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空浪族》

第07章 爱的滋味

作者:黄易

李少杰送了妮妲上计程车,回到家时,热腾腾色香味俱全的饭菜早到了台上,安娜等三人围桌而坐,言笑晏晏,并没有任何异常的气氛。

李少杰作贼心虚,不敢看安娜,坐到虚位以待的椅子。

珍妮俏脸生辉,接过俊和刚拔了瓶塞的白酒,注入她前面的杯子,大有深意地盯了他一眼,笑吟吟道:“妮妲还是小孩子,什么心事都藏不住,回家了吗?”

李少杰尴尬地点头,望向安娜。

安娜若无其事地横了他一眼,举起酒杯,向他笑道:“我还未贺你不到两个星期便做了我们的上司哩!”

李少杰忙举杯和她相碰,一团热闹。

他心中稍安,细看谢俊和、珍妮两人,都是春风满面,像变了两个人似的,忍不住对珍妮调笑道:“给爱情滋润了半晚,已变了这样子,打后还得了,岂非会像电灯般发光。”

珍妮俏脸一红笑骂道:“去你的!任你舌璨莲花,我和俊和都不会代你们两人洗碗。”

谢俊和只懂傻笑。

李少杰心中一动,暗忖珍妮平日对自己虽是友善,却很少对自己假以辞色,保持着一段距离。为何遇上谢俊和,却趋之若骛?当然是因为俊和摆出来的派头,使他认为是心中的金龟婿。

由此可见这社会经验丰富的女性,已过了爱情胜于一切的浪漫日子,变得实际和精明起来。

是的!事业金钱才是最重要,有了它们亦等若有了爱情,可是自己为何却仍忍不住对妮妲的爱意,自己是否仍未成熟呢?又或者是女与男的分别。

晚饭在愉快的气氛里飞快度过。

饭后李少杰和安娜执拾碗碟,挤到了厨房,一起洗起碗来。

想着安娜刚才在房内倚墙娇吟的美态,嗅着她的香气,李少杰忘了妮妲的警告贴了过去,挨着她问道:“不恼我吗?”

安娜横了他满盈娇媚的一眼,摇头道:“这么容易便恼你吗?我还要谢妮妲哩!是她救了我。”

李少杰愕然道:“你那么介意和我相好吗?”

安娜垂下头去,幽幽道:“我不介意和别的男人相好,却介意和你相好。”

李少杰大受伤害,失声道:“为什么?”

安娜低声道:“你恼我这么坦白吗?女人最大的本钱,就是她的美色,不像男人,有本事自然吸引到异性。我除了地产外,还做保险,有需要时会利用自己的条件,达到目的。你却不是我心中的目标。”

李少杰心中不忿道:“那你为何常来逗我呢?”

安娜凑过香chún,在他脸颊吻了一口,柔声道:“那是情不自禁嘛!事后每次我都很恼自己,看到你和妮妲通了电后,我反放下心来。换了以前的我,早不肯放过你。可是今天的我已不同了,漂亮的男人总是没心肝的,我早受够了伤害,不想再重蹈覆辙了。”

李少杰忽地明白到安娜和珍妮都是重实际的女性,不再憧憬没有经济基础支持的爱情了,自己没车没屋,事业才刚起步,当然没有吸引她们的条件。

安娜轻声道:“我要结婚了!”

李少杰骇然道:“什么?”

安娜望向他,两眼一红,道:“你应明白我现在的心情吧!而且我知道你对我只是有慾而无爱,你喜欢的是妮妲。而且即使你爱我,我亦不会嫁你,我今年二十五岁,没有时间等你发达了。吻我吧!”

李少杰封上她的红chún,心中对安娜观感大改,她的直率和坦白,教他欢喜。

chún分后,安娜终掉下泪来,低泣道:“这些年来,你是我第一眼看见便想得到的男人,或者将来我会忍不住找你偷情,那时你不要不理人家才好。”

李少杰想到了秋怡,她其实只是安娜另一个版本,只是她在婚后才变得厉害与实际起来。在现今的社会里,美丽的女性每天都接受着名式各样的引诱,很容易比较出现在所拥有的仍远未达理想的水平,故见异思迁。

忽然间,他又不那么恨秋怡了。

但他却不会放过魏波。

哼!我李少杰定要努力向上,让秋怡和安娜都知道低估了他。

谢俊和送了安娜和珍妮回家后,回到车子,道:“要不要试这新车。”

李少杰摇头,说了一个地址后,打趣道:“吻了珍妮吗?”

谢俊和打火开车,笑道:“你估我是你吗?拖了安娜入房胡天胡地。嘿!珍妮真的很不错,又够风情,是吗?”

李少杰笑道:“不再想你的梦中情人了吗?”

谢俊和道:“我脱难了,今晚我一点都没有想起她。哼!原来有点身家这么容易追女孩子,少杰!我现在更有信心啦。”

李少杰伸手和他紧握道:“让我们携手迈步,共创美好的明天。”

这时车子到达妮妲的大厦前,停了下来。

李少杰才下车,换过t恤牛仔裤的妮妲,由大厦奔了出来,投进他怀里,火热的春情,教他魂为之销。

李少杰道:“这么晚出来,不怕你妈咪骂吗?”

妮妲道:“她和男人去鬼混了,那有时间理我。”

李少杰像解开一切感情枷锁般的轻松,拥着妮妲回到车里,介绍了给俊和认识后道:“司机你最好只看前方,不要看后照镜。”言罢搂着妮妲狂吻起来,另一手摸上她弹性惊人的美腿。

妮妲表现出她狂野的一面,不但热烈反应,还主动爱抚他。

车子在寂静的街道快速飞驰着。

一切就像一个没完没了的梦。

失意的过去在这热情如火的一刻,振翼远飞。

谢俊和摇头失笑,心中却为这至交好友高兴。

亦为自己高兴。

他们正在享受人生多姿多彩既积极又颓唐的一面,这一切都是拜李少杰那能预知未来一天的能力。

他两人已成了时空浪族。

李少杰抱着连耳根亦红透了,娇艳慾滴的妮妲进入屋内,千辛万苦边吻边关门后,坐到暗黑屋内的沙发里去,让她坐在膝上,一双手当然不会闲着,现在他和这动人的少女再没有丝毫距离,没有什么事是不可以做的。

妮妲娇喘着道:“你每脱我一件衣服,我奖你一个吻。”

李少杰欣然为之,不一会妮妲身无寸缕,露出羊脂白玉般坚实而充满弹性的肉体。

他用尽一切手法,挑逗着怀内这娇俏的女孩,问道:“你今年多少岁?十九、二十?”

妮妲呻吟着道:“人家二十岁,很老了,你大人家五岁,我从你的履历表看到的。”

李少杰笑道:“原来一早便留意我,为何开始时对我这么不友善。”

妮妲吻了他一口道:“你不知来面试那一天的样子多么怕人,像几晚没有睡过的样子,还带着一阵酒气,若非很难请人,爸亦不会请你,那知你后来会变得那么好哩!”接着粉拳擂上他的胸膛,狠狠道:“人家恨死你了,那样对人家,累得人哭了几个晚上。”

李少杰爱不释手地抚弄着她含蕾待放般纤巧却丰满的椒rǔ,赔罪道:“我认错吧!以后会好好待你的了。”

妮妲俏脸闪过异样的神色,猛地用尽气力紧搂着他,低吟道:“少杰!抱我进房吧。”

云雨过后,两人相拥而眠。

李少杰感受着两年来最平静安详的一刻,心中涌起无限的温馨和爱意,温柔摸着妮妲散落在枕上、肩膊和胸膛上的乌亮秀发。

就让这一刻作一个起点,让一切重新开始。

有了妮妲,生命再不会沉闷寂寞了。

他想起了秋怡、安娜和高不可攀的祈青思,她们现在都离他很远很远,与他像再没有任何牵连和关系。

在连续侵占了妮妲迷人的娇体后,半年多来积压着的抑郁全得到畅适的渲泄,他甚至懒得去想。

床上的妮妲,比任何时间都更可人。

就在这时,他感到胸膛濡湿起来。

李少杰骇然捧起妮妲的俏脸,只见泪水一粒连一粒珍珠串般由她的美眸淌下,源源挂在下颌处,稍作停留后,才滴往他身上,惊呼道:“小宝贝!做什么了,是否我开罪了你。”

妮妲含泪摇头,凄然扑在他怀里,悲呼道:“少杰啊!下月初我要到美国去升学了。”

李少杰愕然道:“为何我一点不知道。”

妮妲擂了他一拳,怨道:“你什么时候关心过人家?什么时候问过人家的事?就像爸那样,只知道工作赚钱,做人只是为了钱吗?”

李少杰给她骂得哑口无言,暗忖自己本来亦非如此,只是为了秋怡,才变成那样子,这想法纵使知道不对,亦很难改变过来,柔声道:“何须哭呢?不去就成了,让我养你吧!”

妮妲哭着摇头,把俏脸埋在他颈项处,呜咽着道:“我要离开香港,离开爸和妈,过自己的生活,三年前预科毕业时,我就下了决心,若做不到,我是不会原谅自己的。”

李少杰尽最后的努力道:“你的爸妈肯放你走吗?”

妮妲深吸了一口气,道:“他们那有空理我,况且我又不用靠他们,升学的钱都是我赚回来的,虽还差少许,但美国有朋友会帮我的。”

李少杰心中一沉,问道:“什么朋友?”

妮妲悲泣道:“求你不要问我吧。”

李少杰心知肚明定是她另一男友,忿然道:“你舍得离开我吗?”

妮妲凄然道:“我舍得的话就不用哭了,长大后我只哭过几次,两次都是因你而哭。少杰!我不想那么快结婚生子,我曾打定主意二十八岁前都不会结婚,结了婚亦不想要孩子,尽量享受无拘无束的人生。到美国读书和生活是我的一个梦想,请你放我走吧!”

李少杰叹了一口气。

他是否太不了解女人呢?还以为妮妲只是个单纯的小女孩,安娜则是放荡随便的城市女性,其实她们都有各自独立的想法和追寻的梦想,再不是依附男性而生存的附属品。

反之他每遇上心爱的女子时,都无条件献出了自己的所有,他是否再不适合这开放的年代。

妮妲四肢缠上了他,扭动着道:“少杰!我要你,给我吧!”

接着的三个星期是忙得透不过气的日子。

李少杰奇迹地在短短个多月内在地产行建立起他的事业和地位,凭的当然是他能预知下一天会发生什么事的本领,使他能早一步摸索到个别顾客的心理和喜好,迎合和满足了他们的要求,博得他们不胫而走的赞誉口啤。适值地产市道大旺,他更是如鱼得水。

另一方面,俊和的计划亦紧锣密鼓进行着,整日和珍妮出双入对,几经辛苦下不但找到了理想的住所,还在中环租了一个二千多尺的商业单位,接着就是忙着装修的事了。

妮妲辞掉了工作,索性提了行李,到来和李少杰双宿双栖,一刻都不肯离开他。

安娜自那天后,蓄意地和李少杰保持着一段距离,外表看去似乎丝毫不受因他而来的感情困扰。

化名凌思的秋怡,则差不多天天见报,在各式各样的娱乐新闻出现,照片中的她愈来愈艳光照人,她的第一部三级艳情片,放映日期亦迫在眉睫,风头之劲,一时无两。

这天李少杰请了假,整天陪着妮妲。

因为明天便是她赴美的大日子。

他们不停地亲热,当其中一次休息时,赤躶的妮妲伏在床上道:“少杰!明天不要来送我了。”

李少杰坐在她身侧,抚着她的躶背愕然道:“为何不让我送你?”

妮妲哭了起来道:“你是知道原因的,因为我怕自己临阵退缩。”

李少杰心中有气,心想这是何苦来由,冷冷道:“不送就不送吧!”

妮妲坐了起来,纵体入怀,凄然道:“你在恼我!”

李少杰心软起来叹道:“不要胡思乱想了,我买了一叠旅行支票,放到你的手袋去了,记得待会每一张都要签名。”

妮妲柔顺地点头道:“若是别人的钱,我怎也不肯接受,但却很愿意用你的钱,因为我知道你真的疼我。”

李少杰淡然道:“好好用吧,那应足够你在美国生活几年了。”

妮妲愕然道:“究竟是多少钱?”

李少杰在她的脸蛋拧了一记,微笑道:“是十万美金。”

妮妲惊呼道:“那足够交一层楼的首期了,你哪有这么多钱?”

李少杰若无其事道:“这是商业机密,总之不是抢回来或借回来的,放心吧!我和俊和最近在股票市场赚了一大笔,这只是个小数目。”

妮妲移开了娇躯,不能置信地看着他道:“你这人像会变魔术那样,不断做出令人惊异的事来,我真的有点看不透你。”顿了顿再道:“不知你自己有没有发觉,你像在每一天都变化着,愈来愈好看,和最初见你时真有天渊之别。”

李少杰调笑道:“这叫情人眼里出西施。”

妮妲不依道:“不是这样的,人家不知怎么说了,总之你的神采不住添加,尤其你那双眼睛,变得深邃难测,唉!我真怕忍不住会回来找你。”

李少杰伸手抓着她的香肩,正容道:“我要来和你作个约定,这次是你主动离开我,所以你到美国后,不要写信或打电话回来给我,我亦不会到美国找你,清楚了没有。”说完后,心中一阵快意。

你可以离开我,我为何不可以舍弃你,而且你是到美国去会另一男友。

妮妲剧震道:“你真会这样对我吗?”

李少杰叹道:“我早受够了爱情的苦楚,所以绝不会抱怨,更不会再重蹈覆辙,由你离开那一刻开始,我会尽一切方法忘记你。”

妮妲呆了半响,点头道:“这很公平,但我却知自己永远忘不了你。”

李少杰怒道:“那你为何还要走?”

妮妲泪流满面,凄然道:“少杰!求你不要迫我,我的心痛得厉害。”

李少杰把她拥入怀,暗忖这该是我最后一次求女人留下来,以后我再不会给她们这种机会了。

那晚他们疯狂地做爱,直至谁都动不了。

翌晨谢俊和到来接了妮妲到机场去。

她终于走了!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时空浪族》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