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空浪族》

第06章 初露曙光

作者:黄易

他们这次赌的是轮盘。

李少杰福至心灵,凭着梦里的记忆,连下数城,惹来全场惊羡的目光。

两人旋风般速来速退,携着四百多万的巨额现金支票,匆匆回港。

船里,谢俊和兴奋得坐立不安,忽道:“明天早上我来找你,开个联名户口。知道吗?这个星期来,我每天都看财经报章和杂志验,阐明了人民民主专政的性质和职能,民主和专政的关系。 ,很快可以奉上计划书,保证你拍案叫绝。”

李少杰道:“早点,我不想迟到。”

谢俊和愕然道:“你还要返工吗?我准备补公司一个月薪金,立即辞职。”

李少杰道:“我不反对你辞职,但我仍想在地产上多汲取点经验,以前那次失败我总不服气,兼且四百万对我们来说虽是天文数字,但做生意却是个无底深潭。”

谢俊和认真的道:“假若你一个子儿都没有,要赚四百万,确是难比登天;但若你手上有四百万,再赚四百万便是轻而易举的事。嘿!更何况有你这时空超人在,再赌他几场,资金问题不是全解决了吗?”

李少杰正容道:“我曾仔细思索过这问题,赌钱就像吸毒,容易来的钱是不会带来快乐的。我们兄弟就凭这四百万闯天下,得出来的成果才有意义,成功失败都不重要,最重要是其中的苦乐和血汗,那才使我们感到存在的价值和乐趣。”

谢俊和死心道:“只要你有这种想法,休想可以再梦到轮盘的号码。”

眼中闪过惊异之色,恭敬地道:“少杰你回复到和秋怡结婚前的状态了,甚至更为优胜,想当年拜倒秋怡裙下之臣没有一百,也有几十,兼之她又眼高于顶,却给你这样一个穷小子独入胜出,可知你是如何超卓。我又开始崇拜你了。”

李少杰哑然失笑,记起一事,道:“这个周末别约人,到我家来做大厨,我约了公司三位靓女同事回家去。”

谢俊和皱眉道:“你那个家见得人吗?”

李少杰笑道:“放心!她们就是看不过眼,才要到我家来拨乱反正,明白了吗?这叫乱有乱的好处。”

谢俊和叹道:“无论我的家怎样乱,都不会有靓女来理我。”

李少杰道:“信心是培养出来的,你明天立即去买一部车,做几套出得场面的衣服,再买一层楼,包你的人生迥然不同。”

谢俊和道:“那你呢?”

李少杰道:“我们可以暂时住在一起,照我的话做吧!别忘了你是李谢企业的老板,让我弹个好盘给你吧!”

谢俊和兴奋得跑去买了两罐啤酒回来,举罐互祝后,他道:“最近有没有看娱乐周刊。”李少杰心头一沉,低声道:“她怎样了?”

她当然是指秋怡。

谢俊和道:“风头很劲,她的确很美,拍出来的照片性感迷人,放心吧!我决定了不去看她的戏。”脸上现出下了决心的神态。

李少杰失声道:“那对你是很为难的事吗?”

谢俊和老脸一红,尴尬地道:“别忘了她亦是我暗恋的对象。”

李少杰改变话题道:“还有到那快餐店去吗?”

谢俊和摇了摇头,颓然道:“她很少在那里出现了,前天我碰到有部名贵房车来接她上班,都是你猜得准,手快有手慢无。”

李少杰安慰地拍拍他肩头,神思转到秋怡身上,心头百感交集。

他知道自己这一生休想忘掉她。

他李少杰定要显点颜色给这抛弃了他的女人看看。

那晚他差一点一个通宵没有合眼,临天明才睡了一会,梦到祈青思对他的态度来了个一百八十度似天南地北的转变,变得冷漠和保持原先那种不可逾越的距离,勉强随他到了附近一间酒店的厢房,只叫了一杯冷饮,喝掉后便藉词走了,弄得他没趣至极点,若手上有枪,说不定会将这反脸无情的女人当场射杀。

他再不可忍受女人对他的侮辱,无论是梦中还是现实。

他不想亦不愿原谅祈青思。

和谢俊和开了户头后,他回到公司。新请的营业员陆续上班,办公室热闹起来,珍妮和安娜以大阿姐的姿态出现,指点新来的职员。

只是罗庚才夫妇便介绍了十多个客人,忙得众人不亦乐乎。

近十点半时,妮妲怯怯地来找他,低声道:“对不起!星期六晚上我不能到你家去。”李少杰反而一阵轻松,随口问道:“你没有打算说出理由吗?”

妮妲垂头以蚊蚋般的音量道:“我忘了是他的生日,不可以不陪他。”

“他”自然指她的男友。

李少杰心头涌上妒火,秋怡还不让他受够了吗?现在竟又多了个妮妲。

妮妲惶然望向他道:“我本想好藉口骗你的,但我最后都说不出口。”

李少杰哂道:“难怪你父亲特别疼你,因为你够诚实。”

妮妲求道:“你可否把日子延后一个星期?”

李少杰想起俊和,摇头道:“不!”取过上衣,往房门走去。

妮妲站了起来急道:“你生气了!”

李少杰回头微笑道:“若我说不生气,你应高兴还是不高兴呢?”

妮妲俏脸一红道:“这样吧!任你指一天,我到你家煮饭给你吃。”

李少杰心头一阵烦厌,这靓女打的究竟是什么主意,想自己成为她众多男友之一吗?秋怡离开自己前,亦有很多男友,那是自己一生中最屈辱和黑暗的日子。叹了一口气道:“我真的受宠若惊,可是不用了,多点时间去陪你的男友们吧!”

再不理她,推门而去。

踏足街上,心中一片茫然。

横竖有点时间,他安步当车,朝码头走去,一边思索着过去这段有若作梦的日子。

命运究竟是什么东西?

他确切体验到命运的存在,还可以改变它。

那它是否还算是命运?

他乘船渡海,海风迎脸吹来,使他精神大振。

眼前最重要的,仍是事业,其他不想也罢。

祈青思的祈氏律师楼极具规模,占了中区一幢著名商厦整整一层,里面大小律师有二十多人,职员更是以百计算,看得李少杰倒抽了一口凉气,在梦中是有焦点的,其他事物都是模糊一片。

不要说追求拥有这律师行的超级女强人,自己连和她做朋友的资格亦不合格。

他被请进了豪华的会客室内,人称才婆的丁太早来一步,拉着他说个不停,又暗示自己有十多名契女,占了一半是女明星,他想认识哪个尽管开口。

李少杰对他夫妇心存感激,恭敬地应付着她。

祈青思这时和另一位律师推门进来,闲聊几句后,开始办手续签合约。

李少杰见她果如梦中般对他态度冷淡,心中好笑,故意淡然处之,显点男儿本色让这骄傲若女神的美女看看。

签约后才婆匆匆赶去搓麻将,最后只剩下祈青思和李少杰。

气氛僵硬冰冷。

祈青思冷淡地道:“对不起!我忘了有点公事,只可以陪你坐一会。”

李少杰微笑长身而起,伸了个懒腰道:“不用了!我们各有自己的路要走,这样结束不是挺美吗?所有将来发生的事,最后都会成为过去的记忆,我们既有过一段美丽的记忆,还不满足吗?”

言罢推门去了,留下祈青思一人呆坐椅里。

走出办公室后,他心中涌起一种痛苦的快意。

命运既是如此,何不以最洒脱的态度处之,他亦不想费心力去改变。

刚才那篇告白是他翻了十多本书才找到的,若不够精彩,那就是他眼光品味上出了问题,绝对跟勤力翻书与否无关。

接着的几天,妮妲大发小姐脾气,对他不瞅不睬,他亦得专心工作,做成了几单大生意,朱明再不当他是个手下,而是业务的伙伴,凡事都和他有商有量,一起研究市场策略,相处得非常融洽。

谢俊和辞了职后,四处找朋友问意见和搜集资料,几次午膳都是在贸易发展局的餐厅内吃,看到谢俊和奋发的精神,沾染了李少杰,使他感到生命里勃发的生机。

周末终于来临。

妮妲午膳前先一步离去,他和安娜、珍妮则留在公司工作至四点半,俊和驾着新买的丰田,意气风发地泊在公司门外。

李少杰亦感与有荣焉,领着安娜和珍妮迎了出去。

谢俊和依照男性时装杂志的指示,打扮得焕然一新,连李少杰这多年老友亦第一次感到这小子颇有点丰采。

当他看到珍妮露在短裙下那对修长的美腿,瞳孔立时以倍数放大,爆出罕有的光辉,拉开了后座的门,道:“除了两位靓女外,是否还有另一位。”

安娜和珍妮给他逗得花枝乱颤般笑了起来,气氛轻松愉快,这是个好的开始。

李少杰一推珍妮,道:“珍妮坐前面,不过为了安全着想,司机可不准偷看乘客的美腿。”

珍妮一向对自己的长腿非常自豪,闻赞赏欢喜地坐到前面,李少杰和安娜则钻到了后座里。

车子开出。

李少杰向俊和介绍了两女,道:“这位是我的头号损友,也是首屈一指的财经专家和顾问。”

两女为他夸大的言词笑了起来。

安娜用小鼻子嗅了两下,叫道:“这是刚买的车!”

谢俊和笑着点头,孩儿脸兴奋得发烫,这小子连发形亦改了,可见他对这个浪漫的周末准备十足。

李少杰故意道:“供还是一手买的?”

谢俊和与他拍档多年,那还不明其意,故作若不经意地道:“一手买,供太麻烦了。”两女立时刮目相看。

安娜问道:“谢先生在那里上班?”

谢俊和道:“刚辞了职,筹备成立自己的公司。”

珍妮和安娜齐声嚷了起来,对谢俊和的态度更亲热了。

这小子长相本来不俗,只是因性格的问题,使他看来没什么魅力,现在手头有了钱,前途又一片光明,立时脱胎换骨般变了另一个人。

李少杰乘机道:“珍妮给俊和找个住宅盘吧!赚了这么多钱亦应该换楼了,他目标大约在四百万上下吧!是吗?”

谢俊和连忙应是。

这世界没东西比事实更有说服力,珍妮欣然答应,看似随便地问道:“谢先生想做新郎吗?否则为何每样东西都要新的。”

谢俊和亦是聪明人,闻弦歌知雅意,忙否认道:“不!我还未有女朋友。”

这么拙劣的对答亏这小子说得出来,李少杰忙补救道:“我这老友样样都好,就是眼角生得高,幸好珍妮亦长得很高。”

珍妮别过头来瞪了李少杰一眼,神情却是喜不自禁。

安娜嘟起小嘴道:“不公平!为何生意全到了珍妮那里去?”她一向自负外貌胜过珍妮,自是不服气之极。

谢俊和福至心灵,道:“麻烦安娜给我找个写字楼单位,二千尺应够用的了。”

安娜化嗔为喜,半边身挨到李少杰身上,昵声道:“原来连你的朋友亦这么本事,为何你们不合作搞生意?”

这个角度看往安娜,恰好可从低开的领口窥见安娜深深的*沟和饱胀的rǔ房随着呼吸有节奏地起伏着,心中一荡,含糊应道:“有机会的。”

安娜道:“那老板可惨了,全靠你他才取得咸湿才的支持,在行内吐气扬眉,这次他连仅余的两层楼都按了出去,若跌倒便再爬不起来了。”

李少杰暗忖原来如此,忙道:“放心吧!我李少杰绝不会忘本的。”

这时车子转入李少杰那幢大厦附近一个停车场,珍妮小嘴凑到谢俊和耳旁,不知在说着什么别人听不得的话。

李少杰心情大佳,探手过去搂着安娜的香肩,在她脸蛋香了一口道:“你常说才伯咸湿,他碰过你什么地方了。”

安娜给他弄得意乱情迷,娇艳无限地道:“你是男人,会碰人家什么地方呢?”

踏入门内,众人哗然。

房子执拾得光洁整齐,一尘不染。

谢俊和叹道:“我也不知多久没有见过少杰的家是这样子的了。”

安娜把手穿入李少杰的臂弯里,怨道:“人家是来为你做家务的嘛,现在做什么好呢?”李少杰笑道:“煮饭和,你滚入厨房工作,由我负责侍候两位靓女。”

珍妮横了他风情无限的一眼,笑骂道:“你应付得来吗?来!我帮谢先生弄几味小菜。”谢俊和神魂颠倒地道:“叫我俊和吧!”

珍妮伸手按在他背脊上,把他直推进厨房里。

李少杰很久没有像现在这种心情了,只想放恣一番,光阴苦短,行乐及时,更何况安娜摆明任君品尝的姿态,心头一阵灼热,拉起安娜的手,朝卧房走去。

安娜如此大胆的豪放女,亦吃不消,猛力把他拉着,骇然道:“你想带我到哪里去?”

李少杰故作惊奇道:“你看不到那处有间房吗?”

安娜粉脸飞红,连化妆亦掩盖不住,大发娇嗔道:“看你平日官仔骨骨,斯文正经,可一次都未约过人家,米尚未有半粒入口,便要拖人家入房,屋内还有其他人哩!”回头看了看谈笑声传出来的小厨房。

李少杰心想就是这样才够刺激,用力一拉,安娜立足不稳,往他跌来。

他乘势一手搂着她柔软的腰肢,半抱半拥迫着她进入了房内,把她压在门旁的墙上,紧挤着她丰满成熟的肉体。

安娜半闭着眼睛,急促地呼吸着,娇躯柔软无力,更遑论挣扎反抗了。

李少杰压制已久的*火熔岩般爆发出来,神经的灵敏度比平日提升百倍,心神不受控制地想起了秋怡,想像着魏波对秋怡做着同样的事。

他感到若不把积郁着的情绪发泄出来,他会爆炸得粉碎。

一股原始野性的冲动,由小腹下蔓延往全身。

安娜的小嘴张了开来,不住呼气,显亦因他强暴式的侵略行为而情动。

李少杰把她两手高举,按在墙上,藉着身体全面接触的方便,摩擦着这艳女最禁不起挑引的敏感部位。

安娜完全失去抗拒的能力,亦没有抗议,娇喘的道:“他们会听到的,你会使人叫得很厉害。”

她的话若火上添油,使李少杰的*火更是一发不可收拾。

谢俊和与珍妮的存在,适足以增加偷情的刺激和火辣的滋味。

他的手落了下来,抓着安娜的肩,就若野兽紧抓了无助的猎物,重重吻在她丰润性感的红chún上。

安娜的手缠上他的脖子和狂热地插入他的头发内,用尽气力爱抚着,香舌热情如火地回应着他的狂吻。

一切都变得不真实起来,就若在一个情慾高涨的旖梦里。

李少杰记起了和秋怡的初吻,心中涌起强烈的痛楚,再转化成狂野的*火,使他一对手由她的香肩滑下,肆无忌惮侵犯这艳女熟透了的酥胸。

就在这一刻,李少杰知道自己尚未能对秋怡忘情。

她只是藏在他心底更深处。

过去多彩多姿的两个星期,只是分散了他的注意力,事实上秋怡一直占据着他的心灵。

安娜在他一对大手的逗弄下,娇喘扭动,身体的情焰温度急速提升,使她再没有丝毫顾忌。

李少杰另一手往下移去。

拉高了她的短裙。

就在这慾焰高烧的要命时刻,门铃声警钟般响了起来。

两人一震分了开来。

安娜软倚墙上,呼吸急速得像随时可以断气,眼中的情火可把任何男人的心溶掉。

谢俊和的叫声传来道:“少杰!有人来了,你在那里?”

李少杰应了一声,伸手在安娜的酥胸狠狠捏了一把,走出房去。

究竟谁会在这时间来找他呢?

不会是财务公司的人吧。

想到这里,先凑在门眼往外望去,一看下“啊”的叫了起来,迅速打开了门。

一身雪白的妮妲像个最可爱的小公主般亭亭玉立门外,脸色有点苍白,低声道:“欢迎我来吗?”

李少杰拉开铁闸,笑道:“快进来!”

安娜的声音在他身后响起:“妮妲!”

妮妲望往安娜,立时脸色剧变,垂下头去道:“我只是来打个招呼,我的男友在等……噢……”说到最后,哽咽不能成话,一扭身,往升降机奔去。

李少杰回头一瞥,只见安娜衣衫不整,钗横鬓乱,任谁也知道和他干过什么事,一阵激动涌上心头,抢出门外,往妮妲追去。

妮妲伏在升降机门旁处,不住饮泣。

李少杰再压不下心中的爱怜,移到她身后,两手抓着她充满弹力的肩膀。

妮妲出奇地没有挣扎,只是不理睬他。

李少杰知道解释只会徒添烦恼,柔声道:“不要哭!”

妮妲双肩抽搐着泣道:“人家和他吵架吵得分了手来见你,你却和安娜鬼混,对得住人家吗?”

这时有理说不清的时候,李少杰叹道:“我也是有血有肉的人,你不理我,教我怎么办?”

妮妲挣了一下,跺足道:“我不是说过会独自来你的家赔偿你吗?只是你拒绝了人吧。”

李少杰心道:“别忘了你有男朋友,我却没有女朋友。”可是当然不可说出来,赔罪道:“是我不对了!明天我请你吃午饭,来!揩掉眼泪,我们回去吧!晚饭应弄好了。”

妮妲跺足道:“我现在这样子怎回去见人,都是你累我。”

李少杰试着将她扳转过来,出乎意料妮妲柔顺地任他移动娇躯,只是不肯抬起俏脸。

李少杰一手搂着她腰肢,使她贴往身上,另一手捉着她下颔,仰起了她梨花带雨的瓜子脸。

妮妲闭上了眼睛。

李少杰心神颤动,吻了下去。

妮妲温柔地反应着。

chún分后,李少杰道:“气消了吗?”

妮妲犹带泪珠的俏脸绽出一丝笑容,娇痴地道:“看在你不理安娜立即追出来寻我,饶了你吧,不过今晚不准你再碰安娜。”

李少杰放下心来,微笑道:“你可以监视我。”

妮妲挣扎着推开了他,余气未消道:“谁有空监视你,我要回家了。”

李少杰大感头痛,不过亦知道若硬迫妮妲回去,会是很尴尬的一回事,道:“好吧!我送你回去。”

妮妲按了电梯的按钮,摇头道:“不用你送,我自己不懂回去吗?街上全是计程车。”

门开。

两人走进电梯内,电梯往下滑去。

妮妲用手指戳着李少杰宽阔的胸膛道:“今晚我要你陪我,不准陪安娜。”

李少杰受宠若惊,顿时忘记了事业为重的原则,一把搂着眼前玉人,贪婪地找到她的香chún,忘情地痛吻个够。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时空浪族》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