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级战士》

第二章 夜宴

作者:黄易

保护异灵的磁力场仍然存在,出乎意料地这磁力场只是防止外人进去,却没有出去的限制,这使我轻易脱身。

没有人能再进去这使人心寒的地方。

所以不用担忧在短时间内会让叛党的人发现我所干的事。

我还有一个任务,就是杀死蓝云,同时掳走凤玲美或小姐,当我将她们任何一人带返邦托乌时,马竭能圣主会有方法在她身上套取所有有关自由战线的布置和计划。

叛党的未日亦将来临。

没有了达加西的叛党,就象老虎没有牙和爪。

我熟睡了十分钟。

这短暂的休息,使我有足够的时间补充失去了的巨大精力。

十五分钟后,门开。

一名少女进入室内,坐到我床沿。

是那我坚持要救回的少女之一的丁娜。

她轻叫:“圣士圣士!”

她并不是想唤醒我,而是要试探我是否在睡觉,所以我故意装睡。

她的脉博加速,神经的电流象雷雨夜里的电闪。

丁娜幽幽地叹气,将俏脸贴在我的胸膛处。

毫无疑问,这纯洁的少女爱上了我,比起准慧和凤玲美那太阳般的美丽,她只象一颗小星星。

可是她的真诚,却使我刚经历过惊涛骇浪的心湖感到平静安逸。

我不由自主地伸出手来,轻抚她的秀发。

她全身一震,跳将起来。

我微笑张眼。

丁娜俏脸通红,不知所措地道:“圣士!我不知道你是醒着的。”

我坐起身来,岔开话题:“现在又要用什么方法对付我?”

丁娜舌头打结地道:“我……我是奉命来唤醒你,凤小姐很快会到来,陪你去参加今晚的舞会。”

我不忍让她尴尬难受,不再追问。在她指示下梳洗起来,换上新的衣服。

准备好一切后,凤玲美抵达。

她微笑道:“我代表自由战线向你正式道歉,希望你谅解我们不得不采取最审慎的保安措施,但现在一切都弄清楚了。”

我淡淡问:“真的弄清楚了吗?”

凤玲美瞅我一眼,道:“我们总不能将的你的心剖出来看吧!”

我奇兵突出地问:“你不是仍感到我难以捉摸吗?”

凤玲美一呆:“你何时猜测了我的想法,而我竟然没有觉察。”

我深悉适可而止之道,装出个莫测高深的微笑:“你光临寒舍,是否要请我作你的舞伴呢?”

凤玲美回复冷然自若的神态,脸上再现那对醉人的小酒涡,浅笑道:“今晚你是属于大家的,敬爱的贵宾,可以起行哩?”

当我们坐上飞船,飞往基地另一角时,再无一语交谈。

凤玲美沉静的俏丽容颜,真使人难测她芳心的幽秘,这时我倒有点恨自己不懂单杰的心灵对流学。

我试探地问:“你不爱说话吗?”

凤玲美柔声说:“是的!语言无可避免将原来的意念扭曲,对这你应该比我更清楚。”

我步步进逼:“但似乎你也很介意和我作心灵的交流,这不是很矛盾?”

凤玲美将俏脸转过来,长而秀的美目精光流转,轻轻道:“因为我怕会不能自拔的爱上你,那对我具有毁灭性的后果,唉!你是不明白我这高山族人的。”

我愕然,想不到一个能高度控制自己情绪的她,会说出这种话,反忘记认真去理解她的话意。

好一会儿我才问:“为何要怕?”

凤玲美轻轻浅叹,幽幽道:“在你的心灵里,有些吸引我的美妙事物,但亦有些很可怕的东西存在,就象你是个有多重人性的人,教人难以看透。可是这种莫测高深,对于一生出来便探求自己存在使命的高山族人来说,别具一种妖异般的魅力,我这样说个明白,你可满意?”

她将美得无懈可击的俏脸转回去。

纵使在说及这些刺激无比的话,可是她的情绪之海,依然平静无波。我想起达加西的话,假设凤玲美通过爱将高度自制的情绪释放出来,那会是怎样的一番情景,她曾说爱上我会为她带来毁灭性的后果?那是什么意思?我怎会是多重人性的?为何达加西说我失去真正的自己?太多事难以理解。

我记起当元帅命我探察他的内心时,我头痛慾裂,当时元帅告诉我,那是特别加于我身上的禁制,我的忠诚使我一直没有深究这问题,但照理元帅既要我冒充单杰,是绝没理由将这样的禁制加在我身上,何况我根本没有单杰的心灵对流能力。

更奇怪的是,每当危急时,我便象破禁般拥有这奇怪的力量。

究竟是什么一回事。

飞船停下。

成为超级战士后,我胡思乱想多了,对我无益有害,那是在我自幼接受军训的简单战士生活里,从未发生过的。

一座模仿古皇宫式的宏伟建筑物出现眼前。

凤玲美道:“这是举行欢迎晚会的地方。”

“这次你若要我独自进入任何地方,我是不会遵从的。”我这是嘲讽她上次把我骗进那能变成囚室的升降机内,若能使她有少许尴尬,亦会使我感到快意。

凤玲美叹道:“单杰圣士难道是如此记恨的人?”

我冲口而出:“对你我特别介意!”说出口才感后悔,因为那是我真正的想法。

凤玲美瞅我一眼,平静地说:“贵宾请下车,众人都在等你。”

步入建筑物的大堂时,数百对眼睛集中到我身上。

自由战线的人都换上各式各样的晚礼服,一洗先前充满战争味道的场面。

一群人在汉威、计智先生和标横将军等带领下迎上来。

计智先生一身黑礼服,领上结着古代才时兴的蝴蝶吠,头顶高帽,模样有点令人发噱,但却使我想是个狂热的怀旧者。

标横仍是一身军服,不过在外面多加一件捆红边的棕红长袍,不减其军人本色,他的目光望向我时少掉三分戒备,不过仍可看出对我未能尽释疑窦。

汉威和我热烈地握手,显然为我顺利过关感到高兴,我惭愧地感受到他对我的真挚友情。

不知如何,我对他有份莫名的亲切感。

凤玲美给我一一介绍,除我已认识的计智等人外,其他都是自由战线的重要人物,我一一记在心上,因为他们都是我要消灭的人。

其中有几个人特别引起我的注意。

不但因为他们形相奇特,更因为我感到他们都是可怕的敌人。

假设我估计不错,他们都是城外九族的奇异人类。

例如一位被介绍为“飞鹰”的青年,皮肤黑漆得发亮,身型高瘦但却非常硬朗,眼睛眯起象一条线,但耳朵却特别大,我的感觉告诉我这人有超乎常人的敏锐触觉。

还有那名叫艾媚的动人艳妇,眼睛里的瞳孔可象猫般放大缩小,诱人的身体懒洋洋得随时会倒下的样子,可是在我的探察下,却识破这娇柔的体态,其实只是掩饰她可怕力量的伪装。

他们的实力超出我原先的估计。

假设我杀死蓝云,是否仍有能力全身而退,将大成疑问。

闹哄哄的大堂静下来。

在旁的汉威叫道:“噢!小姐来了。”

我循他的目光望去。

各人象潮水般往两旁退开,露出一条以人作藩篱的长路。

路的尽处,一位白衣楚楚,身长玉立的女子正缓缓向我走来。

我眼前一亮。

原以为在这里再没有美色胜过凤玲美的人,但现在才知道错了。

小姐完全是另一种美。

乌黑的短发,白玉般晶莹的脸庞,象给薄雾掩盖明月的美目,凄美幽怨,使人生起要爱惜她和保护她的冲动,令我想起梦女。

在我还未看够时,她盈盈来到我身前,伸出友善的手柔声道:“单杰圣士你好,这里的人都唤我作小姐。”

我握着一手纤柔,不知是何滋味。

我感到她由衷的诚意。

每一句她说出的话,都是来自她深心中的至深处。

忽地明白到她为何可以成为达加西下稳坐第二把交椅的人,因为她除了美貌和智慧外,还是一个可完全被信任的人。

她是自由战线的象征,代表这时代缺乏的真诚、和平和爱心。

假设我杀了她,那对叛党的心理打击,将是无可估量。这想法使我痛苦,为何我要做毁灭者的角色。

她凄迷的美目闪了闪,微笑道:“单杰圣士,请问我是否有和你跳第一只舞的荣幸?”

我呆了一呆,嗫嗫道:“跳舞?那是古人类的玩意,我并不懂……”小姐轻笑:“我们原本也不懂,是我们的古史权威计智先生教晓我们的,现在再让我将这古老艺术传授给你,圣士你愿做我的学生吗?”

她的说话有种使人顺从信服的力量,近乎不由自主地,在她的指导,随刚奏起的音乐,以我超级战士的能力,很快和她进入舞蹈的天地。

其他男女纷纷配对起舞。

大堂的灯光转暗,久被遗忘的古老岁月一下子复活过来。

搂着小姐不盈一握的蛮腰,另一手紧握她柔弱的纤手,低头刚好望到她微仰的俏脸,一时间浑忘了她是我的敌人。

小姐幽幽的目光直望进我的灵魂深处。

一种奇怪的感觉从心底冒起来。

象我另一个部分在说:“你感到羞惭吗?人家是那样地以真诚待你。”

我痛苦得几乎要闭起眼睛。

小姐叹道:“圣士,你心内藏有很多秘密,是吗?”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超级战士》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