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空浪族》

第04章 明日之星

作者:黄易

回到办公室,意兴索然,忍不住打电话给祈青思,约她共进午膳,祈青思欣然答应。

拿着一束鲜花抵达餐厅时,守门引路的女侍应见到是他这位名人,热情之极,带着他来到祈青思的靠窗桌子,沿途还惹来不少仰慕的目光,教他浑身不自在。

他始终尚未习惯这种名人的生活,可是现在早走上了这条不归路。

祈青思拍拍身旁的椅子,要他坐在那里。

李少杰坐了下夹,递过鲜花,立即有人来恭敬招呼,要了东西后,他伸手过去,握着祈青思的小手,细看玉脸后,轻呼道:“青思!你漂亮了。”

祈青思白他一眼,喜孜孜看着手中的鲜花,道:“你再不找人家,我可能又会变回以前那般丑模样了。”

李少杰讶异道:“原来是我的功劳吗?”

祈青思花枝乱颤笑了起来,慷慨地送他一个媚眼,握紧他的手,把他手背反压在自己大腿上,正容道:“我的律师楼会和一间跨国的律师企业合并,所以这次午餐后,可能有段时间见不到你了,因为下午我要飞到美国去。”

李少杰道:“这是好事还是坏事?”

祈青思道:“当然是好事,他们会把百分之五的股份转给我,而我亦会成为他们远东区的总裁,条件非常好呢?”

李少杰欣然道:“那就真为你高兴哩!”

祈青思深深望他一眼道:“这有一半是拜你所赐,他们都看好你的‘梦想基金’,另一半是他们想仰仗我在中国的良好关系打天下,先父和国内一些领导人交情深厚,所以我做起事来很方便。少杰!什么时候向国际进军,我可以做你的小卒,为你服兵役。”

李少杰心动道:“你这么乖,我怎能不听你的话呢?回公司后我找拍档商量一下,待你有空时再坐在一起研究,你不会只是派你的手下来和我们谈吧!”

祈青思嗔道:“你这小心眼的男人,人家怎舍得不亲自和你并肩作战。”

李少杰凑到她耳旁道:“我想立刻和你作战!”

祈青思俏脸一红道:“我也是!但是腾不出时间来。我是推掉了约会,现在才能和你坐在一起的。”

李少杰哂笑道:“假如我现在向你求婚,祈大律师谅也不会拒绝吧?”

祈青思苦恼地道:“又来撩人家了!求吧!但不要后悔。”

李少杰适可而止,笑道:“我才不那么笨,有空便撩你,不知多么写意,你做了我太太后,哪知会否变成河东狮。”

祈青思嗔道:“谁答应嫁你呢?给你半点颜色便当大红。”

这餐饭在愉快的气氛里进行着。

祈青思忽然道:“现在没有人敢小觑你了,你的‘梦想基金’已成了能左右市场的力量,我真的在猜你是否能预知未来,否则为何能如此准确地投资。少杰!知不知道为何我愈来愈对你好了!”

李少杰道:“当然是为了我的挑情手段和性能力。”

祈青思玉脸飞红,笑骂道:“去你的!”这时才肯放下鲜花,腾出手来狠狠戳在他心窝处道:“不要想脏东西,人家是因你有一颗善良的心,肯把这么多钱捐出来帮助有需要的人。”

李少杰哈哈一笑道:“你是脏东西吗?”

祈青思大嗔道:“你这人哩!”接着垂下螓首低声道:“我回来后,第一件事就是找你上床,不管那是白天还是晚上。”

李少杰喜道:“一言既出……”

祈青思妩媚一笑接着道:“驷马难追!”

李少杰大乐,就在这时,一个熟悉的影子映入眼廉,餐室亦起了一阵哄动。

他朝那方向望去,恰好迎上秋怡的目光。

两人同时剧震。

衣着夺目性感的秋怡,在两名大汉陪同下步进餐厅,吸引了全场仕女的目光。

秋怡呆了半晌,匆匆瞥了祈青思一眼,眼中现出复杂的神色,才垂下头往等待着她的那一桌男女走去。

祈青思轻呼道:“少杰!你握痛我了!”

梦想影艺国际有限公司的成立日渐迫近。这晚何铁翼和李少杰在一间私人会所内碰头,何铁翼一身剪裁得体的西装,还插了襟巾,与初见的他判若两人。

闲话过后,转入正题,何铁翼冷静地道:“娱乐圈最爱跟红顶白,他们知道我再度出山,又有你在背后支撑,对我的态度都很热烈,不过仍有很多大牌采取观望态度,不敢开罪魏波。”

李少杰道:“只要我们肯出更好的价钱,他们始终要来归附的。”

何铁翼皱眉道:“事情并非如此简单,首先这并非赚钱之道,其次随意提高价钱,只会招来同行的不满。看来要另想办法,这几天我先后到了台湾和星马,拉拢发行商,虽取得一点成果,始终及不上魏波的声势,现在已有人猜我们会蚀大本呢!”

李少杰想起祈青思进军国际的提议,断然道:“做导演和明星是没有人会嫌财富太多和名气太大的,我们若能打入国际市场,声势可陡增数倍,那时魏波算是什么呢?”

这显然超出了何铁翼的能力,叹道:“这是谁也知道的事,问题是如何做得到?”

李少杰充满信心地道:“这事包在我身上,我有个理想人选,可以在外面收购有危机的国际影业公司,那时我们不但多了很多人才和设施,还可以趁着中国热的时刻,推出一些迎合外国人口味的电影,打响我们公司的名声。”

何铁翼半信半疑道:“那我等待你的好消息吧!”话题一转道:“魏波下面有几个得力马仔,以前都是跟我的,现在魏波知道我重出江湖,对他们起了疑心,都感到不得意,我想把他们吸纳过来,好削弱魏波的势力。”

接着低声道:“他们深悉魏波的事,知道很多内幕,我们可利用他们向商业罪案调查科告密,就算扳他不倒,亦够他烦的了。”

李少杰正容道:“这可押迟一点,现在我们还不需用到这种手段,我要光明正大地把他击垮,不过翼叔要善待这几个人,使他们的利益和我们完全一致,才肯为我们做任何事。”

何铁翼一拍他肩头道:“我对你愈来愈有信心了。嘿!要不要我派几个好功夫的兄弟跟在你身旁?”

李少杰道:“不用担心,才叔已请出了警界的有力人士,向魏波严重警告,不准他碰我,我看他的胆子还没那么大。”

何铁翼同意道:“我也不信他那么有胆量,若你有什么事,我和才叔绝不会放过他。”

离开了会所,李少杰到了大姊处吃饭,一向势利的姊夫对他态度全改变了,还向他借钱做生意,李少杰一口答应,还提供了不少意见。

翌日返公司时,接到了祈青思从纽约酒店打来的电话,李少杰乘机向她提出了收购国外影业公司的意图,祈青思沉吟半晌后道:“少杰!你不怕发展得太快吗?”

李少杰笑道:“有你这大老板支持我,我一无所惧。”

祈青思娇笑道:“你这害人精,累得人家要多留两天才可以回来了,不过我可是心甘情愿做你跑腿,只要你对人家好点便成了。”

李少杰失声道:“对你还不好吗?有哪次我不是竭尽全力讨你欢心。”

祈青思大发娇嗔道:“人家没有曲意逢迎你吗?有时还给你欺负得不知多么委屈呢!”

又谈了一会,才依依不舍挂断了线。

那知祈青思说的这几天变成了几个星期,期间不断送来好的消息,似乎有点眉目了。到钟倩婷来上班时,祈青思仍在荷里活为他奔走,使他感到很不好意思。

李少杰有前车之鉴,强忍着对钟倩婷的好感,保持着一段距离。

钟倩婷亦不以为意,尽力做好秘书的工作,效率绝不比戴安逊色。谢俊和这家伙则时常借机来找她说话,钟倩婷对他的态度亦很温和亲切。

十一时整,会议室举行了重要的会议。

公关公司的负责人,风韵犹存的资深女强人周媚美、何铁翼和两个分别打理歌唱业务和外埠电影发行的得力手下,都准时到达,由钟倩婷负责录音和速记。

除了李少杰和谢俊和外,其他人都目光灼灼打量钟倩婷,显是讶异她的美丽。

李少杰作出开场白道:“我有一个好消息宣布,美国七大电影公司之一的诺亚国际影业已初步同意和我们合作,很可能和我们采取联营的策略,那是说我们可以动用他们旗下的人才和大牌明星。”

众人哄然。

谢俊和解释道:“他们看好的是我们的梦想基金,现在已累积至超过二十亿美元。还有就是他们想在未来的中国演艺业分一杯羹,圣诞节前李先生将会亲自往美国一趟,和他们商量细节。”

周媚美兴奋地道:“不若由我先把消息透露点出去,若诺亚亦能发表点声明,对快将正式开幕的梦想影艺会有很大帮助的。”

何铁翼一掌拍在桌上道:“有了这筹码,我说话的分量都不同了。不过这消息现在不宜泄出去。”

谢俊和道:“第一炮是许胜不许败,那代表了公司的形像,翼叔在这方面进行得如何了?”

何铁翼沉声道:“我有把握弄部卖座的戏出来,不过院线上有点问题,因为最大的两条院线,一条控制在魏波手里,不让我们插足,另一条院线的阿头对魏波颇有顾忌,到今天仍不肯排个好期给我,的确伤透脑筋。”

李少杰微笑道:“只要我们实力加强,不怕那些见钱眼开的人不低头,若与诺亚谈得妥,我们就采取中西混合的方式,拍一出全球最贵的好电影,先在国际打响招牌,才回流到香港。”

周媚美“啊”一声叫了起来,闪着赞叹之色,向李少杰道:“李先生有魄力又有胆色,能为李先生工作是我的荣幸,我亦想提议在这种情况下,不若捧起一个有潜质且与公司有合约的新女星,横竖外国人对本地的大牌女星认识不多,只要气质特别,经验嫩点亦不打紧。”

李少杰皱眉道:“这样的美女不是说要找便可找到吧!”

周媚美和何铁翼同时伸出手来,指着钟倩婷。

钟倩婷“啊”一声停下笔来,霞烧双颊,手足无措地望往李少杰。

谢俊和则与李少杰面面相觑,说不出话来。

会议后,钟倩婷随着李少杰,进入办公室内。

李少杰为她拉开椅子坐好,才坐到她对面去,隔着桌子笑道:“你对他们的提议有什么想法?”

钟倩婷羞怯地摇了摇头,以蚊蚋般的轻嗡声道:“太突然了,我的心很乱。”

李少杰不忍迫她,柔声道:“慢慢想吧!做公众人物是要付出代价的。”

钟倩婷勇敢地抬头望着他道:“我是个没有主见的人,凡事都要人支持鼓励,若李先生要我试试,我便试吧!”

李少杰大感头痛,她如此向自己表白心意,自己若没有丝毫表示,说不定她会像戴安般立刻辞职,那第一个不肯放过自己的就是俊和,对何铁翼的士气亦有很大的打击,叹了一口气后道:“你是个很乖很好的女孩子,我们宠你都来不及,只是这决定关系太大了,你是否应先和家人商量,听听他们的意见。”

钟倩婷道:“若我那样做,是否真的可帮助你和谢先生。”

李少杰感动地道:“倩婷!”

钟倩婷站了起来,深情地瞟他一眼后道:“不用说了,我决定去试镜,但不管我做了什么,我都要你常陪着我。”接着微笑道:“我知道祈青思是你女朋友,是你业务上的大帮手,但我会证明给你看,我也有点用处的。”言罢盈盈而去。

李少杰再压不下心中的热情,跳了起来,叫道:“倩婷!”

钟倩婷在门前停下,垂下头低唤道:“少杰!”

李少杰走到她身后,将她扳了过来,按在门处,凑到她俏脸前两寸许近处,柔声道:“招供给我听,猎头公司的人说,本来你怎也不肯转工,但听到是我们的公司后,立即改变了,那是什么原因?”

钟倩婷娇柔无力地靠在门处,微嗔道:“是的!我是想当你的秘书才来的,那又怎么样?”

李少杰道:“为何那天我坐到你的桌子旁,你却又逃命似的走了?”

钟倩婷俏皮地道:“人家有说再见的呀!你装聋听不到吗?”

李少杰恨得牙痒痒地,很想吻她,但心中总有顾忌。

钟倩婷一手把他推开,低骂道:“看你在会议室指挥若定,一副枭雄姿态,对女人却这么胆小。”

正要推门出去,给李少杰一把扯了回来,拥个结实,嘴碰着嘴恶狠狠地道:“你这样挑逗我,不怕我吃了你吗?”

钟倩婷有好气没好气道:“别看你似是风流潇洒,口甜舌滑,其实头脑守旧,这年代不同了,谁谈恋爱会立刻便想到结婚的,人家今年二十一岁,只想多过点浪漫的日子,放恣一番,你却……唔……”

热吻狂野地进行着。

李少杰想起初见她时的情景,涌起梦想成真的感觉,这一吻似得来全不费工夫,但其中已经过了很多转折,冥冥中似有一条线把他们牵引着。

chún分后,钟倩婷喘着道:“比之你的祈小姐怎样?”

李少杰摇头道:“我没有想起她,只想尽情享受眼前的人生。”

钟倩婷白他一眼道:“狡猾的男人,现在我给你开了窍,不要只顾花天酒地,不理人家才好!”

李少杰叹道:“你的诱惑力太大了,还很有自己的主意,偏骗我说没有主见,现在我担心的不是你,而是自己。”

钟倩婷搂紧他笑道:“不要那么多顾虑好吗?青春转瞬即过,只要能在目前这一刻快乐,其他事我都不理了,今晚到你的家好吗?”

李少杰自知泥足深陷,放开一切道:“明晚好吗?今晚我要去谈一桩生意。”

钟倩婷欣然点头,吻了他后,才欢天喜地回到外面的秘书间工作。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时空浪族》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