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空浪族》

第06章 险死还生

作者:黄易

李少杰爬上祈青思的床去。

他筋疲力尽地钻入被窝里,祈青思赤躶的娇体八爪鱼般缠了上来,嗔道:“天都亮了,你才回来。”

李少杰叹道:“发生了一些事,撞到了魏波,所以才商量到现在,唉!我快累死了。”

祈青思体谅地道:“好好睡一觉吧!要人家什么时候唤醒你?”

李少杰道:“九点吧!”才说完,早在祈青思胸脯上沉沉睡去。

祈青思爱怜地搂着他,芳心一阵战栗,想道:“自己真的爱上这俏郎君了,究竟是什么打动了自己呢?”

起始时,心内充满矛盾,可是却逐渐给他那毫不在乎、半点都不着紧的姿态所吸引,生似在玩一个饶有趣味、新鲜刺激的游戏。

到了今天这刻,她知道自己再没有意志退出。

因为只有在这爱情的游戏里,她才能感受到生命还有她渴望和追求的事物,那就是他的陪伴和爱情。现在她最怕的是李少杰提出结婚的要求,因为那会破坏了一切。

李少杰一觉醒来,窗外阳光漫天。祈青思身上只有一条短裤,赤躶着上身坐到梳装台前用风筒吹着刚洗过的秀发,玲珑有致的线条诱人至极。

她见他醒来,笑道:“我是故意吵醒你的,十点了,你还睡得像头猪那样!早餐预备好了,人家在等你呢。”

李少杰爬了起来,想起昨晚,也不知是最高享受还是痛苦。

早餐后,两人各自驾车回去上班。

李少杰在公司旁的多层停车场的特定车位泊好车后,推门下车,刚锁好了门,脚步声在左侧响起。

他心中涌起不妥的感觉,迅速一瞥,只见两名陌生男子由左侧迫来,其中一人手中还拿着一樽盛满液体的瓶子,正往他泼来。

李少杰知道不妙,凭着曾是运动健将的身手,两手一按车顶,翻了过去。

“沙……”

瓶内的腐蚀性液体洒在他刚才立处和车上,发出可怕的声音、气体和难闻的酸臭味。那两名男子一声暴喝,绕往车的另一面,手中亮出了长刀。

李少杰连惊慌的时间都没有,再一个翻身,回到刚才站立处,和那两人刚隔了一辆车。

眼角一闪,左方不知由那里又走了两名大汉出来,往他扑至。

李少杰大喊一声,翻上后面那辆车,由另一侧落下去,接着忘命地由两车间狂奔出去,来到停车场与车位间的行车通道。

那四人发了狂般往他追来,喊杀连天。

李少杰那敢停留,没命地沿行车道往下层奔去。

也不知哪里来的力气,瞬眼间由二楼跑到地下,到了人来人往的大街,只觉浑身酸软无力,但却知道逃过了大难。

谢俊和听完整件事后,脸色发青,道:“为何这般和生死有关的事,你竟会梦不到。”

李少杰叹道:“每逢当我太疲倦时,又或多喝了酒,晚上都没有梦的,或者是醒来后记不清楚,昨晚就是因为我太疲倦了。”

谢俊和道:“倩婷今早没有上班,又没有打电话请假,真使人担心,她待会还要去试镜呢?”

李少杰“啊”一声叫了起来,拨了家中的电话。

好一会钟倩婷才来接电话,听到他的声音,忽叫了起来道:“天!十一点了,我从未试过睡到这时间的。”

李少杰柔声道:“洗澡吧!一小时后我来接你吃午饭和试镜。”

放下电话后,迎上谢俊和灼灼的锐目,摊手道:“她在我家里,你不是吃醋吧?”

谢俊和冷哼道:“你好自为之了!”

李少杰叹道:“你想我怎么样呢?假若我拒绝倩婷,她可能会像戴安般立即辞职,你说吧!我该怎办?”

谢俊和容色稍霁,陪着他叹了一口气道:“怪不得你那么累了,唉!那岂非你不可以和女人睡觉。”

李少杰道:“不是不可碰女人,而是适可而止,当日和妮妲若不是整夜狂欢,我的梦比平时的还要清晰,不过昨晚,唉!不要提了。”

此时何铁翼匆匆赶至,一进门便狂怒道:“魏波现在摆明车马和我们对着干了,我定不会放过他。”

谢俊和拉开椅子,让他坐好,道:“让我们从长计议,动刀动枪终非好事,而且看来他妒忌的是少杰那张俊脸,想在上面画上十来刀。”

何铁翼决然道:“由今天开始,我派十多名一流功夫的兄弟,二十四小时跟着少杰,看他还怎样下手。”

李少杰微笑道:“那我岂非变了黑社会大佬,整天有班兄弟跟出跟入,对我的形象似不大好吧!”

何铁翼道:“今天是你运气好,但谁说得定你下次的运气仍这么好呢?”

谢俊和道:“我看不如请正式的保镖,他们是正式注册的公司,有枪牌,那就谁都不怕了。”

何铁翼道:“这是个好办法,但在请到保镖前,我定要派人保护你。”

谢俊和道:“不用烦了,我们早和保安公司有联络,一个电话便有人来。”

李少杰道:“就如此办吧!你们两人亦要小心点,魏波这人什么事都做得出来的。”

三人商量一会后,各自办事去了。

不一会两名西装笔挺,一脸悍狠之气的彪形大汉来到公司,报上姓名,一个叫孙强,另一个叫马力行,他们将负责白天的保安。

有两个大汉伴着,李少杰胆气大壮,走出公司,到了楼下,另一名保镖早驾车恭候。

李少杰坐进后座,车子驶出。

孙强笑道:“李先生放心吧!我们会竭尽全力来保护你。”

驾车的另一大汉刘汉权肃容道:“李先生是我们的米饭班主,全公司的人都参加了梦想基金,否则阿头怎会立即把我们抽调来给你,我们都是最好的。”

李少杰哑然失笑道:“那我放心了!”

较为瘦削的马力行道:“我们通知了警方,稍后他们会为你秘密落案,留个纪录对李先生有利无害。”

孙强道:“警方上层对这事非常震怒,不但因李先生是真正的热心大慈善家,还因为他们中很多人都参加了梦想基金,所以由现在开始所有与魏波有关连的人和业务,都会受到监视或扫荡,魏波这次有难了,看他怎样向他的兄弟交代。”

刘汉权道:“现在江湖和警界谁不知道李先生是正正当当做生意,禁止下面的人有任何暴力行为,人人都赞你是好汉子呢。”

李少杰被赞得飘飘然时,车子进入刚打开了电闸的大厦的停车场里。

停车场里除了护卫外,还多了两名一看便知是便衣警察的男子。

那两人和孙强等非常熟络,招呼后向李少杰客气道:“李先生若有时间,就随我们返回现场一趟,说出当时的情况。”

另一人道:“我们亦想投资李先生的基金,不知要办什么手续呢?”

李少杰边行边说,心中安慰,这便是好心有好报,自己本着良心帮助别人,终收到了效果。

在现场录了口供后,亲来慰问的区域总警司,也是他的基金客户的谭端正驾车把他送往钟倩婷试镜的影楼,在途中道:“魏波给我们揪了回去问话,保证他今晚除了上洗手间外休想踏出问话室半步,哼!这小子不知是不是发了疯,谁敢不尊敬李先生?你那警务人员贷款买楼计划,造福了我们不知多少同僚,很少有钱人有像你那种胸襟的。”

李少杰谢过后问道:“传闻魏波背后有几个国际级的大毒枭为他撑腰,是否真有这种事?”

谭端正道:“目前仍只是在怀疑阶段,抓不到他的痛脚,否则早把他关起来了。李先生,有一点你不可不防,在这里我自有办法可保你无事,但既牵涉到国际毒贩,你到外地时切不可疏忽。”

李少杰衷心感谢道:“幸好总警司提醒,因为我即将要去美国。”

谭端正笑道:“小意思!这也是我的责任,少杰,叫我正哥吧!我是真心欣赏你,你有一种很特别的气质,使人感到你是个很善良的好人。”拍了一拍他肩头,义不容辞地道:“你什么时候去,通知我一声,我可以找国际刑警里的老友照应你,什么人都不用怕。”

李少杰一呆道:“那岂非由现在起我完全失去了自由?”

谭端正失笑道:“魏波仍在一天,你就有危险。这或者就是名成利就要付出的代价吧!”

李少杰望往车窗外,阳光漫天的街道上行人如鲫,以前他正是其中的一个,现在他却生活在另一个世界内。

忽然,他热烈地怀念起以前的生活。

李少杰在众保镖簇拥下,进入影楼。

里面静悄无声,十多名工作人员加上何铁翼和七八名手下二十多人,全神贯注地瞪着扮作阿拉伯女郎的钟倩婷,半卧在床上,摆出一个幽怨怀春少女的美妙姿态。

她像变了个人似的,完全投进那造型去,在热灼的水银射灯下,不含丝毫人世的杂质,美艳至令人惊心动魄。

李少杰、孙强及马力行亦看呆了眼。

“好!”

众人一齐热烈鼓掌。

钟倩婷这时才看到李少杰。

跳了起来,在众人艳羡的目光下,投进他怀里,喜道:“来带我走吗?只是换衫也累死人了。”

何铁翼兴奋地走来,送上一叠刚冲晒出来的照片,叫道:“我保证她可红过魏波手上的皇牌凌思。只要把这些照片寄过去给诺亚,我才不信他们不心动。”

李少杰把钟倩婷拉到一旁的沙发坐下,逐张细看她的造型,其中一款三点式泳衣照,钟倩婷整个人闪着亮光,那种揉合着青春和成熟的气息,扑面而来。

何铁翼坐到他另一边的沙发道:“你看,小婷有最好的开麦拉脸孔,魔鬼般的诱人身材,要什么表倩便什么表倩,还……”

钟倩婷赧然嗔道:“翼叔!说够了吗?”

李少杰叹道:“若你不做明星,天下的男人都要狂哭了。”

李少杰和被他的爱情润泽得媚艳四射的钟倩婷双双回到公司,见到谢俊和,忙把他拉到一旁道:“立即入地产股,下午拍卖的那三幅地都会以底价三倍以上卖出。”

谢俊和点头后道:“祈青思在办公室内等你。”

李少杰心知不妙,这三天他给倩婷缠个不亦乐乎,而自己亦迷恋她动人的肉体和娇痴的热情,除了电话外,没有找过祈青思,而她亦没有理他,想不到今天竟找到公司来。

钟倩婷自回秘书间工作,他则战战兢兢进入办公室里。

祈青思静静地坐在靠窗那组沙发里,专注地看着外面海港的景色,神态恬静,听到开门声亦不回过头来看他。

李少杰硬着头皮,来到她身旁坐下。

祈青思冷冷道:“少杰!我吃醋了!”

李少杰像犯了错的学生,歉疚不安地搓着手道:“青思,我……”

祈青思侧过头来,嫣然一笑,伸手抚摸他的脸颊,眼中射出无比深情,轻叹道:“刚才我和俊和谈了很久,他把你和你的明日之星的事全说给我听,我听后心中反舒服起来,因为你终是认识她在先。”接着垂下头去轻声道:“她的确惊人地美丽,那批相片送到诺亚后,震动了整个高层,对我们更有信心哩!很多本来谈不拢的事,现在都迎刃而解,他们还定要你带她一起去见他们,顺便签约。”

李少杰呆了起来,那岂非他除祈青思外,还要带着钟倩婷去见妮妲,怎会变成这样的局面呢?

四角恋爱绝不会是快乐,只是使人筋疲力尽和痛苦。

祈青思微笑道:“头痛了吧!看你怎样应付妮坦?”

李少杰骇然望向她。

祈青思平静地道:“奇怪吗?不要怪俊和,是我迫他说出来的,警告他若不从实招来,我会立即袖手不理你们的事。”

李少杰把她拥入怀里,痛苦地道:“我真的对不起你!”

祈青思反搂着他,柔声道:“你唯一对不起我的事,就是硬着心肠整整三天都不见人家一面,我祈青思真比不上她吗?还是你认为我更可以忍受那没有你的痛苦。”

“啪!”门被推了开来。

李少杰暗叫了一声天呀!却不敢推开愈发把他搂紧的祈青思,暗忖若钟倩婷一怒而去,他们的计划将会受到最严重的挫折,吓得闭上眼睛。

脚步停了下来,好一会再响起来,到了他们身前,浓香的咖啡传入鼻里,接着是托盘放在几上的声音,钟倩婷挨着他在另一旁坐下来。

祈青思一阵娇笑,放开了他。

李少杰睁开眼来,望往左旁的钟倩婷,只见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6章 险死还生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时空浪族》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