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级战士》

第五章 再生

作者:黄易

醒过来时,四周一点人声也没有,只有无穷无尽的黑暗和死寂。

我伏在冰冷的合成金属地面。

侦察电波送往各处,一股怒火狂涌而起。

这些杀千刀的魔鬼族凶徒,不但割了我的双脚,还割断我的双手,身体几乎找不到一寸完整的肌肉,即使我昏死后,那凶毒的女人仍不肯放过我。

身上的备流尽。

我仍未死。

因为为是人类史上从没有出现过的超级战士。

一对眼被彻底残害了,但脑电波却使我轻易掌握内外的形势,破阳刀给他们取走,但植在体内的能源带仍未给发现。

我沉住气,能量由能源带源源不绝送到我细胞去,生命的力量在体内澎湃,时间推移,期间有人来查看的情形,我只静伏不动,一点不让他们看出我的真实情况。

马竭能的话在我脑中响起:“假设你现在有一条手臂断了,三天内你可长出另一条新的手臂。

来查看我的时间愈拖愈长,他们以为这种延长死亡的方法会使我生不如死其实却是正中下怀。

细胞不住生长强大。

第四天晚上,我从地上弹起来。

强壮的新腿使我毫无困难地傲立地上,我用新长出来的眼睛,细审新长出来的双手,身上所有伤痕不翼而飞。

我获得新的生命。

欢愉很快被烧心的强烈仇恨替代。

超级战士绝不会放过这样对待他的人。

能量源源不绝由能源带送入我的身体里,我感到自己不住地强大。

侦察电波穿越钢壁。

一群人在接近我的囚室。

时间刚好,我没有再留此地的兴趣。

现在最大的敌人就是魔鬼族和佛哥儿,我绝不会让他们有好日子过。

门开前,我想到很多人和事,元帅、达加西、厉时、准慧。

奇怪地所有这些人事都变得非常遥远,似乎我不再受到他们的束缚,反之凤玲美和梦女的倩影却不住浮现心中。

我不再是冷血无情的方战,一些压制的感情由心灵某处灌注到我的意识去,使我脱胎换骨似地变作另一个人。

“依唉!”门开始滑动,光线透入。

我轻轻一跃,身体升高,贴上室顶。

同时脑电波射往我刚才躺伏的地方。

一个断掉四肢模拟我的幻影,在地上成形。梵毒、梵艳和早先那两名魔鬼族人,陪同一名联邦国的军官步入室内。

五个人来到我躺在血泊的幻影前立定。

梵艳这毒妇格格娇笑起来,将丰满的身体挨近那军官,嗲声嗲气道:“多么可惜,一个那样好看的男子汉,象条人棍般死掉,莱朗少校呵!”莱朗少校故意用身体挤挤梵艳高挺的胸部,嘿嘿婬笑道:“公主的恩情,教他怎吃得消。”梵毒对梵艳公然和人调情,大为不满,冷冷截入说:“我们为佛哥儿杀死他的头号通辑犯,他曾答应的军火装备,何时给我们运来?”莱朗少校道:“待我将这残尸运回邦托乌,验明正身,佛哥儿答应之物,将在三日内送到你手上。”梵毒沉声道:“佛哥儿莫要食言,今次攻打自由战线,我们的损失很大,若不给我们充足的补给,休想我们再为联邦国出力,你是‘暗影军团’的人,应知那有什么后果。”莱朗少校干笑几声,说:“王子万勿多你们魔鬼族和幽灵族乃将军的左右手,怎会疏忽了对你们的照顾。”我心内冷笑一声,从室顶降下,落在他们和敞开的门的中间,淡淡说:“鸟尽弓藏,我保证在自由战线灭亡前,会好好照顾而不是干掉你们。”五人齐齐一呆。

转身望来。

他们在看到一个完整的我,那种惊异得目瞪口呆的表情,即使当世妙笔,也难以描绘一二。

梵艳首先尖叫起来。梵毒的动作最快。

但我的动作更快,当他扬手要发出死光刀,我早趋到他身侧。

我的拳头在一秒的时间内,连续命中他身上三个脆弱的部分,当骨头的破碎声还未传往室壁,装在他臂上取自我的破阳刀,已回到我身上,我可以保证这是有史以来人类所能达到最快速的动作。

第二个反应最快的是莱朗少校,他因为尚是第一次见到我,虽认出我是谁,却没有梵艳等人所受震撼之大,死光刀在近距离越过梵艳和另一个魔鬼族人向我刺出,行家一出手,便知有没有,此人是个高手。

在梵毒伤重倒地前,我的破阳刀泛起一道白光的半圆,半圆的最外围,恰好迎上莱朗刺来的一刀死光。

“蓬!”分子互激互消的彩光,在死光和死光盾的接触点爆开,气流的摩荡,将他们四人迫得往外跌退。

所有人都准备向我攻击。

可是我不再给他们机会。

破阳刀比一般死光刀优胜的地方,在于它能配合同级数的能源带,以快上三至四倍的速度作死光连发,那只是愉上百分之十七秒的速比,但在我比一般人灵锐千百倍的感官下,便象飞行和走路的分别那样,掌握了速度的优势。

他们的武器再没有任何施展的机会。

破阳死光刀闪出耀目的白光,裂破室内的空间。

两个魔鬼族人首当其冲,死光刀在他们脆弱的颈项割过,两团红光爆起时,生命早离他们而去。

我鬼魅般移到梵艳和莱朗之间。

莱朗死光刀此刻才再积满能量,发出第二下死光刀。

我不再以死光盾挡格,致命伤道死光针锋相对的迎上。

“蓬!蓬!”胜负立决。

莱朗的致命两道刀光给我分中切断,撞上室顶。

死光本是不可切断的,可是我破阳刀的能量却是远为强大,令他的死光刀的效能完全瘫痪,造成切断的现象。

莱朗大惊下,赖跃跳器往后退飞,避过我紧接而来的另一刀。

我暗赞一声,死光刀破空的声音从后而至,那可能只是万分一秒的时间,但我超级战士的灵敏,使我能作出适当的反应。

放弃对莱朗的乘胜追击,死光由肘后电射后方,形成一个死光盾的半圆光罩,光罩最强的一点恰好挡格了背后偷袭的一刀。

换了一般战士,定会身不由己地被死光刀刺在光盾上的强大冲力,带得往前仆跌跌,但我却能逆着冲力往后硬靠过去。

这一着大出梵艳意料之外。

光盾一收,我撞入她丰满的怀抱里。

能量由我的身体释出,送出她的胴体去,麻痹了她的中枢神经。

反手一搂,这蛇蝎公主变成我胁下之囚。

莱朗这时飞至门口,刚慾溜往门外。

我象炮弹般挟起梵艳向他弹去,死光刀笔直以所能达到的最高速刺向他背后。

他背上放出死光盾。

“蓬!”彩光爆开。

莱朗惨叫一声,仆出门外。

我如影附形,贴追而上。

室内剩下两条尸身和伤重慾死的梵毒。

我故意留梵毒一条狗命,是希望他尝一尝骨折肉离的死前痛苦。

瞬间我掠出门外。

一道长廊往右延展。

莱朗在前迅速远去。

冷哼一声,我疾追过去。

左右破阳刀同时刺出两道死光,斜斜偏往正中,当它们在我身前十多尺汇聚成一点时,蓦地化成一个光球,加速往前猛进,刹那间追上来莱朗,轰在他发出的死光盾上。

“蓬!”他背后爆起比前强烈十倍的彩光,惨嚎中整个人前仆地上,又在地上翻滚十多圈,才大字形在地上摊开来,这时我早到了他的身旁。

这是破阳刀独有的效能,即使以莱朗不凡的身手,也难以抵御,整个死光盾给我炸碎,还瘫痪了他的神经系统。

没有人能独力逃过超级战士的追击。

感应电波往四处送出,又收回来。

我的神经扫描长廊外的环境。

目前身处的地方是一个庞大废墟中心点的地下室,地面荒芜了的建筑物内驻扎着魔鬼族的军团,人数超过五万人。

他们现在均动员起来,显然侦知这里不寻常的活动。

在这地下囚室上东面四哩许处,停泊有两架灵巧型战机,当然是莱朗的交通工具。

本来我准备尽杀此地生人,以泄心中之愤,但现在我已改变计划,一方面我仍未有把握应付一个达五万兵力的武装军团,另一方面是我有更重要的事去干。

破风声由长廊另一端传来。

敌人赶至。

一声长啸,空下的右手夹起莱朗。

强大的能源由能源带输入破阳刀内,再由破阳刀送往头顶的廊壁上。

“轰隆轰隆!”沙石激飞。

一个大洞象给无形的巨钻破开,不住往上挺旋。我大喝一声,利用破阳刀发出的后推力,挟着两个人往升去。

泥土沙石和埋在土里的杂物,在破阳刀强大的力量下喷天而上,形成一个由地下室至地面四十多尺的深洞。

当我穿洞而出,来到四幢曾经修补过的破厦正中的广场上空时,下面满是吓得目瞪口呆的魔鬼族的战士。

他们手持的多是比死光刀次上一级的死光枪,仓皇里向我近乎盲目地发射。

破阳刀释放出强大的死光盾,保护我的下方。

彩光爆闪。

没有一道死光能穿破我的死光盾。

在没有任何阻拦下,我挟着两个人横移东南方,在越过数千码的距离,穿过另一所破厦后,两架灵巧型战机在一片破烂得象翻腾的泡沫的地面上闪耀乌黑的亮光。

其中一架战机刚要起飞。

破阳刀毫不容情地刺去。

“轰隆!”离地升起的战机那乌黑闪亮的机体泛起青白的异光,望上却象透明一样。

破阳刀在消耗战机护罩的能量。

我加速飞去,一边加强破阳刀的能量,甚至看到机师骇然慾绝的表情。

“蓬!”战机的护罩终抵受不往破阳刀无坚不摧的毁灭力量,彩光暴涨,接着是护罩被破后的必厄运。

机体弹上高空,就若羽毛般那么没有重量,红光闪跳间,沙石般解体。

剩下来空无一人的战机,应是莱朗的座驾,自然而然地成为我的战利品。

我的脑电波钻进战机的控制系统里,掌握启动密码,让战机昂然升空,将追来的魔鬼族人远远抛在后方。

我重新回复自主和自由。

战机载着我和两个人质,越过高山,飞行近一小时后,降落在一个无人的山谷。

莱朗和梵艳被我象小鸡般提出来,抛在地上。

莱朗只是受到震荡,并非真的受伤,当我的脑电波刺激他的知觉神经时,立时醒转过来,骇然撑起半截身,茫然望向我。

我微微一笑,温和地道:“让我们来作个交易,我问你答,只要我满意,即时放你离去,我保证不将我们对答的内容泄露出去,否则明年今日此刻就是你的忌辰。”莱朗呆了一呆,环目四顾,目光在仍然昏迷的梵艳身上逗留片刻,毅然点头道:“问吧!”我问:“暗影军团是什么一回事,为何从不见于联邦国的编制里?”莱朗答道:“暗影军团是联邦国内与元帅近卫兵团相约的精锐部队,人数在十万人间,数目虽少,战力却等于两个以百万编制的军团,专责执行城外任务,对付叛党和消灭躲在废墟里的异变人和各式各样的种族。”我点头再问:“从你的身手,我也相信你们是精锐里的精锐,你们的总指挥是谁?”莱朗犹豫片晌,才答:“是佛哥儿大将。”我早知道答案,当日元帅交给我“治国小组”的八人名单中,便有此人名字,可知是个地位显赫的人物,联邦国中军官的升迁极为严格,能居高位者,必有辉煌战绩,智勇双全。

我问道:“谁是暗影军团的真正指挥?佛哥儿听谁人的命令?”莱朗答:“当然是元帅!”我冷冷说:“你在说谎!”莱朗强硬地表明:“没有!”我长笑道:“你身体内的腺体加速分泌,显示你在不安的状态里,而且不要忘记,我是心灵对流学的专家。”莱朗呼吸急速起来:“你究竟是谁?”我冷冷道:“你并不没有问的权利,你只要再说一句谎话,我们的交易即时终止,你也休想呼吸下一口气。”莱朗在我的压力软化下来,急道:“但我怎知你会履得诺言?”我沉声说:“这是赌博,赌的是你的命,假若你连赌也不赌,你会把仅有的机会错过。”莱朗叹道:“好!我说吧,佛哥儿只听厉时大将的命令,他下达命令,要不惜一切手段将你杀死,因为你已成了元帅的秘密武器,至于其中细节,我真的不知道。”我浑身一震。

刹那间忘了还要问什么话。

这几句话暗示元帅正在极大的危险里,厉时大将一向是联邦国里掌握实权的第二号人物,而元帅身旁显然有内姦,将有关我的事泄露出去,这才使厉时不惜一切却干掉我,因为他了解到我的可怕。

我眼中厉芒射出,罩定莱朗,一字一字地问:“厉时还有什么特别的命令?”莱朗一呆,眼珠转动,好一会才答:“我可以告诉你一个重要消息,你听过后,须立即放我走,否则我宁死也不会告诉你任何事。”我冷静地道:“说吧!”莱朗问:“你答应了?”我肯定地点头。

莱朗胸口一阵起伏,急喘数口气后,快速地说;“厉时下令暗影军团的全部兵力,在今晚午夜前进邦托乌,执行特别任务,至于什么任务,则要临场才知。”这是在我估计之内,所以反没先前的震骇,厉时这家伙,竟要策动一场政变。

莱朗跳起来:“我可以走了吗?”我黯然不语。

他试探往外走去。

我叫道:“莱朗!”他的身体僵硬起来,颤声质问:“你要悔约?”我叹道:“好好编个令佛哥儿满意的故事,明白吗?”莱朗答应一声,冲天而起,转瞬变成一个小点。

我变了,为何不杀死他,这并不是冷血无情的方战的一向作风,我甚至感觉不到自己是方战,我的血液里多了很多不明的东西,凤玲美的死竟对我造成如此重大的冲击。

想到她,冷硬的心抽搐起来。

“啊!”梵艳的声音从她躺卧处传来。

我卓立不动,也没有回转身。

她从地上跃起的声音传来。

我冷冷道:“走吧!”忽然间我感到意兴阑珊。

杀多一个人,杀少一个人,有何分别?

我毁去自由战线的灵魂“达加西”,给他们带来巨大的灾难,只是为了保存联邦国的唯我独尊,而联邦国的当权者亦在丑恶的权力倾轧里你争我夺。

达加西说得对,人类并不懂得自爱。

凤玲美对我的爱,才是人世间唯一具有永恒意义的东西。

仇恨只带来伤害和毁灭。

梵艳来到我背后,尖叫:“你不折磨我吗?不想杀死我吗?不想强姦我吗?为何又把我带来,你忘记我曾逐口咬掉你身上的肉吗?”我平静地道:“趁我反悔前,快滚!”梵艳尖叫扑上来。

我横移转身,两手捉着她五指箕张,劈头抓来长满长指甲的手。

她猛挣下,发觉我的手有若钢箍,激怒下一脚向我下阴踢来。

“砰!”我眉头也不皱上一下。

身体上每一寸肌肉也受我控制,可以软如绵,也可以是硬如铁。她不忿地连踢我十多脚,终于骇然停脚,尖叫道:“你是否机械人?”我冷冷道:“自七十年前发生的‘机械人事变’后,联邦国早严令禁止生产机械人,我怎会是违禁品。”梵艳颓然说:“你想拿我怎样?”“你听不清楚吗?我叫你有那么远滚那么远,躲到一个我见不到你的地方,明白吗?”

梵艳象听不到我的说话,挺起高高的胸脯,放软身子往我靠来,温声软语道:“告诉我,你失去的眼睛和四肢如何能重长出来?”我用力一推,她整个人断线风筝般倒抛开去,跌个四脚朝天,狼狈不堪。

冷哼一声,我倒跃而去。

梵艳怒叫声中,死光刀横过虚空,向我刺来。

破阳刀由后肘射出,猛撞在她刺来死光的锋端上。

梵艳一声惊叫,给死光相激的反挫力撞得再变滚地葫芦。

我借势加速上升,不一会将梵艳远远抛离在山谷里。

我的侦察电波往上发送,嵌入最接近的人造卫星,再由卫星将电波送往邦托乌上的人造卫星,转送往金字塔顶端的元帅府,试图和元帅建立联系。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超级战士》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