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空浪族》

第03章 如在梦中

作者:黄易

接着的几个星期,李少杰每天都和何铁翼碰头,商量大计,加上地产公司和投资公司的业务蒸蒸日上,忙得他气都透不过来,昼夜颠倒。

不如是否因未来即将与魏波正面作战而激发起潜力,他的梦更清晰了,使他在各种投机和投资上更是无往不利。

李少杰这名字代表的不再是一个无名小卒,而是一个传奇人物。

他和谢俊和一口气捐了二亿元出去,轰动了全城,募捐的信和电话雪片似的飞来,还有各式各样的宴会和慕名的求见,两人只接受了港督和警务处长的宴请。地位和身价立时提升百倍。

李少杰凭着优胜的外型,成为杂志封面的宠儿,连秋怡这性感女神的风头亦暂时给他盖过。

他只和祈青思通过两次电话,幸好祈青思比他更坚强独立,并没有再怨他不理她。

这天刚抵公司,谢俊和截住他道:“猎头公司给你找了件好货色,我约了半小时后见她,你最好亲自过目。”

李少杰皱眉道:“不要烦我,由你决定好吗?”

谢俊和坚持道:“秘书是你的,不是我要对着她而是你,她来时我会通知你。”

李少杰拿他没法,转瞬抛开此事,埋首工作。

抬头对讲机响了起来,是谢俊和的秘书请他过去。

李少杰叹了一口气,来到谢俊和的办公室,坐到桌侧,向他点了点头。

谢俊和吩咐秘书,把在接待室等待的应征者请来。

不一会秘书打开了门,一位国色天香的丽人盈盈步进,两人一看之下,齐声惊呼,站了起来。

原来竟是那位在快餐店发现的美女,谢俊和的梦中情人。

反是那美女大方地和两人打了招呼,坐到桌前的椅子去。

两人瞠目结舌地看着她,天!又会这么巧的。

李少杰这时才望往履历表,钟倩婷这美丽的名字赫然入目。

谢俊和颤声道:“钟……嘿!钟小姐,我们见过面的了……”

钟倩婷低头浅笑,微一点头。

两人的灵魂儿同时飞上了半天。

她的清丽更胜戴安,比之祈青思则是另一种不遑多让的韵味风情,极具丰采。

谢俊和诚惶诚恐问道:“钟小姐肯来我们公司工作吗?”

钟倩婷白他一眼道:“当然啦!否则我怎会来面试。”

谢俊和指了指自己,又指了指李少杰,道:“你知不知道这公司是我们两人的。”

钟倩婷玉脸微红,垂头道:“现在不是知道了吗!”

两人对望一眼,均感到她只是不好意思承认自己知道。

李少杰的心“卜卜”跳了起来,暗叫不妙,她的诱惑力要比戴安大上许多倍,因为她代表的是昔日的一个美梦,亦是将来的一个美梦。

唯一的方法就是拒绝聘用她,但他可忍心伤害这美女吗?坦白说!那是情愿自杀亦做不出来的事。

不待他反应,谢俊和毅然道:“我们请你了,年薪一百二十万,还有分红和过时津贴。”

钟倩婷瞪大明亮的眸子,不能相信地道:“但我只要求六十万年薪,为何会多了一倍。”

谢俊和支吾以对道:“六十万只是最低起点,我们是会因人而异的,最重要是钟小姐肯来。明天可不可以上班?”

钟倩面脸露难色,低声道:“辞职至少要一个月才行。”

谢俊和道:“由我们补你旧公司一个月粮吧!明天立刻上班。”

钟倩婷微嗔道:“就算赔一个月薪水,我也不能说走就走,给我一个星期好吗?”

谢俊和看了李少杰一眼,无奈答应。

李少杰想起珍妮,头痛起来,若这小子旧情复炽,珍妮怎么办呢?

谢俊和道:“钟小姐还有什么问题?”

钟倩婷有点胆怯地问道:“谢先生还未告诉我是做哪位先生的秘书?”

李少杰在桌底踢了谢俊和一脚。暗示可以改做他谢先生的秘书。

谢俊和两眼瞪大,额角隐见汗水,好一会才泄气道:“钟小姐是李先生的私人秘书。”

钟倩婷亦像松了一口气般,向李少杰嫣然一笑道:“李先生不要嫌我办事效率不够就好了。”

她喜孜孜地走了后,两人对望一眼,都有如在梦中的感觉。

谢俊和苦笑起来。

李少杰头皮发麻,叹道:“有否后悔认识了珍妮?”

谢俊和摇头道:“一点也没有。不过骤然见到她,又可以和她说话,以致有点手足无措罢了!何况她只是为你而来,我只是个无足轻重的旁人吧!”语气里隐含酸涩和失意。

李少杰一拍他肩头,站了起来道:“那你是否在害我,明知我不打算结婚,却要我和她朝夕相对。”

谢俊和软瘫椅里,道:“人是会变的,落在你这小子手里,我还可以有空时谈谈看看,不过若你只是抱着玩玩的心情,便不要搞她了,否则我会和你拚老命的。”

李少杰苦笑往房门走去,摇头叹道:“你故意摆个计时炸弹在我身旁,还威胁要喊打喊杀,这算什么道理呢?”

走出门外,谢俊和的秘书兰茜道:“有位安娜小姐在办公室等李先生,是珍妮小姐为她约的。”

李少杰收拾情怀,回去见安娜。

她消瘦了少许,减了两分艳光,但却比以前更有韵味了。

见到李少杰进来,安娜低头一笑,带着点向他撒娇要求爱怜的味儿。

李少杰心中充满感情和温柔。

他在她对面坐下,柔声道:“无论你提出什么要求,只要力所能及,我都会答应。”

安娜眉眼现出幽怨之色,带着淡淡的无奈和哀愁道:“少杰,你现在太出名了,累得人家想忘了你亦办不到。昨晚扭开电视,立即看到你冷静至近乎无情地在分析期货指数的走势,我今早看报纸,又看到有美国的杂志预测李谢投资的‘梦想基金’将会在一年内,成为国际十大基金之一。当日有眼无珠,看不出你的真本领。”

李少杰想起过去那段日子,真像发着一段没完没了的梦,其中苦乐,只有饮者自知。可是自已快乐吗?有些时间的确是快乐的,例如与妮妲和祈青思共度漫漫长夜那充满爱和热,生命燃烧达致极限高度浓烈的浪漫时刻里。

可是总有点像梦般不真实。是否因他不断将现实和梦境混淆,这或者是改变命运所须付出的代价。

安娜低声道:“不邀我坐到你身旁去吗?”

李少杰记起上次自己硬迫她坐到身旁,唏嘘地道:“那时你尚是未嫁的自由身,现在我绝不敢冒渎你,婚姻应是男女双方表现忠诚的契约。”

安娜白了他一眼道:“所以你不愿结婚,因为你仍不肯只对一个女人忠诚。”

李少杰一震道:“我直至此刻,才知道原来最了解我的人,竟然是你。”

安娜苦笑道:“不知前世欠了男人什么,今世所有心神都放在男人身上,向他们不断还债。”

李少杰道:“振作点吧!当是我求你,告诉我可以怎样帮你忙。”

安娜站了起来,到了他身旁紧贴着坐下,微笑道:“就算你不爱我,但至少是疼我。”

李少杰涌起冲动,逗着她下颔,嘴chún印了上去。

两人躯体不动,但双嘴却热烈地纠缠在一起,全无肉慾包含其中,有的只是魂断神伤。

李少杰再坐好后,点头道:“怪我对你这样吗?为何我丝毫没有犯了罪的感觉。”

安娜笑道:“因为你只是头很懂包装的色狼,第一次见人家时,眼光先落到人家胸脯上,接着是腰腿,最后才是人家的脸。”

李少杰哑然失笑道:“看女人当然是整个看的,由哪里开始有什么打紧。”

安娜嗔道:“那什么叫文明和野蛮呢?分别就在懂不懂规矩。”

李少杰投降道:“你的小嘴不但甜,还很厉害咧。”

安娜笑个半死,喘着气道:“我今次来是专诚多谢你的好意,但是我先生的问题已解决了,不用你费神了。”接着低头道:“其实我是找藉口来见你。”站了起来,深情一笑道:“我要走了,送我到大门口好吗?”

李少杰和她并肩走出去,终于忍不住问道:“他待你好吗?”

安娜嫣然笑道:“所有人都对我很好,现在人家什么都有了,唯一的缺憾就是肚内的孩子并不是你的。”

李少杰喜道:“恭喜你了!”

母性的光辉呈现在安娜的俏脸上,回眸浅笑道:“夫家的小姨知道你是我的旧同事,整天嚷着要我介绍你给她认识。你到街上去时最好小心点,不要被崇拜你的女孩子抓着,想脱身便难了。”

两人穿过大堂,到了公司门外,站在电梯门前等待着。

安娜轻轻道:“放心吧!我懂得照顾自己。”两眼一红,步进正往两边退开去的电梯内。

安娜转过身来,已是泪流满面。

门合拢起来,隔断了两人缠绵纠结的目光,也像为他们的关系来了一次总了结!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时空浪族》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