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空浪族》

第08章 大展拳脚

作者:黄易

李少杰随谢俊和巡视过快装修好的写字楼后,到了附近的餐厅商量大计。

谢俊和道:“我研究过许多不同的行业,最后认为最适合我们……嘿!其实最适合你发展的行业,还是金、汇与股票的投资。对别人来说,这类投资市场浪急风高,风险极大。但对你来说,却是可稳操胜券的一回事,我们可以自己去炒金和炒外汇,也可以帮人去做,从中赚取佣金。有你在,很快我们便建立起很好的声誉。我会找最好的公关公司,为你塑造最佳的形象,使你成为业内最传奇的人物,而我则会领导一个研究小组,给你提供最新的消息,但最紧要每一个行动,都是由你决定,那你才能在梦中预知第二天的事,就像赌钱那样。”

李少杰对他刮目相看道:“小子果然有两手。”

谢俊和道:“那你何时辞职过来座镇大本营?我们刚在股市赚了一大笔,现金累积至近五百万,足可重拳出击,大展拳脚。”

李少杰笑道:“我不会辞职的,因为我有更伟大的计划。”

谢俊和大感兴趣道:“快说来听听!”

李少杰整理了脑内的构思,徐徐地道:“这世界最富有的人中,占了一半是地产商,可知这是个不朽的行业。人口不断增加,土地却愈来愈少,愈来愈贵,所以我第一个选择是地产,现在也不会放弃。”

谢俊和担心地道:“那我们的金融投资公司怎么办?没有你的亲身参与,我们那有资格和别人较量比拚?”

李少杰道:“我会两面兼顾,当我们赚到了钱,就投资在地产上,我们可以整幢楼大幅地去买,亦可以与其他公司合作,只要有钱,甚至可以买得起别人的公司和人才。”

谢俊和道:“可是你现在只是替朱明打工,就算他肯分股份给你,绝不会多过百分之五十,得不到控制权,始终是为他人作嫁衣裳。”

李少杰吁出长长的一口气,挨在椅背上,悠然道:“朱明是一个人才,只是运道不佳,他在这行业浸婬了近三十年,人面极广,最近他便凭着这些关系,先走一步内部认购了”地王公司“新楼的五、六个单位,结结实实赚了一笔,若我羽翼未丰就离开他,对我们双方都会有很大的损害。”

谢俊和道:“你打算怎样?”

李少杰微笑道:“这世界无非是个利害关系的世界,明白了这点,没有人能不被你打动,心甘情愿依你的心意去做的。放心吧!我会使他乐意去接受我开出来的任何条件。”

谢俊和呆瞪了他一会后道:“你的确变了很多,连说话亦充满了威慑力,我对你愈来愈有信心了。”

李少杰道:“现在最要紧是钱,无财不行,努力吧!”接着叹了一口气道:“现在我等若多了个人生,其中之一是在梦里进行的,这使我对任何事都可以有第二次的机会,幸好我的梦是有选择性和焦点的,全是关键性的事,否则恐怕会很难忍受,连牙都要擦两次的话,你说多么没趣。”

谢俊和笑道:“但做爱却起码可做两次。”

李少杰失笑道:“我总忘记问你,究竟你动了珍妮没有?”

谢俊和老脸一红,道:“只是接过吻,我还不敢摸她。”

李少杰警告道:“记着手快有手慢无,先抱她上床吧!其他再慢慢计较。”

谢俊和闪闪缩缩地道:“待我研究过那盒《性爱指南》录影带,定会采取行动。第一次是不容有失的。”

李少杰笑得眼泪水呛了出来,喘着气道:“做爱是用你那小兄弟,而不是脑袋,否则你的小兄弟绝不会合作的。”

谢俊和大喜道:“我买对了东西啦,影带里也是这么教的。”

李少杰终忍不住失声狂笑,惹来了所有人的目光。

秋怡的第一部戏终于上映,取得了出乎意料的成功,使秋怡成为性感偶像,街头巷尾的谈话焦点。

只要你扭开电视,又或打开报纸杂志,都有很大的机会可以看到她。

李少杰和谢俊和的李谢投资顾问公司亦悄悄开业,以高薪通过猎人头公司挖来了几个资深的一流人才,又请了二十多个职员,再凭着李少杰预知的异能,滚雪球般赚了一笔又一笔,资金直线攀升至超过了五千万元。

朱明风闻此事后,终忍不住找李少杰详谈。

李少杰等的正是这个机会,他不希望朱明感到他在迫他。

这时两人间已建立了深厚的交情和信任,对在商场打滚的人来说,这是一个奇迹。

李少杰早知朱明会说什么和怎样想他,开门见山道:“我知老板你很看得起我,想拨给我部分股份,可是我却有一个提议,就是由我的李谢投资以二千万元买入你百分之五十一的股份,再注资二千万入公司里,然后携手打江山。”

朱明愕然道:“若我不答应呢?”

李少杰诚恳地道:“那就一切如旧,我会待你更稳脚步后才离开,绝不想对你做成任何损失,我们仍是好朋友。”

朱明叹道:“我明白你的心情,目前的朱氏对你来说只是小儿科的玩意,所以你想玩大它,把公司上市,唉!你的话真令我心动,我亦知道自己的财力能力只能做到现在这地步,但你不觉出价太高吗?”

李少杰道:“朱氏本身连五百万也不值,但老板你却最少值四千万。”

朱明大感受用,大笑道:“你还叫我作老板,卖了给你后,我便变成替你打工的伙计了。”

李少杰正容道:“不!你仍是老板,公司的主席。”

朱明叹道:“坦白说,我真的很喜欢你,甚至希望你能做我的女婿,都是妮妲不懂事,唉!”顿了一顿续道:“自你第一天到公司后,你从没有走错半步棋,这是令人难以相信的事,确应由你来当老板,但我亦体会到你的心意,好吧!我年纪大了,很难抗拒二千万的诱惑,但须是一次全部付款,你有问题吗?”

李少杰笑道:“老板吩咐!当然没有问题。”

朱明敏捷地跳了起来,欣然道:“来!我们找个地方喝他妈的两杯,研究一下如何建立我们的地产王国,建几幢大厦看看。你当然知道我是搞建筑公司失败后才改行当地产经纪吧!”

李少杰微微一笑道:“在那之前你是全港最大的判头,是吗?那是妮妲告诉我的。”

朱明微一错愕,摇头苦笑道:“女生向外,真是千古不移的真理,她有找你吗?”

李少杰摇了摇头。

可是他却知道妮妲今晚会找他,他是不会听那个电话的。

他不会原谅妮妲,就像他不肯原谅秋怡。

他掌握了医治心中痛楚的方法,就是通过商场的战争,找寻麻*神经的灵葯。

直至这刻,他仍算相当成功。

很快他会搬到新的华宅,拥有佣人、司机和名车,争相献媚的美女。

他会让所有过去看不起他的人,知道原来是大大看错了。

这世上只有两个人是他真正信任的,就是大姊和谢俊和。

再没有第三个人。

李少杰坐在宽广的办公室里,左边全是落地玻璃,雄视维多利亚海港,大小船只穿梭往来,一片繁忙,在漫天阳光下,充盈着生气和希望。

高薪请来漂亮得像鲜花、能干得若电脑的女秘书戴安甜美的声音在对讲机响起道:“有位安娜朱小姐在接待处,是没有预约的,李先生要不要见她?”

李少杰呆了一呆,安娜后天便要做新娘子了,为何还要找他,应道:“请她进来吧!”

戴安道:“顺便提醒你,电视台新闻组的人在半小时后会来向你做访问,嘻!要不要人家给你敷点粉。”

李少杰笑道:“少嚼舌!你当我是明星吗?”

戴安娇声道:“快了!”这才截断了线。

不一会高雅端庄的戴安推开了房门,让安娜进来,再轻轻关上了门。

李少杰迎了上去,伸手搂着她,坐到了角落的沙发内。

安娜溜目四顾,赞叹道:“这办公室比你以前的家还要大。”

李少杰道:“你知我搬了家吗?”

安娜幽幽瞪了他一眼,低声道:“别忘了我和珍妮是住在一块儿的。”

自安娜一个月前辞职后,他今天还是第一次见她,微笑道:“后天要做新娘子了,心情怎么样?”

安娜垂下头去,咬着chún皮道:“我恨死你了!”

李少杰体会到这句话背后整个含意,心中泛起胜利的快意,因为现在的他已成了安娜芳心里最理想的结婚对象,所追求的梦想。他李少杰再不是以前她那不愿选择的穷小子了。

这转变太戏剧化,太出乎她意料之外,使她心理上根本不可以接受。

听正跟谢俊和打得火热的珍妮说,安娜的未来夫婿是一间颇具规模的建筑公司大老板的儿子,难怪安娜当日在家里会说出那番话来。

安娜今天虽是身穿翠绿为主的便装,但剪裁得体,领口袖脚处讨好地配上淡黄底的暗花,一看就知是贵价货。

深开的领口露出一截雪白丰隆的胸肌,迷你裙外的大腿散发比以前更惊心动魄的魅力。

想起那晚把她按在墙上一对手探进她衣服里寻幽访胜的情景,虽未真个销魂,但却更使他回味起来有蚀骨镂心的感觉。

她后天将嫁作人妇这事实,不但没有使他压制朝这方向奔驰的遐想,反更增添那种刺激和打破禁忌的冲动。

何况他并不认识她的未来夫婿,没有朋友妻那心理上的负担。

他涌起侵犯她的冲动,虽只是大逞手足之慾,亦使他感觉到刺激诱人无比。

安娜见他的眼光肆无忌惮并充满侵略性的在自己酥胸玉腿间巡视,俏脸烧了起来,微嗔道:“看吧!看个够吧!过了后天再没有得你看了。”

李少杰故作惊奇道:“怎会没有得看,你不是说过婚后会和我偷情吗?”

安娜跺足道:“我恨你,恨死你了!”

李少杰一拍身旁的沙发,带着命令的语气道:“坐到这里来!”

安娜呆了一呆,俏脸红霞更盛,娇嗔道:“为何你不可以坐过来?这么蛮横霸道。”

李少杰重复道:“过来!”

安娜张开了小嘴,香chún轻颤,横了一眼,终玉立而起,盈盈来到他身旁,紧贴着他坐了下来,低垂臻首。

李少杰感到强烈至没顶的快意,这个在以前似驯非驯的艳女郎,终于屈服在今天他的魅力下,任他施为。

他伸手穿过她的粉颈,撩开了她的外衣,探手下去,紧紧握着她丰挺的rǔ房。

他要侵犯她,直接而不修饰,以补偿那晚她曾造成的打击和损害。

安娜娇躯像风吹过水面地起了一阵强烈的抖颤,“啊!”一声叫了起来,软靠到他身上,呻吟道:“少杰!”

李少杰*火狂升,自妮妲走后,他全副精神全放到他和俊和的梦想王国去,没有碰过任何女人,现在就像干柴燃着火。

他侧转身体,方便另一只手搭上她的大腿,挥军直进,同时吻上她的香chún。安娜强烈地反应。

李少杰忽地停下所有动作,两手虽仍留驻安娜那两*女性最神圣的部位处,却没有再加以玩弄。

离开了她的chún,细看着她眼角泻下的一滴热泪,心中涌起歉意,柔声道:“为何哭了?”

泪花在安娜眼内滚动着,安娜垂下头去,以与她饮泣相衬的平静语气道:“少杰!我爱你!这是真心话。”

李少杰对她始终有一定程度的好感,她一直都是对他那么友善和热情,爱怜地吻掉她的泪珠,又亲她那对大眼睛,柔声道:“那又何以说恨我呢?”

安娜意乱情迷,媚眼半张道:“因为你只爱妮妲,并不爱我,否则你为什么在那晚后便不理人家呢?你知我根本抗拒不了你。”

李少杰大感头痛。他愈来愈不理解她们了,说出来的话时常前后矛盾,恐怕连她们自己亦不明白自己在想什么,要求什么。

这时他慾念全消,正想缩手退兵,安娜叫道:“不要!我要你留在那里。只有这样我才感到你和我之间那堵墙消失了。”

李少杰心中一热,又忍不住继续活动着。

安娜的呼吸急促起来,娇吟连连道:“我要在婚前来见你,是希望以后能够安分守己,噢!天!你弄得人家快要死了……”

李少杰想起电视的访问,抽回了在她裙内使坏的手,点头道:“你很聪明,三心两意绝不会是快乐的事。”

安娜低头看着他遨游在自己双峰间似带着电力的手,娇羞地道:“以前我虽比较随便,可是想起他将来会是我孩子的父亲,我便要努力去爱他,对他好,他真的对我很好呢。”

李少杰吻了她的脸蛋,点头道:“后天我不会来参加你的婚礼,希望你能明白我的心情。”

安娜欣然回吻他道:“直至这刻我才感到你对我的一丝爱意,摸够了没有,想起以后我要压制着想来见你的冲动,我便想哭呢!”

这句话立时引起了风暴,也不知谁作主动,互相热烈地爱抚,眼看一发不可收拾,对讲机响起戴安的声音道:“李先生,电视台的关妙芝小姐来了!”

李少杰对着摄录机的镜头侃侃而言道:“我预测美国利率会在短期内下跌。”

心中暗笑,是一定会下跌,甚至就在今晚发生,那是美国的白天。

电视台娇美的明星新闻女记者关妙芝问道:“那会对香港做成什么影响呢?”

李少杰道:“香港因为实施联系汇率,汇价的挂钩,亦等若利率的挂钩,所以美国利率任何波动,是会直接影响香港的金融市场的。”

关妙芝微笑道:“那李先生是否认为联系汇率应该取消?”

李少杰潇洒一笑,说不出的从容道:“在高通胀低利率的情况下,会导致中、小型银行经营困难,亦使投机者有机可乘。可是若从整体经济、货币的稳定和政治因素考虑,特别在这段过渡期内,联系汇率应该保留。”

关妙芝道:“多谢李先生!”

访问完毕。

关妙芝立时变得冷淡起来,聊了几句后,拉队离去。

旁边的俊和狂赞道:“想不到你这小子如此了得,比那些明星更有风度台型。”

李少杰拍了他两下肩头,推门走到秘书间处,向戴安道:“下午我不回来了。”

戴安应了一声“是”后,一对明眸泛起了带着深意的幽怨神色,好像说原来你也是那么风流的。

李少杰知道安娜的神态瞒她不过,微笑后离开公司。

没有用公司的司机和汽车,只想一个人在街上逛。

路过一个报纸摊时,秋怡的造型照赫然入目,那是一份杂志的封面。

细看下,另有两份杂志亦用了她来作封面女郎。

李少杰百感交集,叹了一口气,顺步前走。

很快他便会名成利就,复仇的心亦淡泊多了,只求不给秋怡看不起,他便心满意足。

手提电话响了起来。

才婆难听的声音传来道:“少杰!你这几天哪晚有空,到我们家来吃饭吧,阿才他时常提起你,赞你本事,说没有看错你。”

对他们夫妇,李少杰确心存感激,笑道:“契妈叫到,哪一晚也行。”

才婆在另一端笑得合不拢嘴,道:“这是你自己说的,我这契妈做定了,那就明晚吧!要不要我叫几个明星契女来,让你拣个拍拍散拖?”

李少杰失笑道:“我只是想见你们,有心了!”

才婆再夸赞几句后,方嘻嘻哈哈收了线。

李少杰摇头苦笑,凡事都有正反两面,他接触到的就是他夫妇俩亲切关怀的一面。

收起电话时,才发觉站在和俊和以前常到的那家快餐店附近。

多么久没有来这里?那像是世纪般的往昔,想起两人当日互吐口水,怨天恨地的情景,现在真有隔世为人的感觉。

一股难以抑制的冲动,使他随着人潮,拥进了店内,自然地排队轮后购票,顺便环目搜索,看看有没有那白领丽人的芳踪。

芳踪渺渺。

李少杰微感失落。

错过了的事物永不会回转头来。

这些日子来,他所有心神均放在地产和金融投资上,梦中亦只有这些东西,闲下来时心中总有空虚的感觉,所以只有拚命工作。

或者真要依从契妈的话挑个靓女调剂生活了。

戴安对他很有好感,对他的关心体贴超过了一般女秘书与老板的关系,但她是正经人家的女子,求的是温暖的家庭和丈夫,这都不是他能满足她的。

他现在这梦境与现实难解难分的生活,使他只想追求刺激,再非平静的生活。

捧起食物时,他又想着高雅骄傲的祈青思,她是个没有男人能忘记的美女,纵使只是见过一眼,更何况他们曾共同拥有过那么美丽的一天呢。

快餐店内挤满了人,眼角扫处,店内一角柱后似还有张空位子。

他移了过去,先把盛着午膳的盘子,放在台上,才坐了下去。

坐在对面的女子抬头望他,眼光一触两人同时一呆。

原来竟是俊和的梦中情人,不知为何今天她只有一个人。

丽人垂下头去,不敢望他,梨涡浅笑的脸蛋飞起两朵动人心魄的红晕。

李少杰暗忖又会这么巧,若知道这里坐的是她,自己可能不够胆坐到这里来。

她这时喝着餐后的例汤,看样子快要离去。

李少杰的心脏跳动起来,要认识她就要立即行动了。

他拙劣地撕破胶封,取出木制筷子。

她又稍仰俏脸偷看他,见他目瞪口呆看着她的样子,吓得低下头去,扮作专心地一小口、一小口地喝着热汤。

李少杰忘记了一切,忍不住低声问道:“今天只你一个人吗?”

美女手一颤,手足无措地应道:“是的!”

李少杰大喜,正要说话,岂知她汤也弃下不喝,拿起放在身后的手袋,垂着头道:“我要回公司了。”站了起来。

李少杰慌忙站起。

美女迅速地望了他一眼,羞红着俏脸,轻轻道:“再见!”带着一阵香风逃命般去了。

李少杰给她女孩儿家慾拒还迎的诱人神态弄得三魂七魄处于游离状态,呆头鸟般坐回椅里,心神全给她的倩影勾去了。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时空浪族》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