些人为何要捧着魏波?”

祈青思伸手搂着他脖子,重重吻了他的脸颊道:“当然是因他有利用价值,就像你可以使我快乐和不再感到孤单寂寞,那些人则因可藉他名成利就。”

李少杰道:“这就是他的致命弱点,据契爷说:他的生存命脉全在于娱乐事业,既可养起一大班兄弟,又可为毒枭洗黑钱,假若我可使他的娱乐事业彻底崩溃20年代以来产生的以接续“道统”为己任,以服膺宋明儒学 ,那他手上最大的筹码便没有了。”

祈青思叹道:“你现在的身家虽然不算少,可是仍远未及得上他和背后暗中支持他的力量。何况你是个对娱乐圈一无所知的新丁,他的势力却已是根深蒂固,只要他说一句话,包保没有人敢接你的戏,就算戏拍成了,亦卖不到外埠去。”

李少杰在她的丰臀重重拍了一下,笑道:“不要这样高估他,难道你未听过邪不能胜正吗?”

祈青思笑得伏在他怀里,喘着道:“这是小学生才会相信的事,在这社会谁的力量大谁便是胜利者,弱肉强食才是法则;没有钱连官司都打不成,去他的邪不能胜正。”

李少杰哈哈笑道:“有些东西是超越在现实之上的,譬如说命运吧。”

祈青思仰起俏脸,柔声道:“你怎知明天的命运是怎样呢?”

李少杰另一手由她的衣领探进去,轻搓着她一边rǔ房,吻了她香chún后淡淡道:“当然知道,就是邪不能胜正。”

祈青思娇躯轻颤,显是抵受不住他的禄山之爪,勉力道:“看来你是认真的。”

李少杰充满信心道:“是的!魏波的所作所为,始终是见不得光的,只是现在他仍有点运,所以警力抓不到他的痛脚,其他人则屈于他的势力,敢怒不敢言。只要我能在他似是无懈可击的防卫网打破一个小缺口,所有这些力量会汇集起来,把他冲得永不超生。”

祈青思强忍着给撩拨起的意马心猿,昵声道:“少杰!我愈来愈佩服你了,尤其是你顽强的斗志和不畏权势的精神。”

李少杰再拍了一下她的圆臀,然后留在那里摸了起来,邪笑道:“你佩服我只是这精神吗?”祈青思娇吟一声,凑到他耳旁道:“为何要人家佩服你呢?爱你疼你不是更好吗?”

李少杰*火狂升,上下两手更是肆无忌惮活跃起来,喘着道:“想做爱吗?求我可怜你吧!”

祈青思扭动着身体,呻吟道:“你不也想吗?应是……噢!应是你求人家才对。”

李少杰咬牙道:“让我们比比忍耐力吧!”

祈青思无力地打了他一拳,媚眼如丝地娇喘道:“你再不抱人家到房去,我唤两只宝贝来咬你。”

李少杰大笑道:“这算求情吗?”

祈青思抛开了所有骄傲和矜持,呻吟道:“任你怎么想,进不进去?”

李少杰把她拦腰抱起。

同时想起了秋怡。她现在是否亦给魏波这样抱进房内呢?

翌晨他驾着祈青思的宾士,先到了罗庚才的家。

罗庚才穿着睡袍,在偏厅见他,笑道:“那反骨仔给你耍了他一招后,气得暴跳如雷,昨晚饭都吃不下,哈!”

李少杰道:“这事全赖契爷支持,希望以后都不用劳烦你了。”

罗庚才哂道:“废话!我是泥足深陷,江湖上现在谁不知你是我罩的,你的事就是我的事了。”

李少杰不安道:“契爷……”

罗庚才截断他道:“你知我为何要帮你吗?”

李少杰道:“我知道契爷待我,就像老豆待儿子。”

罗庚才失笑道:“你太天真了,我虽疼你,可是牵涉到这种事,却是另一回事。我之所以肯为你和魏波对着干,是因为你有运,而且是鸿运当头那种运,我和众兄弟的利益已和你挂钩了,分都分不开来。”

李少杰一呆道:“契爷真坦白,但亦不用说出来嘛!好像我和你最主要只是利害的关系。”

罗庚才微笑道:“这种关系才持久,唉!若能从正行赚钱,谁爱搞旁门左道的事,我的丁氏集团契爷只占大股,其他的股份持有者都是我江湖上的搭档和兄弟,全属大佬级的人物,你使他们每日都有进帐,才肯义无反顾支持我助你,否则早有人反对了。魏波亦并非善男信女呢。”

李少杰恍然想了一会道:“既然如此,我就把拟好的战略告诉契爷,希望能给我一点意见。”于是把要进军娱乐圈的想法说出来。

罗庚才沉吟道:“有一个人或者可以帮你,他叫何铁翼,是魏波进娱乐圈的影坛教父,年纪和魏波差不多,都是四十来岁,他虽是黑道人物,但极讲义气,圈中人都很尊敬他,魏波初时对他很巴结,后来羽毛丰了,使出了卑鄙招数,累得他很惨,现在只能靠开拳馆过日子,对魏波自是恨之入骨,可惜囊里欠金,唯有忍气吞声,此人实是在这方面的大帮手。”

李少杰大喜道:“契爷可否安排我们见个面?”

罗庚才道:“当然可以,何铁翼是黑道里的大好人,所以才斗不过魏波的财力,因为他的心未够狠去不择手段抓钱。”

两人再谈了一会后,李少杰才回公司去。

在秘书间处,戴安见到他时立即垂下头去,不敢看他,那芳心暗许,楚楚可怜的动人样儿,使李少杰真想立即拉她进房去,恣意蜜爱轻怜。

他压下这难遏抑的冲动,藉想起了祈青思来对抗,叫了声早安后,匆匆逃入房内。心中涌起悔意,昨天的事真不应该,只怪自己好色,又对戴安大有好感。

门响声中,戴安走了进来,擦肩而过,把一叠重不过半公斤的文件若万斤重物般放到桌上,背着他幽幽道:“少杰!昨晚是否和祈青思一起?”

李少杰头皮发麻,不知应怎样回答她。

戴安转过身来,神色恬静,只是两眼湿红起来,徐徐道:“我知道无论任何一方面都比不上她,我虽然很看得起自己,但仍不会那么不自量力。”

李少杰抢上前去。

戴安低叱道:“不要碰我,也不要说些言不由衷的话来骗我,更不用为我难过,过两天我便会好了!只要我点头,很多人会排队来轮候呢。”

李少杰愕在当场,不知所措。

试问他可以做什么呢?心中涌起悔意,昨天能控制自己一点就好了。

戴安垂下头去,淡淡道:“你若对我好,就任由我辞职离去吧!我再不想代你接女朋友的电话。”

李少杰叫道:“不!我需要你。”

戴安叹道:“你只是需要一个秘书,而不是我。”

缓缓来到他面前,靠入他怀里,双手缠上他脖子,送上香chún。

李少杰魂断心碎中,先是爱怜地轻吻她的朱chún,不旋踵两人热烈亲吻起来,戴安丰满的肉体全无保留地向他摩擦,李少杰两手狂野地爱抚着她动人的粉背丰臀。

压制着的情意爆发开来。

戴安忽地猛烈挣扎,由他怀里退出,哭着奔了出去。

李少杰颓然坐倒沙发里,把脸埋入手中。

自己做错了什么呢?很多人有数不清的女朋友,应付自如,而自己却弄得一团糟。这么重要的事,为何昨晚却梦不到?和祈青思共度良宵的后果,似乎就是失去了做那种奇妙的梦的能力。为了对付魏波,是否应不再见她。又或只可和她在白天做爱,晚上则只是听音乐或促膝相谈。

谢俊和这时绷着脸气冲冲来寻他,怒骂道:“戴安刚才向我递辞职信,立即收拾东西走了,街上美女多的是,为何却要搞自己的秘书,这么能干的靓女那里找?”

李少杰默默受骂,心中反舒服了点。

谢俊和看到他失落的样子,气消了一半,长嗟短叹后道:“好吧!我着猎头公司设法找人,不过看来很难再有戴安这么理想的了。”摇着头去了。

那晚在罗庚才陪同下,他在一间酒楼的贵宾房内见到了何铁翼。

他身材高削挺直,像钢筋水泥般硬朗,一脸风霜,但两眼闪闪有神,使人感到他坚毅不屈的意志。

客气话后,何铁翼直入正题道:“才叔大约告诉了我整件事,多余话不说了,我亦不擅伪饰,告诉我你有多少钱给我调动。”

李少杰微笑道:“你要多少,我就给多少!”

何铁翼愕然瞪着眼睛,露出怀疑的神色。

李少杰取出支票,填好后递给何铁翼道:“这笔钱是见面礼,入你的私人户口,让你好好安置家人。”

何铁翼毫不客气接过支票,一看后动容道:“一千万!”

在旁的罗庚才点头表示对这契仔的赞赏。

李少杰诚恳地道:“你和我们的投资公司会成立一间叫‘梦想影艺’的公司,你一毛钱都不用拿出来,却可占百分之五十一的股份,那即是说你是大老板。”

何铁翼看了才叔一眼后,脸上露出感动的神色,向李少杰道:“李老板这种人我还是第一次遇上,我何铁翼就把条烂命卖给你吧。”

一旁的罗庚才哂道:“他不是你的老板,而是你的世侄,嘿!你最好交部分钱让他为你投资,保赚无蚀。”

李少杰道:“翼叔不用拿钱出来,我那里另拨一千万作你的私人投资,麻烦明天到我写字楼来办手续。”

何铁翼感动得眼都红了,拍心口道:“魏波的事包在我身上。”

李少杰正容道:“我请翼叔出山,绝不是要一个打手阿头,否则我不可到大陆或泰国请来杀手吗?我要的是正正当当建立我们在娱乐圈的梦想王国,举凡有关电影、歌唱,以至乎院线、戏院、影视连锁店,甚至出版、镭射制作我也要碰,我们是以实力去撼魏波,要他输得口服心服,策略可仔细研究,暂时我拨一亿现金给翼叔作起始的运作,财政方面全包在我身上。”

何铁翼猛地伸出手来,爽然道:“你这好朋友世侄,我何铁翼交定了。”

李少杰两手伸出,紧握着他的手道:“个人恩怨只属小事,我只想为娱乐圈建立起一种健康的气氛,那就是我的梦想。”

何铁翼眼都湿润了,另一手拿了出来,搭在李少杰两手上,道:“好汉子,我服了你。”

罗庚才加了自己的手上去,感动地道:“这种连在以前讲义气的日子都不会发生的事,竟在我眼前发生了,真的很好。”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时空浪族》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