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空浪族》

第02章 奇妙的梦

作者:黄易

李少杰在街上走着。

脑海一片茫然。

自己在做什么呢?

洒下的阳光比平时耀目多了,似乎把一切都提升和净化了。

他感到心情很沉重,却不知是为了什么原因,然后他发觉和十多个白领男女挤在一台电梯内。

光点跳到十八楼时,他不由自主地朝外走去。

脚步把他带到一间写着“朱氏地产”的正门前。

他摔了摔头,第一次想道:“自己是否在做梦?”

接着他发觉自己坐在一个年约五十,戴着金丝眼镜,衣着随便,中等身材的瘦汉面前。

那人正看着他的履历,冷冷道:“李先生的工作范围真广,投资公司、粮油进出口、超级市场,嘿!只不过除了第一份工作你做了半年,其他没有一份是超过半年的,我想知道理由。”

李少杰发觉自己结结巴巴地答道:“没有什么特别原因,只是觉得都不是自己真正喜欢和适合的工作。”

那人俯前少许,眼中闪着嘲弄的神色,语气转冷道:“我最不喜欢不诚实的人,我凑巧认识千岛企业的人,询问了有关你的事。”

李少杰愕然道:“那为何你还要见我?”

那人道:“因为我在千岛那位朋友认为你外型头脑都不俗,应是办得事的材料,所以觉得对你有点兴趣。”

李少杰喜道:“那是否肯聘用我呢?”

那人断然道:“对不起!首先是我不喜欢第一次见面便满口谎话的人,其次你应回家照照镜子,看看变成了什么样子。请吧!我还有很多事等着办。”

李少杰一颗心往下沉去,消没在无底的深渊里,一阵天旋地转后,他发觉身在家里。

电视传来宣布6*彩搅珠的声音。

一个接一个数字报告出来。

然后他清醒了过来,发觉自己睡在地板上。

电话铃声响起。

李少杰围着浴巾,走过去拿起话筒,道:“谁?”

大姊李少碧焦灼的声音由话筒传来道:“你昨晚到哪里去了,我打了整晚电话都没有人听。”

李少杰下意识地摸着后脑仍在隐隐作痛的伤处,想起昨晚自杀不死的酒后糊涂事,笑道:“放心吧!我不会自杀的。”

一次还不够吗?那对得起任何人了。

李少碧哂道:“鬼才担心你会自杀,我找你,是要你去面试一份工作,给人辞退了也不通知我,害我打到千岛去,不知多么尴尬呢!”

李少杰奇道:“面试?”

大姊道:“你自己不紧张,只有由我来替你着急,这几个星期我不断为你寄出求职信,昨天才收到一间公司的回音,要你准二时三十分到那里面试,唉!你真的要振作点了。”

李少杰心头一阵感激,抄下了地址,再听大姊教训了几句话后,才挂断了电话。

看着地上的玻璃碎片,李少杰想起了魏波和秋怡,涌起难以遏抑的凄苦,颓然坐下,双手捧着脸,向自己叫道:“不!我不可以就这样沉沦下去的!”

李少杰看着光点跳到十八楼停了下来时,心中升起一阵寒意。

为何会有似曾相识的感觉?

便似在不久前曾经历过同样的情景,包括电梯内的人,印象特深是那位红衣女郎。

他茫然步出电梯外,往左一看,赫然见到写着“朱氏地产”的招牌。

心中狂震,一时间举步乏力。

天!我记起来了,这不是和梦里的情景相同吗?

怎么会这么巧合的呢?

想起昨晚的遭遇,连忙理好头发和衣装,深吸一口气后,才举步走到门前,伸手按铃。

门打了开来。李少杰走到对着正门的接待处。

那位娇俏的接待小姐挂断了电话,问明来意后,请他坐下等候。

李少杰趁机打量,这是家小型公司,几张空台子只有两名俏女郎在办公,电话却响个不停,似乎生意相当不错。

“李先生!老板请你进去。”李少杰心中一阵紧张,站了起来,随着那位小姐的指示,朝公司内那唯一的房间走去。

“笃笃!”

“进来!”

李少杰全身发栗。

他仍记得这个声音。

和梦中那男子一模一样的人,穿着相同衣着,坐在椅上眯着眼打量他。

李少杰全身汗毛直竖,僵硬地坐到对面的椅里。

自己究竟是否还在梦中?

那人道:“我姓朱,朱氏地产是我创立的,我一向都在地产公司工作,有很多客户,所以成绩相当不错,很快我们便要搬到新买的地铺去,所以需要生力军来发展业务。”

李少杰心神震荡,呆头鸟般点着头。

朱先生拿起桌上的履历,边看边道:“李先生工作范围很广,投资公司、粮油进出口、货运、超级市场,嘿!只不过除了第一份工作你做了半年,其他没有一份是超过半年的,我想知道理由。”

李少杰心中狂叫,天呀!来了!真的和梦境一模一样。

朱先生皱眉道:“李先生?”

李少杰干咳一声道:“朱…嘿!朱先生,我真的很想说那几份工作都不适合我,所以才做不长,可是我这一生都不懂骗人,所以话到口边却说不出来。”

朱先生微感错愕,点头道:“那就说真话吧!”

李少杰道:“我因为和前妻发生了问题,所以这两年来在工作上,连自己都不满意自己。这次换工作,是希望重新发奋做人。噢!昨天我才和她办妥了离婚手续,再不会影响我的工作情绪了。”说到这里,心头又是一阵苦楚凄酸。

朱先生仔细看了他一会后,眼睛再落到履历表上,用普通话问道:“我们的客户有很多是国内和台湾来的人,你可以应付吗?”

李少杰心中一喜,知道事有起色,忙以普通话应对之。接着朱先生又以他蹩脚的英语问了几条问题,李少杰一一应付。中学毕业后他曾读了两年商科,对普通话和英语都曾下过苦功,故现在可大派用场。

朱先生满意地道:“你的口齿相当伶俐,反应亦快,做我们这一行,除了手上有实力的楼盘外,还要对客人察颜观色,投其所好,就算今天交易不成,明年不成,后天他们仍会回头来找你。唉!这一行的竞争愈来愈大了,我本来有八个营业员,偏在我要扩展的时候,给‘安居地产’闻风故意高薪厚佣挖走了。”伸头透过玻璃看了外面那两位女郎一眼,叹道:“只剩下两个没有人收留的野女郎,得罪人多称呼人少,唉!我自己又要……咳……”

李少杰无暇深究他为何慾语还休,大喜道:“你是肯用我了?”

朱先生点头道:“是的!若你没有别的事,明天立即上班,我们是采取分区制,底薪加佣金,试用期三个月。”顿了顿道:“有问题没有?”

李少杰扑上台面,伸手和朱先生紧握道:“我真的很感激,你是我大海里的陆地、沙漠里的甘泉、绝症病人的神医,嘿!”

朱先生皱眉看着自己被握得发痛的手,不为所动道:“希望我不是下一个解雇你的人吧!”

李少杰兴奋地在街上一蹦一跳走着。

世界忽然可爱起来,充满了生机。

秋怡只属于过去了的黑暗天地,他发誓要重新开始。

往日的颓唐失意,主因是他对秋怡仍不死心,但现在他的心已死了,反恢复了斗志和生气。

那段日子实在太长、太可怕了。

心情这么好,要不要找俊和出来庆祝一番,自己只剩下他一个朋友了。

这时他刚经过投注站,一个模糊的记忆掠过脑海,剧震后停了下来。“啊!”一声叫了起来,脸色大变。

路人惶恐地避了开去,怕撞上个神经失常的人。

李少杰闭目伸出双手,在空中虚抓了几下,热汗由额角淌出来。

唉!为何只记得一个号码,梦里明明每个号码都听进了耳内的。

好像还有一个是“二十四”。李少杰握拳咬牙,旋风般冲进了投注站内。

酒吧里。

坐在对座的俊和听得目瞪口呆,不能置信地道:“若非你真的找到了工作,鬼才肯相信你的话。”

李少杰眉飞色舞。掏出一大叠6*彩的咭纸,嘻嘻笑道:“我会以事实来告诉你我确实发了个这种美妙的预知梦,‘三’和‘二十四’肯定错不了,其他嘛?嘿!”得意地扬扬那一大叠的纸咭。

谢俊和看了腕表,神色凝重道:“应该揭晓了,我给你查查看。”李少杰把脸埋在手掌里,暗自祈祷,可惜圣母的经文大部分都给忘记了,唯有念句简单点的“南无阿弥陀佛”。

谢俊和由电话间走了回来,一把抓着他肩头道:“妈呀!真有”二十四“和”三“,快看其他的号码。”

两人颓然倒后。

李少杰失望得想哭出来,机会错过了便永远不会回头找你,自己在梦中为何不能专心点?

俊和喃喃道:“能撞中个安慰奖算不错了!可怜我连安慰奖都没有中过。”忽又精神一振,探手过来抓着他肩头道:“快滚回去睡觉,说不定你又能梦到明天会发生什么。”

李少杰一呆道:“这些事不是每晚都会发生的吧?”

俊和兴奋地道:“不睡觉怎知道,我从报纸看过很多这类可预知将来的梦,据说林肯被刺杀前,曾梦到自己被刺杀,只是躲不过大难罢了!”

李少杰呆瞪着他。

俊和续道:“朋友!假如你可预知命运,纵使只有一天的命运,你己拥有了举世无敌的武器,试想如果你去赌钱、炒股票会有什么后果。”

李少杰吁出一口大气,喘着道:“知道了命运,或者可以改变命运,天!事实上我已改变了梦里预知的命运,朱氏地产本来是不会雇我的。”

俊和在袋内掏出一张支票,递过去给他道:“拿这些钱去交租吧!算是我对你这命运超人的投资好了。”

李少杰汗颜道:“为何你对我这么好呢?”俊和把支票塞入他上衣的袋子里,缅怀地道:“还记得中三时有班大汉要揍我,你挺身而出和我并肩作战的事吗?”

李少杰恨声道:“结果我们给揍了一顿,回去还给大姊骂足三日三夜。”

俊和用力捏着他肩头道:“你是我自少投缘的好朋友,虽然现在我再不崇拜你,却没有法子不对你好,少时交下的朋友,只剩下你一个。现在来往的只是为着利害而交的酒肉朋友,再难有像我们之间那种真情,所以有时我虽很恼你的自暴自弃,但仍不忍心不理你。”

李少杰感动的道:“你真是我苦海里的明灯,婚姻触礁指导所的所长,佛祖座前的运财童子,你的大恩大德……”

俊和笑骂道:“你仍是那么夸大,想报恩吗?快滚回去睡觉吧!我能否发达,全赖在你身上了。”

是的!

若想给回一点颜色让那对姦夫婬妇看看,就必须赚钱,还要赚得很快和很多才行。

那晚他发了一个梦。梦见带着这世上最难服侍的一对充满铜臭及嚣张的夫妇去看了十多个楼盘,受尽了鸟气。

那男人还懂看风水。

结果做不成半单生意,只留下满肚子愤懑的气。

次日他回到公司里,老板仍未回来,昨天见过的两个营业员亦尚未现踪。只有他和那接待员对坐着。

“李先生!”

李少杰正思索着会否真的遇上昨晚梦中那对上了年纪的男女,闻呼吓了一跳,望向坐在接待处负责开门的那位小姐。

他因心神不属,没有留心打量任何人,这时才看清楚眼前这位小姐。

她长得很美,非常秀气,尤其难挡是她灼人的青春和健康的气息,真想请她站起来走两步转两个圈看看。

少女冷冷递来一张纸道:“这是临时雇员合约,你看过没有问题便签了它吧!是老爸吩咐下来的。”

李少杰这才知道她是老板之女,立时肃然起敬。

朱小姐似对他没有多大好感,埋首工作,不再理他。

“嗨!”那两位营业员的其中之一,一身火红冲了进来,横了李少杰一记媚眼,未语先笑道:“我是安娜,高兴你来加入我们的家庭企业,妮妲是老板的千金,我是老板的侄女,另一位你见过的是我的表姐珍妮,收到了定单没有?”

再用眼多电他一下后,才带着一阵香风擦身而去。

她的美色虽稍逊朱小姐妮妲,却胜在騒媚入骨,又懂打扮,谁也不能说她没有巨大的诱惑力。

李少杰略感快意,因为在安娜身上得回了点男性尊严,庆幸还有女人对他感兴趣,虽然他再不会相信任何女人了,秋怡就是最好的例子。

妮妲向着安娜的背影扮了个鬼脸,又俏又可爱。

两个妮子看来相处得并不融洽。

这时珍妮刚踏入门内,冷淡地和李少杰打个招呼,径自回到办公桌前坐下。

她因戴着金丝眼镜,外表较安娜端庄,可是一对眸子精灵炽热,看来老板对他“野女郎”的批辞,虽不中亦不远矣。

她比安娜最少高了半个头,比之近六尺高的李少杰亦只矮了少许,样子算不上是美人儿,却很有性格,配合她的高度,使她有种骄傲出众的魅力。

尤其是那对长腿,可使任何正常男人垂涎三尺。

李少杰暗忖为何我昨天睁目如盲地全看不出她们吸引人的地方呢?

现在是否真的己从秋怡那无形的心锁脱身了出来?

胡思乱想间,老板朱明旋风般卷了进来,由李少杰身旁掠过,来到安娜和珍妮两桌之间道:“你们今天谁没有约客?”

安娜戒备地道:“先说说究竟有什么事?”

珍妮干脆道:“我没有空,早约好了客去看三个楼盘。”

朱明拿她们没法,叹道:“罗庚才昨晚打电话给我,要我给几个楼盘他看看,我早推说了没有空,你们两人怎都要找人陪他,抽奖也有一次抽中吧!”

安娜色变道:“上次我还没有受够吗?这种钱不赚也罢!千万不要找我!”

李少杰心中一动,胡乱在临时合约签了名后,走过去道:“我受惯气的,让我去试试吧!”

朱明上下打量了他几眼,犹豫起来。

安娜和珍妮齐声欢呼,跳了起来,拿起手袋一哄而散,不知所踪。

剩下朱明和李少杰愕然相对。

好一会后,朱明无奈道:“记着不可开罪他,虽然很难侍候,可是他们确是出得起钱炒楼的人,只不过他们惯例不看过百个以上的楼盘,是不会作出选择的,而我们的楼盘又不够人好,所以次次都是作陪嫁的妹仔。唉!”

李少杰问道:“那位罗先生……”

朱明失笑道:“千万莫叫他罗先生,他不是姓罗,而是姓丁,叫丁桂才,只因他每次看楼都拿着罗庚盘去看风水,地产行才给他起了个绰号叫罗庚才,明白吗?清楚了没有。”

李少杰心头狂震。

天啊!我真能每晚梦到跟着来到的那天会发生的事啊?

他再不是一个普通的人,而是拥有跨越一天时空的命运斗士。

我定要改变昨晚梦里所预见的命运。

李少杰拖着疲乏的身体,回到了公司,坐到了一张空椅子里,脸对着正同情地看着他的珍妮和安娜。

两人因他曾见义勇为,观感自然大是不同。

朱明推门走了进来,吁了一口气,若放下了万斤重担般轻松起来道:“做不成生意不打紧,只要他们不藉投诉你来臭骂我一顿,我便要叩谢神恩了。”

李少杰奇道:“为何你们像很怕他们的样子?”

朱明在另一张椅子坐了下来,语气出奇地温和道:“罗庚才还有另一个外号,叫‘炒楼教父’,他是黑道里祖师爷级的人物,否则何来这么多现钞炒楼。”

李少杰恍然大悟。

安娜恨声道:“这咸湿伯父最爱挨挨碰碰,交易不成还要给他占足便宜,提起他地产界的靓女都叫奴家怕怕。”

说到“靓女”两字时,特别飞了李少杰一个媚眼。

李少杰嘴角逸出一丝微笑,从怀里掏出两份临时买卖合约,递给朱明道:“管他是罗庚才还是炒楼教父,我做成了他两单生意。”

朱明一呆后,接过合约,打开一看,瞪着不能置信的眼睛,失声道:“他转了死性吗?”

安娜和珍妮亦是瞠目结舌呆瞪着他。

外面隐约传来妮妲一声讶异的轻呼。

这妮子正偷听他们说话。

李少杰站了起来,若无其事道:“我很累了,可不可以早走半步。”

朱明呆头鸟般点着头。

李少杰走往正门,故意不看妮妲,心中充盈着激烈的情绪。

只要能预知将来,便能趋吉避凶,改变命运,那他终有一天可以得到他想要的东西,让秋怡后悔离开了他。

他要报复。

向所有坏女人报复。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时空浪族》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