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空浪族》

第09章 首映典礼

作者:黄易

在极端保密的情况下,李少杰悄悄回港。他由特别通道离开机场,与接机的何铁翼、谢俊和直抵罗庚才的大宅。

关上房门后,四人坐在长桌商议。

罗庚才道:“魏波走了很错的一着棋。”

何铁翼冷笑道:“他这一着棋只错在没有杀死少杰,现在政府对此非常愤怒,特别成立了一个专门小组,由正哥负责,誓要在各方面打击魏波一元论主张世界只有一个本原的哲学学说。肯定世界本 ,只要我们能帮上一点忙,他便完了。”

谢俊和苦思道:“但有什么方法可抓着他的痛脚呢?”

罗庚才望向李少杰道:“这里数你的脑筋最灵活,想到了什么方法没有?”

李少杰从容道:“还记得那烂命成吗?”

罗庚才哂道:“这家伙在上面终日花天酒地,满袋银纸,哪肯再为我们出力!”

李少杰淡然道:“只要他感到假若魏波一天还在,他便不会有好日子过,他就要为我们卖力。”

罗庚才动容道:“好办法,由我那个罩着他的老友找两个人,扮作奉魏波之命去杀他的杀手,应是举手之劳的事,那时烂命成只有来求救于我们。”

李少杰道:“办妥这件事后,我们便展开全面反击,直至魏波完蛋为止。”

祈青思走出公司大厦的正门,一辆车悠然在她面前停下,车内的男子轻佻地向她吹着口哨。

祈青思暗骂一声,看也不看他,沿街往停车场走去。

那车跟着她缓行。

祈青思芳心震怒,停了下来往车内望去,一瞧下“啊!”一声叫了起来,乖乖坐进车内去。

李少杰驱车前行,另一手放到她露在短裙外光致致的玉腿上,轻轻揉捏着。

祈青思嗔道:“为何回来了都不告诉人家?”

李少杰微笑道:“因为要进行秘密任务。倩婷的戏刚开拍,便让魏波当我仍留在那里好了。”

祈青思垂头咬着chún皮道:“倩婷告诉了你吗?”

李少杰叹了一口气道:“这样也好!以后我可以专心爱你。”

祈青思道:“你会否是口不对心呢?”

李少杰大力捏了她的腿一下,狠狠道:“我就算想不爱你亦办不到,你才是真正的缠人精。”

祈青思娇呼后凑过来,重重吻了他脸颊,两手移往腿间,抓紧了他作怪的手,制止了愈来愈不规矩的动作。坐直娇躯后欣然道:“倩婷真是个很为人着想,也很特别的女人。她其实很有主见和打算,她有没有告诉你一直想当明星,现在终于心愿得偿,应可弥补离开你的伤痛了。”

李少杰为之愕然,女人真难理解,明明心中想当明星,偏偏摆出各种伪饰的姿态,使自己还真以为她是为了自己才肯这样做。

祈青思低声道:“现在你要带人家到哪里去呢?”

李少杰涌起失落的灰黯情绪,答非所问道:“告诉我,你究竟想当我的女朋友还是妻子?”

祈青思娇躯一颤,反问道:“你不是决定了不再婚吗?”

李少杰有点粗暴地道:“先不要理我的问题,只是告诉我你心里的话。”

祈青思一呆道:“少杰,你好像受了很大刺激的样子,是否因为倩婷……”

李少杰烦躁地打断她道:“不要再提她,快答我。”

车子这时驶进隧道,朝新界飞驰而去。

祈青思强忍着因他前所未有的态度而来的怒火,冷冷道:“你先告诉我,为何想知道答案?”

李少杰亦冷冷回应道:“因为我再不想在男女的事上纠缠不清,你一是只做我的女朋友,一是永远做我的妻子。假设是后者的话,我会做一个忠诚的丈夫,否则莫怪我会心花花。”

祈青思蓦地一掌刮来,“啪!”的一声后,李少杰脸上立时多了个掌印。

车子发出嘎嘎尖叫,“之”字形在马路上乱闯,吓得后面的车连忙响号警告。

祈青思双手环抱胸前,铁青着俏脸,呼吸剧烈起来。

李少杰清醒了过来,把车子驶到一个避车处停下来,往余怒未消的祈青思瞧去,苦笑道:“对不起!我说的话太放恣了。”

委屈的热泪由祈青思眼眶不受控制地狂涌而出,却没有说话。

李少杰俯身过来,把她紧压座位上,搂个结实,用舌头舔去她脸上的泪珠。祈青思闭上眼睛,任他施为,但亦没有任何反应。最后李少杰找到她的香chún,开始时,她的chún冷若冰雪,但当李少杰的舌头侵进了她的小嘴后,她渐渐生出强烈的反应。

狂野的热吻后,祈青思叹道:“少杰!我永远不会原谅你刚才那种语气和说话。”

李少杰摇头道:“不!你想恨我亦办不到,因为直到此刻,找才真的知道你深爱着我,否则以你的性格,怎会流下泪来。”

祈青思不依道:“以后都不准你提起这件事。”

李少杰放下心来,与她再缠绵一番后,才驱车朝上水的方向驶去。

祈青思轻轻道:“我们分开一段时间好吗?你可以去交新女友,我也可以接受别的男人的约会,看看可不可以忘记对方。”

这回李少杰无名火起,冷然道:“你真心想忘记我,李少杰定会成全你的。”

车轮与公路面摩擦的声音倏地响起,车子惊险万状地违法掉头,到了另一边的马路,往市区驶回去。

祈青思闭上俏目,紧咬着嘴chún,再没有作声。

车子由怒马狂驰,逢车超车的高速逐渐缓慢下来,回复正常的速度。

八时多一点,李少杰驶进了祈青思在西贡的家。

车子停定后,两人仍是僵硬坐着,没有人说话,亦没有人下车。

祈青思呼吸倏地沉重和急速起来,一把推开车门,往屋子狂奔而去。

看着她动人的背影消失在入门处,心中涌起强烈的痛楚,一拳打在驾驶盘上,才驱车离去。

他降下车窗,让寒风吹进车内。

他不想为爱情受苦,因为秋怡已让他受够了。

李少杰拿起车内的无线电话,拨了戴安的号码,接通后道:“伯母!戴安在吗?”

戴安的妈咪显是误会了他是另一个人,奇道:“你还未见到她吗?她出门有半个小时了。”

李少杰愤然挂断线,接着是无比的失落和疲倦。

秘密部署了三天后,李少杰正式回公司上班。

新请回来的秘书赵丽青长得相当灵巧美丽,姿色和戴安相当,见到李少杰时俏目射出倾慕的神色。

李少杰心中警惕,礼貌地和她招呼过后,回到办公室工作。

按着的两个月,李少杰修心养性,专心在黄金、股票、物业等方面作巨大的投机和投资赚钱,每隔一段时间又把巨额的金钱捐往世界各地的慈善机构,使他们公司的声誉更是如日中天。

各地的游资纷纷注进他的梦想基金里,使基金攀上全球三甲之位,在财经界成了举足轻重的巨人。

与祈青思律师楼的接触全由谢俊和及何铁翼进行,李少杰和她再没有见面或说话。

有关魏波的消息亦不住传来,在警方的压力下,原来追随他的各区黑社会头目,纷纷与他划清界线,势力大不如前。

何铁翼在此消彼长下,取得另一条主要院线的支持,准备开拍与诺亚合作却以本地影星为主的大制作,这时轮到影界的红人来巴结他了。

钟倩婷那套全球触目的科幻电影进行得很顺利,消息不停见报,梦想影艺亦成了国际级的影艺公司。

朱明的地产建筑公司不住扩展,投资伸延至大陆和东南亚其他地方,以低廉的楼价,造福各地市民,赢得了各地政府大力的支持。

他们的投资策略亦有所增进和改变,成立实验所,聘请世界各地专才进行高科技的发展和研究,向电子电脑业进军。

一切还是刚开始,但却是很理想的起步。

这天是在这办公室的最后一日,明天他们会迁进全市设计最先进和最高的梦想大厦,他和谢俊和将占用顶层,天台是可供直升机降落的平台和公司的私人会所,总公司基本职员已增至二百人以上。

一切都是由那一个梦开始。

可是他并不快乐,因为他欠了点东西。

谢俊和这时走进他办公室内,回首往事,唏嘘一番后,道:“忘了倩婷吧!听说她和施力辛这有妇之夫打得火热,妮妲则告诉珍妮要和同学去滑雪,新年都不回香港了。只有青思才是真的对你好。唉!或者都是给你逼成那样子,自美国回来后,你便不肯接听她们的电话了。”

李少杰道:“我过了一段荒唐的日子,现在应是结束的时候了。”

谢俊和沉吟了一会后道:“烂命成终于中计了,听说才叔的朋友布局骗去了他所有钱,又使人扮作魏波的人追杀他,吓得他逃了回来,要求我们保护他,才叔和他谈过后,他提出要求另一个一千万,说若魏波仍从事贩毒,他有办法可以得到情报,唉!但在这风头火势的时刻,魏波怎敢再碰毒品。”

李少杰沉声道:“白伟奇的情况如何?”

谢俊和道:“这傻仔还懵然不知已给看穿了,我故意升了他的职,哼!”

李少杰道:“是时候了,你先着翼叔使人到税局揭露他瞒税的事,乱他心神,当我们第一出戏首映时,我们就利用白伟奇使他重重的摔一跤,各方面的攻势,会使他出现周转的困难,当他被迫要由毒品赚钱时,就是他身败名裂的时刻,把这计划告诉正哥,让警方可配合我们。”

谢俊和拍桌道:“好计谋,他手上很多钱都不是他的黑钱,一旦出现危机,自会被迫铤而走险。”

李少杰叹了一口气,扳倒了魏波,秋怡的命运会变成怎样子呢?

谢俊和离去后,戴安打电话来,他犹豫了半刻后,吩咐赵丽青接通电话。

戴安幽怨的声音道:“少杰!为何你不守诺言?”

李少杰平静地道:“谁说我不守诺言,只是你约了男友吧!”

戴安沉然半刻后,叹道:“原来那个真是你的电话,但你可再找人家嘛。”

李少杰默不作声。

戴安激动起来道:“我也是有血有肉的人,会寂寞、会痛苦,需要节目和安慰,你可以明白人家吗?”

李少杰听得哑口无言,自己有关心过她吗?叹道:“算我不对,今晚吃饭好吗?”

戴安凄然道:“太迟了,我答应了男友的求婚,今天打电话来是想亲口告诉你的。”号啕声中挂断了线。

李少杰心如铅坠,终忍不住拨了个电话给祈青思,报上名字。

好一会后秘书回话说:“李先生……祈律师说她很忙,没时间听你的电话。”

他颓然放下电话,发誓以后都不会再找她。

那晚他喝得酩酊大醉,到了下午才勉强回到新公司去主持乔迁酒会。

祈青思当然没有来,虽然连港督都来了。

那晚他随了何铁翼和罗庚才到夜总会胡混,惊动了所有小姐来对他刻意逢迎,可是他却全看不入眼,最后由何铁翼亲自送了醉得不醒人事的他回家去。

次晨谢俊和的电话吵醒了他,兴奋地道:“我猜想你没有看报纸,让我读给你听!‘昨日凌晨廉署派出大批人员,搜查与影业大亨魏波有关系的寓所和多处公司办事处,并把他带走问话,现时仍被扣留中。’”李少杰意兴索然道:“真是好消息!”

谢俊和知趣地收了线。

铃声响了起来,他按着了对讲机,保镖孙强沉声道:“凌思小姐找李先生。”

李少杰一震下宿醉醒了大半,吩咐让她上来后,匆匆梳洗换衣,才去应门。

久违了的秋怡玉容消瘦,哀怨的眼色紧罩着她的双眸。

李少杰压下复杂的情绪道:“进来吧!”

秋怡随他到沙发坐下,环视四周,道:“这间屋子很舒服。”

李少杰不耐烦地道:“找我有什么事?”

秋怡垂下头去,低声道:“不知道,只是想再见你。”

李少杰平静地道:“你的魏先生被拉了去,你才可以来见我吧!”

秋怡咬牙切齿道:“他不是人,最好永远把他关起来。”

李少杰愕然望向她。

秋怡苦笑道:“你以为我快乐吗?一点自由都没有,不但成了他泄慾的工具,还要在他迫令下奉迎他要巴结的人,少杰!我错了。”

李少杰怒发冲冠,喝道:“错了!你和魏波串谋陷害我,迫我签字离婚后,又着财务公司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9章 首映典礼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时空浪族》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