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空浪族》

第08章 机场惊魂

作者:黄易

祈青思沐浴完毕,走了出来,见到钟倩婷仍坐在李少杰大腿上吻个难分难解,微带醋意道:“明天还要搭机飞到洛杉矶,早点休息吧!两点钟了。”

钟倩婷娇笑应道:“怕什么?累点才好,可以在飞机上睡觉,我还是第一次坐头等舱哩!真兴奋,我看今晚绝睡不着了。”

祈青思走了过去,在她隆臀重重扭了一记,不客气道:“快滚去洗澡,轮到我坐这头等位了。”

钟倩婷不情愿地离开李少杰,摸着被祈青思扭痛了的地方,悻悻然往浴室去了。

祈青思欣然代替了钟倩婷的位置,热吻后笑道:“我们愈来愈放浪形骸了。”

忽又想起另一事道:“有朋友告诉我,魏波似乎仍是胸有成竹,他凭什么有那样信心呢?”

李少杰想起秋怡和魏波像针刺般的说话,心情沉重起来,道:“我才不信他有什么还击能力。”

祈青思道:“警务处长告诉我,这几年魏波再没有沾手毒品买卖,所以警方很难抓他的痛脚,是了!你和妮妲约好了没有。”

李少杰细看着她道:“你真的不吃醋吗?”

祈青思叹道:“我早麻木了,倩婷、关妙芝,噢!原来还有戴安,你这风流公子,谁管得你那么多,幸好还未嫁你。”

李少杰给她说得摇头苦笑,说不出话来。

祈青思不忍道:“珍妮告诉我妮妲只是个爱玩的小女孩,不过却很会吃醋,知道你会带我和倩婷去,很不开心哩!”叹了一口气道:“这真是笔糊涂帐。”

李少杰道:“坦白点告诉我,我是否太风流和荒唐呢?”

祈青思吻了他脸颊,柔声道:“你虽多情,但绝非胡来的人,可能是太心软吧!换了别的人有你的财势,可能已和过百女人上过床了。”

李少杰还想说话,钟倩婷走出厅来,两手抓着浴袍的襟口,缓缓拉往两旁,先露出香肩,然后任由浴袍滑落地上,露出凝脂白玉,多一点嫌肥、纤一点嫌瘦的动人躶体,俏脸的青春更是诱人至极点。

李少杰和祈青思对望一眼。心中同时泛起异样的感觉。这势将会成为天皇巨星的美女,愈来愈能展露出她天生媚骨的尤物本质了。

黝黑的枪管对准了李少杰的眉心,然后火光一闪,李少杰眼前一黑,往后抛跌。

他在飞机的头等舱醒了过来,一身冷汗。

若那不是个梦,应该早死去了。他还清楚记得那男人的模样,看着那人由风衣里拔出枪来向他轰击。

这是没有可能的,洛市的警方应该派出干员在机场接他,为何梦中的机场里一个保护他们的人亦没出现?

这时祈青思领着天真好奇的钟倩婷参观完驾驶室,喜气洋洋地转回来,见到李少杰难看的脸色,吃惊道:“少杰!你不舒服吗?”

李少杰勉强振起精神道:“没有事!”

机长的声音由播音器传出来道:“由于洛杉矶天气不佳,我们要降落到夏威夷国际机场,我们为任何因这引致的不便,深感抱歉。请扣上安全带,切勿随处走动。”

李少杰一震跳了起来,不理两人惊异的目光,朝驾驶室走去。

一位空姐客气但坚定地把他拦着,道:“驾驶室现在是谢绝参观的。”

李少杰诚恳地道:“请勿把飞机降在夏威夷,我知道坏天气只是个掩饰的藉口。”

空姐微一错愕,深深看了他两眼后,道:“你先回座位去吧!我会告诉机长,由他决定。”

李少杰回到座位去,两人担心地道:“少杰你怎样了?和那空姐说了什么话?”

李少杰摇头道:“没有什么事。”

两女疑惑地对望一眼,当然不相信他的话。

那空姐走了回来,脸色凝重道:“李先生!请随我来。”

李少杰向一脸愕然的两女勉强笑了笑,随着空姐走向前往驾驶室的长廊,下了几级楼梯,在驾驶室前的小空间里,早有一位看来是机长和一位高级空姐在等待着他。

机长见他下来,上前和他握手以英语道:“李先生!久闻大名了,不知为何你会知道我们降落夏威夷与罗省的天气无关呢?”

李少杰道:“这事说来话长,简单说就是有人想杀我,可是因为我早安排了贵国的警务人员在洛杉矶机场等候我,所以他们才用了手段,要你们在夏威夷降落。”

机长沉吟片晌后道:“实不相瞒,我们是因接到公司的通知,说有人放了炸弹在机上,才被迫赶紧降落。”

李少杰道:“那绝对是虚言恫吓,不要理它。”

机长叹道:“我不但负责李先生的安全,还负责全机的安全,况且这是总公司和警方的指令,纵使明知没有炸弹,现在亦只能立即在最近的机场降落。”

空姐冷然道:“李先生放心吧!我看只是巧合,何况当飞机到达机场时,保证整个夏威夷的警方全来了,你还怕什么呢?”

李少杰听着她明指自己神经过敏的嘲讽语,愤然望向她。

倒是那机长和善地一拍他肩头道:“李先生放心吧!只要你不离开禁区的转机室,应是绝对安全的。带着枪械的人都不能遇过机场的金属探测器,回去吧!莫要告诉你那两位美人儿,会吓坏她们的。”

李少杰忽地哑口无言,就算他告诉他们自己可梦到未来的事,有人肯相信吗?

李少杰三个是第一批离开机舱的人,停机坪上摆满了警车和消防车,特警人人荷枪实弹,严阵以待。

李少杰向其中一名高级警官举手表示有话要说时,那警官不耐烦喝道:“快上车!”

李少杰还想说话,早有两名警员不由分说地赶了他上车去。

车子朝机场大楼开去。

祈青思终按捺不住,抓着他手臂道:“少杰什么事哩!你看来很不安。”

钟倩婷亦道:“你脸色很难看。”

李少杰知道说出来只是吓坏她们,叹了一口气道:“我只是心中有不祥的感觉吧!”

到了与购物店相连的转机室时,李少杰看到有七、八名机场特警在巡逻着,心头稍安。钟倩婷喜道:“来!我们去看看有什么别致的东西可看得入眼。”

祈青思欣然道:“好呀!”

李少杰一把拉着两女,强硬地道:“听我话,不要乱走。”迫着两女坐到靠墙的长沙发处。

祈青思把手袋放在面前的长木几上,皱眉道:“你定是有心事瞒着我们。”

钟倩婷则鼓起香腮,一脸不高兴。

李少杰待要说话,眼角人影一闪,见到一个身穿长大衣的人由洗手间步出,从容地朝他们走来,正是梦中那枪杀他的凶徒。

他心中一颤时,那人已来到他们面前。

李少杰知道不妙,人急智生,两脚曲起,用力一撑三人身前的长木几。

那人的动作亦快若闪电,一侧身由大衣里拔出一把大口径的手枪来,长几正好猛撞在他膝腿处。

“砰!”

子弹射上了天花板。

那人连人带长几倒跌地上,但迅即爬起,手中的枪指往李少杰。

两女尖叫起来。

在这千钧一发的时刻。

“轰!”

那人脑袋开花,往后倒去,鲜血汨汨流遍地上。他是被附近一名特警当场射杀。

机场特警由四面八方赶过来。李少杰搂着两女,闭上眼睛,这时才发觉遍体是汗,手还在抖着。

五个小时后,李少杰等坐上了另一架飞机,往洛市飞去。

夏威夷的警方已和洛市的警方取得联系,知道了李少杰超级富豪的身份,又明白了那情况,态度变得非常审慎尊敬,循例落了口供,并没有特别为难他。

至于那刺客如何能在保安这么严密的禁区得到武器,则仍是一个谜,于此可知国际毒枭的神通广大。在离开机场前,有位警官表示会作一个内部调查,暗示枪械可能是警方的内姦运到洗手间藏好,再由这个亦是乘搭同一班机的刺客取来行事。

计划确是周详之极,可惜却给李少杰的梦悉破了。

那机长和空姐齐来向他道歉。

机长道:“李先生真机警,化险为夷,但你怎能那么肯定有人会在禁区刺杀你呢?”

李少杰微笑道:“那纯粹是一种预感。”

机长细看他后点头道:“难怪你在投资上这么有眼光,我定要加入你的的梦想基金。”

他们去后祈青思凑过来道:“我真不明白你为何能先一步看穿那杀手的企图。”

李少杰知她动了怀疑,伸手搂着两女道:“好好回机上睡一觉吧。”

睡上一会后,飞机抵达洛杉矶,警方加派了人手,护着他由特别通道离开。妮妲被安排了在车内等他,见到他时不理祈青恩和钟倩婷,投入他怀里,喜极而泣。

这妮子漂亮了少许,李少杰搂着她结实的肉体,真有恍如隔世的感觉。

警方把他们送到荷里活一间五星级大酒店顶楼的总统套房,又派了人为他们做好保安工作,照顾周到。

李少杰沐浴后拉着妮妲说话儿,两女都知趣地避入各自的房里去,事实上她们亦很劳累了。

妮妲委屈地道:“听到有人向你放枪,真是吓死人了。那人真凶,明知开枪后绝逃不掉,仍这么凶悍,嘻!不过你比他更勇猛。所以斗不过你。”

李少杰笑道:“来!我还未好好看过你。”

妮妲跳了起来,在他面前骄傲地摆了几个舞姿,叉着腰道:“看来你对女人很有办法,她们两个真不会吃醋吗?”

李少杰笑道:“你吃醋吗?”

妮妲娇憨地坐在他腿上,搂着他脖子道:“吃得要命。不过现在想通了,谁叫人家离开了你,何况我的男友亦不少哩!不过没有一个及得上你的。”

李少杰苦笑道:“你太坦白了,摆明只是和我玩玩的气人样儿。”

妮妲理直气壮道:“未结婚前都是玩玩罢了!这里的生活不知多么浪漫,我才没那么蠢赶着嫁人呢。”

李少杰为之气结,但总算放下了心事,道:“收到我最近寄给你的钱吗?”

妮妲吐出可爱的小舌头道:“你的出手真惊人,我这么大从未想过有人会给我一百万美金,使我变了个小富女,只是利息便够我过着富裕的生活了,嘻!更不用为钱嫁人。”

李少杰拿她没法,一把抱起了她,往主卧室走去,道:“来!让我看看运动对你做爱的技术有什么良好影响。”

妮妲呼吸急促起来道:“这次你只是享受,一切全由我作主动。”

次日诺亚的总裁威信先生亲来接他们,李少杰领着三女,欣然到诺亚在比华利山的总公司去。由于一切细节均洽谈妥当,所以气氛融洽,尤其刻意打扮过的钟倩婷美胜天仙,使威信魂为之销,而对祈青思和妮妲,他亦大打主意,当然李少杰不会让他得逞。

签了约后,诺亚的高层人士和旗下的几位国际巨星齐齐出动,陪他们参观制片厂。

在制作室里,特技专家以电脑示范如何利用种种高科技和昂贵的软体创出神乎其技的效果时,威信向李少杰道:“我们把钟小姐的资料送给有全球卖座保证的超级红星施力辛过目,他看后很欢喜,问过制作预算后,基本上同意了做我们联营后第一部戏的男主角,女主角当然是钟小姐。”

钟倩婷欣喜道:“那真好了,他是我银幕上的偶像。”

威信乘机道:“若李先生不反对,我希望钟小姐能留下来,我会请专人打点她一切起居生活,指导她演戏各方面的事宜。”

李少杰望往钟倩婷,后者神情雀跃,显是千万个愿意,还过来挽着他道:“放心吧!我懂自己照顾自己的了。”

祈青思望往钟倩婷,眼中闪着另有深意的神色。

当晚诺亚举行了盛宴,款待李少杰,来宾包括了当红得令的制作人和红星,连市长亦来了。

李少杰把握机会即席向市长提出了捐赠一个演艺人基金,专帮助晚年生活潦倒的影艺业人士,博得了全场的喝采,亦使他的地位倍升。

当夜兴尽而散。

次日祈青思先走一步回港去了,钟倩婷则开始她的银色事业。

李少杰逗留了一个星期后,亦届归期,临行前和钟倩婷单独见了一面,被她缠了上床做爱,狂风暴雨后钟倩婷忽然哭了起来,弄得他手足无措。

好不容易哄得她收止了眼泪后,钟倩婷凄然道:“少杰!我要和你分手了。”

李少杰骇然道:“你说什么?”

钟倩婷道:“由今天起,我会把全副精神投进事业去,过我梦想中的生活。”

李少杰脸色阴沉下来,想起了秋怡,钟倩婷只是另一个版本。

钟倩婷惶恐地道:“不要用那种眼光看人家,唉!我还是对你实话实说吧!这是我答应了青思的,我们两人终有一个该退出吧。”

李少杰恍然,原来这就是她们的协议,难怪以祈青思的骄傲,竟可容忍钟倩婷,因为那只是一个短暂的光阴,不禁肝肠暗断,慾语无言!

钟倩婷抹去眼泪,露出笑脸,柔声道:“我永不会忘记你是我的初恋情人,第一个男人,将来你若和青思结了婚,我仍可作你的情妇,又或者我另结新欢,仍恋你这旧爱。谁说得上来呢?”

李少杰把她搂入怀里,爱怜地道:“我还可以说什么话呢,我与妮妲只是一个爱的游戏,但你和青思却把我的心撕作血淋淋的两片,我真担心你是否懂得照顾自己。”

钟倩婷笑道:“放心吧!我可能真是天生吃明星饭的人,所有事都轻而易举,来吧!趁还有点时间,再好好疼人家一番吧!在这一刻她全是你的。”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时空浪族》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