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空浪族》

第05章 见招拆招

作者:黄易

李少杰浑身冷汗挣扎醒来,才知原来只是一个梦;天尚未亮,情绪平定过来,不理俊和是否仍在睡觉,拨电话到他家里去。

应电话的竟是珍妮,李少杰心情稍佳,调笑道:“为什么你们洞房花烛都不通知小弟一声?”

珍妮笑骂道:“去你的!”

接着是谢俊和仍未睡醒的声音道:“大佬!有何贵干。”

李少杰道:“那套《爱情指南》有没有用?”

谢俊和叫道:“天啊!这是对讲机,你说的话她全听得到。”

李少杰故作惊奇道:“你不是说过那是每个男人都应看的,所以不怕人知道吗?”

珍妮吃吃浪笑传了过来。

谢俊和求饶道:“算我怕了你,有什么大不了的事?”

李少杰想起他旁边的珍妮,道:“电话不方便说,我立即到你那里去。”

半小时后,李少杰和谢俊和关在书房里,珍妮则为他们弄早餐。

李少杰沉声道:“我梦到有人利用传真机发放假消息,中伤我们的梦想基金,说我们挪用了大笔基金投资在毫无把握的电影行业里,所以是外强中干,引致投资者纷纷退出。”

谢俊和色变道:“我们虽没有这样做,可是基金有大半是投资在长期项目上,难以挪移抽出的,若真发生了这种事,现金周转上会出现问题。昨天才刚动用了四亿元买了中国的一块地呢。”

李少杰道:“由此可见,我们公司定有内姦,否则不会在时间上看得这么准和狠辣。”

谢俊和急若热锅上妈蚁道:“内姦的问题迟些再谈,现在怎么办好呢?”

李少杰道:“现在唯有以心理战对心理战,乘机让我们的基金更街知巷闻,你负责和周媚美联络,准九时半举行记者招待会,摊开我们健全的帐目,但在那之前先争取证监处的支持,由他们发表官方的声明;而我则联络银行和大户,请他们出面支持我们,这一切都要在九时上班前完成,否则乱势一成可就糟了。”

刚巧珍妮捧着早餐从厨房走出来,叫道:“你们到哪里去?”

谢俊和道:“你煮的东西留到明天吃吧!”一手拿起无线电话,旋风般和李少杰去了。

一时十七分。

李少杰与谢俊和筋疲力尽地躺在办公室的沙发上,钟倩婷捧着刚冲好的咖啡,进来慰劳他们,笑着道:“刚看过新闻,都赞你们应变迅速,处理得法。被访问的客户都说你们对慈善事业这么慷慨,怎会不顾他们的投资。”

两人坐了起来,接过咖啡。

李少杰道:“亦是因我们的忠诚和善心,所以政府才肯这样支持我们呢!”呷了一口咖啡后,叫道:“怎么连你冲的咖啡亦会更香甜些呢?”

钟倩婷吃吃娇笑,亲热地坐到两人中间,把手穿进两人臂弯里道:“公司的人都在谈论,为何九时不到,你们便像未卜先知地准备好一切应变措施呢?”

谢俊和被她亲昵的动作弄得神魂颠倒,含糊道:“你问你老板吧!”

李少杰胡诌道:“因为凑巧有份传真传到了我家里来,哼!证明我仍有点运。”

钟倩婷在两人脸颊各吻一口,娇笑着走了出去。

谢俊和神不守舍道:“天!她那处真够弹力,包可稳赢秋怡。”

李少杰伸了个懒腰,站了起来道:“快滚回去工作,记着明天出个全版启事,多谢各路仗义出手的英雄好汉,顺便为我们的梦想吹嘘一下,那应是你最拿手的事。”

谢俊和走后,李少杰按着了对讲机,向钟倩婷道:“我的乖婷婷,我们的约会延至明晚好吗?因为我今晚必须请今天帮过忙的人吃饭道谢。”

钟倩婷失望地道:“好吧!但明晚你定要陪我,说吧!要约哪些人,我为你安排吧!”

李少杰慌忙道:“不用了!我早约好了他们。”

才关了对讲机,钟倩婷带着醋意的声音道:“祈青思小姐在第三线。”

李少杰应了一声,可是钟倩婷仍不愿收线,唯有轻责道:“倩婷!”

钟倩婷“咭”一声笑道:“我改变主意了,今晚无论怎么晚,我都在家中等你电话。”

李少杰呆了起来,他昨晚的梦境早告诉了他今天祈青思会在这时间打电话来,所以才砌辞约了人,推掉钟倩婷来陪祈青思。那知钟倩婷怕他约会后会到祈青思那里,竟使出这一下杀手锏来,皱眉道:“这么晚不怕你家人责怪吗?”

钟倩婷笑道:“我是和家姊住在一起的,谁都不管对方,放心吧!今晚见。”

李少杰叹了一口气,接通了祈青思。

祈青思道:“记得你答应过什么,我的车子就在你大厦的正门处,快下来!”

李少杰和祈青思缠绵了整个下午,到黄昏时,李少杰在泳池旁把今天发生的事详细告诉了她。

祈青思沉默片刻后道:“这事极有可能是魏波弄出来的,你们的战争愈趋白热化了,当你的梦想影艺正式成立后,他更不肯放过你。”

李少杰拍拍大腿,笑道:“先坐到这里再说。”

祈青思刚要一本正经地分析事态,忽然要她由律师代客人解决难题的心态,转化作男人的“宠物”,哪接受得了,微恼道:“现在说正事嘛,不要胡闹。”

看到她的窘态,李少杰大乐,同时也在头痛如何溜去会钟倩婷,一颗心惨被分作两半,道:“这事暂不想它,我们已请了人去查,只要抓到谁是内姦,便可得出结果,诺亚的事你仍未向我说。”

祈青思慵懒地躺在椅里,举起酒杯浅尝一口道:“诺亚是我合并那国际律师行的大客户,所以很易谈拢,事实上自从你准备搞电影时,他们便在留意你,认为你是可合作的人;尤其是因为香港电影在东南亚有很大的市场,所以他们需要一个像你这样资金雄厚、投资精明的人为他们打天下,待你的梦想开幕后,我和你走一趟荷里活,嘻!谈妥事后我们顺便到阿拉斯加过一个白色圣诞。”

李少杰差点惊叫起来,若和她过圣诞,那小妮妲怎么办?

祈青思一脸温柔,眼中闪着动人的神采,显在憧憬着和他共度圣诞的情景,低声道:“我要每晚都和你一起度过。”站了起来,坐入他怀里,其芳心所想的事,不问可知。

李少杰这时后悔莫及,强忍着她的诱惑,若不留点精力,就算成功溜走,亦没有余力应付钟倩婷,心中的矛盾,实难以描述一二。

祈青思俏脸红了起来,轻啮他耳珠道:“人家是否丰满了?”

李少杰暗暗叫苦,道:“青思莫要引诱我,待我到厅内打个电话给翼叔,否则他会怪我的。”

祈青思嗔道:“是你引诱人家!谁教你要我坐你大腿呢?”顺手拿起旁边几上的无线电话,吻了他一口后道:“在这里谈电话不好吗?什么号码?”

李少杰无奈说了,事实上他亦不如说什么才好。

拨通电话后,何铁翼的声音传来道:“少杰!我正要找你。”

李少杰大喜道:“什么事?”

这时祈青思已解开了衣服最高的两粒钮扣,捉着他的手探进高耸的双峰间,微笑看着他。

李少杰神魂颠倒里,何铁翼兴奋地道:“我现在和天下院线的陈老板在一起,他听到我们和诺亚的合作计划,很有兴趣,想见见你。你现在可来一趟吗?”

李少杰咬牙苦忍着摸在祈青思酥胸上那销魂蚀骨的感觉,问了地点后道:“我立刻来!”

挂断线后,祈青思搂着他来了个长吻,道:“去吧!我不会阻碍你的正事,唔!谈完事后你要立即回来陪人家。”

李少杰心中叫苦,却又找不到拒绝的理由,把手缓缓由那精采绝伦的地方抽出来,作最后努力道:“你搭了这么久飞机,我应让你好好睡一觉的。”

祈青思甜甜一笑道:“你走后,我立即上床睡觉,什么衣服都不穿,你回来后马上爬上来和人家……唔……总之我醒来时要见到你。”

李少杰赶到酒店的中餐部时,何铁翼正和一个五十来岁的胖子在密斟。

何铁翼介绍道:“这位是陈杰安大老板,天下院线的负责人,对少杰你进军国际的大计很有兴趣。”

说了些场面话后三人坐了下来。

这时一群人拥了进来,三人一看都感愕然,原来是魏波和千娇百媚的秋怡,傍着他们的是几名打手随从。

三人互望一眼,均感这世界实在太细小了。

魏波一眼便看到他们,领头往他们走来,声势汹汹。

李少杰终是不惯这种场面,心脏不争气地霍霍急跃,心中猛叫自己镇定,因为若表现不佳,会影响何铁翼和陈杰安两人对自己的信心。

魏波终于来到三人桌旁,秋怡则垂下头去,不敢望向李少杰。

魏波两眼精光闪闪,扫过三人,看往李少杰时,故意伸手过去搂着秋怡的腰肢,用力一捏,弄得秋怡娇躯一颤,“啊”一声叫出来后,才先向陈杰安打个招呼,冷笑道:“陈兄,我们对今年院线的分配早有协议,你们谈的定是来年的事吧,是吗?”

陈杰安不悦道:“翼哥是我老朋友,喝杯茶说些闲话罢了!”

魏波双目凶光一闪道:“我只是提醒你,怕你忘记了我们的协议……”

何铁翼喝道:“魏波!是谁带大你的,见到我都不称呼一声。”

魏波换上恭敬的神态,呵呵笑道:“对不起!翼哥你老了,我差点认不出你来。”

身旁的大汉一起笑了起来,充满挑惹嘲弄的意味。

何铁翼不再动气,好整以暇地道:“我老了,你也胖了,小心太开心会爆血管,唉!这么多年了,我仍很关心你这好兄弟哩。”

魏波脸色沉下来,向秋怡道:“见到你的旧男人了,为何不和人家打个招呼,别人会怪你不念旧情的。”

秋怡脸色变得无比苍白,幽怨无奈地瞥了李少杰一眼,低声道:“李先生!你好!”

李少杰强忍心中扭痛,里面滴着血,外面摆出笑容,向魏波道:“我还要多谢魏先生哩!没有你我就不会有今天,嘻!我还要多谢你照顾秋怡。”

魏波眼中射出凌厉光芒,箭般刺入李少杰眼内,然后嘴角逸出一丝姦笑,油然道:“李少杰你很有本事,也很好运,希望明天你的运气仍是那么好吧!”不再和其他两人打招呼,掉头往他们的桌子走去。

陈杰安深吸了一口气,向两人怒道:“他这态度算什么呢?当我是他手下那样。现在我决定了,只要你们拿得出国际级的戏来,我便和你们合作,甚至希望能投资到你们的梦想影艺。”

何铁翼道:“我们是老朋友,魏波这人心胸极窄,以后你要小心点。”

陈杰安冷哼道:“我才不信他敢对我动刀动枪,我在电影行三十多年了,什么恶人未见过,不用为我担心。”

三人再谈了一会后,一起离去。附近两桌七、八名大汉一齐站起来,跟在身后,原来是何铁翼的人。

何铁翼若无其事道:“这都是我拳馆的得意弟子,我发了,自然要带他们出来见见世面。”

李少杰心中稍安。

何铁翼万事俱备,只欠银两,现在有自己无限财力在后撑腰,始终有日能和魏波一较短长的。

眼前最头痛的事,就是如何同时应付祝青思和钟倩婷这两位对自己情深义重的美女。

这苦差把他因秋怡带来的屈辱苦痛也冲淡了。

钟倩婷带着一阵香风,坐到车头的位子,先吻了他一口后妩媚地道:“人家全交给你了,要拿去卖掉都可以。”

李少杰目光落到她惊心动魄的玉腿上,惊叹道:“若你穿这样的超级迷你紧身裙回公司,包保没有男人能正常工作。”

钟倩婷白了他一眼道:“这是特为你而穿的,我另有衣服在衣袋里,明早换了才和你回公司上班。”

李少杰暗暗叫苦,半夜三更总不能以约会为藉口溜走吧!怎样向祈青思交代呢?

这娇娇女发起脾气来可不是闹着玩的。

钟倩婷心情极好,忽然轻松地道:“少杰!你会不会以为人家是随便的女人呢?这么容易和你上床。”

李少杰暗忖:“你的确和我最初对你的印象有很大分别,像是男女经验极为老到。”

嘴上当然不能这么说,发动引擎开出祈青思的宾士后,道:“当然不会!”

钟倩婷微嗔道:“不要骗我,男人都是口不对心的,不过我会证明给你看。”

李少杰愕然道:“怎样证明?”

钟倩婷神秘一笑道:“待会由你自己找答案吧!”

李少杰想道:“难道她仍是*女,那自己的责任岂非更大了。”

钟倩婷踏入李少杰的复式华宅,惊叹道:“这么大的屋子,我只是从电影上看过。”

李少杰为她拿过手袋和装衣物的袋子,挂好后,服侍她脱下外套,露出她紧身毛衣包裹着的美好身段,拖起她的手,领她四处参观,当两人来到楼上,亦是这华厦的顶层时,钟倩婷站在落地玻璃窗前,看着外面露台下壮丽的夜景,吁出一口气道:“真美!”

李少杰两手各拿一杯饮品,到了她身旁,递了一杯给她,有感而发道:“假设我还是以前的穷小子,你仍肯对我这么好吗?”

钟倩婷接过饮品,喝了一口后笑道:“被你说得我像个拜金的女人,我只是喜欢有本事的男人,自从在电视上看过你出镜后,凡登载有关于你的消息或访问的报纸杂志,我全买了来看,还剪存起来,这样说你该明白我的心意了吧。”

李少杰感动地道:“原来我成了你的偶像,不过很快你将会成为更多人的偶像,你确有那条件。上天待你真的不薄。”

钟倩婷垂头道:“能和你在一起,我已很快乐和满足了,真要我当明星吗?”

李少杰一呆道:“翼叔安排了你明天试镜和拍造型照,你是否要退缩呢?”

钟倩婷笑道:“不!我只是怕当了明星后,你不再理人家了。”

李少杰心叹你只不过要迫我作出承诺吧,伸手搂着她腰肢道:“总之我不会因你作了什么而改变,其实要担心的应是我才对。”

钟倩婷肯定地道:“当然不会,我才不信有人比你更好看和本事,就算有,我亦不会变心,因为人与人间是有感情的啊。”

李少杰全身涌起一阵火热,搂着她到沙发坐下,放下饮品,又取走她的杯子,用手托起她巧俏的下颔,细看她如花的玉容,赞道:“倩婷!你真的美若天仙,你定有很多男朋友。”

钟倩婷扑了过来,两手搂着他肩头,吻了他的chún后道:“现在只有你一个。”

呼吸急促起来道:“来吧!让我把宝贵的第一次献上给你。”

李少杰一震道:“你会后悔吗?”

钟倩婷摇头,脸像火烧般嫣红滚烫,娇声道:“不会!我曾下决心第一次只交给好看的男人,嫁的却必须是个有本事的,现在你两个条件都具备了,你说我有什么好后悔的。”

李少杰心中叫苦,这千娇百媚的可人美女摆明非君不嫁的样子,可怜自己仍在想办法如何溜去见祈青思,轻啜她耳珠道:“你不觉得我们相处的时间太短吗?”

钟倩婷被他啜得一阵*挛,昵声道:“你不了解人家罢了!我都不知道认识你有多深呢!我认识的人都说你是个好人,公司的同事没有人不爱戴你,除了营业部那乞人憎的白伟奇外,从没有人说你坏话。”

李少杰心中一动道:“他怎样说我?”

钟倩婷道:“他说你捐钱只是为了名,不过其他同事都不理他。”

李少杰心中已有计较,热吻开始由后方转到正面,一对手在她娇躯上大肆活动。

钟倩婷失去了所有力量,只懂娇喘和呻吟,李少杰知道是时侯了,在她耳边道:“明早你不用上班了,就留在这里,会有女佣人来侍候你,下午我回来接你去影楼拍照。”

钟倩婷颤声道:“你不陪我吃早……早餐吗?”

李少杰无奈撒谎道:“我要去开个早餐会议,我起身时不要理我,继续睡吧!”

钟倩婷呻吟道:“是的!我最渴睡的了,尤其……噢……少杰,到床上去好吗?你要温柔些啊!”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时空浪族》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